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穷奇

  1

  雨线密集地织成一张网裹住了商州城,忽地有人在细雨里惊叫一声。

  “老虎!”

  阿意闻声提剑飞速赶了过去,她们驺吾一族天生心善且日行千里,最适合干这捉恶兽的行当。她将兽爪下那人护在身后,一手拔出腰间的长剑刺向那异兽口中,那异兽似是怒极,大吼一声咬断她手中的长剑,两个前爪死死地扣住她的肩膀。

  身后的人连滚带爬地跑了,口里喊着:“有老虎啊,有长着翅膀的老虎……”

  “愚蠢的凡人,这是穷奇。”阿意痛得咬牙,却感觉对方的血盆大口已经朝她张开,几乎贴在了她脸上。《山海经·北海内经》记载,穷奇状如虎,有翼,食人从首始。而且这恶兽之所以被称为恶兽,是因为他只吃好人。作为专门铲除坏人的驺吾一族,铲除穷奇一族自然是理所应当。

  阿意想不到这只穷奇竟如此力大无穷,完全压制得她喘不过气,感觉这恶兽马上便要一口咬掉她的头时,眼前的恶兽却蓦地变成一个灰发男子,一双灰眸似笑非笑地盯着她,拉长了语调道:“是你啊–阿意。”

  他化成人形阿意便一眼认出他,立刻一把推开他翻身起来,狠狠道:“离人,又是你出来作恶!”

  离人笑得邪恶:“我早告诉过你,你们抓一个坏人我便吃一个好人。”他伸出修长的手指,“这个月还差三个人–”

  “你也太张狂了–”阿意气得发颤。

  “张狂又怎样,你打得过我吗?”离人负手轻蔑地看着她。

  阿意追踪过许多穷奇族的恶兽,只有跟这离人三番四次交手都吃了败仗,她怒道:“打不过又怎样?我日行千里,你比得过我吗?”她上前一步盯着他,“以后我就死死跟着你,有我在你休想再吃一个好人!”

  离人目光落在她身上,似笑非笑,向前一步:“你以为我吃不掉你?”

  阿意后退一步,莫名有些紧张:“你干什么?你要吃我?你不是只吃好人吗?我……我不是个好人。”

  离人的唇几乎要贴到她的唇上,忽地嗤笑了一声:“你不算是个人。”

  阿意,“……”

  2.

  离人在商州挑了家客栈住下,阿意从那之后便寸步不离地跟着离人,有次离人上厕所她也一脸凝重地跟着,于是离人干脆伸手邀请:“要不然一起?”阿意方才止住步子。

  她盯了离人两个月,离人没有再吃人,商州城却渐渐蒙上一层戾气。穷奇只吃好人的事传开后,商州城里的好人吓得都装起了凶神恶煞模样,出门不抢几样东西不打个架都不敢上街,而且人人的口头语都变成了“我是个坏人”。

  阿意这天出门买的糖包被抢,她又不好跟凡人较劲,于是一回来冲离人怒吼:“你们一族到底为什么只吃好人,这么奇怪?”

  离人闲适地倒了杯酒,用筷子夹了片牛肉:“你们一族又为什么只吃素和腐肉这么奇怪?”

  驺吾一族乃是天生的善兽,不仅喜欢惩恶扬善,平时连新鲜的菜都不忍心吃,更别说肉,而腐烂的肉是他们经常吃的食物。

  阿意无言以对,离人又阴冷一笑:“你以为我们愿意吃好人吗?”

  “你什么意思?”

  阿意撞上离人压抑着怒气的双眸,正要询问,却忽地听到街道有人乱喊起来:“救命啊!吃人了!”她闪电般跑了出去,只听到身后离人似乎喊了一声:“阿意–”

  她赶到时那人的头已经被吃掉,只剩下血淋淋的身子,她怒极,一剑向那只穷奇劈去,那只穷奇看到她却化出人形忍不住一笑:“好久没见到驺吾族的人了。”他拿起剩下的断臂道,“很美味,要不要尝尝?”

