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深夜话

  作者有话说:最近很喜欢青梅竹马的故事,喜欢那种时光中滋生的默契与默默守护的感情。这篇文的男主大概是我写过的男主中最任性独断的一位,但他从未忘却一起长大的时光,也做到了从未负她。

  序

  那天据说是皇后的忌辰。

  数百支白烛在中宫殿前燃烧,楚地的巫女在烛间跳着诡异的舞、唱着凄厉的谣。风渐急,她们的影子摇曳、扭曲。风中不知是谁的哭声,亦听不清是谁在唤着“魂兮归来”。

  中宫所有的门窗敞开,疾风一直呼啸到最深处的大殿。那里跪着消瘦的帝王,他合上双目念念有词,是忏悔亦是祈祷。

  她缓缓走近中宫,却不知自己为何来这儿,仿佛有只看不见的手牵着她前行。

  白烛依次熄灭。

  见到帝王的那一刻,她忽然意识到了恐惧,然而在她张嘴呼救前,最后一支烛火灭了。

  黑暗笼住了她,黑暗中穿着白衫的女子走来,面容一点点清晰–惨白的肌肤,干枯的嘴唇,幽深的黑眸,笑容冷厉。

  她想要逃,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女子掐住了她–

  放过我,皇后……这句话她没能说出口。

  一

  在中宫前庭跪了足足一天后,我昏了过去,次日醒时,膝盖异常酸痛。

  下床时,侍女扶住了我,我问她:“今天十月初几?”

  “初九。”

  那么距皇后忌日已过去半个月,可陛下还在为皇后举办祭礼。

  陛下希望能召回皇后的魂灵。

  皇后姓贺,出身没落的世族却有幸得到天子垂爱,她死了三年陛下还在思念她。

  招魂之事荒谬又邪门,传出宫闱后惹来市井议论纷纷,朝臣也都在劝谏陛下,陛下却置之不理,甚至听从巫女的建议,就此常住中宫闭门不出,再未上朝,为的是能早日请来贺后亡魂。

  我是陛下的丽妃,本不该非议他,却也觉得陛下这一次过分了。虽然他往日也不算勤政爱民,可这般沉迷鬼神之事,让我隐隐忧心。

  我也试图劝说陛下,但他不愿见我,哪怕我在中宫前从日上三竿一直跪到了黄昏斜阳。

  我拖着腿慢行,问道:“昨日送我回来的人是……”

  “宁侯。”

  竟真的是他。倒下时我看见那素来高高在上的锦衣公子向我奔来,还以为是幻觉。

  宁侯姓尹名珩,是陛下的表弟、多年来受天子信任的近臣,也是世人口中的奸佞。

  据说招魂之事就是他先提议的,那些楚巫也是他引荐给陛下的。

  我和尹珩并无交集,只偶尔在祭典宴席上遥遥见过几眼,我想不通尹珩为什么会对我施以援手。

  经过窗前时我随意一瞥,恰好又看到了那人。

  寝殿西面视野开阔,可以眺到数百步外的驰道–驰道唯有陛下才能行经,可宁侯家的车马正走在驰道上,往中宫方向去。

  先帝早逝时陛下尚在襁褓,太后尹氏摄政多年,尹家势大,陛下又爱护这个表弟,所以他有权自由出入禁宫且肆无忌惮地僭越。

  二

  大概在半月前我开始头疼,御医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我昏昏沉沉,许多事都记不大清,只好待在寝殿休养。

  某天,御前内侍带来了圣旨和不满四岁的太子。

  那是贺后独子,她去世后由陛下亲自抚养在身畔,但如今陛下让我暂时照顾他。

  我没有子嗣,一见太子便觉得喜欢,在接旨时却不免疑惑,问:“为何不将太子交给贵妃?”

  内侍讳莫如深,只是看了太子一眼,眼里藏着恐惧。

  太子很亲近我。在他睡前我逗他,问:“太子想父亲吗?”

