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情劫(四)

  【上期提示】

  冰山学长再遇小公子,狭路相逢。

  演讲在即,俞绵绵偷走印有周薄暮的海报,却被他撞个正朝!天雷滚滚之际,他挑眉,缓缓道:“你可以喜欢我,不过……”

  俞绵绵面临巨大难题,更要命的是,她求助李小疯:“你为什么说秦唐喜欢我?”

  一字一句,都被秦唐听入了耳里。

  她说明来意后,秦唐脸色更黑了,怒道:“我管你来干吗的,趴在墙头给我好好反省!”

  秦唐愤怒地瞪着她,十分钟前,他瞥了眼窗外,见到一个像极了俞绵绵的人趴在墙头,定睛一看,简直被这姑奶奶吓得魂飞魄散。

  昨天他熬夜疏导一个病号,睡过了头,一会儿没管她,这姑奶奶就能翻墙!

  想到这里,他气不打一处来,道:“你原本不就是打算跳下来?使劲儿跳,摔残了还省得我动手。”

  “秦小唐!你不打算管我了……”俞绵绵可怜巴巴地喊道,“那你给我等着。”

  秦唐拳头捏紧,道:“我……”

  一句话还没说完,俞绵绵眼睛一闭就从墙头上跳了下来,秦唐下意识地冲过去将人接住,心尖儿都跟着颤了一下。

  一片“嗷嗷”声里,两人滚作一团,尘土飞扬。

  “俞绵绵!”

  “啊……痛!”

  秦唐手一抖,忍住后背的疼痛,坐起来查看她腿上的伤,膝盖擦到地板,还好只是皮外伤。

  “谁让你跳下来的!”秦唐怒吼。

  “明明是你要我跳的!”泪水在眼眶打转,俞绵绵生气地道,“你凶什么凶!我不找你了!”说完,推开身前的人,单脚往门口蹦。

  她刚一动,就扯到了膝盖上的伤口,疼得倒吸一口凉气。秦唐脸色一沉,不由分说地将人抱了起来。

  “你放开我!我要跟你绝交!你见死不救……你……”

  “闭嘴!”秦唐冷声道。

  俞绵绵张了张嘴,这还是平常跟她嬉皮笑脸的那个秦小唐吗?这么凶!

  越想越委屈,俞绵绵埋头,眼泪直往下掉。

  秦唐一怔,语气软了下来:“别哭了。”

  秦唐将俞绵绵抱进屋放在床上,又找来药箱给她清理伤口,见她还在哽咽,握着棉签的手蓦地停了下来,指尖划过她的脸庞,柔声道:“别哭了。”

  “不许欺负我!”俞绵绵擦了眼泪,气呼呼地说。

  “好。”

  “不许凶我!”

  “好。”

  俞绵绵眼睛亮了起来,得寸进尺道:“还有,刚才说的英文演讲,你要帮我!”

  秦唐眼神一敛,语气冷了下来:“看心情。”

  “什么叫看心情?”俞绵绵往他后背踹了一脚,“周薄暮存心想让我知难而退,我偏不!我就要练好英文,吓死他!”

  她说得坚定,过好久才发现,秦唐背对着她,蜷着身子安静得有些奇怪,便凑过去问道:“秦小唐,你怎么啦?”过了一会儿,她恍然大悟道,“你背上受伤了吗?给我看看!”说着就要去掀他的上衣。

  刚碰到衣服,手就被他抓住了,秦唐忍着痛意,玩味地笑了笑,道:“这么关心我?”

  俞绵绵手指一顿,道:“喂,你到底有没有受伤啊?”她想抽出手去掀他的衣服,却怎么也挣脱不开。

  “不要关心我……不要对我好。”秦唐俯身,挺拔的鼻子擦过她的鼻尖,“尤其是,不要在流泪的时候,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

  房间里一片寂然,他的目光犹如深海,让她在顷刻间迷失了方向。

  就在此时,秦唐不急不缓地与她拉开距离,道:“没受伤,逗你玩儿而已,本少爷身娇肉贵,怎么能给你看。”说完,冷哼一声走了。

  良久,俞绵绵才坐起来,单脚往客厅里跳。

  别墅很空旷,她挪到走廊尽头,透过虚掩的雕花大门,看见秦唐赤裸着上身在处理背上的伤口。伤势不算严重,但是,很显然,他不愿让她看到。

  为什么?不喜欢示弱,还是不喜欢在她面前示弱?

