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系男神

  【内容简介】作为当红的网络歌手,陆小辰的好嗓子既能征服粉丝,又能哄熊猫睡觉,偏偏卧龙基地的生物学博士聂想不吃她这一套,总是不顾她的抗议,冷着脸投喂零食。等等,她是网红,不是熊猫啊!

  1

  “还愣着干什么,快过来!”

  陆小辰回过神来,迎着昏黄的灯光跑到树底下,手足无措地看着面前圆滚滚的小动物。

  宽宽正用两只又大又圆的黑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她,她只能拍着手唱道:“两只熊猫,两只熊猫,跑得慢,跑得慢,一只爱吃竹子,一只爱喝奶呀,真可爱,真可爱!”

  她反复唱了几遍,宽宽终于慢慢地睡了过去,鼓起的肚皮有节奏地起伏着。

  聂想抱起宽宽回到育幼室里,陆小辰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一会儿看看睡熟的小熊猫,一会儿看看聂饲养员难得温柔的侧脸。

  兴许是她发呆发得太久,聂想安置完宽宽,要往外走的时候,见她没反应,就抓住她的手将她拉了出去。

  站在育幼室外的树林里,聂想放开她的手,有些不自然地道:“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陆小辰摆手道:“不,没关系。你知道的,反正我也是自由职业者,没什么事,嘿嘿。”

  聂饲养员又客气了几句,就恢复了往日里疏离的神色。

  之后,基地的工作人员带她去了暂住的宿舍,她安顿下来以后,躺在床上,仍旧没缓过劲儿来。

  这里是卧龙自然保护区的熊猫幼儿园基地,专门饲养已经断奶了的熊猫宝宝。陆小辰上回来这里还是三个月以前,作为熊猫直播频道忠实粉丝的她抽中了到卧龙基地体验一周的大奖。

  陆小辰是有名的二次元网络歌手,她会翻唱和创作一些歌曲上传到视频网站,偶尔也会接一些商演活动。她凭着会唱软、萌、甜的儿歌成功征服了这里的小熊猫们,其中宽宽是她的忠实粉丝之一。

  当初离别的时候,陆小辰万分不舍,以为再也没办法回到这里看这些可爱的小熊猫们了。然而今早,聂想突然给她打了通电话。

  聂想,冷冰冰的熊猫饲养员,据说还是生物学博士,国家某研究机构的学者,因为喜爱熊猫,又有一个科研项目和熊猫有关,便考了卧龙基地饲养员的岗位。

  陆小辰在基地的那一周,聂想总是相当冷漠地工作着,不像别的饲养员,会好心跟她说些饲养过程中的趣事和常识。两人话都没说过几句,如果不是他长得太符合陆小辰的审美,陆小辰一定不会存他的联系方式。

  出人意料的是,聂想和她通话时,竟然焦急得连声音都变了:“陆小辰,宽宽爬树时不慎跌到地上受伤了。它缝完针以后很焦躁,怎么都不肯休息。因为它还小,我们不能用太多药,我记得你总能将它哄睡,能不能麻烦你来一趟?”

  于是陆小辰坐最早的航班赶了过去,好歹是起了作用,只是聂想这不冷不热的态度,令她非常不爽。

  拜托人的时候这么着急,怎么帮完忙就变成冰块脸了呢?也不知道犒劳一下她。

  陆小辰想着家里那些没来得及带上的零食,气鼓鼓地睡了过去。

  2

  翌日醒来,陆小辰去员工餐厅吃饭,遇见负责饲养另一只熊猫安安的乔雨生。她掏出好多零食,让陆小辰随便挑:“我今天运气真好,刚刚碰见聂想,他居然塞给我一大包零食,也不说为什么。这里除了他,就我们俩年纪轻,我当然不能吃独食。”

  陆小辰一边啃薯片,一边幽怨地回道:“我专程过来一趟,也没见聂想给我送零食……”

  乔雨生看着他,犹豫半晌后,才道:“小辰啊,我是个直肠子,就直说了吧。我觉得,聂想可能是想换个方式感谢你。毕竟你这脸肉嘟嘟的,还是节制一点儿比较好。”

  陆小辰摸摸自己的脸,想起漫展的策划姐姐怒气冲冲地打电话来叫她减肥,觉得有点儿心虚,嘴上还是忍不住道:“我……我就是脸上显胖,其实身上……”