  他摇头,道:“父皇这几天和母后在一起,别打扰他们。”

  这话古怪得很,我忙换了个问题:“殿下为何不去贵妃那儿?”

  “贵妃那儿有许多妖怪。”太子小声说。

  我顿时僵住了。

  “宫里好多地方都有妖怪,他们四处飘荡,缠在人的身上,可人们看不见……”童稚的声音幽幽的,“我告诉人们,可没人信。”我感觉手心冰冷,是太子握住了我,我下意识地轻颤,他便问,“孟娘娘信不信我?”

  孩子的手心竟这样冷,我反握住他的手,问道:“你怕吗?”

  太子用力点头,眸中泛起了泪。

  我将太子抱进怀中,尽力安抚。

  “娘娘就像我母亲。”太子将头埋进我的衣袖间,“娘娘知道吗?我见到我母亲了。”他径自说了下去,“我不记得母亲的长相,但父皇身边那个白衣女人和画像上的母亲一模一样,她还对我笑了。”

  “你是说,你在陛下身边见到了皇后?”我感觉自己的声音在发抖。

  “对啊,可惜别人也都看不到她。”孩子的目光天真纯净。

  三

  夜里,我梦到了贺后。

  梦中她还活着,穿着厚重华丽的翟衣,接受妃嫔跪拜,神色冷淡。

  在我记忆中贺后是个阴郁的人,几乎不曾展露笑颜–这许是因为她失宠的缘故。

  她死后陛下万般追思,可在她最后的日子里陛下并没有珍惜她。

  我入宫后,她便不再受帝王喜爱,太子一岁前她抑郁而亡。

  梦的结尾是贺后的死,她憔悴得形销骨立,抱了抱儿子后,头朝窗外,闭上了眼。

  可我明明没有见过这一幕,为什么会梦到?

  梦境并不可怕,但梦醒后我冷汗涔涔。

  用过早膳后我又去了中宫,我还是想说服陛下放弃所谓的招魂–我有种不好的感觉,这种预感日渐强烈。

  内侍不情不愿地去通报,许久后门被推开。

  走出来的是尹珩,这是我第一次在近处见他。我忍不住短暂地失神,因他如画的眉眼和不俗的气韵。都说尹家子璨然如玉,此言非虚。他的容貌的确极好,只是肌肤略苍白,可京中出色的世家子甚众,唯独他似九天之上众星环绕的明月,尊贵似乎融入了骨血,不经意的一个抬眸睇眄,都能使人屏息。

  “孟丽妃。”他看我一眼,“请回。”他嗓音冷冷的,眼眸含着戏谑。

  我不由得后退一步,道:“妾非见陛下不可。”

  “若见不到,你又要在中宫前跪一日?”尹珩低低地笑出声,上前一步,“丽妃贤德,不妨试试和言官一起死谏君王,珩也好奇陛下是否会因此动摇。”言毕他与我擦肩而过。

  “侯爷且慢。”

  闻言,他略侧首,眼波斜挑。

  我朝他福身,“还未谢过上回相救。”

  “免了。”他懒懒地道。

  “侯爷为何救我?”

  “你昏倒后挡了我的道。”

  我气结,而他大笑着离去,“做奸佞太久,需偶尔行善积德,丽妃不必挂心。”

  尹珩走后,侍女担忧地看我一眼,问:“娘娘还要求见陛下吗?”

  我摇头:“宁侯说的没错,我劝不了陛下。”

  侍女欲言又止。

  “何事?”

