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神请自重

【内容简介】顾颜应该是史上最倒霉的神仙,落魄到给霍家看家护院,心有不甘的她每天的目标就是花完霍寻的钱,顺带气死他,可是霍寻不仅油盐不进,无论她做什么,他都一脸宠溺地惯着她,直到她吻了他,并且横着脸问他:“本神喜欢你,有没有很惊喜?”

第一章

人们都说请神容易送神难,而顾颜就是那个难送的神仙。

顾颜吃霍寻的,喝霍寻的,穿霍寻的,但她并不觉得解气。关于霍寻祖爷爷请了她来完成心愿,却没有好好招待她还把她封印在霍家这件事情,她已经生气许多年了,并且用行动告诉他们“请神容易送神难”这句话的真谛。

“这位小姐,请问您预备的礼金是多少?”穿西装打领带的工作人员语气客气,却隐含催促。

顾颜回头看了看身后的长龙般的队伍,心想现在结婚送礼金都需要排队了?行情真好。

“他给的礼金是多少?”顾颜随手指着刚送了礼金离开的中年男人问道。

工作人员愣了一下,有些为难地说了一个天文数字。不过这并没有难倒顾颜,她大手一挥,豪爽道:“翻倍儿。”

所有人都傻眼了,顾颜却在心里盘算着霍寻收到手机短信的时候会露出什么表情,不过很快她就知道了答案,霍寻只是打开手机看了一眼,然后表情平淡地将手机收回口袋,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若不是工作人员已经刷卡,顾颜恨不得来句:“再加倍儿。”

或许是感受到她怨念的眼神,在不远处同人说话的霍寻忽然转头看向她这边。

顾颜朝着他瞪了一眼转身便走。这些年她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霍寻从来不生气,这才是最让她生气的地方,仿佛一直是她在无理取闹。

虽然很生气,但是吃饭的时候顾颜还是主动坐在了霍寻的身边,并且挤走了原本婚礼主人安排好的权贵,上来就抱住霍寻的胳膊问他:“你吃饭为什么不叫我?”

霍寻用他那气死人不偿命的声音说:“因为知道你会自己来。”

顾颜被气到了,以至整顿饭,只要看到霍寻想夹哪道菜,她便毫不犹豫地抢走;有人向霍寻敬酒,她便抢走他的酒杯喝掉。不过霍寻表情一直淡淡的,任由她胡闹。

顾颜恶意地问:“来参加前女友的婚礼开心吗?”

霍寻没有回答,目光落在桌子上,逗她:“你喜欢竹笙吗?我妈妈在家总给我做。”话音刚落,他欲夹走的竹笙果然被顾颜抢走了,他转头看顾颜,心想怎么会有这么可爱又这么气人的神仙呢?

接下来顾颜没再喝酒,倒是吃了不少菜,不知为何,她觉得霍寻是故意的。

婚礼结束,大家准备各自离开的时候,有人为难地问霍寻:“这位小姐……”说话的时候看着旁边醉醺醺的顾颜。

顾颜听到霍寻说:“我不认识。”

第二章

霍寻离开片刻之后,顾颜清醒了不少,想到霍寻把她一个人丢下便有些生气。大神一生气,大手一挥便让天空下起了瓢泼大雨,把所有人都困在酒店里走不了。

顾颜一直走到门口都没有看到霍寻,站在廊下有些委屈地搓了搓胳膊,暗道:“该死的霍寻,竟然真的一个人走掉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畔传来霍寻有些无奈的声音,说:“别下了,我送你回家。”

顾颜原本已经调整好了情绪,转头看到霍寻立刻又委屈上了,噘着嘴大声说:“谁要你送!”