  俞绵绵心一沉,不敢细想,飞快地跳回卧房,掏出手机,拨通李小疯的电话:“小疯子,我……我在秦唐家……”

  “你们接吻了,还是推倒呀?厉害啊……”

  “没有!”俞绵绵在墙壁上蹭了蹭,说,“我就是想问,你为什么觉得秦小唐喜欢我?”

  为什么?她没听到答案。走廊里响起关门声,她就把电话挂断了,屏住呼吸,等到声音渐渐变小,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朝门口跳去。

  刚转身,俞绵绵猛地撞到一个人,鼻尖一痛,再回过神来腰身已被紧紧揽住。

  俞绵绵挣开禁锢,倒退一步,道:“你……听到什么了?”

  秦唐抬手“啪”的一声拍在矮柜上,刚好挡住她的去路。

  俞绵绵吓得差点儿咬到舌头,忙道:“秦小唐!你冷静……”

  “俞绵绵。”秦唐深邃的目光与她的对上,温热的呼吸喷洒下来,让她浑身起鸡皮疙瘩。

  “呃……到!”

  “你刚刚说……”他的话音忽然顿住。

  俞绵绵紧张地等着下文。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秦唐却丝毫没有再开口的意思,她一低头,发现自己手指有些发抖。真是要命啊,现在该怎么下台?

  秦唐近在咫尺,呼吸洒在她的额头上,让她一阵阵发痒。她想挠一挠,却不敢动作,想后退一步,又实在是无路可逃,这样近的距离,连他身上极淡的消毒水气味都闻得清清楚楚。

  她挫败地抬头,看着他,想说点儿什么打破沉默,又不知该说什么。

  “秦小唐,你不会喜欢我的,是吧?”这么说太自恋。

  “秦唐,你这个坏蛋,怎么能对我动心呢!”这么说做作。

  如果他打死都不承认呢?俞绵绵刚要说话,秦唐轻咳了一声,问道:“冷静什么?”

  俞绵绵一头雾水。与此同时,秦唐的手收了回来,一起收回来的,还有一瓶威士忌。

  俞绵绵脑袋发蒙,秦唐转身为自己倒了一杯酒,道:“本少爷家的墙头都让你爬了,冷静不了!”

  所以说,他没有听到她刚才打电话跟李小疯说的话?

  身前的压迫感撤走,俞绵绵松懈下来,回归到没心没肺的本质:“我也不想的嘛!”

  秦唐扯了扯嘴角,道:“既成事实,解释无效。”

  俞绵绵一脸笑眯眯的,天塌下来都懒得计较,便道:“喝什么酒呀,喝酒伤身,更何况你身上还有伤……”

  话音戛然而止,俞绵绵猛地收住笑意。

  秦唐表情僵了一瞬:原来,被看到了呢。他转身,看着俞绵绵懊恼的样子,掐了掐她的脸蛋,道:“女流氓。”

  虽然用词夸张,但到底是实话,俞绵绵脸上不禁一热。秦唐松开手,一本正经地感慨:“可怜了我的后援会会长,要是知道我被你看光,怎么办哟!”

  这才是这家伙的本质呀!自恋嚣张,不过还好,至少证明是她想多了,秦唐不是担心她自责才不让她看伤口,而是端着架子,很有偶像负担–她呼出一口气,决定回去揍李小疯一顿,让她胡说八道!