  侍女回道:“娘娘过去从不忤逆陛下,近来为何……”

  我愣了下,的确,我似乎是善于明哲保身的人。

  我本乐坊舞女,一朝得幸于君王才有如今地位。谄媚与顺从是我面对君王时该有的态度,但这次不知怎的,我无法在陛下胡闹时坐视不理。

  四

  太子说,他想父皇了。

  听到这话后,我忽然想起陛下已半月没出现在任何人面前了。我轻拍着孩子的背,越发不安。

  黄昏前我再次去中宫,不出意外地看到了纸钱洒落满地,巫女围绕着殿门且唱且舞。

  有几个巫女拦住我。

  “陛下呢?”我问。

  巫女扬起诡笑,道:“陛下在等待皇后归来。”

  那天夜里我悄悄去了中宫,借附近浓密的树林掩蔽身形。

  月色被浓云遮蔽,女巫的吟唱时而高昂时而低沉。

  我看到陛下站在宫门前,见他还好好的,我松了口气。巫女们围绕着他跳跃。不远处放着火盆,燃烧的不知是什么香木,芬芳醉人,火焰是青色的,袅袅的烟雾攀升,仿佛能通达云上。

  渐渐地那烟雾凝成女子的形态,陛下顿时失态地奔了过去。

  我惊讶地捂住嘴,与此同时女子看向了我,她只是隐隐约约的一团,但我却能感受到她目光怨毒。我来不及恐惧,便见她尖啸着向我扑来。

  我拔腿就逃,慌不择路,响声惊动了旁人,我听见禁军向我追来,呼喝着抓刺客。

  有人猛地从背后捂住了我的嘴,将我拖到了一旁的隐蔽处。我挣扎着扭头,见到的人竟是尹珩。

  “不想死的话,再不要这样冒失。”禁军追向别处后,他淡淡地道。

  “我看到了皇后……”我战战兢兢,“她要杀我。”

  “谁让你凑热闹。”尹珩冷笑,“会不会被厉鬼缠身我不知道,但如果陛下见你鬼鬼祟祟地埋伏在中宫附近,他会杀了你。”

  我知道这句话不是恐吓,陛下的确脾气暴戾急躁,便问:“你为什么在这儿?”

  “你以为陛下这么多天没上朝,政务是谁打理的?”

  我看了眼周遭,这一带靠近他办公的文华阁。所以,这便是我在此刻遇见他的原因。

  “你回去吧,今晚我什么也没看见。”他说。

  我点点头,顺着一条落满枯叶的小径离去。这条路幽暗隐蔽,想起方才的鬼魂我心有余悸,故而走得很慢。

  “你觉得他是个好皇帝吗?”身后,他忽然开口。

  我回头,他还在原地不曾离去,像是在和我说话,又似乎不是。

  “陛下非明君。”这句真话我本不该说,但此时如同被蛊惑一般脱口而出。

  他缄默,目光远远望来,我不清楚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神情。

  “我见到了贺后,真的。”鬼使神差一般,我说。

  “别怕。”

  我以为是听错了。

  “别怕。”尹珩重复了这两个字,像是在哄不知事的幼儿。

  我一时茫然,问:“你信鬼神吗?”

  “你是想问,我为何会将那些巫者引荐给陛下?”尹珩笑了笑,“当然是为了讨好他。陛下怀念贺后,我便设法让他重新见到贺后,这样他会予我更大的权势。”

  他这番话毫不掩饰野心,我无言以对。

  “致使君王无心政事,终究是不对的。”想了很久后,我说。

  尹珩非但不恼,反而道:“我本就是奸邪小人。”

  这还是我头一次听到有恶人如此无耻,不犹扑哧一笑。

  尹珩也笑了出来。

  别怕。我记住了尹珩这句话,所以再次见到贺后时竟真的没有多少恐惧。

  深夜,我睁眼,看见白衣女子对我微笑。

  我认出那是贺后,可我从没见过贺后这样笑过。她轻飘飘地来到了门边,回过头对我说:“来呀。”

  我不由自主地跟着她走了出去。

  我跟着她穿过皇宫的重重长廊,一路静谧,像是走在坟场,见不到一个活人。

  远处不知何时出现了两个孩子,一男一女,俱是五六岁。他们并肩而坐,男孩安静无言,女孩则时不时开口。

  她问他:“你的病很严重吗?”