霍寻嘴角勾着笑,道:“我刚才去和新娘道别,没有要丢下你,你乖一点儿,别闹了。”

顾颜原本心里已经原谅了他,听到他竟然和前女友道别,立刻不干了,拉着他站在路边,道:“你等一下。”霍寻不明所以,站在原地不动。顾颜找到霍寻的车,坐到驾驶座上,快速从他身边开过,毫不犹豫地溅了他一身水,这才开心地冲着他笑了笑。不过,她没有笑很久,“砰”的一声撞到了柱子上。

车窗很快被人敲响,不用看也知道是霍寻,只有他会这么迫不及待地看她的笑话。

“阿颜,你试下能不能打开车门。”霍寻在车外有些焦急地说。顾颜没理他,把头抵在方向盘上,誓死不开口。

没多久,警察来了,强行打开了车门,霍寻沉着脸将顾颜拽出去上下打量,正要开口骂,顾颜眼里含着泪,抢先不由分说地骂道:“霍寻!你要看我的笑话也不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吧?你怎么这么讨厌呢!”

霍寻愣了一下,似乎没明白顾颜为什么骂人,顾颜又说了句:“我很要面子的!”

她是一个要面子的神仙,不能被人看笑话!

这下霍寻看着顾颜竟然笑了起来,大手摸了摸她的短发,哄道:“乖,我不是想看你的笑话,是担心你会受伤,你看,我都没笑。”说完,脸上的笑容又深了一些。顾颜哭得更凶了,毫不犹豫地清除了在场所有人的记忆。不过霍寻不在其中,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法力对霍寻毫无用处。

霍寻的前女友周菲,也就是今天的新娘,终于姗姗来迟出现在了车祸现场,巡视了一圈之后,不阴不阳地说:“霍寻,你这个新女友挺有本事的,竟然能把你逗笑。”她这话说得有点儿酸。

看到周菲,顾颜不哭了,虽然是她把霍寻和周菲拆散的,但是刚才她给了那么多礼金,已经补偿她了。想到这儿,她抱住霍寻的胳膊,道:“不是要送我回家吗?还走不走?”

霍寻朝周菲微微点头,然后任由顾颜抱着他走向自己的车子。

上了车,霍寻转头看顾颜噘着嘴又不开心了,便主动解释道:“我和她没什么,总共谈了不到一周,手都没牵过,别不开心了。”

顾颜转头瞪他道:“关我什么事!”

霍寻没说话,又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心情丝毫不受影响。

第三章

鉴于被霍寻看到自己丢面子的全过程,当晚,顾颜便让他房子里能响的东西全部响了一夜,比如闹钟、水晶灯、水龙头、床头靠背等等。

霍寻大概一夜没睡好,第二天一大早便走了,他弟弟霍霖来的时候,一手抱着小汽车,一手拿着棒棒糖,有些发怵地看着顾颜,问:“我哥呢?”

顾颜夺过他的棒棒糖吃了一口,恶声恶气地道:“我怎么知道?”

霍霖是霍家的老来子,全家都宠得很,顾颜刚醒来的时候就是在霍家大宅,每天欺负霍霖,霍家对她很头疼却又无可奈何,最后是霍寻主动搬出去住,顺便把她也带走了,霍家才得以清净。没想到霍霖会主动找上门来,难道是太想念她了?

霍霖抱着小汽车一下子哭了起来,顾颜有些无措,小心地提议:“我买俩大汽车给你好不好?”

闻言,霍霖不哭了,眼巴巴地等着顾颜带他去买大汽车。

于是顾颜真的带着他去买了一辆车,而且是豪车,刷的是霍寻的卡。

坐在大汽车上,霍霖第一次对顾颜表现出了友善:“阿姨,我们开车出去转转吧。”

凭什么霍寻是哥哥,她就是阿姨?顾颜一脸不开心地将车子停在路边,道:“不去。”

霍霖眨着大眼睛看她,一脸不解。

顾颜推开车门下车,气呼呼地说:“我要去逛商场。”

最后霍霖巴巴地跟在顾颜身后进了商场,顾颜也没亏待他,进门便给他买了一个变形金刚,因为花的是霍寻的钱,顾颜在买东西这方面从来不看价钱,倒是在买内衣的时候有些犹豫。

试来试去,顾颜总觉得不适合自己,便将试的全部放了回去。

牵着霍霖离开的时候,服务员追了出来,喊道:“小姐,32A只有这一件了,您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顾颜一抬头便看到了不远处的霍寻,他的目光正有意无意地打量着她的胸口,看着他微微挑眉似是嘲笑的神情,顾颜恨不得将那服务生的嘴缝住。

霍霖仰着头补刀:“阿姨,32A是多大的呀?”