  “禽兽!”阿意刚骂出口,那人却冷笑一声,倏地一下子扣住她双肩,将那只断臂塞到她嘴里,她只觉得一阵血腥入口,便看到离人一掌将那人劈开好几丈远,一把扶住了她。

  “离人?”那人一怔,忽而笑起来,“来不及了,她已经喝了血,开荤了。你以为你救得了她吗?”

  “滚!”离人沉声喝道。

  那人笑道:“小丫头,欢迎加入穷奇族。”

  阿意霍然一惊:“你说什么?”她抬头看离人,“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离人一言不发,脸色却是冷的,他扣住她的脉搏探了半晌,阿意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发热:“离人,我好热。”

  离人伸手抱住她,带她来到了北海北的阴山。阿意只觉得自己体力不支,越来越昏沉,最后慢慢睡了过去。离人探了探她的额头,替她织了个结界,一言不发地走了出去。

  3.

  阿意醒来时,便看到身旁站了一排人,离人坐在一旁手里拿着几根草,一脸担忧地望着她。

  “好饿……”阿意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饿过,更可怕的是,她竟然能感觉到面前站的一排人哪个气味最干净,她被异常干净的气味吸引,竟不由自主地想吃人!

  她心底生出说不出的恐惧和寒意,全身都在发抖,离人看着她,目光似是怜悯一般:“你就要变成穷奇族的人,这期间你会长出翅膀,生出虎纹,而且……必须要吃好人才能活下去。”

  “怎么会这样?”

  离人缓缓站起来,目光望着她:“曾经,我也是驺吾族的人。”

  阿意这才知晓,原来驺吾族与穷奇族不过一血之隔,驺吾族具有与生俱来最善良的心,却最容易被引诱堕入黑暗,一旦沾染人血便会被善良的气息引诱,从心底生出一种无法遏制的欲望只想吃掉好人。

  她自己竟然变成了穷奇族的人?

  不,不可能。

  可是肩胛骨上难忍的痛令她几乎发不出声音,她隐约能感觉到自己已经开始生出双翅。–从来没有如此绝望过,她眼泪汹涌而出:“我宁愿死,也不想变成这般恶兽!”

  “难道我愿意吗?”离人一下子将她提起来,“穷奇族哪个愿意变成这般模样?少在这里给我哭哭啼啼,你以为上天会怜悯你吗?”

  她猛地推开他,忍住浑身传来的剧痛,低声道:“我宁愿死–”她化出一把长剑刺向心口,离人连忙伸手制止,拉扯之间,离人看到她的眼眸和头发一点点变成灰色,生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他一下子钳制住她,将她圈在怀里,她挣脱不开,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听到他说:“你还有我,阿意。”

  她绝望地看着他,心如死灰。

  他一点一点耐心地跟她讲自己是如何熬过来的,给她希望,可她始终沉默不语,直到有天她终于忍不住吃掉一个人时,内疚和恐慌将她折磨得要自杀,幸好离人用绳索将她死死捆住。直到她的未婚夫修古顺着她的气息寻到她,她眼里瞬间升起一丝希望,但很快又被浇灭。

  修古将她搂在怀里:“我们总会有办法的。”

  离人看着修古将她带走,仍是不放心暗地里跟了上去,却看到修古将阿意带回族内,族人将她关进了一间牢房,她在牢房中完成了整个异变,生出完整的翅膀和虎纹。

  修古对族人承诺,虽然阿意是他的未婚妻,但他仍旧不会徇私,一样会杀了她。离人讥讽地一笑,来到牢房中想要带阿意走,可是她说:“我要是修古,也是一样会杀了自己。”她双眸毫无生机,“我早就不想活了。”

  离人一下子攥住她的手腕:“你的命是我的,你凭什么不想活?”

  4.

  话音未落,便看到一张巨大的丝网将他罩住。修古笑起来:“离人,要抓你还真不容易啊。若非阿意,只怕我永远都抓不到你吧?或者我应该喊你闻射。”

  阿意忍不住浑身一颤,抬眼向离人望去。闻射?那个曾经是驺吾族长的闻射?传说闻射曾在一次追击穷奇族的大战中战死,怎么会……是离人?

