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雨千城(六)

  【上期回顾】陆雨桐昏迷后,刚醒来便听到宋子迁对夏雪彤说,即使陆雨桐为他卖命他也绝对不会爱上她。心碎之际,陆雨桐提出离开世兴集团,宋子迁将会如何回复……

  陆雨桐蠕动嘴唇,终于对他说出了醒来后的第二句话:“宋子迁,放我离开吧!”

  闻言,宋子迁眼角剧烈抽搐了一下,屏住呼吸道:“什么意思?”

  “我想离职,不想继续在世兴……”

  “不可能!我绝不同意!”宋子迁断然拒绝。

  陆雨桐坚持把话说完:“我不想继续在世兴工作,还有你,我不会再留在你身边……”

  “陆雨桐,我说了休想!”宋子迁恶狠狠地加重语气。

  陆雨桐笑了笑,道:“可我,已经决定了!”说完,闭上眼睛,不再开口。

  第五章

  宋子迁那夜之后,没再去医院。

  距离过年只有一星期,宋夏两家因为联姻之事,忙得不亦乐乎。媒体也讨论得热火朝天,一方面积极关注这场盛大婚礼的筹备状况,另一方面大力报道由世兴代理的CHENL品牌入驻国内,以及凌夏新股即将上市的消息。

  病房里有电视,陆雨桐打开,看了几眼,又关闭。她下了床,静立在窗前眺望。五楼,视野不算开阔,外面有三米高的围墙,墙边一棵光秃秃的杨树,几片枯黄的落叶被风卷起,簌簌抖动,一切显得那样萧瑟。

  围墙上刻有“爱德”字样,她知道,这是全市最高级的私人医院,保密性一流。孙秘书说,宋子迁已跟公司其他员工宣布–陆秘书顺利拿到了CHENL的合约,功不可没,这段时间特许她休长假。也对,照他的行事作风,向来注重隐私,也不喜欢有人背后议论她的是非。一句“休长假”,可以堵住悠悠之口。

  陆雨桐抚摸额头快脱痂的伤口,丝毫不觉疼痛。医生说,她的外伤只有额头那处,基本痊愈。但脑部的血块,暂时不确定会带来什么影响,需要继续观察。但是,如此昂贵的医院,她多住一天,便多欠宋子迁一分。

  “早该离开了。”她喃喃地对自己说。

  宋子迁正在陪夏雪彤试婚戒时,接到了她私自出院的消息。电话里,他只对主治医生低低地回应一句:“知道了,谢谢。”

  婚戒请了顶级的珠宝大师特别制作,设计精美,尤其是心形粉钻价值不菲。他跟夏雪彤坐在首饰店的贵宾室里,女经理介绍:“五克拉以上的粉钻十分罕见,尤其是这种成色纯粹的,实属珍宝。整个凌江市,恐怕也只有夏小姐有资格拥有了。宋先生三年前就预定了,很有心哦!”

  夏雪彤脸上写满了惊喜与感动:“迁,你怎么没说呢?原来三年前就已经在准备了!”

  宋子迁将钻戒套进她的手指,道:“我在等你回来。”

  夏雪彤紧紧抱住他,“迁,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他笑着抚摸她的发丝,点点头,没有说话。

  女经理忍不住赞叹:“夏小姐,宋先生,你们是我见过最相配的一对。夏小姐也是我见过最幸福的女子。”

  “谢谢。”夏雪彤从小到大,一直十分清楚自己的优势,家世、样貌、宠爱她的父兄,每一样都足以让绝大多数女人艳羡。尤其身边这个出类拔萃的男人,是她很早就看中的理想伴侣,不管花费多少心思,都要一辈子牢牢地守住他!

  宋子迁执起她的手,比量着戒指:“好像大了一圈。”

  女经理立刻道:“请放心,我们可以尽快帮夏小姐修改尺码。”

  “没关系,只要赶在我们订婚典礼前完工就好。”夏雪彤笑靥如花,心情极好,“迁,我也来为你试戴戒指吧!呵,你的手指真好看,属于艺术家的手……”

  宋子迁看着她快乐的笑容,有些惭愧。其实刚才,他分心了,听医生说陆雨桐提前出院,他很生气,气得恨不得马上去找人……

  医院门口,陆雨桐等了许久,不见一辆出租车。

  夏允风驾着他的宝座出现。

  “陆雨桐,上车!”