  误会解除,俞绵绵窝在沙发上看动画片,一抬头,看到秦唐在厨房做午餐,正在料理一根胡萝卜:削皮,过水,连眉头都皱了起来,表情格外认真。

  她很少见到他这样严肃的神情,除了刚刚,她从围墙上掉下来……

  俞绵绵甩了甩脑袋,想甩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这一幕被秦唐看到,他端着餐盘走到她面前,自己则盘腿坐到了地毯上,问道:“你是摔了腿,还是脑袋?”

  俞绵绵朝他龇牙咧嘴,秦唐点评道:“看样子是脑袋。”

  他总是这样不遗余力地嘲讽她。

  俞绵绵张牙舞爪地想扑过来,秦唐把午餐往她跟前推了推,状似不经意地问:“还疼吗?”

  不疼你爬墙去跳着玩儿啊!想起自己摔下来那一刻,他的确为自己垫了背,俞绵绵张了张嘴,到底没把话说出口。

  面前摆着热腾腾的炒饭–秦唐唯一精通的料理,味道很家常,俞绵绵却很喜欢。她喜欢的食物都不算美味,但都是让人觉得很踏实的。她忽然想到自己和秦唐成为朋友的原因:安心。

  无论何时何地,他总能给她安心的感觉,就好像这个人一辈子都在这里,不会离开。

  吃到一半,俞绵绵眼睛一亮,狗腿般爬了过去,道:“我们是好朋友,对吧?应该互相帮助,对吧?”她眨巴着双眼,“演讲你会帮我的,对吧?”

  学长留下的难题她没法解决,秦唐是她最后一根稻草,是她作为学渣认识的唯一一个脑子灵光的异类。

  “秦小唐,我们是一国的吧?”就像小时候玩游戏,他们是一国的,虽然不管是什么游戏,她都在拖后腿,但是不可否认,他是她这边的。

  秦唐低头,视线和俞绵绵的对上。电视里片尾曲欢乐地响了起来,客厅里有些嘈杂,他的眼底却只有一片静谧,那是一种与秦唐这个人丝毫不相配的静谧。

  时间嘀嗒流逝,秦唐嘴角勾起一抹笑,道:“嗯,我们是一国的。”

  这就意味着,秦唐答应帮忙了,俞绵绵终于松了一口气。

  补习当天下午就开始了,到晚上九点,俞绵绵依旧很有冲劲儿。

  秦唐看不下去了,拉了拉她的胳膊,说:“该回学校了。”

  宿舍楼有门禁,秦唐不想让她太辛苦,开车送她回学校的路上,无意间瞥了她一眼,发现她的注意力还在词汇书上。

  这感觉,好像又回到了她高考的时候,为了考进C大,为了和那个人同校,拼到不要命,走出高考考场后甚至晕倒在了大街上。

  秦唐抬手,将照明灯关了。在俞绵绵的尖叫里,他不轻不淡地道:“闭嘴。”

  俞绵绵气鼓鼓地咬牙闭嘴,没想到安静过度,在副驾驶座上睡着了。

  吵醒她的是一连串的敲击声。她睁开眼,发现车已经停了,月光照在窗外一张诡异的脸上。

  俞绵绵震惊半晌,秦唐已经将车窗降了下来,打了个招呼:“嗨,小疯子同学。”后半句话是,“我们在车厢里,睡着了。”附带标准秦氏浅笑。

  李小疯看得有些发晕,诧异道:“你们……睡着?”

  俞绵绵忙蹿下车去,下一秒,李小疯咆哮道:“哇!小绵绵你这速度真不是吹的!快教我!我要尽快把谢临……”最后两个字没说出来,但俞绵绵还是懂了,她说的是“睡了”。

  是“睡着”,不是“睡”好吗!俞绵绵把人掳上楼,又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跟她解释事情的始末。

  听完,李小疯摊手道:“所以,你是说,你们是纯洁的男女关系?”

  “你能不能不用‘男女关系’这个词儿?”

  “重点在‘纯洁’!”

  俞绵绵吸了一口气,举手道:“我对灯发誓,我是纯洁的,他也是……”

  “你是说秦唐是处男?”