顾颜羞愤地指着霍寻身边的大胸女人说:“就她那么大!”

见霍寻要说话,顾颜张口制止他:“你不许说话!”

霍寻违反了神的旨意,走到顾颜身边,问道:“你买了辆车?”

顾颜以为他要责怪自己乱花钱,于是大声说:“嗯,买了两辆!”

霍寻又笑了起来,顾颜瞪着他。霍寻抬手摸了摸她的头,不知为何,不管多生气,只要霍寻摸摸她的头,她就会立刻变得服服帖帖,瞪着他等他说话。

结果霍寻只是说:“你开心就好了。”

顾颜觉得自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没劲儿。

霍寻转头对服务生说:“都包起来,以后有新款直接送我家里。”

顾颜脸颊发烫,恨不得打霍寻一顿。霍寻无视她发怒的神情,捏了捏她的耳朵,道:“乖乖的,逛完早点儿回家,开车小心点儿。”然后就带着身后的人离开了。

西装革履的一群人中有人好奇地望过来,顾颜朝对方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大神不开心,大神又丢面子了。

大神决定今天不回家,明天不回家,这几天都不回家。

第四章

顾颜以为自己不回家,霍寻一定会来找她,但是她在酒店住了一周都没见到霍寻的影子。她越想越气,终于忍不住风风火火地冲回霍宅将霍寻从床上拉起来,吼道:“你为什么不去找我?”

霍寻似乎累极了,手背放在额头,问道:“你去哪儿了?”声音沙哑,带着疲惫。

顾颜拉下他的胳膊,指责道:“你一点儿都不关心本神!本神以后再也不庇护你们霍家了!”

霍寻闭着眼睛,抬手抱住了顾颜,道:“好了,别气了,下次就去找你,你安静点儿,我睡一会儿。”

待在霍寻怀里,顾颜有些蒙,正要斥他不懂规矩,下一刻他手一用力,她便趴在了他怀里,他的手在她背上拍了两下,似乎是在哄她:“快睡。”

莫名地,顾颜的怒气完全散去,任由他抱着自己睡了起来。

顾颜看了一会儿霍寻的睡颜,睡着了的霍寻没有了平日里的高冷,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这么想着,顾颜在他怀里蹭了蹭,他似有感应,抬手搂了她一下,还揉了揉她的头发。

顾颜不动了,安静地闻着他身上的气息。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她摸着自己的心口,跳得欢快。

她跳下床,迅速跑到楼下喝了一杯凉水,想平复自己的心跳。

喝完水,听到两个用人在不远处讨论霍寻从国外带回来的礼物。原来霍寻这周出国了,而且是刚到家。

顾颜跑过去问道:“我的礼物呢?”

用人将一个粉红色的皮盒子递给她,道:“先生说这是给您带的。”

顾颜欢喜地打开,里面是一对珍珠耳环,她心里高兴,拿着耳环在镜子前照了足足半个小时。

待到霍寻起来下楼坐在餐桌旁吃饭的时候,顾颜捏着一块小姜饼问他:“为什么送我耳环?”

霍寻的回答很不中肯:“女生不都喜欢这些东西吗?”

“可我是个神仙!不是一般的女生。”

霍寻颇有兴味地问她:“那你喜欢什么?我下次给你买。”

顾颜正要说,看到霍寻一脸认真的模样,别扭道:“你管我。”

霍寻挑眉,不说话了,似乎根本不在意。往日送她粉嫩嫩的东西,哪一次不高兴?他早已摸准了她的喜好。

踟蹰了一会儿,顾颜绷着脸问:“那天站在你身边的那个大胸女人是谁?”

霍寻慢条斯理地擦着嘴,道:“哪天?”

“就是在商场那天。”损了本神面子的那天,顾颜气呼呼地在心里补充。

“哦。”

这是什么回答?