  她说:“我以后会常来看你。”

  她还说:“你笑起来很好看,我想看你笑的样子。”

  男孩偶尔看女孩一两眼,目光微凉。

  最后,她说:“你要长命百岁,我想和你一辈子不分开。”

  你要长命百岁,我想和你一辈子不分开。女孩说这句话的同时,贺后也在说,成年女子和女童的声音叠在一起。

  我看着眼泪从贺后眸中滑落,然后她和那两个孩子都化作了烟雾。

  五

  清晨梳妆时,我听侍女说,宁侯不好了。

  玉簪从手中滑落。

  侍女说他今早去见陛下时忽然倒下,眼下暂歇在中宫偏殿,御医已前去诊治。

  我顾不得长发散乱便奔了出去,到偏殿后我看见许多人簇拥在他身边,神情凝重,御医焦灼地为他施针。我拨开人群挤了过去,他面色惨白,双眉紧蹙,显然正在痛苦中,一只手捂着胸口,另一只手在我靠近时攥住了我的衣袖。

  他说了什么,我没有听清,我知道他很难受,于是隔着衣袖握住了他的手腕。

  从前我听人说尹珩自幼患有心疾,原来是真的。

  愣神很久,不知何时喧闹的人群都散去,偏殿只剩几个侍从,还有尹珩和我。

  我连忙后退,然后发觉自己的衣袖还被攥在尹珩手中。

  他松开了手,神色平静。

  “你的病很严重吗?”

  “别问我这个,聊些别的。”

  “……昨晚回去后,我又见到了贺后。”

  “你害怕?”他轻轻问。

  “你相信鬼神吗?”我又一次问他。

  “信。不过–”他目光温和,压低了嗓音,“告诉你个秘密,你所见的被巫女召出来的亡魂,是假的。那烟雾能致幻,大概是你太害怕贺后,所以才会见到她要杀你。”

  原来是这样,可我为何这般畏惧贺后?

  最近我总在头疼,许多事都想不清了。

  无论如何,巫女还在皇宫内装神弄鬼。

  宫城内纸钱纷飞,巫女游走在皇宫各个角落,将阴森的风带到了每一处,她们唱着谁也听不懂的词,在贺后生前停留过的地方祷祝。

  巫女半哭半笑的呼喊和手中的铜铃声都让我心烦意乱,我想要避开她们,不知不觉来到了暴室附近。这里是许多戴罪的宫人死去的地方,据说关押了数不尽的冤魂恶鬼。

  我听到有人在笑,回头,看见一扇窗后有人拼命探出头来。

  那人看来是暴室的女囚,似是认识我,喊道:“娘娘!奴婢是玉眉,救救奴婢!”

  我原本下意识地走近了几步,待听到“玉眉”二字后猛地顿住。

  玉眉却蓦然大哭道:“皇后饶命!不是我害你!是她们逼我的!”

  我被吓了一跳,不慎绊倒。

  有人在关键时刻扶住了我,但不是宦官宫女,余光瞥见锦衣的一角,仓促地转头,映入眼中是精致的侧颜。

  尹珩没有松手,在我挣扎之前看向了我,问:“娘娘为何在这儿?”

  他比我高许多,俯视时冰冷的目光似能刺入心间,我不自觉地与他对视,道:“我随意走走,不知怎的就到了这儿。”

  尹珩没有说什么,扶我站稳后撤了手。

  “宁侯来这儿做什么?”

  “方才那人,是叫玉眉?”尹珩不答反问。

  “是的。”我垂下眼睫。

  “听说她曾是皇后生前的侍女。”他拢着手,“贺后死得蹊跷,陛下将她的宫女尽数拘进暴室拷问,但最后什么结果也没有,如今那些宫人大多已被折磨致死,只有一个负责洒扫的宫女还活着,原来就是她。”

  “宁侯来这儿做什么!”迟迟等不到答案,我有些不耐烦。

  “我想知道这世上有没有报应。”尹珩的声音平静,“娘娘也知道,如今陛下在为贺后招魂,若贺后亡魂真的归来,你说她会不会放过害她的人?”