  “陆小辰,跟我来一趟。”聂想面无表情地出现在她们餐桌旁,也没给陆小辰拒绝的余地,语气里带着十足的气势。

  方才还在抱怨他的陆小辰这会儿乖乖地跟在他身后,大气都不敢出。她这人就是这样,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看到长得好看的就挪不动步子,遇见严肃冷漠的,更是毫无招架之力,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摆。

  聂想把宽宽抱出来称体重,称完以后守着它在草地上慢爬运动。宽宽还小,头上又有伤,一刻都不能离人。运动完以后,聂想就把宽宽放到陆小辰怀里,自己去切竹子。陆小辰以前也不是没有抱过宽宽,但这会儿因为担心宽宽的伤,所以她一动也不动,生怕摔了国宝。

  聂想手起刀落,还有时间观察抱在一起的一人一熊猫。时值隆冬,陆小辰裹着厚厚的棉袄,跟宽宽组成圆滚滚的两团,表情是如出一辙的傻气和茫然。

  他忙转过头去,嘴角微微翘起。

  “聂奶爸,还没好吗?”陆小辰可怜兮兮地呼唤着聂想,“我是‘手癌晚期’患者,要是伤到宽宽,我万死难辞其咎啊!”

  聂想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不带感情:“你就坐那儿别动。”

  终于把竹子切到小熊猫可以食用的大小,聂想坐到陆小辰身前,一根一根地递给宽宽。小熊猫抱住细细的竹子,一口一口地啃得分外认真。而刚刚吃过零食和早饭的陆小辰,看见这一幕,居然被引诱得忍不住吞口水。

  聂想瞥了她一眼,忽然拿了根竹子递到她眼前,问:“要尝尝吗?”

  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令陆小辰羞愧难当,她口不择言地解释道:“人家说,早餐是一天中最重要的一顿。我这不是被你打断了,没吃饱嘛……”

  “好吧,是我不对。”聂想竟然主动道歉,还神奇地从蓝色的防护外套里掏出一包可可豆,递给她,“吃吧。”

  于是,好好的一个给熊猫喂食的任务,就转变成陆小辰和坐在她怀里的宽宽一同进食的集体活动。聂想则在旁边提供竹子和零食,堪称饲养员中的楷模。

  甜甜的滋味在陆小辰的口中化开,她望着睫毛微动、眉眼沉静的聂想,忽然很想知道他究竟是怎么看待自己的,是不是,并没有那么想象中那么漠然呢?

  3

  在聂想的精心照顾和陆小辰的每日唱歌哄睡中,宽宽日渐好了起来。眼看没有理由再在这里待下去,陆小辰耷拉着脑袋,坐在草丛边发呆。

  陆小辰忽然一拍大腿,想到自己来这里后,还没有拍照、录视频,于是她跑到正训练宽宽走路的聂想旁边,讨好地笑着问:“能拍照吗?”

  聂想一怔,脸上的神色有些复杂。他点了点头,把宽宽抱到地上让它坐着玩球,然后走到她身边问:“是自拍吗?”

  聂想看着镜头,见她还不动作,疑惑地望过去。那一刻,陆小辰也不知道自己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居然没有顺水推舟,而是实诚地道:“不好意思,我指的是给宽宽拍照。”

  一时间,聂想的心情有些一言难尽。陆小辰连忙补了一句:“那个,跟聂饲养员合照也是很有必要的,哈哈!”

  “叫我聂想。”

  聂想没有立刻走开,陆小辰抓紧机会拍了张看上去很僵硬的合照,然后悲壮地问:“我还能去跟宽宽拍照吗?”

  “嗯。”聂想没再理她,专心地陪宽宽玩起来。这是他的职责所在,所以,尽管他总是出现在镜头里,陆小辰也没敢让他走开。

  附近有固定的摄像机,二十四小时在熊猫频道上直播,并不存在什么禁止摄像的问题。陆小辰开启直播间,问聂想愿不愿意出镜,如果不愿意,她就在这周围随便逛逛。

  “我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不知道为什么,陆小辰总觉得背对着她说出这话的聂想,好像带着点儿委屈的意味……

  陆小辰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抬起手机对着镜头说:“直播间的小天使们好!我现在在卧龙的熊猫幼儿园基地,面前这位憨态可掬的熊猫宝宝,名叫宽宽。”

  说着,她转换方向,稍微走近一些,去拍摔在地上起不来的小熊猫。旁边的聂想一脸冷漠,只伸出一只手,锻炼宽宽自己爬起来的能力。

  小熊猫相当委屈,胖胖的手臂圈住聂想的小腿,耍赖地抱着他不起来。弹幕里有好多人在刷“好可爱”“好帅”之类的话,陆小辰也忍俊不禁地问聂想:“你准备狠心到什么时呀?”