“说呀!”顾颜催促他。

霍寻慢悠悠地说了句:“你管我。”

第五章

顾颜觉得自己病了,可她不知道自己生了什么病,因为神仙是不会生病的。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很想见到霍寻,想他一直陪在自己身边。为此她还去他的公司上了几天班,霍寻工作的时候她便躺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睡大觉;霍寻不工作的时候,她便缠着他玩儿。

顾颜怕自己得了什么绝症,便在吃饭的时候对霍寻的秘书陈怡倾诉了一番。

陈怡听完之后,直接下了结论:“你这是相思病,找个男人就好了。”

顾颜有些为难地道:“这事儿不能随便找个男人吧?”

“当然是你为谁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就找谁啊。”

顾颜还是不解,道:“找他做什么?”

“亲他一下,要是他回吻你,就证明他也喜欢你,要是他推开你,那你还是换个人相思吧。”

于是,下午霍寻拿着文件夹准备去开会的时候,顾颜冲过去毫不犹豫地抱着他吻了一下。

然而没有出现陈怡说的情况,因为霍寻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反应。

顾颜摔门而去,被本神看上竟然不觉得荣幸,这人真是胆大包天!

因为生气,顾颜连询问陈怡这是什么意思都忘了,一口气跑了三条街才停下来,忍不住想,霍寻到底是什么意思?

站在原地吹了一会儿冷风,她仍旧没想明白,抬头看到不远处的一家咖啡厅,便抬脚走了进去,一口气点了三杯咖啡,一杯喝,一杯看,一杯倒掉,心里恨不得花光霍寻的钱才解气。

周菲不知道何时坐在了顾颜的对面,看着顾颜面前的三杯咖啡嘴角扯出一个轻蔑的笑,嘲讽道:“有人养着就是好,你说是不是。”

顾颜理直气壮地道:“当然是了。”

周菲移开目光,问道:“听说你又买了一辆七百多万的新车?”

那天出车祸周菲来得晚,顾颜没能消除她的记忆,周菲还记得她撞坏车子的事。

听她泛酸的口气,顾颜恶意地道:“我待会儿再去买两辆更贵的,放着看。”

周菲挑眉,一副和霍寻一模一样的表情道:“霍寻有的是钱,你花这点儿小钱他自然是不在意的,对女人他从来都是大方的,而且他不肯给你名分,自然要在其他地方补偿你。”

顾颜愣了一下,问道:“什么名分?”

“你吃他的、喝他的、用他的,什么工作都不做,你知不知道别人是怎么说你这种女人的?说好听点儿叫‘金丝雀’,不好听啊……”周菲轻蔑地扯了扯嘴角,不说了。

顾颜瞪大眼睛道:“他早晚要和我结婚的!”她一生气便开始胡说八道。

“他说了?”

这个霍寻倒是没说过,顾颜含糊道:“反正他从没说过我是‘金丝雀’!”别以为她不知道,“金丝雀”就是被包养的意思。

“可他已经做了,不是吗?”周菲又露出那种讨人厌的似笑非笑。

顾颜气得要死,想反驳,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周菲继续道:“只有你这种没自尊的女人才会攀附男人。你以为留在他身边就赢了吗?他不过是随便玩玩,哪会真的会娶你。”

顾颜咬着下唇,觉得十分恼火,站起身便冲了出去,一分钟后又跑了回去,问周菲:“一个女人亲一个男人,男人不回应,是什么意思?”

周菲一手支着下巴道:“什么意思?当然是不喜欢你的意思。”

顾颜又怒气冲冲地走了。她跑回家打包好自己的东西离开了,离开之前还留下了车钥匙和银行卡。

她要彻底远离霍寻那个浑蛋。

第六章

顾颜离开后,霍寻真的像他承诺的那样,第一时间来找她。可顾颜不想见霍寻,每次在他快找到她的时候巧妙地躲开。

顾颜已经连续两周靠吃馒头度日了,现在花的还是卖耳环剩下的钱。

说到底,还是在花霍寻的钱。

再次见到霍寻的时候,顾颜在一家会所里推销酒水,前几天还好,今天遇到的客人有些无理取闹。

在顾颜介绍了所有酒之后,那个客人非要她表演“吹瓶”才肯买。顾颜要走,却被对方拦住,这下她怒了,吼道:“本神亲自卖酒,你们应该跪下来谢我才是!”