  不知何处一阵风吹来,我打了个寒噤。

  次日,我得知,玉眉死了。

  “据说就是贵妃勾结宫女暗害了皇后。”

  “好像贵妃灭口了一批人,唯独漏了玉眉。”

  “那为何此人还是死了?”

  “嘘,玉眉死得很是诡异呢。”

  我默默听着侍女们议论,在枕边看到了一片半枯的杏叶。

  只有暴室附近才有杏树。

  惊惶之中,我再次去了中宫。

  我要见陛下,求陛下救命,招魂的可怖已超出了想象。

  在中宫前,我又遇到了尹珩。

  他站在巍峨的殿阶下,像是专程在等我。

  “我要见陛下!”我说,“招魂之事不能再继续了,我–”

  “陛下不会见你。”尹珩目光淡淡的,“你遇上什么不寻常的事了?”

  “玉眉死了。”我看着他。

  “那等背主之人苟延残喘多年,该死了。”

  我因他话语中的冷酷而不敢出声。

  他亦不言,眼下有淡淡的青色。

  “你又为了处理政务而劳累了?”我终究忍不住问他。

  他点头。

  “既然身子不好,为何还要……权势能比命重要吗?”

  “可我活不了多久。”他轻描淡写,“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做我想做的事?”

  听说先任宁侯为了医治儿子,遍寻名医,甚至连方士巫者都被请到了侯府,只求能为尹珩延寿续命。

  可最终没有人能救他。

  六

  梦一日比一日荒唐,这一夜梦中我竟成了贺后。

  少年坐在廊下,落花随风落在他发梢,我将斗篷盖在他单薄的肩上,他瞥了我一眼,道:“你以后不要常来找我了。”

  “因为我很快就要及笄了对吗?”我问,“笄礼你会参加吗?”

  “我要养病。”少年说。

  我匆忙垂下眼睫,为的是掩盖忽然涌上来的泪水,只道:“知道了……你,记得保重。”

  “但我会送上贺礼。”少年又说,“一份……天下最好的礼。”

  说完他轻轻笑了,笑时眼波澄澈而又悲凉,像是月下花间的露。

  梦醒,我睁开眼,看见贺后就在我身边。

  不同于以往披发素服的模样,今夜贺后严妆华服,母仪天下的威严摄人心魄。她看向我,抬手,手上是一把尖锐的刀。

  我惊骇万分,但贺后却转身,攥着那把刀,推门而去。

  不知为何,我又紧跟了上去。

  最后来到了一间宫殿前,我认出这是贵妃的住处。

  贺后举起了刀,眼里有疯狂的杀意。

  我与贵妃并无私怨,可这一刻我却莫名地渴望见到贵妃的血。

  贺后径直往贵妃的寝殿方向去,我急忙跟上,急促的脚步声惊醒了睡梦中的宫人,我听见有人喝问,猛然清醒。

  这时我已经到了贵妃的寝殿,贺后高举着刀,正要刺下去。

  与此同时,贵妃的人赶了过来,我听见惊呼声此起彼伏,短刀不知何时到了我的手上,侍从蜂拥而上将我擒住。

  我浑浑噩噩,思绪乱作一团。

  待到耳边的喧哗终于平息后,我发觉贺后不见了,贵妃瞪着我,面色铁青。

  “妹妹要杀我?”贵妃怒极而笑。

  “不是……”

  “我听说玉眉死了,妹妹动的手?”贵妃在我耳边幽幽地道,“现在要杀我了?”