  聂想终究没绷住,蹲下身把宽宽抱起来,揉了揉它的肚皮,横眉冷目地对陆小辰道:“都是你惯的。”弹幕立马疯狂地刷着“CP感好足”“大大快跟这位帅哥在一起”,陆小辰闹了个大红脸,忙关掉直播收起手机。

  她一抬头就对上聂想疑惑的眼神,正不知该怎么解释,这时漫展策划打来电话。她走远一些,一接起来就是一顿狂风骤雨般的数落:“陆小辰,你是不是脑袋被门夹了!我还以为你说的‘急事儿’是什么呢,结果就是在卧龙跟大熊猫玩儿!漫展还有三天就开幕了,你连歌名都没报,知不知道有多少人说你耍大牌?”

  陆小辰只得唯唯诺诺地道歉赔罪,余光瞥见聂想也在接电话,不禁庆幸他没听见策划后面说的难听的话。

  “陆小辰,”那边聂想挂掉电话,问她,“龙头山那边发现了野生大熊猫的踪迹,我要过去一趟,你有兴趣吗?”陆小辰又惊又喜,可想到还有三天就是漫展,怎么也得提前一天抵达才行,就问:“要多久?”

  “最多一天。”

  于是,陆小辰毫不犹豫地道:“我去!”

  4

  把歌名报给策划,并且答应一定会提前一天去排练以后,陆小辰兴奋地坐上了去龙头山的越野车。聂想在卧龙是有项目考察工作的,他拿着一沓资料在车上看得认真,陆小辰望着窗外的风景,时不时看看他的侧脸,越发觉得心里怪怪的。

  “牛肉干在这里。”聂想目不斜视地从旁边的布口袋里拿出一包五香牛肉干扔给陆小辰,陆小辰稳稳接住,撕开包装袋的那一刻,感觉自己有点儿像被投喂的熊猫。

  她想到乔雨生劝自己要节制的话,把牛肉干往兜里一放,决绝道:“我现在不吃!不到饭点绝不吃东西!”

  聂想闻言抬头看她,问道:“你要减肥?”

  “嗯!想一想也该减肥了,过两天我要去参加漫展,不能这么胖嘟嘟地去。”

  “那祝你成功。”聂想继续低头看资料,一副很不感兴趣的模样。

  不知道是不是陆小辰的错觉,她总觉得聂想好像刻意地在引诱她,在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中,他一直不停地从布口袋里拿出各种零食,吃得津津有味。

  终于到达观测点,陆小辰赶紧走到其他研究人员的旁边,有多远跑多远。好在聂想到达观测点以后就开始拿着导航找红外触发相机的地点,这四台相机拍到过野生的大熊猫。

  今冬,卧龙下了很大的雪,导致动物们觅食困难,大熊猫也不例外。陆小辰深一脚浅一脚地踩在雪地里,看路看得格外仔细。聂想不时地回头看她一眼,手微微抬起,见她没注意,又悄悄地放下了。

  “在前面!”前来协助的执勤武警兴奋地叫了一声,聂想心头一紧,刚想说不要惊动它,就见正趴在树旁的大熊猫朝他们转过身来,做出了攻击的姿势。它的皮毛看上去不光滑,有些营养不良的症状。

  野生动物的警惕心一起,就很难再消除,聂想阻止想要来协助的武警,手握竹笋,独自慢慢地靠近大熊猫。

  就在野生熊猫看上去被竹笋吸引,稍微平复下来的时候,陆小辰忽然发现它背后藏着一根竹竿,从脚边露出来一截。

  “小心!”危急时刻,她的反应速度超出了平时的水平,心里想的全是“坚决不能让聂想这么好看的脸被划伤”!