一句话就惹恼了对方,竟然冲过来想动粗,顾颜正要施法给他一个教训,转头便看到霍寻正站在走廊上看着她,只是看着,并没有要帮她的意思。也是,他这种身份高贵的人怎么可能会来帮她打架。

经理及时赶到,或许是受了霍寻的指使,他对顾颜很客气,直接叫了保安把那个闹事的客人请了出去。

心情被破坏,顾颜无心上班,经理安抚了她一番之后,给她放了一天假。

顾颜走出会所,看到霍寻站在不远处抽烟。霍寻看到她出来,问了一句:“解决完了?”

顾颜负气站在原地不说话。霍寻丢开烟,冲她道:“过来。”

顾颜噘着嘴不愿意,霍寻也没有坚持,朝她走了过去,在顾颜想要施法让他忘记刚才一幕时,霍寻竟然低头捧住她的脸吻了下来。

顾颜惊呆了,陷在甜蜜的吻里,双手不自觉地搂住了他的脖子。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仿佛有一团火在她身体里烧起来,又被他慢慢安抚了下去。

一吻之后,顾颜问他:“一个男人过了三周才肯回应一个女人的吻,是什么意思?”

霍寻给她的回答,还是一个吻。

到最后顾颜也没能得到答案。

上车后,顾颜摸着霍寻的牛皮座椅,有些想念自己的车。终于知道人间疾苦的她此刻特别需要物质的安慰。心里挣扎了一路,在霍寻终于停车想对她说什么的时候,她抱着他的手委委屈屈地看着他,道:“我还是当你的‘金丝雀’吧,我觉得我可能受不了这人间疾苦。”

霍寻的高冷人设有些崩塌,半晌才问:“谁跟你说了什么?”

顾颜立刻告状:“周菲说我是没尊严的‘金丝雀’,她这人好坏的,幸好你和她分手了!”

霍寻闷声笑起来,大约是看顾颜的脸色不好,才没敢笑出来声。他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答应了她的请求:“好吧。”

顾颜立刻衷心地建议他:“我建议你养我的期间最好不要和别人谈恋爱,更不能和别人结婚,你的一切与感情有关的事项请提前向我打报告,否则……”她有些为难,否则什么呢?啧,可真难说。

这下霍寻没了刚才的痛快,只是说:“我考虑一下。”

顾颜瞪大眼睛皱着眉头道:“还要考虑?本神给你这么大的恩赐……唔……”

要亲本神之前能说一声吗?

第七章

再次拿到霍寻的银行卡,顾颜狠狠地刷了一把,不过她给霍寻也买了几件衣服,还拿到他的公司去献宝。霍寻在人前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在人后却火热得很,关了办公室的门便将顾颜摁在门上吻了一通。

顾颜把手里的东西丢在地上,然后反客为主地将他推到了沙发上。

自从答应了要养着顾颜之后,霍寻便没有客气过,当天晚上就急切地落实了两人的关系,仿佛怕顾颜再次跑掉一般。

事后顾颜光着腿坐在椅子上,支着下巴看霍寻一本正经地办公,仿佛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般。

看他翻了一页文件,顾颜问他:“斯文败类、衣冠禽兽,说的是不是就是你这样的?”

霍寻没看她,只是挑眉道:“这在言情小说里不是专门用来形容男主角的吗?看来我在你心里的地位不低。”

顾颜撇撇嘴,心想以前怎么没发现他嘴皮子这么厉害。看着他工作着实无聊,没一会儿她便不耐烦了,抱怨道:“你们人类真是麻烦,一辈子这么短,怎么天天都在上班?”

门外有人来敲门,霍寻用眼神示意顾颜回避,见她不动,只好开口:“去里间。”

顾颜怒瞪,她有这么见不得人吗?