  俞绵绵一口水喷了出来,默默地爬上床,脚腕却被拉了一把,李小疯仰着脑袋,眼底闪动着八卦之光:“真是吗?”

  这我怎么知道啊?俞绵绵在心里喊道。

  恶补了半个月后,俞绵绵的自我介绍终于准备好了。临近比赛,她越发不安起来。她不想让秦唐察觉自己的身体状况:这时候,她的确已经有些焦躁了。

  很多时候,她背着单词就会抓紧钢笔,心里像是有几万只蚂蚁在爬。她想去商场,想提着大包小包,一个个扔进落灰的家中–如果不是这样的时刻,她大概忘了,自己也有家。

  自习室里很安静。一张书桌前,只有俞绵绵和带着笔记本电脑在办公的秦唐。

  俞绵绵按住发抖的手腕,冲进了茶水间。冷水淋在脸上,她才勉强清醒过来,接着摸出手机,打开微信对话框,周薄暮的名字下面写了两个字:加油–是那天送她回寝室之后发过来的。

  这是她跟他之间唯一的机会了,她绝对不可以放弃。

  俞绵绵靠在墙角滑坐在地上,将脑袋埋入膝盖,再抬起头来时,眼神终于清明了一些。

  茶水间门口有一片衣角闪过,再看过去时,走道里空无一人。她回到座位上,看着对面敲着电脑键盘的秦唐道:“你刚刚……”

  “没帮我倒咖啡吗?没良心。”秦唐抬头,似有若无地笑了一下。

  俞绵绵松一口气,说了句“等着”就起身去倒咖啡。

  她转身的那一瞬间,秦唐的目光移到电脑屏幕上,久久未动一下。

  距离比赛还有三天的时候,俞绵绵发病了。她一口气吃了四碗面条,吃完又吐,即便是这样,她还是很饿。所以,秦唐黑着脸出现的时候,她是心虚的。

  秦唐的车飞驰在夜色里,俞绵绵埋头,等着他突然急刹,然后狠狠地教训她。可是没有,他只是将车开到了游乐场。

  这算是他的治疗办法之一吗?俞绵绵不知道,不过,坐过跳楼机之后,她的确轻松了许多,甚至回学校的时候,还喝了点儿小酒。

  两人将啤酒瓶放在香樟树下,并肩往宿舍楼走。俞绵绵的酒量很烂,一杯酒就能让她飘飘然。

  秦唐慢半步跟在她身后,看俞绵绵呈“Z”字形跑来跑去。

  “傻。”他淡淡地道。

  俞绵绵气鼓鼓地瞪了回来:“你,白痴。”

  秦唐扯了扯嘴角,难得没有反驳。

  俞绵绵傻愣愣地等着下文,最终只等到三个秦唐走过来,她揉了揉眼睛,惊讶地发现,看到的一切都有了重影。

  再抬头,她望着秦唐傻笑。秦唐敛眉看着她,路灯的光洒进他的眼中,一览无余的,是里面星星点点的温柔。

  俞绵绵很想把他的眉头抚平,刚抬起手,指尖就被他握住。秦唐低头,声音已经竭力压低:“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的酒量很烂?”

  “那为什么让我喝……”

  凉风习习,秦唐抬起手指划过她的鬓角,将一缕碎发别到她的耳后。他凑近她的耳郭,低声道:“因为你喝醉之后,才会忘了我此刻的眼神。”

  俞绵绵没有听懂,秦唐笑了一声,打通了李小疯的电话。

  他不需要她懂。也许,永远也不需要。

  俞绵绵被李小疯接走了。走了几步,俞绵绵回头看了一眼:香樟树影摇曳,原本站着的一个人,忽然变成了两个。

  她傻笑道:“身后有两个帅哥,嘿嘿……”

  李小疯跺脚道:“得了啊,一瓶啤酒能喝成这样,大晚上的没有帅哥!”