  于是她扑上去的时候还用手挡住了他的脸。然而熊猫的力气出人意料的大,两人因为惯性往侧面倒,在滑溜溜的雪地上一滚就是老远,就在终于要停下时,冰雪忽然坍塌,陆小辰失重掉进了坑里。

  身体接触到实体时,陆小辰恍惚觉得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疼,刚想感叹自己的羽绒服质量好,就听见身下传来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

  “陆小辰,快起来。”

  “啊,对不起!”陆小辰一个利索的侧滚,翻到一边。刚刚掉下来的时候,她记得明明是聂想扯了她一下,难道他不是故意垫在下面的吗?

  5

  在陆小辰百思不得其解的同时,聂想正撑着身体跟上面的人讲解该怎么降低熊猫的戒心:“不要靠近了,把车里的熊猫服拿出来穿上,模仿熊猫的习性假装进食,让它好奇。”

  陆小辰脑补了一下聂想穿熊猫连体衣的模样,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聂想嘱咐完地面上的人,回头瞪了她一眼,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笑得出来。”

  陆小辰抬手摸了摸后脑勺,嘟囔道:“他们还在上面嘛,我们总会得救的。”

  聂想眉头一蹙,一只手抓住她的手腕,另一只手抚过她光洁皮肤上突兀的红痕。

  “呀,好痒。”

  陆小辰没觉得这伤有什么,可聂想忽然生起气来,连平日里冷静漠然都没能保持:“谁让你来帮我挡这一下的,你以为我躲不过去吗?”

  陆小辰舍己为人还没得到好话,自然有些委屈,道:“我……我就是看你脸要被划到了,再说,我身上肉多,被打一下也没什么吧。”

  聂想很快控制住了情绪,在脚边捡了些干枯的树叶铺在地上,拉着她坐下,道:“下次不许不经过大脑就行动,也不能这样说自己。”

  陆小辰很想问他,你管这么多干什么?但面对聂想的严肃表情,她只能把话咽回肚子里,小声地说:“知道了。”

  和充满敌意的大熊猫抗争是一个耗时耗力的过程,比他们预想的还要困难。这似乎是一位与幼崽走失的母亲,尽管自己体力有限,却还是不停地在周围寻找。上面的人为了不错过救援时间,只能跟着它一步步走远。

  周遭一片寂静,冬日里连动物的叫声都听不见。陆小辰呼着热气搓着手,心里忧虑地想: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赶去漫展。

  直到双手被拉到一处温暖的地方,她才恍然回神。

  只见聂想抓着她的双手,从自己羽绒服的下摆伸进去,贴紧着他腹部结实的肌肉,冰凉的指尖立刻温暖了起来。

  “还冷吗?”聂想问道。

  陆小辰努力让自己的思绪从美好的肉体中抽离出来,摇了摇头,道:“不冷了,不过你这样会被冻着吧。”

  “别动。”聂想按住她想要抽走的手,口中呼着白气,问她:“现在还觉得大熊猫可爱吗?你们在电视里看到的,都是它们被驯养之后的一面,真正的野生大熊猫,其实是很具攻击性的。”

  陆小辰眨眨眼,道:“我知道,这很正常,他们要保护自己嘛。人类那么多,相比之下,它们可是弱势群体,不警惕一些怎么行呢?”

  聂想难得地轻轻一笑,连眉目都柔和了几分,赞赏道:“你说得对。”

  “那你是为什么想要来当饲养员呢?你可是生物学博士,要做研究也不用这么辛苦吧?”

  “我很喜欢熊猫。”聂想意味深长地注视着她,“因为它们肉嘟嘟的,非常可爱。”

  陆小辰慌乱地低下头:快醒醒,他是在说熊猫,不是在说你,你脸红个什么劲儿啊!

  “我这个专业涉及很多需要去野外考察的项目,所以即使不是在卧龙,我也很可能会在某座山里待上个一年半载,和你这种在网络上工作是有天壤之别的。”

  陆小辰抬头疑惑地看着他,道:“所以呢?”

  聂想无语,抬手用食指指节敲了下她的额头,道:“没什么,你真是个榆木脑袋。”

  6

  聂想想起三个月前第一次见到陆小辰的情景,仍然觉得不可思议。当时她跟着乔雨生给熊猫安安喂食,边喂边唱着调子古怪的歌:“熊猫吃竹子,我吃巧克力,你一口哇,我一口呀,吃着吃着变壮壮!”