  “不……”

  “咱们当年一块儿杀了皇后,现在你要杀我了?也对,秘密只有死人能保守。”

  七

  许是下雨了,坐在马车中,我听见了沙沙的声音,无法静心。

  谋害妃嫔乃是大罪,宦官将我押入狱中,不多时我被提审,是陛下亲自审问。

  我没料到会因这种缘故见到他,原本我以为他除了贺后亡魂外再不会见任何人了。陛下废去了我的位分,将我逐出宫,入寺庙忏悔。

  上车时,我听见了太子的哭声。我当然舍不得那个孩子,但眼下最揪心的还不止是离别。

  十月的夜晚不算太冷,可瑟缩在马车中,我一直在不停地发抖。

  在寺庙住下后的第二天,我见到了尹珩。

  “你还好吗?”他问,毫不掩饰担忧。

  “甚好。”我努力压抑眼眶中的泪。

  他怔了怔,过了一会儿递上了一方丝帕,安慰道:“别难过。委屈就同我说,我一定为你讨回公道。”

  我笑了笑,问:“你怎么知道我一定是无辜的?”

  他皱了皱眉,有些茫然:“不知道,但就是相信你。”

  我忍不住伏案大笑,笑着笑着眼泪便流了出来。

  我真的值得人信任吗?若真有报应,我应该下地狱,而不是只被废黜出家。

  别的不说,贺后可不就是我杀的吗?

  我想起来了,是我杀了贺后。

  是我和贵妃胁迫贺后的侍女毒杀了她。原来我也曾如此可怕。

  如果眼前这人知道是我害死了贺后,会原谅我吗?

  他不知我为何流泪,犹豫了下,“别哭。”

  我感受到他指尖轻触我的发,躲开了,问:“贺后……是你的青梅竹马,对吗?”

  “嗯。”

  “这么多年,你思念过她吗?”

  尹珩没说话。

  我定神,将泪抹干,这不是该哭的时候,我直接问他:“你有谋反之意,对吗?”

  没有料到我会问这个,尹珩愣了下,片刻后竟一笑,道:“是又如何?”他答得坦然,不知是因为他信任我,还是因他丝毫不在乎被定罪。

  我用力合上眼,中宫里那个憔悴又绝望的陛下似乎就在我面前,他在审问我的时候在我耳边低声说:“救我。”

  陛下说,他被尹家人挟持,他们要谋反。

  我知道即便尹太后已故去多年,尹家依旧势大。如今尹珩都坦然承认了他的野心,就意味着……京城要变天了。

  招魂只是幌子,陛下并不是怠政,而是被巫女囚在了中宫。

  我深吸口气,开口:“陛下让我暗中联络驻营城北的北军。”

  陛下希望调动北军剿灭尹家,但眼下我将这些告诉了尹珩。

  换而言之,我背叛了陛下。

  尹珩点头:“我知道了。”

  “尹珩!”我在他走时叫住他,郑重地叩拜,“如果……请留陛下一命。”

  “你不舍得他?”尹珩皱眉,“你已被废,不是他的妃子了。”

  我看向他,道:“弑君者万夫所指……他好歹是你的表兄,留他一命,你也能好过些。”

  尹珩闻言笑了笑,应道:“好。”

  八

  贺后再一次出现。

  我见到的是将死的贺后,在病床上奄奄一息,床边坐着尹珩。

  尹珩静静地看着她,泪水一滴滴地落在她发上。

  贺后笑笑,蓦然呕出一口鲜血。

  尹珩慌忙将她搂在怀中,凄声道:“阿湉,对不起……”

  阿湉,原来贺后闺名为湉。

  我忽然记起尹珩发病那一次,他看着我,唤出的似乎就是这两个字。

  他爱贺湉,现在我终于可以确信。

  恍惚间我又看到了贺后,我对她说:“他爱的竟是你,这算不算我的报应?”