  陆雨桐转过脸,没理会。

  “你信不信,除了急救车,一个小时内都不会有其他车子进来。”

  她咬咬牙,只好颓然地放弃,拉开他的车门上车。他满意地吹了声口哨。陆雨桐系好安全带,闭目,不想说话。

  车子沿着白杨街道,缓缓往前驶出。狭小的空间里太过安静,夏允风有些不适应,放了音乐,再看看她:“雨桐,怎么说我都算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不愿回报也罢,反正我也不稀罕,但是你能不能别这么冷冰冰的?”

  陆雨桐依旧沉默。

  夏允风叹气:“唉!我承认最初为了雪彤,对你做了些过分的事,你讨厌我很正常。可后来我对你越来越刮目相看。要知道,我虽然喜欢冒险,却也十分珍惜自己的生命。你是唯一让我没有做好充足准备,就甘愿陪你跳下深渊的女人。因为我心疼你。”

  她交叠在膝头的手指动了动,想不到,他会跟她说心疼……

  “看在我舍命陪你的份上,我们可以做朋友吗?心平气和地聊聊天。”

  陆雨桐皱眉:“我不需要朋友。”

  “怎么会?哪有人不需要朋友的?”

  “朋友不是符号,互相尊重和了解的人,才能成为朋友。”

  夏允风惊奇地看了她一眼,对他而言,事业上的朋友只能成为“伙伴”,他们敬他怕他,因为他狠辣的行事风格;至于身边的狐朋狗友,大家在一起纸醉金迷,花天酒地,他们尊他捧他,因为他是凌江市首富的儿子,出手阔绰。然而认真说起来,似乎没有一个是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雨桐,你一下把我带到高深的人生哲理上,呵呵,还真不适应。”

  陆雨桐转头看向车窗外,人迹渐多,打出租车不成问题。

  “麻烦你,在前面的路口停车。”

  夏允风的笑容挂不住了:“你住哪里?我送你。”

  她的手摸在门把上,口气坚决:“请停车,夏少爷。”

  “唉!你这个女人!”夏允风无可奈何地耸耸肩,在路边停下车,从钱包取出一沓钞票塞给她,“拿着,别到时候想回家连的士都搭不上。”

  陆雨桐不知道该不该感动,这个男人比想象中的要细心体贴。她抽出其中一张:“谢谢,当我借你的。”这一次,她的口吻柔和了许多。她这个人,恩怨分明,并非不懂得感激,只是他跟宋子迁一样,觉得跟她不同世界的人,没有必要有过多交集。

  陆雨桐沿街走着,没有立刻打车。

  对于这座城市,她从小到大从未有一次停下脚步,细细欣赏。进入世兴三年,每天来去匆匆,习惯了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没想到突然放空脑子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漫步在街头的感觉如此轻松。

  前面有座现代人很少使用的公用电话亭。她忽然想起小时候无数次跑到电话亭前,踮起脚尖假装拨打号码,再假装已经接通,假装那头的人正在听。

  –喂?妈妈,你什么时候回家?我把青桐照顾得很好,你说过,如果我做得很好,你就会回来看我们。青桐真的好棒,他这次代表学校参加全市的比赛,又拿了第一名,大家都夸他是少年天才……

  –妈,今天我在电视上看到你了,原来你改了名字叫金叶子。为什么当我知道你的消息的时候,你却因为车祸躺在医院里?医院好多保安,还有好多记者日夜守着,他们认识你吗?我想尽办法悄悄溜进去,最终还是没能亲眼看到你……

  记忆,沉重地压在心口。

  陆雨桐站在公用电话亭前,呆呆地看了会儿,拿起话筒,轻轻按下几个数字。

  “妈,是我。不知不觉七年了,你从医院失踪后,去了哪里?大家都说你已经不在了……但我相信,你还活着,对不对?”

