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你的打屁股,“趣”你的剃胡须!

  每天坐在办公室,总有种八个小时粘在椅子上屁股君在喊疼的幻觉。估摸是感同身受,团子的思绪一脱缰小跑起来,就跑到了电视剧那些打板子的镜头,跑到了古代那些刑罚典籍里。随便一瞟,有些刑罚比失恋的痛还要残酷万倍,这些当然要自动忽略。这次,我们就只说那些或奇葩或令人羞耻的古代刑罚吧。

  一、来人,把他拖出去打五十大板!

  疼疼疼疼!要说这打板子,也就是笞刑,打个十到五十下算得上是轻刑,可怎么会这么疼?因为这疼不只落在身上,还有心里。为什么这么说?这真打板子可不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乖乖地穿着裤子趴着挨打就行,一般是要脱了打的。板子挨着肉,少了一层布料的阻隔,当然痛,更最要的是赤裸在众人八卦的眼神里,疼痛带着羞意一直燃烧到眼底,逼出几滴泪都是正常的。

  这笞刑用的刑具,也严格规定好了尺寸。多亏得宋朝的皇帝有颗仁慈的心,规定了重量不得超过一斤,也算是给了板子下的人一条生路。清代自然也有严格规定,小竹板重量不得超过一斤半,大板子重量不得超过两斤,你猜猜当年小燕子挨板子那会儿,用的是大板还是小板?

  二、揪了我的头发,你犯法了!

  这要是在秦朝,坐我后面的男生该哭了!要知道他可是触犯了秦律,兴许还躲不开秦朝奇葩的刑罚–刮胡子、剃头发。虽然这只是夸大了,不过若真穿越过去,还参与了打架斗殴,甚至拔光了对方的胡须和眉毛–有危险了,要被罚去长城服四年兵役;如果还要耍酷当大侠,拔剑须谨慎,若是斩断了对手的发髻,那就等着自己的头发也被剃掉然后去守卫长城长长久久吧。所以,不要轻易动古人的头发和眉毛,后果很严重。

  放在现代,这刑罚的确没什么大不了,但在“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古代,认为须发是人身精气所成的古人们,总觉得没了头发命也会没了,一根头发丝落到仇人手里,都会恐慌将被其操纵意志成为傀儡。像宋代人们还会把梳头时掉落的头发埋起来,而我们却直接贡献给了垃圾桶了。隔着几千年的时光,刑罚也有“代沟”了。

  三、糟糕,又有人被“刘皇帝”的罚米法攻击了!

  听上去是位皇帝,其实他是明代擅权乱政的宦官刘瑾;听上去很轻松的刑罚,实际上却藏了无限辛酸与算计。罚米赎罪,本来是明代一项赎罪条例,可在当时专权到疯狂的刘瑾手上,成了他铲除异己、对付忠良的严酷手段。看谁不顺眼,先安一个罪名,除了让他受罚之外,还要按照他所犯罪的轻重,来决定罚米的数量和输送的远近。越是和他不和的人,所罚的米的数量就越多,而且输送的地方就越远。或边疆或荒野,漫漫路途,戴罪之身,人与米行,这中间的悲酸又能与谁人道?

  古代刑罚的严苛和怪异,是当时社会制度的产物,也到了我们绝对想象不到的程度。古代还有什么让你觉得不可思议无法想象?快@飞魔幻杂志(新浪微博)或feimohuan(官方微信),告诉我们你的惊天发现吧。

  整理/隐隐觉得屁股疼的团子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