  她的皮肤很好,加上两颊上丰富的胶原蛋白,让人很想捏一捏。

  聂想自小性格内敛,一心扑在读书和研究上,一向不怎么表现自己的真实情绪。当时他被陆小辰的歌声吸引得不自觉地停住了脚步,没有想到会引来陆小辰发呆般的凝视。

  乔雨生也放下手里的竹子让安安自己啃,然后向陆小辰介绍聂想。安安见大家都不理它了,忽然扔开竹子,朝最近的陆小辰扑过去,紧紧地抱住她的腿,圆滚滚的身体在她身上蹭啊蹭的。陆小辰被重量级的小熊猫一扑,惯性使然向前倾倒。她条件反射地想要抓住什么,手一伸,就顺势抱住了聂想的长腿,接着抬头,看见了男人有些惊讶的脸。

  “那个……”陆小辰被安安压着起不来,只得尴尬地扯了扯聂想的裤腿,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有些委屈地看过去,“我不是故意的。”

  聂想偏过头去,一脸冷漠道:“还不放开?”

  然而,实际上那时他的内心想的是:好可爱,跟熊猫一样,软软的。

  聂想对肉嘟嘟、软萌萌的动物十分喜爱,这也是当初他选择读生物学的原因之一。但他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对一个女孩产生类似的情感,这实在是太不正常了。而且,陆小辰是网络歌手,跟他这种常年在山里奔波的研究人员八竿子打不着。

  所以,他想要跟她发展点儿什么完全是不切实际的。

  话虽这么说,但轮到聂想带陆小辰时,他还是忍不住一直观察她的一举一动,她唱的那些稀奇古怪的自创歌曲,她吃零食时腮帮子鼓起来的模样,还有她追着宽宽到处跑的旺盛精力的样子。

  可惜,她终究属于更热闹的世界。

  再次把陆小辰叫到卧龙来,的确是一个意外。那天给宽宽处理完伤口以后,聂想认命地想,再看一次就好,再看一次,他就不会再关心这个莫名吸引自己视线的女孩,然后回到自己的生物研究中,和小动物们待在一起。

  可是,陆小辰就这样扑了过来,像是不知道危险一样,还说什么自己身上肉多,不怕被打。想到这儿,聂想就有些生气,瞪了陆小辰一眼,叹道:“你啊!”

  “我……我怎么了?”陆小辰心虚地低下头。她不过是趁着暖手的工夫,悄悄摸了两下他的腹肌占占便宜,手指都没动几下呢,就被发现了。

  聂想忽然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道:“肉多是好事,但不是你舍身救人的理由。”

  陆小辰彻底蒙了,聂想究竟是什么意思,再这样下去她会忍不住多想的!

  7

  两人各怀心思,好半天才发现救援队已经离开很久了。手机在这里信号不好,陆小辰的那部也已经没电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陆小辰心知今晚可能没机会出去了,想到后天的漫展排练,她默默地祈祷,希望明天一早就有人来救他们。

  漆黑的山林中,只有淡淡的月光照到洞里。忽然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朝他们扑过来,陆小辰瞬间把聂想白天说的话抛在脑后,矫健地往他面前一挡,喝道:“不要过来!啊,不会是蛇吧?”

  聂想气得不知该说什么,双手握住她的肩头,硬是把她挪到了自己身后。有这么一个不顾自身安危救他的女孩在身边,让他怎么将感情抽离呢?

  “冬天蛇会冬眠,你真是……”

  陆小辰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也不恼,道:“我一时忘了嘛,那刚才扑过来的是什么?”

  聂想捧起地上的扁长昆虫,到有光线的地方仔细看了看,忽然神色一凛,道:“这是蛩蠊,常生活在山区融雪地带的石块下或海拔较低处的朽木下。在这个纬度,应该是第一次出现。”

  “哇!”陆小辰方才的害怕消失不见,忙凑过去看那只昆虫,“原来它这么稀有,我们是不是要采取保护措施,免得在黑暗里踩到它,那可亏了。”

  她说完,很是纠结了几秒,然后捧出双手,一脸视死如归地道:“放在我手上吧!我今晚不睡觉了,一直捧着它!”