  她低下头,陷入沉默,许久,才又抬起,眼睛亮晶晶的。

  “妈,青桐已经长大了,比我还高出一个头,是个很帅气很出色的大男孩了。他马上就要读博士了,我打算送他出国深造,呵呵。”她笑了笑,眼角有一颗泪珠滚落,抬手抹去,嗓音逐渐哽咽,“妈妈……其实我想跟你说,这些年,我跟青桐都很好。不管你在哪里,都可以放心了。”

  夜色微澜。

  宋子迁独自守在清冷的房中。何时起,他开始学她,喜欢站在窗前俯瞰夜景?摆钟一声一声敲进了心里。从知道她私自出院后,他就开始心神不宁,陪雪彤试完戒指便回到这里,连公司都没去。

  医生说,她出院时,夏允风正好在,与她一道离开的。他本不想找那个花花公子,几番迟疑,还是拨打了电话。夏允风并不掩饰,直截了当地承认,语气却讥讽至极:“我是接走了雨桐,不过她半路下车要自己回去。呵呵,未来妹夫最近公务繁忙,又为婚事操劳,还有心思关心一个秘书,真难得。佩服,佩服!”

  宋子迁忍住不快,公事化地反击道:“陆秘书是世兴集团不可多得的人才,更是功臣,做老板的岂能不关心?倒是夏少爷,如果看上了我的秘书,不如直接说一声,说不定我可以帮上忙。”

  “呵呵,谢了。我夏允风要追的女人,何须别人帮?雨桐再怎么说,终究是个女人,希望未来妹夫跟她保持点儿距离,免得我家妹子一不小心想多了。”

  通完电话,宋子迁直接用手指掐灭了烟蒂,面孔藏在一片白雾之后,阴沉得可怕。

  何时角色悄然转换,变成了他等她?为她担心、着急、紧张甚至愤怒,这该死的算什么?在乎吗?他从不否认自己在乎她,宠物养久了都会有感情,何况是活生生的人?可恨的是最近各种濒临失控的情绪,让他随时想要发飙!

  “陆雨桐,你死哪儿去了?!”翅膀硬了就想离开主人了?她恐怕忘记,离两人的十年之约还差三年,没有他的允许,她哪里都不能去!

  ……

  陆雨桐取出钥匙,开门,一进屋子,就被人按在墙壁上,凌厉的吻扑面而来。她一时头昏脑涨,稍微清醒,立刻毫不客气地咬过去。两人同时尝到淡淡的血腥味。宋子迁放开她,眼神阴沉暴戾。

  陆雨桐吸着气:“宋子迁……你越来越不可理喻了!”

  他冷笑,抹了抹被咬破的嘴角:“彼此彼此,你何尝不是越来越无理取闹?”

  她无理取闹?

  “宋子迁,你到底知不知道‘尊重’两个字怎么写?除了使用野蛮的武力让人屈服,你还会什么?”陆雨桐甩开他,换了鞋,走进客厅。在外面走了一下午,又去了房屋中介找房子,现在好累。

  宋子迁站在原地,冷冷地盯着她。

  陆雨桐冲了一杯茶,坐在沙发上轻啜几口,情绪总算缓和了不少。

  “我想,”她认真地望着他,“我们需要心平气和地谈谈。”

  宋子迁不假思索地道:“如果是谈你想离开的问题,没有必要!”

  “我知道,十年之约还没到期,我现在想离开属于毁约。但是,我已经决定了,只要能结束,你开出的任何条件,我都答应!”

  “公司需要你!”他踱步到一旁的单人沙发,状似不经意地补了一句,“我,也舍不得你。”

  她怔了怔,抚着额头自嘲地笑起来。笑完,很冷静地看着他:“问题就在这里。是不是所有男人都这样自私?你已经等到了心爱的女人,而且马上要订婚了,有名正言顺的未婚妻,却还想留我在身边,想跟我体验偷情的快感吗?还是……”

  “闭嘴!”他暴躁地打断她,“我没那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真的仅仅是因为工作舍不得我吗?呵,知不知道‘舍不得’三个字的含义?这可能表示你喜欢我、在乎我,甚至是……爱我!”陆雨桐双眸闪动着灼亮,像是自嘲,更像是不顾一切地说出心底话,“宋子迁,你问问自己,这些感情,你都有吗?”

  宋子迁心口发紧,有簇火苗迅速被点燃。可是,他的表情那样深沉,一眨不眨地凝视她:“陆雨桐,我看,是你爱上了我吧?”