  尖叫声不知从何方传来,我被惊醒。

  果然,只是梦而已。

  但喧哗是真的,我奔出禅房眺望,看见皇宫方向火光冲天。

  很快,我听到了尹家作乱但失败的消息。

  尹家上下尽数被擒拿,除了尹珩。他失踪了,陛下下令大力搜捕他。

  各式各样的消息不断传来,我渐渐知道了,陛下在宫内其实还有一批禁军支持,他故意放出自己孤立无援的消息,为的就是引诱尹家人冒险。

  很快宫里派人接我回宫。我知道是陛下要处置我了,因为我背叛了他。

  一连被关了五日,我从看守我的宦官那儿得知,陛下为了迷惑尹家,散布假消息的渠道不止我这一条,需慢慢排查真正暗通尹家的人。

  “宁侯心疾发作那日,娘娘那般焦灼,故而惹来了陛下怀疑。”宦官说。

  过了几日,宦官带来了复我为丽妃的诏书,道:“恭喜娘娘,已查明,出卖陛下的是贵妃。”

  贵妃?

  “她已被赐死。”宦官说,“娘娘立了大功,已是后宫第一人。”又道,“虽说陛下的禁军足够对付叛逆,但娘娘既然为陛下联络到了北军,自然是再好不过,也证明了娘娘的忠心。要知道,陛下散布的消息各有不同,只授意过娘娘要调动北军。”

  不,我没有调动过北军……

  宦官的嗓音继续响在耳边:“……非但如此,北军还活捉到了尹珩。”

  不,我明明什么都告诉他了!

  “陛下本来要杀他的。但他献了枚木头坠子,也不知是什么木雕的,香气扑鼻,这枚木坠陛下好几天都贴身带着,还召见了他。对,就是现在,眼下正在湖心亭呢–娘娘、娘娘?”

  我忙往湖心亭的方向狂奔。

  那座亭子建在水中央,宦官说尹珩在那儿,我要知道他是否安好。

  十一月的湖水冰冷刺骨,但我跳了下去。我学过泅水,能闭气一炷香的时间。我知道湖底下有水道可以通往宫外,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救他,哪怕他不爱我。

  虽然我害了他的贺湉,但我可以将命赔给他。

  大概是觉得远离陆地的湖心亭足够安全,这里没有设卫兵。小小一间亭子,尹珩与陛下相对而坐。

  我靠岸,他们的对话隐约传来。

  “你笃定朕不会杀你吗,表弟?”

  “你终于见到这个了,高兴吗?”尹珩只是笑看着陛下手中的木坠。

  “真腊千年沉香木,宫中仅此一块,母后昔年亲手雕成盘龙坠,赠与了你。”

  “那是我的母后,你还是叫她太后或姑母比较好。”尹珩说。

  “先帝驾崩那年你不满周岁且先天不足,随时可能殒命,当时诸侯环伺,太后自愿将你我掉包。”陛下摩挲着木坠,“她给了你这个,是希望你还能回到帝座上来吗?”

  尹珩说:“我只想为阿湉复仇。”他抬眸,与陛下对视,“我问你,阿湉去世后,你真的曾怀念过她吗?”

  “没有。”陛下残忍地笑着,“我只是发现你喜欢她,她死后我每一次提到她都会让你痛苦,所以我也就乐此不疲。是你以为我思念她,还送来了什么巫女,我顺势收下,想看看你到底要做什么。后来,我果然在巫女燃起的火中发现了毒药,不过可惜,我早就找御医配出了解药,你没能杀死我。”

  “原来是这样。”尹珩轻轻地道,“我知道了。”

  “好了,你想要一个怎样的死法?”

  我听见陛下问,忍不住踉跄。

  “谁!”陛下喝道,从亭内跃出,紧接着将一柄剑搭在了我脖上,看着我狞笑,“表弟,这才是真正杀了阿湉的人,你要怎么处置–呵,丽妃这是担心他?你们果然有猫腻。”

  “再过十天阿湉生日。”尹珩没有看我,“我请求你在那日打开阿湉的陵墓,我愿进去陪她。我也希望你能让我在阿湉的棺前亲手杀了这个女人,慰她在天之灵。”

  “你想玩什么花样?”

