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

  夕阳缓缓落下去,天际云霞璀璨。柔软的羊皮沙发上,俞绵绵玩了十遍《天天爱消除》,终于扔开了手机,喊道:“好无聊啊!”沙发的另一端,男人慵懒肆意,手指在笔记本电脑的键盘上翻飞,丝毫没注意她哀怨的目光。

  “我在说话呢,你不理我!”俞绵绵噘起嘴道。

  男人淡淡道:“跟谁说话?”

  “你!”说完,俞绵绵“哼”了一声。

  男人扬眉,循循善诱道:“我是谁?”

  俞绵绵一愣,软了嗓子,甜甜地说:“老公,我好无聊哦!”

  周薄暮敲下回车键,几不可察地勾了勾嘴角,道:“嗯。”俞绵绵的目光里闪过一抹狡黠,她将长腿缓缓伸过去,沿着细腻的沙发纹路,一直滑到男人的身侧……白皙的脚趾勾起男人的衣摆,轻轻地晃了晃,道:“老公,我们一起玩儿吧?”

  “玩儿什么?”周薄暮挑眉问道。

  “什么都可以呀!”俞绵绵愉快地提议,“不然,我们比一比《天天爱消除》吧!”

  周薄暮扯了扯嘴角,道:“不要。”

  “结婚后就变成工作狂!你不疼爱你的小娇妻了!”俞绵绵的脚趾穿过他的衣摆,碰触他微凉的肌肤,最后干脆夹起一块软肉,不轻不重地揪了一把,“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我要去告你!我要跟你离婚……”

  “婚”字刚出口,俞绵绵感觉手臂一紧,被禁锢到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再说一遍,嗯?”周薄暮眯着眼睛道。

  “咦?说什么呀?”俞绵绵开始装傻,微笑着道,“你在干什么呀?周末也要工作吗?”

  周薄暮从她的手臂下方伸出手,手指落在键盘上,道:“没有工作,只是在回复论坛上的攻略。”

  俞绵绵在他怀里蹭了蹭,视线落在屏幕上,惊叫道:“你居然回复成语接龙的攻略!老公你不是天才吗?天才也玩儿小学生的游戏?!”

  “天才有时候也要感受一下凡人的世界。”周薄暮淡淡道,“玩儿吗?”

  俞绵绵“哟”了一声,道:“你先!”

  “魑魅魍魉。”

  俞绵绵深吸一口气,耍赖道:“不算,换一个!”

  “日复一日。”

  俞绵绵咬牙道:“周薄暮!”

  “那我换个简单点儿的,”周薄暮按着她柔软的腰肢,将她推倒在沙发上,不到一秒,身体就压了上去,“还玩儿吗?”两人的鼻尖摩擦,他的呼吸炙热,眼神隐约透着几分邪魅。俞绵绵耳尖都快烧起来了,怯生生地道:“玩儿游戏就玩儿游戏!你……”一言不合就推倒!不带这样的!

  周薄暮缓缓地取下平光眼镜,甚至还一丝不苟地折叠好,而后优雅地解开上衣纽扣,仿佛是随口问道:“不是说,玩儿游戏吗?”是疑问句,语气却是妥妥的陈述!他的吻落下来,炙热的气息袭来,俞绵绵一手抵住男人坚实的胸膛,忽然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好像上了贼船。

  “你!”俞绵绵惊呼。

  “嘘,叫我老公。”周薄暮微笑道。

  俞绵绵抿着唇,羞涩地闭上眼睛,他的吻却没有再度落下,她忍不住睁开眼睛,迟疑地坐了起来……入目的是暖色的落地灯光,扬起的窗帘,还有,脸色发黑的男人。

  “秦唐!”俞绵绵失声尖叫道,“你怎么会在我家?!”

  “这是我的办公室!”秦唐面沉如水,“你该不会忘记,我在帮你催眠治疗焦虑症了吧?!”

  俞绵绵一怔,道:“我刚刚……”

  “你看到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景象?”秦唐冷声道。

  俞绵绵激动地抓住他的手,道:“我刚刚穿越了!你相信吗?!我看见了周……”声音戛然而止,一只温暖的手贴上她的额头。

  “没发烧啊。”秦唐皱眉,又问,“看见了什么?”

  俞绵绵捂住嘴巴,含糊道:“不……不能说。”

  秦唐凑近她,道:“你以为不说,我就不知道了?”

  在秦唐凛冽的目光下,俞绵绵内心忐忑起来。她清楚地知道,今天是C大举行毕业典礼的日子,周薄暮今天毕业,创立了BN设计,马上就要踏入职场了。

  然而,刚刚经历的一幕,分明是发生在多年之后,还是她和他结婚之后!

  俞绵绵拍了拍发红的脸蛋,道:“我……”

  “嗯?”秦唐面色如霜地等着下文。

  “我……”俞绵绵一步步后退,支支吾吾地道,“我……还要去参加学长的毕业典礼,先撤啦!”

  那一年,周薄暮大学毕业;那一年,俞绵绵在梦里,恍惚看到了未来;那一年,一切才刚刚开始。

  文/纪十年

赞 (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