  陆雨桐苍白的脸色僵了僵,而后笑了,笑得夺目,像一朵盛开的白牡丹。她清晰地问:“如果我爱上你了,你会怎样?”

  他一言不发,死死盯着她的笑脸。

  “你会因为我爱你而放弃夏雪彤吗?”

  “如果我开口,你会愿意跟我订婚吗?”

  “宋子迁,你真的从来没对我动过心吗?”

  “够了!陆雨桐,我不止一次警告过你,绝对不要爱上我!”简直开玩笑!宋夏两家有头有脸,联姻的消息早已全城皆知。他跟雪彤门当户对,就算她说爱他,就算他因她受伤而心痛过、害怕过,那又如何?

  他决然的语气让陆雨桐笑得连嘴角都在抖动,答案根本不需要他说。她半真半假地表白心迹,不过是想亲耳听到这些残酷的话语,让自己彻底死心。

  笑完,她抬起头:“宋子迁,继续留我在身边,难道不怕我有一天死死缠住你,破坏你的爱情,逼你离开夏雪彤吗?”

  宋子迁目光发寒:“你会吗?你以为自己有那个本事吗?”

  陆雨桐耸耸肩:“谁知道呢?你可以试试看!女人善变,也会贪心。像你这样英俊多金的男人,谁不想名正言顺地霸占?连我自己都无法保证,会不会有一天突然站出来,把我们不为人知的关系告诉夏雪彤……”

  “陆雨桐,你在威胁我?”

  “不,我是在客观陈述事实罢了!如果你不介意留个定时炸弹在身边,非让我再待三年也行。反正,我也很好奇,自己究竟是否能沉默到底?”

  宋子迁终于怒不可遏地起身,指关节握得作响:“陆雨桐,你行!我到今天才真正认清你!”

  陆雨桐状似悠闲地捧起茶杯,掩饰手指的轻颤,优雅地喝了一口,对他笑得动人:“今天看清也不迟。少总若是答应就此放我离开,我保证,以后绝不打扰你跟夏小姐的幸福生活,过去的秘密也会永远埋藏!”

  宋子迁不置一言直直看着她,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愤然转身,摔门而去。

  陆雨桐望着发出巨响的大门,嘴角的笑容变得苦涩。她放下茶杯,抱着膝,蜷缩在沙发上。刚才与他的对话,几乎掏空了全部的心力,换来的却只有心痛……

  他何曾看清过她?过去没有,今晚也没有,未来–他与她没有未来。

  宋子迁开着车,在深夜的街头乱转。他打开窗户,让冷风灌进车内,希望借此吹散他体内灼烧的怒焰。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被陆雨桐这个女人逼疯的!

  她不开口说话时,他生气!

  她现在愿意说话了,他更生气!

  她从来不爱笑,言辞冷淡,面容清冷,他希望看到她多笑一笑。可今晚,她笑靥如花时,他又感到厌恨,有股冲动想扯落她那让人陌生的面具!

  她真的爱上他了?现在可好,放她离开,他会忍不住担心;留在身边,又如她自己所言,就像安装了一个定时炸弹,不知何时会爆炸,他还是担心……

  第二天,宋子迁找周棣打了一场网球,然后两人坐在长椅上。

  周棣递过一瓶矿泉水,顶顶他的胸口,很是严肃:“我必须劝告你,除非你决定放弃跟夏家联姻,否则陆雨桐绝不能留!”

  宋子迁抓过矿泉水,拧开盖子一口气喝下大半瓶。虽然他不愿承认,但周棣说得该死的对!过去三年,他一心致力于发展世兴,个人生活极其低调,媒体也只报道公司的辉煌成就,他与陆雨桐特别的关系不为人知。自夏雪彤回来后,各方开始对他的私生活充满兴趣,随时都有记者跟拍,要是再跟陆雨桐私下往来……

  “我想,你是不是爱上了陆雨桐?”周棣若有所思。所谓旁观者清,宋子迁一番宠物理论说得冠冕堂皇,但其中对陆雨桐的异样情愫,恐怕连他自己都没发现。

  如此一问,宋子迁似被人点中了要害,陡然将水瓶捏得变形。他讥诮反问:“你觉得可能吗?”