  “你觉得我还有多久可活,又能玩什么?”尹珩笑了,“我手里还有母后交给我的最后一批势力,你允我与阿湉同穴而眠,我就交给你–你轻贱她,自有我视她如明珠玉璧。”

  “……好。”

  九

  我被软禁在了寝宫,等待十日后的死亡。

  我并没有多少伤悲,更多的是麻木。很快我便会死,死后我就再也不用理会人世的爱与恨。

  某天,我又见到了贺湉。

  “欠你的债我快还上了,你为什么还要出现?”

  她不理我,暗暗静静地躺在我身边,合眼假寐。

  我又看见了尹珩,他弯腰在贺湉耳畔轻轻开口:“我已说服了太后册你为后。用凤印给你做礼物,你喜不喜欢?”他像是想要触碰她的鬓发,但最终收回了手,无声地离去。

  他走后,贺湉睁开了眼,泪若雨下。

  我意识到了这是贺后的记忆,方才那个,是少年的尹珩。

  钟声蓦然响起,我从梦中醒来发现枕衾泪湿一片。

  钟还在响,昭告着帝王的死亡,我慌忙奔到窗前,用力掐了掐自己。

  次日门被打开,宦官鱼贯而至,朝我跪拜。

  来不及弄清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便被人抬到了新帝面前。太子以冲龄登基,我作为曾经的丽妃、太子的养母,晋位太后。

  “怎么回事?”我问,“尹珩、尹珩呢!”

  “宁侯……”宦官们面面相觑,“快不行了。”

  我赶到了尹珩被监禁的地方,宦官们没有骗我,他真的已油尽灯枯。我到后,他虚弱地靠在我肩上,用只有我听得到的声音说:“阿湉,我答应过送你一份大礼,太后之尊,垂帘问政,够不够?如今尹家已倒,吏治清明,你可以放心……”

  “我不是她……”我痛哭,紧紧握住尹珩的手,“不,我就是她,只要你好好活着!”

  “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尹珩说,“那年我们都只有四五岁,你来我家做客。”

  不,相识于儿时的是贺湉与尹珩,不是我和他。

  但就在那瞬间,我忽然回忆起了一幅场景,病弱的男孩坐在庭院,目光追随着自在的归燕。而我穿过回廊时偶尔见到了他,恻隐之心让我拾起一片落羽,递到他面前。

  陌生熟悉又复杂的情绪磅礴涌来,一幕幕过往闪现,二十余年的回忆疯狂流转在脑海。

  我曾与他相伴多年,后来又因无望的未来而分开,再后来我死在了宫闱的斗争之中。

  我是贺湉。

  “你去后,我见到了一位巫者,我求她救你,用借尸还魂之术。丽妃害了你,这是她应付的代价。”尹珩说,“还有贵妃,是我嫁祸了她。表兄自以为聪明,可惜我一开始就没打算用毒烟杀他,害死他的,是那块木坠和太子身上的香料。对,太子衣料上抹了致幻的香料,而你寝殿焚有解药,所以他只有在你那儿才不会见到鬼怪,才会亲近你。那香料无毒,但和香坠的气息结合会成为剧毒,表兄对身世耿耿于怀,一定会将太后给我的木坠带在身边。杀人就该偿命,他们害了你,我不原谅–只是你活过来之初,会记忆混乱,会有离魂之症。我安排的巫女进宫为你招魂成功后,留了下来,就是为了造出各种事端,遮掩你的失常。现在这些你都知道了,不用再怕了……”

  我咬住牙关,泣不成声。

  “你记起我了吗?”

  “嗯。”

  “你原谅我了吗?”他说完就闭上了眼,再无声息。

  他将我从地狱里拽了回来,却任自己短寿早殇。他才二十余岁,本该执掌斧钺,万古留名。

  我抬头,惊觉门外跪满了拜见太后的人。耳畔依稀是那日尹珩说的话:你轻贱她,自有我视她如明珠玉璧。

  从今往后,万民臣服,这世上再不会有任何人敢于轻贱我。

  也再不会有人殚精竭力,献上金印玉玺,为我作贺礼。

  文/璇央

赞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