外面的人又敲了一下,霍寻有些着急地站起身,拿过顾颜的衣服掐着她的腰,便像抱小孩一样将她抱进了里间。

顾颜挣扎着要出去,霍寻摁住她的肩膀,面色不太好地道:“把衣服穿好再乱跑。”说完意有所指地看了看她的腿。

顾颜坐在休息室的床上气鼓鼓的不说话。霍寻有些无奈地看着她,然后低头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柔声道:“穿好衣服出来。”

顾颜不甘不愿地“哦”了一声,看着霍寻走出去。外间传来秘书的声音,报告了一些顾颜听不懂的事情。穿好衣服之后,顾颜探出头去看,视线正好撞入霍寻的深眸里,正要缩回去,便见霍寻朝她招手道:“阿颜,过来。”

顾颜走过去握住他的手,霍寻将她安置在自己身边,面色不变地对对面几个人说:“继续。”

众人的脸色有些难看,似乎有些不适应这么公私不分的霍寻。

顾颜以手撑头看着霍寻,霍寻丝毫不被她的目光打扰,和对面的人讨论工作上的事情。陈怡的视线一直落在霍寻的衣服上,她没记错的话,霍寻早上来的时候穿的不是这套衣服,而且,顾颜进办公室的时候,穿的也不是身上这套衣服吧?真污。

大约是被顾颜看烦了,霍寻在众人的注视下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一本言情小说递给她,封面上写着《霸道总裁是腹黑》,瞬间他的高冷人设又崩了一些。

看了一会儿小说,顾颜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待到醒来的时候办公室里只有她和霍寻。两人离开办公室的时候顾颜没一点儿力气,霍寻过来拉她,她就嘟囔道:“我不要走路,你背着我。”

于是霍寻将她一路背到停车场,在电梯里碰到加班的员工,对方惊得眼珠子差点儿瞪出来。顾颜想吓吓那个员工,便悄悄施法……下一刻,那个员工嘴角抽搐着还没到要去的楼层便急急地跑了出去,仿佛撞见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上了车,霍寻板着脸训斥顾颜:“以后不要再这样吓唬人了,听到没有?”

“没有!”顾颜也板着脸表示自己不开心,本神岂是随便被人训斥的!

霍寻不说话了,一直严肃地看着顾颜。顾颜心里没底,半晌才委委屈屈地小声说:“知道了。”刚才她只是变成了一只白毛大狐狸趴在霍寻的背上,谁知道那人这么胆小。

霍寻用拇指蹭了蹭顾颜的脸颊,声线温柔道:“乖。”

第八章

霍寻公私不分的事情传到了霍家人的耳朵里,连霍霖都给顾颜打电话道:“阿姨,你和我哥哥在谈恋爱吗?”

顾颜咬牙切齿地道:“叫我嫂子!”

霍霖很配合地喊道:“嫂子!”

顾颜立刻心花怒放,许诺送好东西给他,电话挂断之后霍霖比顾颜还要开心一些。不过,很快就有人不满了。

霍寻的妈妈找到顾颜的时候,态度还是很客气的:“仙子,您最近在阿寻那里住得还好吧?”

顾颜给她倒了一杯茶,道:“妈,您就叫我阿颜就行了。”然后就看到这个向来注重仪表的霍家老太太在她面前喷了一桌子水。

霍妈妈咳了半天才平复下来,语气依旧客气道:“不敢不敢,就怕阿寻哪里委屈了您,所以我前两天给您准备了一套别墅,您下午有空的话我带您去看看。”

“住别人家里多不方便,要不我还是回你家?”霍妈妈的意思顾颜自然明白,不就是她不要缠着霍寻嘛,但是离了霍寻,她大约真的会饿死,所以顾颜坚定地拒绝了霍妈妈。

霍妈妈又咳了起来,咳完了,说:“看仙子您的意思,住哪里都行。”这是婉拒了顾颜住回霍家大宅的要求。

两个人一起喝了茶听了音乐,临会面结束的时候,霍妈妈才终于表明了自己的来意:“仙子,最近我们霍家不是很太平,敢问是不是仙子不再庇护我们家了?”