  离人低垂的睫毛微微一挑,讥讽道:“这么多年过去,你的手段还是这么卑劣。”

  修古冷笑一声:“我看你还能撑到几时。”他取出化形草药水洒在离人身上,离人顿时化出兽形,他唰地抽出腰间的剑一下子砍掉离人的一只翅膀,阴笑道,“我要慢慢地折磨你。”

  阿意听到离人疼得倒抽了一口冷气,翅膀血淋淋地摔落在地,忍不住道:“住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修古扫了她一眼:“他杀了我夫人。”

  原来修古曾与一名叫青瑶的驺吾族女子订婚,即将成亲之时她与离人一起追击当时穷奇族的数十只异兽,却没想到当时穷奇族以血为饵诱惑他们二人,青瑶为救离人挡在了他身前却不慎喝下人血异化,身为族长的离人却亲手杀了她。

  修古用剑划上阿意的脸:“我盯了你们二人很久了,你对阿意处处留情,想必是很喜欢这丫头吧?若非如此我怎么会想法子与她定亲?我也要让你看看心上人死在眼前究竟是什么情形?”

  阿意一惊:“他喜欢她?怎么……可能?”

  离人瘫倒在地,有气无力地望着修古。修古猛地一剑划上阿意的脸。

  “住手!”离人费尽力气勉强化成人形,一只衣袖却是空的,他狠狠地盯着修古:“不要碰她,青瑶没有死!”

  “你说什么?”修古惊讶道,“不可能,你休想骗我!”

  离人声若游丝:“我没有骗你,当年我并没有杀青瑶,只是将她带去西王母的昆仑虚困住疗养。你不信–可以去昆仑虚寻她。”

  修古半信半疑地望着他,离人道:“你怕什么?阿意在你手里,我怎么敢骗你?”

  “如果你敢骗我–”修古丢下一句狠话急忙离开。

  阿意怔怔地望着他半晌:“你骗他的是不是?”离人忍痛勉强一笑,阿意又道:“有什么意思呢?他回来发现难道就会放过你吗?”

  “阿意,逃出去。”

  阿意惨然一笑:“你费了这么大力气就是想让我逃出去?变成如今这般模样,就算他不想杀我,我也不想活了,你何必如此?”

  离人深情地望着她:“阿意,我上次去寻西王母时她正在炼药,你去她那里一定能寻到法子再变回驺吾人的。”

  离人化成兽,生生将自己另外一只翅膀撕扯下来,连同方才被砍断掉在地上的翅膀一起递给她说:“阿意,带着我的翅膀飞去寻她。”穷奇虽有一双翅膀,却并不能飞,除非有别的穷奇心甘情愿献上自己的翅膀,才能用四只翅膀飞起来。

  阿意心中一动,忽然问:“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离人微微一笑:“自然是因为我喜欢你了。”

  阿意握住他的翅膀,下定决心:“你等着,我去找解药,我们到时候一起变回来。”

  离人柔柔一笑:“好,我等你。”

  5.

  阿意飞上九天去昆仑虚寻西王母,刚刚落地便被修古一把抱进怀里:“青瑶。”

  “你在喊谁?”阿意心中一紧。

  修古道:“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一直不知道你就是青瑶。”

  原来当年她异化成穷奇之后,离人带着她到西王母这里求情,甘愿代替她异化。于是她被封住了过往的记忆,重新回到驺吾族,而离人则异化成了穷奇。

  西王母说,她的炼药炉里只缺这一双心甘情愿的翅膀。而她一直不知,穷奇失掉翅膀,便是失去性命。她再次变回驺吾族人时,终于想起了很久之前她与离人并肩追杀穷奇族的大战。离人那时抱着即将异化的她问:“你为什么挡在我身前?”

  她虽然奉父亲之命订下婚约,可她暗自喜欢离人很久了。

  她知道异化的自己命不久矣,终于在死前胆大了一回,看着他微笑道出了少女的心事:“自然是因为我喜欢你了。”可她从未想过,这一句话,他竟会穷其一生来偿还。

  文/天瑶

赞 (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