  俞绵绵委屈地应了一声,眼前一黑,睡了过去。关键是,闭眼之前,她还在想:明明有两个人呀!那个身影,多像学长呀……

  俞绵绵想确认一下,眼皮却怎么也掀不开。

  不过,有人帮她确认了。十米之外,秦唐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笑意渐收,道:“好久不见。”

  周薄暮的气场凛冽,视线从俞绵绵背影上收回来,讥诮地勾起嘴角,道:“呵,青梅竹马。”

  “你感到威胁了吗?”

  周薄暮走出香樟树影,缓缓道:“所以,你自以为,你是我的威胁吗?”

  两人目光相对,气势旗鼓相当,一时间,气氛剑拔弩张。

  秦唐上前一步,道:“难道不是?”

  “秦唐,”周薄暮眼神一冷,露出冷笑,“你站在原地就好。”

  永远地站在原地,这一生一世,永远不要上前一步。

  他是周薄暮,和一贯的讲话方式一样,字里行间,决不留余地。话已至此,周薄暮走到车边,身后传来秦唐的声音:“你喜欢她?”

  周薄暮眼神一凛,没有回答。

  第二天,俞绵绵在头疼中醒来,一看时间已经不早了,抱起单词书就开始背。忽然,她想起了什么,点开周薄暮的微信,问:“学长,比赛那天你会在现场吗?”

  一直到中午,周薄暮也没有回复。但是,他的朋友圈却破天荒地更新了一张画展上的合影。

  那是一场知名的画展,主角是新晋艺术家顾心–那个与她在料理店有一面之缘的顾心。照片里她和周薄暮并肩而立,颜值很登对,才华也很登对。

  几个共同认识的学长都点了赞,评论区里都在打听顾心,周薄暮没有解释,甚至还是没有回复她。

  学长很忙–俞绵绵努力说服自己,然后抱着单词书出门了。她没有去自习室,而是按照比赛报名表上的地址,找到了艺术楼报告厅。

  俞绵绵站在舞台中央,一遍遍地背着自我介绍,脑子却逐渐放空了。曾经,她只需要周薄暮的一个目光,现在她想要的越来越多,她知道自己在沦陷,这样下去,她会更喜欢他吧?那,如果他始终不肯接受,她还能这样继续喜欢他吗?

  俞绵绵失神地走在校园里,布告栏前围满了人,抬头看去,上次被她偷走的海报已经被重新挂了上去。

  俞绵绵身上有些发凉,好久才发现下雨了。她擦了擦额头上的雨水,转身朝宿舍楼走去。

  这一次,她没有撕下海报。因为她似乎明白了,偷偷摸摸占有的东西,都不属于自己。

  雨势越来越大,迎面走来一对情侣,男生双手交叠,挡在女生的头上,他们的脚步很慢,俞绵绵认真地看着,下一秒,她的手臂被人从身后拉住。

  俞绵绵猛地转身,那人也走近了一步,两人就这样撞了个正着。她抬起头,眼里亮着的光忽然熄灭了。

  “秦唐?”俞绵绵愣了一下,耸肩笑了笑,“你怎么在这里?”

  秦唐再自然不过地擦干了她额头上的雨水,道:“这么傻了还淋雨,再烧坏脑袋怎么办?”

  俞绵绵哼了声,道:“反正都已经这样了。”

  反正没有一个很聪明的脑袋,再傻也没什么差。这话说出来,她脑海里冒出一个人影:顾心。奇怪,这种时候她怎么会想到顾心?她将一切归结于顾心端庄大方,秀色可餐,于是自然而然地联想到:这样的秀色,也许……会落进学长的餐盘里?

  俞绵绵叹了口气,然后,脑门就被弹了一下。

  “疼!”她皱眉嚷嚷,一腔感慨荡然无存。

  秦唐将伞塞进她手里,道:“好好打伞,我刚刚碰巧经过你们学校,现在……”他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要走了。”

  俞绵绵点了点头,脸蛋儿又被他掐了一把。

  “秦小唐!”

  秦唐挑眉,悠闲地望着她,原本不羁的神情,在和她对视的那一刻变得认真起来。

  他顿了片刻,将录好的MP3递了过去,道:“这是我总结的一些名词发音,主持的时候应该会用得着。”

  主持的时候?所以,秦唐单方面地决定了她能顺利杀出重围?

