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明路

  一

  那日阳光甚毒。

  天蚕丝帕湿了好几方,却拭不尽额上不住下滴的汗。

  这汗津津地模样委实有些狼狈,早知如此定要喊些个仆从为自己沏茶打扇。

  如此却需过眼前这关。

  赵晋偷眼瞧着身边女子,这般烈日,极美的小脸上竟无一丝汗痕。

  与其说她周身清净爽利,倒不如说是透着森然寒气。

  那女子手执一盏灯笼,异样的明亮,同着天边的火轮一起,晃得赵晋头晕眼花。

  “还君灯笼一盏,愿能照君归时路。”

  二

  账房先生捧着一叠雪花大银前来贺喜,外带着一盏真金打制的灯笼。

  今日收成,比往日又高上许多。

  若如此,那粮价再高上三五成,许是未尝不可。

  赵晋把算盘珠子打得啪啪响,末了,却觉得有些乏。却只把那灯笼拿过,揣在怀里一番把玩。

  那灯笼甚是精致,沉甸甸地泛着金光,上面坠着玉珠叮当作响。

  账房陪着笑脸,这灯笼照着主人意思打造,不知中意与否。

  又应景地溜起了须,口中直说这灯笼果然是吉祥物件,照得主人财路亨通。

  赵晋摇手叫他退下,唤丫鬟为自己上酒。

  不多时便醉了。

  晕晕沉沉间听到些异响,颈上似乎有些湿热。

  抬手一摸,入眼却是猩红一片。

  血。

  三

  这日头,依是这般毒辣。

  茶坊老板却不觉嗓子干哑,眉飞色舞滔滔不绝。

  内容着实让人讶然,那东街的赵大官人居然被账房与个丫鬟合谋害了,家财也被席卷一空。茶客听闻,却个个口中称好。

  原来那赵晋是个恶商,乘着本地大旱百姓无粮果腹伺机哄抬米价,发那国难横财。

  也有人直言此事蹊跷,原来数月前赵晋还低三下四找他借钱,打听之下却是借钱屯粮。

  “当时还奇怪那穷小子巴巴得四处借钱买如此多粮作甚,现在想来莫不是他早知此处有旱。若如此,怕不是他和什么妖物有勾结。”

  众人哗然,口中念佛者有,喃喃怒骂者有,却无人察觉茶馆角落有个客人悄然不见。

  四

  阿月想,这活的久了,便生了这爱忆旧事的毛病。

  那一夜甚是黑,漆墨的天上连一颗星子也无。

  那个摇摇晃晃打着破灯笼的少年就这么跌在了她的怀里。

  她透着小小光亮,对视上一双清澈的眼。

  瞧着瞧着,对面那清俊小脸也染上了红晕。

  那少年甚是紧张,几个深呼吸才把话说了利索。

  “姑,姑娘。若不嫌弃就把这灯笼拿去,便可照亮回家的路。”

  结果自己却看不清路,走了不远就狠狠跌了一跤,还是阿月将他扶了回去。

  帮他疗伤,帮他打理吃食,终又和他在了一处。

  少年家中虽然穷困,二人挤小破屋里,阿月却觉得比在那孤寂的太华府邸里要快活的多。

  可她乃神蛇肥遗,无法长留人间,尤其在感知到此地的不详之气后。

  她终究是要离开,那少年面色凄然。

  “莫不是你嫌我贫困,若有一日我能赠金灯笼与你,你是否便不会走?”

  阿月没有回头。

  “此地将有数年大旱,你若还信我,便早日离开此处罢。”

  谁曾想偏是这句话,那之后……

  阴差阳错。

  五

  手中的金灯笼甚是玲珑可爱,可惜却被血污了。

  阿月想,有些路,终究是照不亮的。

  点评:这篇故事很有画面感,易读性也很强,中心思想表达的非常清楚,开篇和结局相呼应,都有点题,使整个故事有所升华。只是人物和情节比较简单,显得有一点单薄。整体来看还是不错的。

  文/花眠

赞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