  聂想用空出的手摸了摸她的发顶,道:“别说傻话,你笨手笨脚的,我才不放心。”说着,他按住她的肩,让她乖乖坐好,再把她的脑袋往自己肩上一按,“好好睡觉。”

  于是,陆小辰就靠在捧着一只蛩蠊的聂想的肩上,在月光底下陷入了香甜的梦境之中。

  第二日,嘈杂的人声将陆小辰惊醒。经过十多个小时的努力,救援队终于成功诱捕到那只野生大熊猫,然后过来解陆小辰和聂想。

  “可是机票还要改签,不知道有没有位置……”陆小辰担忧地小声自言自语道。

  刚刚睡了一会儿的聂想脑子还没转过弯来,睡眼惺忪地问陆小辰在说什么。陆小辰摇了摇头,笑着道:“没什么,我们终于得救了呢!”

  聂想看上去却不怎么开心,陆小辰心想他一定是累了,坐越野车回去的路上都没有吵他。然而聂想丝毫没有要补觉的意思,一直握住手机,皱着眉在看什么。直到陆小辰要启程去机场的时候,他才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陆小辰心里一阵悸动,为了掩饰,忙低头跟抱住她小腿的小熊猫告别:“再见了,宽宽,哎,可能再也没机会见啦。”

  宽宽扭动着圆滚滚的身体,它完全听不懂试图抽离小腿的陆小辰在说什么,只是紧紧地抱着她。

  聂想蹲下去,握住宽宽的前肢,把它抱进怀里,然后抬头认真地道:“宽宽,跟姐姐挥手,说下次再见。”

  是不是真的能再见呢?陆小辰不知道,她告诉自己不要回头,或许这样,就能把可爱的熊猫和那个有魅力的男人都忘掉。

  8

  到达机场后,陆小辰只买到排练当天的机票,她暗暗希望能赶在排练的时间到达现场。可她的运气不佳,因为天降大雪,航班延迟,等她到达漫展举办地时,已是夜色沉沉。

  策划大发了一通脾气,然后扔给她一个优盘,让她了解节目流程:“今天其他网络歌手对你意见很大,说凭什么你可以不用来排练。你知不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儿才压下来?明天要好好表现,知道吗?”

  陆小辰道了歉,就赶紧拿着优盘回房间仔细钻研,到漫展当天,连去场地的路上都在不停地轻声哼唱曲目练习。

  旁边坐着另一个歌手,网名叫“柒染”,她表情古怪地看了陆小辰一眼,问:“你没看手机吧?”

  “什么?”陆小辰看了眼跑到一旁接电话的策划,才伸头去看“柒染”的手机,上面是一条长微博,正文里有她的名字。

  她脸色一变,打开了自己的微博,很快就看见首页的网络歌手圈里有很多关于她的评论。发长微博的是一个和她风格相近的对手,说她耍大牌,明明说好要来排练,却让大家一直等她,最后也没等到她。漫展组委会也不作为,任由她这种不敬业的歌手败坏风气。

  陆小辰拼命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能影响到待会儿的现场表演。可等她进入后台时,周围人或鄙视或看笑话的目光,令她很难做到视若无睹。

  “你看,就是她啊……”

  “长着一张张包子脸,也不上镜。”

  陆小辰裹紧了羽绒服,假装什么都没听见地坐在一边玩手机。网络上充斥着各种网红互相倾轧,陆小辰以为自己早已习惯,可当事情发生在她身上时,才发现,凭她的脑子竟想不出一个能够澄清误会的办法。

  如果她说自己是为了救助野生大熊猫才来晚的,恐怕大家都不会相信吧,加上前两天在网上直播了自己和宽宽玩耍的情景,网友们估计都以为她是去旅游了。

  陆小辰东想西想,没有意识到时间的飞速流逝。等到场务叫她上场时,她起身往前台走,隐隐听到前面观众席上传来的骚动。有其他歌手的粉丝在下面愤愤不平地要求取消她的演出,尽管有几个人在维护她,也很快就被湮没在愤怒的声讨中。

  主持人出来控场:“大家少安毋躁,刚刚策划发给我一个视频,我想,或许你们看了之后会改变想法。”

  说着,主持人摁了一下遥控器,舞台上的大屏幕开始播放一个拍摄得有些粗糙的视频。陆小辰站在舞台一侧的入场处,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视频中的聂想抱着正在啃竹子的宽宽,刚一出现在镜头里就俘获了一大批“颜控”。观众们不自觉地安静下来,听他在说些什么。

  “大家好,我是四川卧龙基地的熊猫饲养员。就在刚刚,我和陆小辰,以及各位武警一起解救了一只虚弱的野生大熊猫。”说着,镜头忽然一转,对着旁边一群医务人员正在护理的大熊猫。

