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睛是我永生不遇的海

  大一的中秋节,俞绵绵是在寝室里度过的。

  秦唐的微信发来时,俞绵绵撇了撇嘴巴。

  他说的是:“一个人孤零零地过节呢?”

  室友们都回家了,就连秦唐,也被他家老爷子叫去参加晚宴。她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除了窝在床上玩手机,还能干吗?

  彼时,秦唐站在酒店花园里,视线落在手机屏幕上。俞绵绵发来一条消息:“哪像你,一有应酬就酒池肉林、纸醉金迷。”

  花园里觥筹交错,如水的乐声缓缓流淌。好几位名媛的目光都停在秦唐的身上,其中A企的千金,更是准备来一场告白,无奈看着秦家长公子蹙了一下眉,一时间没敢上前。

  秦唐晃了晃酒杯,忽然收到俞绵绵发来的照片:黑漆漆的一片,中间有一个亮闪闪的小点。照片下方附带一句话:好无聊!我们比谁拍的月亮比较圆吧!

  好好的月亮被她拍得凄凄惨惨。像素低不说,聚焦都没对准,构图……哪有什么构图可言?

  可是,就是这样一张毫无美感的照片,看得秦唐勾起了嘴角。

  他抿了口红酒,懒洋洋地问:输了的话出来逛逛?

  俞绵绵:逛就逛!

  秦唐低笑了一声,打开手机便笺,将背景调黑,顺手在上面戳了小白点儿–就这样发送过去:喏,我拍的月亮。

  俞绵绵看着手机一阵发蒙,总觉得哪里不对,又好像……哪里都对?

  两张图一对比,秦唐赢得理所应当。他收好手机朝停车场走去,途中在A企千金跟前停了一秒,接着,面无表情地与她擦肩而过。

  他可以是淡漠的,可以是纨绔的,也可以是温柔的……千种样子,唯独温柔最为有限,给了一个人,便再难收回。

  那个人没什么特别,不过是他看过云海翻腾,看过桃花十里,看过隽永山河之后,难以替代的巫山–秦唐等在女生寝室楼下,看着俞绵绵一蹦一跳地走过来时,深以为然。

  从林荫路逛到小吃街,两人面对面地吃麻辣烫。璀璨的灯光把俞绵绵的脸颊照得通红,她吞下一口鱼丸,含糊道:“你对女朋友有什么要求吗?”

  秦唐一怔,微微勾起嘴角问道:“怎么?”

  “对面桌的女生偷看你好久了……”俞绵绵一手将他脑袋扳过来,凑近道,“哎,别回头!”

  说话间热气侵袭到他的鼻尖,他眼眸一眯,懒懒道:“好。”

  “喂,你还没说呢,我也可以……”俞绵绵想,她可以帮着物色一下,可是话头被秦唐打断:“要求很低,只要吃麻辣烫的样子好看。”

  俞绵绵撇了撇嘴巴,道:“吃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有几个人能好看?”

  “的确没有。”秦唐慢条斯理道,“比如你,吃起来的样子,就很丑。”

  俞绵绵一掌拍过去,秦唐适时截住,低声一笑。

  再埋下头时,他眼底闪过晦暗的光。秦家少夫人要知书达礼,温柔娴淑,端庄大度。可是,此时此刻,他的目光轻飘飘地落在俞绵绵的身上,忽然想,如果是她,那些要求不要也罢。

  大半碗麻辣烫下肚,搭配着煎饼果子和肉夹馍,俞绵绵举着在商场里排长队买来的老酸奶,觉得很是圆满。秦唐扫了眼一边的古董车展,说:“款式还不错。”

  俞绵绵看着繁复的暗色车标,好奇道:“那是‘甲壳虫’吗?”

  她对汽车的认识仅限于此,看着人家弧形的顶棚,觉得自个儿猜得八成没错,于是拍拍秦唐的肩膀说:“嗯,挺好看的。”

  全世界会把保时捷356A当“甲壳虫”的人,也只有这家伙了。秦唐扯了扯嘴角,道:“嗯,甲壳虫。”

  两人沿着商铺往外走,秦唐的车停在小吃街附近,算算时间,现在回去,还能在门禁前把她送回寝室。

  然而,两人刚走到街边就傻眼了。

  秦唐今天开的也是一辆古董车,线条复古又冷峻。此刻,车边围了一大圈群众,一个个兴致昂扬地举着手机拍照。

  俞绵绵一愣,不解道:“这么难看的车子也有人拍照?”

  是有些旧了,无奈是自家老爷子的珍藏,秦唐耸肩道:“走吧。”

  “啊……去哪里?”

  秦唐单手插进裤兜,随口道:“把刚刚那辆‘甲壳虫’买下来,现场提车还能在门禁前赶回C大。”

  闻言,俞绵绵腿一软,差点栽到地上:“要不要这么有钱!”

  秦唐转身,看了她一眼,灯火辉煌,映照在他的眉间。

  后来,俞绵绵遇见过许多人,却再也没遇见过一双如此嚣张还好看的眉眼。

  文/纪十年

赞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