顾颜没往深处去想,道:“现在还不走呢,要过了年才走。”

说起这个,她忽然想起霍家的先人,当年她下凡游玩,霍家先人去庙里求神,于是她好心拯救了他们,结果他们居然直接将她封印在了霍家,让她不得不一直守护他们,直到霍寻无意中将她放出来,她才重获自由。

所以顾颜对霍寻最初是又爱又恨,现在是又恨又爱。

听了顾颜的话,霍妈妈欢欢喜喜地走了。顾颜把这件事情告诉了霍寻,霍寻知道顾颜不是会吃亏的主儿,并没不担心她,反倒调笑道:“怎么,我妈没有拿一张支票把你打发走?”

顾颜正在喝水,闻言重重地将水杯放在桌子上瞪着他,怒道:“被本神看上是你祖上积德!”说完她又觉得不对,“你祖上没积德!”这么说更不对,没积德怎么能遇到她?

“你祖上真是太坏了!”顾颜越想越生气。

霍寻丝毫不认同顾颜的话,用自以为顾颜听不到的声音道:“坏点儿才好。”

顾颜气得要打人,霍寻抱住她,认真地说:“不坏的话我就遇不到你了。”

顾颜这才放过了他,问道:“你最近怎么嘴巴这么甜?”以前他可不是这样的,总是对她爱答不理。

霍寻笑着吻住顾颜,顾颜舔了舔他的嘴巴,果然是甜的。

第九章

时间一晃马上要过年了,霍寻这样身份尊贵的人总有许多宴会,顾颜跟着参加了几次,着实无聊,想着还不如待在家里看电视。

顾颜不去的时候,霍寻自然要安排其他女伴,所以每次他回来身上都带着若有似无的香气,顾颜气得拿抱枕丢他,命令道:“以后不许带其他女人同进同出!”

霍寻含笑换衣服,后来便没再带女伴去参加宴会。

对于这种宴会,顾颜多少是知道的,霍妈妈想介绍门当户对的小姐给霍寻,而告密者霍霖每次打电话来时语气都很夸张:“嫂子,我妈又给我哥介绍了一个美女,叫杜繁,比你还好看……”

没多久顾颜就见到了那个比她还好看的千金小姐,那位小姐确实很美,连顾颜都忍不住惊叹,做神仙久了,什么样的皮囊都见过,却从未见过这种让人看了便浑身舒畅的女人。

霍霖又给她打电话说:“嫂子,那个杜繁姐姐又约哥哥了……”

后面的话顾颜没听清,她陷在自己的思绪里走不出来,待到霍寻回来的时候,她开口便想问关于杜繁的事情,不过霍寻没有给她机会,他的脸色很差,抢先问道:“你什么时候走?”

顾颜愣愣地看着他,有些不敢相信,他竟然要赶她走!

她捂了捂胸口,一种前所未有的酸胀情绪侵蚀了她,还带着一丝隐痛。而向来细心的霍寻没有发现顾颜的异样,和她擦身而过上楼进了书房。

顾颜坐在沙发上,脑子里乱糟糟的,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有些反应不过来。霍霖又打来电话说:“哥哥今天又去和杜繁姐姐约会了!”

仿佛最后一根弦断掉了,顾颜不敢相信这个凡人竟然敢抛弃自己。更可恶的是,她不敢去问他,怕他真的说出一个肯定的答案。

当晚两个人谁也没有搭理对方,第二天早上顾颜本想和霍寻说自己要回一次天庭做报告的事情,结果霍寻径自冷着脸出门,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她一眼。

顾颜气结,以为她爱搭理他吗?浑蛋!