  俞绵绵欢快地要接下,秦唐目光躲闪了一下,又道:“记得,大赛后再听。”

  “知道啦!”她笑眯眯地答道。

  秦唐没有回应,神情似是有些犹豫,薄唇微张,最终也只是说了句“走了”。

  六月风急雨凉,他的黑发被雨水打湿,紧贴着脸颊,面色沉沉,目光落在远处。他终究还是没告诉她:她酩酊大醉的那个夜晚,周薄暮也在。

  也许是因为,他也会害怕失去,即使,从来都不曾拥有。

  俞绵绵掉头继续朝宿舍楼走。李小疯突然钻到她身边,道:“你刚刚跟秦唐在聊什么呢?他只有一把伞,就给你了哦!”

  俞绵绵吹了吹湿漉漉的刘海儿,道:“可是他有车,两百万的那种。”

  李小疯“呃”了一声。俞绵绵接着说:“有一天逛超市,我买了盒酸奶,秦小唐看到商场里有车展,非要买辆车回家,刷了卡就走,车展小姐兴奋得直哆嗦,你能理解我的感受吗?”

  “我……”

  “你能理解的,对吧?”李小疯在她平淡如水的声音里,深深地沉默了。

  俞绵绵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所以,劫富济贫一下,我心里会平衡一些。”

  “那……”

  俞绵绵唯恐李小疯把话题扯回来,哪知道李小疯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道:“所以,他不光是心理学专家,还是富二代吗?言情小说里的那种,有豪宅吗?”

  “听说他爸最近买了架私人飞机……”

  “早说啊,睡他!”

  李小疯这架势就好像跟家里养的大黄狗说“旺财,咬他啊”一样。

  俞绵绵叹了口气,道:“你傻啊!”

  洗完澡,俞绵绵昏昏沉沉地爬上床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俞绵绵摸到手机,明知道周薄暮不会回复,还是点开了微信,他的朋友圈没有更新,关于上次的合照也始终没做回应。

  俞绵绵加了件衣服,起身去了艺术楼报告厅。站在舞台中央,她一遍遍地模拟比赛现场。背太久,嗓子哑了的时候,她就仰头灌几口水。挨到晚上,她到底还是摸出手机,拨通了周薄暮的电话。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她深吸一口气,道:“学长,我……”

  “俞绵绵?”电话那边响起一句疑问。

  俞绵绵猛地站起来,膝盖撞到舞台上的钢琴,发出沉重的闷响。很疼,疼到泪花涌了出来,她却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儿声音。

  不为别的,只因为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

  “俞绵绵吗?Evan在休息,明天再打来吧。”

  俞绵绵咬唇不语,顾心接着说:“就这样吧,我们忙了一天了。”

  电话被挂断,尾音在耳边漾开。

  晚上九点,这样的夜晚,男人和女人会忙些什么?她的手臂垂在钢琴上,琴键“叮叮咚咚”地一通乱响。头疼,眼花,心里的难过在蔓延。

  他们好不容易接近一点儿,只差一步,她就可以走进他的世界。

  可是,理想与期待好像都破灭了。

  他给了她希望,又让她知道,这不过是一场幻想?

  俞绵绵不敢再想,她告诉自己,要让自己充实起来,要很忙很忙。她要背英文单词,要复习!俞绵绵找出MP3,颤抖着按下播放键,秦唐录的音频响起来。

  她俯在钢琴上,幻想着自己能逃避这一切。可是,逃避没成功,反而跌入了梦境里。

  分不清是在哪一个梦里,周薄暮推开了报告厅大门,朝她走过来。逆着光,俞绵绵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觉得此刻的周薄暮俊美得如同不染尘埃的神。

  她无力地笑了笑,道:“周薄暮,你真过分。”

