治闺闷:扑蝶、斗茶、打马球!

  今天我又无聊了!

  身体里的小懒人建议我可以听歌,看小说,追剧或者打游戏,上上之选为睡觉。

  从遥远的古代赶过来的男人们,摇头晃脑说可以游名山,喝小酒来消磨时光。

  那被养在深闺,拘在深宫的女人们,如果她们也得了团子这种“病”,会怎么治?

  清明时节雨纷纷,我们等来了假日,她们在荡秋千、放风筝。

  提问:春意浓,花花草草都破土而出,解了胸中的闷气。领到清明假期的人,或扫墓,或旅游,那一直被藏在闺房里的古代小姐们,她们也能出去玩吗?

  1L:春风吹啊吹,终于要来吹散闺闷了。每年临近寒食或者清明,花草的活力也“长”到了古代妇女们的身上。她们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去干啥呢?当然是去荡秋千啊。这唐代的时髦活动,嫔妃宫女们抢着参加;明代更不得了,出了一个“秋千节”,惹得三宫六院都笑开了花。搭一个精致的秋千架,美人再往秋千上一坐,秋千荡啊荡,彩裙飘啊飘,不是仙女,胜似仙女。难怪唐玄宗发了个弹幕说,这是“半仙之戏”。

  2L:还可以去放风筝。据说风筝最早叫纸鸢,有人拿它传递军事情报,也有人拿它玩耍。这爱放它去和天空耍的人里头,有小孩,也有女人。女人放风筝的乐趣,曹雪芹在《红楼梦》里说,能让林黛玉的病根都放了去。李渔在《风筝误》里说,还能阴差阳错生出姻缘来。光说不唱是吊人胃口,你听民歌《十姐妹放风筝》,唱的是风筝,播的是爱情小剧场–“三月寒食是清明,姐妹十人去踏青,捎带放风筝。大姐放了一个小张生,二姐放了一个喜莺莺,二人把亲成。三姐放了一个杨宗保,四姐放了一个穆桂英,二人把枪拧。五姐放了一个梁山伯,六姐放了一个祝英台,二人下山来。七姐放了一个牵牛郎,八姐放了一个织女星,二人下天宫。九姐放了一个是唐僧,十姐放了一个孙悟空,试图去取经。姐妹风筝已放完,欢欢喜喜回家转,大地好春光。”

  人生得意须尽欢,我们在打阴阳师,她们在踢毽子、扑蝶。

  提问:即使闷在家里,我们还有电脑、电视、手机化身暖男,可调戏可把玩可消磨时光。那闺阁里的古代女子们,在家玩什么?

  1L:踢毽子算一个。唐宋时期,这可是和荡秋千并列为宫廷两大游艺项目的存在。而且宋代还有新创造,不光用脚,头、膝都能用来踢毽子。要论踢得最精彩的,当属清朝妇女。她们踢起毽子来不管不顾,裙裳脱掉,你方唱罢我登场,能穿着短衣踢到太阳笑眯眯地下山才回家。宫里头光绪皇帝的瑾妃也是个爱踢毽子的主儿。她的侄子爆料,她喜欢去御花园散步,更喜欢在前殿踢毽子。前踢、后踢、左踢、右踢,若毽子踢到了挂匾后边,让宫女传了小太监弄下来再接着踢。这闺中的烦闷自然顺着毽子给踢到了九霄云外。而且不光女人踢,男儿也能踢,光绪年间就有一个百岁老进士,会狮子滚绣球、喜鹊登枝等百多个踢毽子的花式。厉害吧?

  2L:春光好到想扑蝶!谁说它不能解闷!在古人眼里,蝴蝶的翅膀就像仙人遗衣变化而来,再加上庄周梦蝶和梁祝“化蝶”之说,蝴蝶扇一扇翅膀,就停在了闺中女人们的心上。借着春光开出的漫漫花丛道,闺秀们在后花园里用扇子扑蝶,用青丝系住彩蝶,白日步步相随,晚上还约梦里再见。这番景象落在男人眼里,自然是个美字!就是不知有没有虎背熊腰的汉子,学女儿家扑蝶,落入百花里呢?唐宫的美人们尤爱扑蝶,只不过蝶恋花,美人恋蝶,帝王恋美人,女人们没想到有一天要等着蝶来反“扑”。玄宗选妃侍寝想出了一个“蝶幸”,他亲自放飞一只粉蝶,看它落到了哪位头插鲜花的宫嫔头上就选谁。皇帝真是太会玩了!

  3L:还可以弄鹦鹉。养一只丹嘴绿衣的鹦鹉住在金丝笼里,教它说话、念诗,让它学舌能言,也能散一些抑郁之气。宫女们尤爱养它、逗弄它。不过,若是心怀忧愁,可以对明月说,对酒吐,千万别和这学舌的鹦鹉倾诉。小心被它学了去,落到上面人的耳里,后果可就严重了。有弄鹦鹉给日子添了生气的,也有和鹦鹉成了生死交的,比如宋代四大女词家之一的张玉娘。她因为情而离世,不仅两位侍女随她而去,她养的那只鹦鹉也悲鸣而死。

  七八个星天外,我们在玩手机,她们在听虫鸣、数红豆。

  提问:夜静悄悄的,灯光撅了下嘴,暗淡了几秒,从天花板上跳到了被窝里,借着一个叫做手机的东西,照亮了整个宿舍不想睡的人。那她们的夜晚那么长,怎么打发?

  1L:终于和宫斗(家务活)挥手再见啦,闲下来才发现夜好长。不想睡,睡不着,怎么办?在一大片叹息声里,一声虫鸣突围而出。还要问怎么办?养只鸣虫就好办啦!即便今晚君王卧在他人侧,要一人孤枕度过漫漫长夜,也还有绣笼里那一声声鸣叫作陪,似乎也不难熬了。梦前再想想那些喜欢蝉鸣的同好,还特意组织了一个“仙虫社”比赛它们鸣声的长短,要是能去看看就更好了……

  2L:你能理解少女正逢热恋却无奈小别离的感觉吗?万物俱静,相思挠心,辗转难眠。数绵羊已经没有效果了,那,不如来数红豆吧!打开玉盒,就着烛影,一个人认真地数着里面的红豆。一颗,两颗,三颗……数上千回,估计也催眠不了茁壮生长的思念,但总算能把晚上捱过去了。不知道是不是画面太美,常有男子做闺音,把红豆写进诗词里,煎着相思,炒着落寞,让人唏嘘。

  想要消磨时光,古代妇女们还可以弹琴、下棋、斗茶,打马球,甚至是玩相扑(女子相扑表演在宋代可是京城一绝)。想知道更多古人们的生活?清院本《十二月令图轴》把春夏秋冬里古人曲水流觞、重阳登高的生活都绘了个仔细。清代陈枚画的《月曼清游图》册,可以让你看尽宫廷嫔妃们十二个月的深宫生活。从寒夜探梅到杨柳荡千,从文窗刺绣到围炉博古,她们的小资生活跃然纸上,你若有兴趣可以去看看哦!

  整理/很闷很无聊的团子

赞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