  几秒钟后,聂想重新回到镜头里,挥舞着宽宽的小胖爪,微笑着道:“来,宽宽,给大家打个招呼。”

  观众被萌化了一片,纷纷捂住心口大呼“犯规”。

  “在接近熊猫的过程中,陆小辰为了保护我,摔进了山中的深坑里。我做出了先将熊猫诱捕完毕再救人的决定,导致她错过了航班和昨天的排练。在这里,我要对她和大家说一声抱歉。”

  聂想起身,抱着宽宽深深鞠了一躬。

  9

  屏幕渐渐黑了下来,观众面面相觑,都因刚才的冲动和误会而感到异常尴尬。陆小辰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要上台的事,满脑子都是聂想方才认真解释的模样。这个男人虽然有时候不爱理人,还总爱批评她,可他若真对一个人好,是如此令人感动。

  陆小辰深吸一口气,在策划的催促下迈上舞台。忽然,黑掉的视频中竟然传来轻飘飘的一句话:“陆小辰,我不想再也见不到你,”

  陆小辰心头一颤,走到舞台中央笑了笑,然后对着台下成百上千部举起的手机,鼓起勇气道:“聂想,你在看直播吗?希望你能听到,谢谢,还有……我也想再见到你。”

  漫展的演出自然是圆满结束,陆小辰下台后,一些误会过她的同行来向她道歉。她一路匆忙地点头,回到酒店里胡乱打包好行李后就往机场跑。

  在陆小辰不知道的时候,方才的漫展直播视频已经在网络上飞速流传,熊猫、帅哥和网红的组合让它的点击量疯狂上涨。

  然而陆小辰再次走进卧龙基地的那一刻,网络上的喧嚣纷纷剥落。她推开育幼室的门,一眼就看见正在地上打滚不愿称体重的宽宽,还有冷眼旁观,决心不娇惯熊猫宝宝的聂想。

  陆小辰如释重负,笑道:“我先前还想着你会不会从天而降出现在漫展上,或者是跑过来找我,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彼此错过。现在看起来,我是不是太自作多情了呀?”

  聂想把宽宽抱起来放进窝里,让它自己闹腾,然后走到陆小辰面前,定定地注视着她,道:“你回到这里来是什么意思?对我来说,这里不是什么旅游胜地,这是我的生活,在很多人看来都是枯燥无味的生活。”

  他说得一本正经,声音里却带着忐忑的意味。陆小辰忽然明白,他骨子里是矜傲和孤独的,却也是渴望陪伴的。

  她眨了眨眼,道:“你可是生物学博士,我呢,不是什么正经人,平时就做两件事,卖唱和卖萌。我回到这里的意思,是想要试试看,能不能丰富一下你的文化娱乐生活,奉献自己,造福熊猫和帅哥。”

  包裹在外的坚硬外壳出现了一丝裂缝,聂想握住她的手,轻声道:“我从不逼人做决定,但一旦做了,我就绝不会允许你放手。”

  陆小辰注意到他轻捏自己手背的动作,忽然福至心灵,问:“我说聂想,你该不会是喜欢我肉肉的脸和手吧?”

  聂想放开她,转身抱住宽宽,道:“说什么傻话。”

  然而陆小辰这回没有忽略悄悄爬上他耳朵的红晕,她看着他的背影哈哈大笑起来,故意逗他道:“你说不是,那我要开始减肥了,减成瓜子脸吧,这样比较符合网友的审美,说不定还能更红呢!”

  话刚说完,她就接到聂想抛过来的一袋可可豆。

  “吃东西,一会儿给宽宽称体重,然后开始学习饲养员手册,别想在这儿混吃混喝,你得自己通过考试进来。”

  陆小辰望向他严肃的脸,视线再往下移到他被宽宽抱住的长腿上,心里明了。她的恋爱对象根本就是一个大傲娇啊!

  于是她抱住聂想的手臂,和宽宽一左一右,圆圆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他,道:“聂奶爸,我看还是你投喂我吧,你经验丰富,我喜欢被你投喂。”

  聂想完全招架不住她的“卖萌”攻势,偏过头去,又看见宽宽胖嘟嘟的小身体堆在他脚边。糟糕,他好像一不小心收了两个黏人精。

  可是,他偏偏甘之若饴,沦陷得心甘情愿。

  文/烧饼酱 图/沈晓朝

赞 (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