  他怎么会在这里呢?他怎么会用这样灼灼的眼神看着她?她知道这是梦,是一个声音太大,都怕把自己吵醒的梦。也只有在梦里,她才敢这样肆无忌惮地和他对视。

  俞绵绵依然在笑:“可是,我知道,对不喜欢的人,还是过分一些好。”

  周薄暮跨上舞台,眉宇间少了抹淡漠,却透着一丝……不安。

  俞绵绵希望时间就此停住,她愿意活在这个梦里,就这样站着,哪怕不说话,也很好。

  琴台上一支钢笔滚落,“啪”的一声掉在周薄暮的脚边。

  周薄暮弯腰捡了起来,在距离她不到半寸的地方顿住。他伸出手,擦干了她腮边挂着的一颗泪珠。

  这是一个有温度的梦!俞绵绵屏住呼吸,怔怔地看着他。

  周薄暮单膝跪在地上,将掉落的钢笔扣入她的手心,再抬头时,眼睛眯了眯……俞绵绵还没回过神,唇上便蓦然一软。

  他吻了她!

  周薄暮的唇舌很柔软,毫不避讳地攻城略地。俞绵绵鼻间全是他身上凛冽的气息,心尖直发颤,闭上眼睛,一滴眼泪滚落到嘴角。

  是苦的。他也尝到了。

  周薄暮眉头微皱,一只手托住她的后脑勺,逼迫这个吻更加深入。俞绵绵手指一松,钢笔再次落在地上。

  这个吻绵长,却又寒香馥郁。两人鼻尖相抵,呼吸纠缠片刻后,他将唇移到她的耳郭,轻声问道:“哭什么,嗯?”

  周薄暮的声音沙哑低沉,俞绵绵身子一颤,被他按住:“不许喝酒,不许乱想,不许单独见他。”他再次咬上她的唇,声音里透着丝丝威胁,“还有,不许哭了。”

  俞绵绵感觉自己飘了起来,宽阔的舞台,头顶倾泻的光,精致的三角钢琴……都逐渐远去了。她甚至还能听到MP3里秦唐的声音,他录的不是英文词汇?

  俞绵绵竭力想听清楚,眼前却一阵模糊,唯一的感觉是被周薄暮抱了起来。他的脚步很稳,指尖落在MP3上,接着毫不犹疑地按下关机键。

  秦唐的声音戛然而止,周遭恢复静谧,周薄暮面上一如既往的冷峻。

  他说了什么?俞绵绵来不及听清便跌入了另一个梦里。

  再睁开眼时,俞绵绵愣了片刻:手腕上戳着的是针头?这场景是校医务室?面前翻白眼的人是……李小疯?

  李小疯拍了他脑袋一下,骂道:“这么大个人了,发烧了都不知道?你晕倒在报告厅啊!要不是有人发现,我就得在新闻头条上见你了。”

  俞绵绵想起甜滋滋的梦,羞涩地感慨道:“是真的有点烫呢。”

  李小疯嫌弃地开口:“咱不比赛了成吗?这样下去你连命都没有了!”

  俞绵绵大概了解了一下,她发烧晕倒在报告厅礼,刚好有人经过,把她搬到了医务室。后来人家赶时间,在李小疯赶来之前已经撤了。

  俞绵绵回味着刚刚的梦境,扯起被子的一角,唇瓣抿了抿,又舔了舔……

  她嘿嘿笑着,在枕头上蹭了蹭,道:“好害羞呀。”

  李小疯面色一变,跑出医务室,大喊:“医生,我姐们儿傻了,你快来看看啊……”

  医生真的来了,将两人训了一顿。俞绵绵这才彻底回归现实:梦境前那通电话是真的,他和顾心在一起是真的,她的伤心难过也是真的。可是,她要放弃他了吗?

  俞绵绵告诉自己:是的,她应该如此。

  可是,她能做到吗?

  她不能。

  长达七年的喜欢像是强大的惯性一样,她已经不可自拔。

  一直到深夜,针头被撤掉的时候,俞绵绵在手背上看到了N个针孔……为什么这里的护士不能像秦唐那样扎得一手好针呢?她感慨着,一只手摸进了口袋里:“奇怪!”