回一趟天庭也就是一天的时间,顾颜已经想好了,等晚上回来就好好和霍寻谈谈,看他到底是什么意思,要是他敢抛弃她去娶其他女人,她一定要他们全家都好看。

然而,她忘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天上一天,地上一年。

她在天庭不过一天,人间就已经过了一年。

第十章

这一年来霍寻极少回家,比以前更加沉默,而且脾气也不像之前那么好了,经常一个人坐着,一坐便是一下午。

霍妈妈对此也不敢多说,整个家里笼罩着一股阴沉的气氛。自从那个神仙走了之后,只要有人提起顾颜一句,霍寻就立刻走人。

虽然霍寻没说过,但谁都知道霍寻心里是怨他们的,顾颜刚走那段时间,霍寻一回家就扯着霍霖问,他每天和顾颜打电话说了什么,由于霍寻的表情太可怕,霍霖吓得哇哇大哭,立马就把霍妈妈供了出去。

霍寻那天之所以会和顾颜闹别扭,是因为那天霍妈妈说顾颜即将离开人间,而他从未听顾颜说过这件事儿,便对顾颜发了火。

然而他不知道是,当天晚上,霍霖在霍妈妈的授意下告诉顾颜,说他和杜繁去约会了,这无疑是火上浇油,直接导致她的不辞而别。

见霍寻表情阴沉,霍妈妈心惊胆战地躲在厨房里给自己老公打电话,被埋怨了一番之后又战战兢兢地等着儿子发作,结果霍寻什么都没说,开车走了。

再后来,除了过年过节,霍寻几乎不回霍家大宅。霍妈妈心里有些后悔,可是那个神仙又坏又任性,就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哪里配得上她儿子?

客厅里,霍寻刚刚回来,霍霖长高了许多,他过来抱霍寻,霍寻皱着眉提着他的衣服将他提开,道:“自己去玩儿。”

霍霖看霍寻一脸严肃不敢再靠近,霍妈妈看到这一幕心里又生出许多后悔。

吃过饭,霍妈妈小心翼翼地提议让霍寻在家里住一晚,霍寻正要拒绝,便听到一个清脆女声:“你们吃饭都不等我,我快饿死了!我要吃鸡!”

没错,顾颜回来了。

虽然她的声音很大,但心是虚的,她回来发现人间已经过了一年的时候,吓了一跳。

过了这么久,顾颜没有自信觉得霍寻会一直等自己,所以先去调查了一番,结果发现那个杜繁和霍寻只是合作伙伴,根本没有任何私交,而且……她走之后霍寻一直单身。

她心里高兴,又不敢表现出来,站在进门的廊厅里盯着霍寻,其他所有人都没有说话,仿佛想把时间留给他们。

顾颜不敢说话,霍寻先开了口:“回来了?进来吧,让张嫂做饭。”声音平静得有些吓人。

顾颜不知该如何应对,霍寻也没有给她应对的时间,直接转身上楼。

霍妈妈有些蒙,刚才他不是还要走吗?

霍霖跑过来抱住顾颜,声音贼大:“嫂子!你可回来了!”

顾颜有些尴尬地摸了摸他的头,道:“是呀是呀。”

顾颜在霍家人的注视下吃了饭,霍妈妈亲热地拉着她的手道:“你的房间还在,刚才我已经让人收拾过了,你也累了吧?早点儿睡吧。”说完就让大家各自散了。

顾颜知道霍妈妈是想让她去找霍寻。

在霍寻门口犹豫了许久,想到他刚才的反应,顾颜心里更加没底,在她要回自己房间的时候,霍寻的房门忽然打开了,他黑沉的双目注视着她,道:“还不进来?”

顾颜只好走了进去。在她的想象中,在这种“小别胜新婚”的时候霍寻应该立刻做一点儿不可描述的事情,结果他只是板着脸让她靠着墙交代自己这一年来的行踪。

于是顾颜像个小学生一样,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的行踪报告了一遍。霍寻听完之后依旧板着脸问道:“说完了?”

顾颜瞪着大眼睛看着他,小声道:“嗯。”

霍寻走到门口打开房门,道:“你走吧。”

顾颜二话不说扑过去抱住他,连声道:“不走不走不走。”

然后,霍寻关了门,如她的愿,发生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顾颜嘴巴都要笑裂了,闷骚!

文/苏苏 图/沈晓朝

赞 (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