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这个江湖一直有我的传说!

  以前随便做点小事,女生宿舍楼下弹个小曲啦,纸飞机表个白啦,就能轻轻松松轰动全校,分分钟在学校上热门、当红人,这期收集了一些编辑、作者们在校园里的壮举,看他们是如何在学校雁过留个传说的!

  莫卡:低调的我给自己挖了个高调的坑!

  大家好,我是活在编辑的互动吐槽和别的作者有话说里的作者莫卡,除了偶尔点赞转发调戏下官博什么的,其实是个特别低调(呵呵)、平和(呵呵)、淡漠(呵呵)的人(你们看到我的脸了么,它好像不要我了)。我纵观了下当路人甲乙丙丁的那些年,如果有什么壮举,大概是写小说被知道的时候?那时候大概是学校要做一个什么统计,让大伙儿有啥课外成绩不要大意地往上报,宝宝以为会发奖学金、电脑、手机之类的作为奖励,特别诚恳地写了一堆作品的名字,然后,收获了来自全班、隔壁班、对面班–大概全校的单独的、组团的围观。(冷漠.JPG)

  说好的奖学金、手机、电脑和帅气小哥诚挚热忱的爱慕(划掉)呢?呵呵,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阿列:一言不合就哭给你看!哼!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一回和某个男生吵架,那男生平时看起来挺娘的,骂起人来凶得要命,我一激动就拿铁饭盒往他脸上抡过去,正好砸到他眼角,然后他号啕大哭,全班同学包括老师都围了过来。老师说,完了,你得负责他一辈子了,吓得我也哭了……回家后没多久,那个男生的妈妈带着他气势汹汹地跑到我家,家门口围了一群看热闹的同学,吓得我又哭了……当天下午我被校长全校通报批评,从此整个学校的人都认识了我……还好当时是期末了,第二学期老子就转学了,哼!

  鹿聘:无敌破坏王!

  学校后边有一块稀稀拉拉的橘子林,一次中午打扫卫生的时候,天气太热,我口渴得嗓子冒烟,正好就看到矮树上半青不黄的橘子,那时候大家在午睡正好四周没人,于是我和同学就拿一个塑料袋摘了十几个,自己吃了还带回去给同学吃。但是孤陋寡闻并且愚蠢的我并没有意识到那就是学校传说中的“生物园”,于是第二天我的名字被以故意破坏生物园的罪名挂在全校通告栏上供人瞻仰。吃了橘子的同学居然指着我的名字笑得花枝乱颤,我的那个悲愤哦,相信我生物园里的生物真的只有橘子好吗!(生物园里的橘子会不会是用来搞科研的?)

  秦挽裳:我上面有人,不会让我全校闻(丢)名(人)的!

  看到这个互动我是拒绝的,毕竟我是一个安静的女子,怎么会做出来全校轰动的事(什么鬼)。记忆最深的是两件吧。第一件是: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和做数学老师的老妈在课堂上较起了劲,当着全班人的面特别气势地要离家出走,结果走了没多久,在校门口碰到一只大狼狗,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哭,把门卫大爷笑傻了。第二件是高中正值叛逆期的时候,跳我们学校的铁栅栏,当时正在做广播体操,另一个小伙伴特别潇洒地跳到地上,我太紧张加技术不过关,结果一下子栽倒在全年级人的目光里,脑袋蹭破了皮,大概班主任(我婶)看我太丢脸,也没通报批评我。

  晴子: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高二分班,全年级分了十三个班,我七班,我暗恋的男生在八班,其他每个班里都有我高一班上分出去的同学。我那时候觉得有喜欢的人是件特别光彩的事(我的脑回路……就不要问为什么了),几乎和每个班里认识的同学都说过我暗恋的人是八班的XXX,我从高一就开始喜欢他了,说得感天动地催人泪下……然后一传十、十传百故事就开始变传说了,一开始还是七班有个傻姑娘偷偷喜欢八班一个傻小子,后来就变成了七班有个妹子每天在图书馆偷看八班一个汉子打篮球,再后来变成不知道哪个班有个妹子心理变态每天跟踪别人,还偷男生东西……最后,学校里就流传开了一个偷窥狂的故事。

  然而,捅这么大个娄子,还是有个深深的遗憾啊。

  我和太多的人说过我喜欢你,却从来没有对你说过一句我喜欢你。

  群魔乱舞评论区

  岑小沐:因为名字的特殊性,我不能听到“意思”两个字,听到就以为在叫我。有次上课全程走神,当老师说“这个意思是……”的时候,我起来答了个:“到!”那可是一堂全校公开课,呵呵。

  晴子:因为总是迟到,在学校“光荣榜”上的名字几年没有擦掉,上三届下三届的同学全都熟悉我的名字,离校的时候发现名字渗透到黑板里去了。后来学校重新漆了一层漆。

  小塔:所以,晴子姐你为什么又出现在了这里?

  指尖糖:班主任是物理老师,规定做不出题就罚跑操场,结果运动会5000米拿了全校第一,站在领奖台上,我泪流满面地说出“然而物理成绩还是那么差”时,你们猜我红没红?

  晴子:不能跑长跑的画手不是好段子手!

  南山:因为从小偏科,只有语文成绩拿得出手,正好高中时遇见一个相当爱炫耀的语文老师,我每写一篇作文,她就会拿去办公室念一上午……结果就是每次上数学、英语、政治课,这些老师就会说:“来来来,那个作文写得好的学生,你来解答一下这个问题!”

  团子:南山应该除了上语文课,其他课都是站着上的……

  天瑶:当年有个男同学在上课的时候吹牛说自己高中就读完了马克思的《资本论》,我实在听不下去了就站起来说:“如果马克思和恩格斯花40年写的《资本论》被你高中就读完且读懂了,那是马克思的悲哀。”这种段子式的真理,让我在那个年代的校内网上,当了一回网红。

  岑小沐:求校内网ID!我要围观网红!

  璇央:本人从小低调,读书时做过最刷知名度的事莫过于高二勾搭了一个妹子做闺蜜,那妹子刚好是校花,于是凡是觊觎校花的男生应该都认得我了……作为远近闻名的电灯泡,我骄傲我自豪。

  小塔:有一年天气很热,学校组织暑期游,然后同学们站在景点门口的柏油路上听校长发言。结果因为校长讲了太长的时间,结果我的塑料凉鞋底都被马路给烫薄了……烫脚底板……后来我受不住,哭了。结果第二天学校就开始流传“这就是那个校长讲话的时候鞋底被烫穿的妹子”。

  团子:哈哈哈哈哈哈哈!热门!

  岑小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塔你赢了!

  晴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我能笑一年!我要用来做这期互动的压轴!

  策划/能一个人承包这个互动的神级晴子

赞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