  “如果不爱,她想要离开,你为什么会生气?”

  宋子迁脸色忽明忽暗,冷硬道:“心理医生最好不要太武断!我心中从来只有雪彤,也只想给雪彤幸福,其他女人对我而言什么都不是!”

  周棣拍拍他的肩,好心提醒:“Ok!陆雨桐算什么,你自己清楚就好。总之,我觉得她跟当年的金叶子一样,像毒药,总有种说不出的危险。身为兄弟,我不愿见你陷入危险。何况,撇开金叶子不谈,如果陆雨桐知道了这七年你刻意接近她、栽培她的目的……”

  宋子迁脸色变冷,斩钉截铁道:“所以,我绝不可能爱上陆雨桐!”

  沿着熟悉街道,宋子迁又一次开车来到三年里自己任意出没的住宅区。小区外边挂着大红灯笼,一派迎新喜庆的气息。停在路边,他打开半边车窗,默数着楼层,望着那熟悉的房子。

  没有光,她睡了。她倒好,朝他丢下决然的狠话之后,还能睡得心安理得!

  他点燃一根烟,有一口没一口地抽着。

  你是不是爱上了陆雨桐?如果不爱,她想要离开,你为什么这样生气?

  周棣的话像魔咒,反复回荡,搅得他心浮气躁。

  太可笑了,他不过是气她忘恩负义!费尽心思打造她,她却只想着离开!

  可是……除了生气,怎么会附带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情绪?简直可恶透顶!

  宋子迁抡起拳头,用力捶在方向盘上。他收回目光,闭了闭发红的眼睛,迅速发动车子。

  房中,陆雨桐躺在床上,听着窗外呼呼的风声,思绪清晰。

  提出离开,她知道自己算是背信弃义。可是,深藏的爱恋快要破茧而出,她没有自信继续若无其事地待下去,她害怕,怕有一天会被这股贪婪所吞噬,长痛不如短痛,就此割舍对大家都好。

  陆雨桐翻了个身,抹去眼角的湿润,不想他了,不想!

  她做梦都希望尽快解约,没想到第二天一早等来的是孙秘书的电话。

  “咳!小桐啊,是这样的。少总让你最近不用操心公司的事了。他……希望你帮忙筹办订婚宴。”

  他跟夏雪彤的订婚宴?陆雨桐心中刺痛,握着电话的手指隐隐发颤。

  “对不起,孙秘书,请转告少总,我不想接这份工作。”

  “小桐啊,你知道,少总信任的人没几个,跟夏家结亲这等大事,他不放心交给别人,所以只能拜托你。你先别急着拒绝,少总还特别交代一句话。如果这次订婚宴策划得让人满意,小桐你有什么心愿,他都会满足。”

  陆雨桐丢下电话,僵坐在沙发上。她有种强烈的感觉,宋子迁是故意如此安排的。她想要离开,他便要不客气地刺痛她……至于最后那句话,她很怀疑,倘若婚宴圆满结束,他真会成全自己吗?

  冬日,天气越来越冷。

  陆雨桐再多的烦恼,在唯一的弟弟面前,都会烟消云散,变得乐观坚强。青桐忙完手里的课题,提前半个月放了寒假。她特意带他到江边一家餐厅吃晚餐。

  青桐像个生涩的孩子,好奇地环顾四周,忍不住感叹:“如果宋大哥也能一起来就好了。”声音刚落,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对不起,姐。我不该提宋大哥,他快要订婚了,你一定很难过。”

  陆雨桐若无其事地道:“我有什么好难过的?”

  “虽然,我从没问过姐姐跟宋大哥之间的感情,但我知道,宋大哥特别照顾我们,姐姐……你喜欢他。”

  【上市预告】大年三十那天,夏雪彤故意为难陆雨桐,并精心设计了一个局让陆雨桐狼狈不堪。当宋子迁赶来时,陆雨桐说出了事情的原委,得知一切的宋子迁,会选择相信她吗?

  宋子迁发现自己对陆雨桐情根深种的时候,陆雨桐的母亲突然出现了,面对杀父仇人的女儿,他能放下仇恨和陆雨桐在一起吗?

  六月即将上市!

  文/冰冰七月 图/芊心

赞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