  她想了一会儿,问李小疯:“你有看见我的MP3吗?”

  秦唐录的音频她只听了一半,就把MP3丢了,要是被秦唐知道了,那家伙会追杀她吧。

  俞绵绵打开背包,一支钢笔掉了出来。

  李小疯捡了起来,啧啧两声,道:“这笔头是被你啃过了吗?”

  老款钢笔断得很惨烈。俞绵绵想不起什么时候摔过,倒是清楚地记得,梦里周薄暮捡起笔,然后吻了她。俞绵绵的脸蛋儿又热了起来,李小疯摸了一把,吓得哇哇大叫,跑出去找医生,咋咋呼呼的劲儿,比她这个真神经病还像神经病。

  转天,俞绵绵又烧到了三十八度五。她看着手腕上的针孔,坚决不去医务室。

  李小疯忍无可忍道:“不去医务室你难道想上天堂吗?”

  “校医务室才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你看我的手……”俞绵绵把手递过去,扎针的地方乌青一片,看得李小疯倒吸一口凉气。

  就在这时候,宿舍门被敲响了。李小疯气势汹汹地去开门,俞绵绵瞟她一眼,道:“你们家谢临来了吗?快去约会!”

  李小疯刚打开门,玫瑰花伸了进来。俞绵绵单身多年,第一次见到有人给活人送花,心头萦绕着诡异的兴奋感,特别是看到谢临欲言又止的样子。她刚想调侃几句,忽然“砰”的一声,寝室门被李小疯摔上了。

  李小疯转过身,朝她吼道:“去休息!”

  俞绵绵指着夹在门缝里,死得很惨的一束玫瑰花,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李小疯和谢临怎么了?俞绵绵不清楚始末,但是她知道,李小疯喜欢一个人就会大步冲上去,永远都不会藏着掖着。她不矫情,喜欢就扑倒,不喜欢就撤退。

  所以,李小疯发这样大的火,必然是有原因的。俞绵绵没多问,她知道合拍的友情是随时给她支持,而不是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寝室门又被敲响了,李小疯走了出去,话音隐约传了过来,李小疯说:“你能不能别吵,我姐们儿生着病要复习。”

  俞绵绵捏着厚厚资料的手一顿,这才发觉,她的努力不是没人看到的,在她觉得很吃力的时候,她并不是一个人啊。

  俞绵绵走到窗户边,楼下两人正在对峙,她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却清楚地看见,李小疯的手掌扇在了谢临的脸上。

  事情比想象的更加严重,俞绵绵心慌起来,好不容易等到李小疯回来,却只看到她垂着脑袋,眼眶发红,道:“绵绵,我喜欢他好多年,现在却不要他了。”

  在李小疯的世界里,喜欢很纯粹,可是,她也发现并非所有的人都像她这样,起码,谢临不是。在爱情里,他可以接受其他女孩的暧昧,然后,堂而皇之地当她的男朋友。

  世界上的爱情也许真有千百个样子,但是李小疯知道,她的爱情,不是这样。

  不应该权衡谁才是最爱,谁是次爱和替补,更不应该–将就。

  俞绵绵不怎么会安慰人,拉了拉她的手臂,企图传递一些温暖过去。

  李小疯却抬起头来,递过来一个纸盒–是退烧药。

  这样的状况,她还记得自己发着烧不敢打针。

  俞绵绵喉咙一哽,想说些什么,李小疯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有一种女孩是这样,人前豁达,仿佛浑身都透露着英雄气概,但实际上,比谁都敏感,比谁都难以放弃。

  刚好,她们都属于这类人。

  这个夜晚,注定有些怅然。

  隔天,到了演讲主持人选拔大赛。

  俞绵绵一路上都在埋头看书,临到报告厅门口,被人堵住了去路。她抬头,秦唐扬唇微笑,米色上衣,烟灰色长裤,怎么看都是一副翩翩佳公子模样。

  “你……”是一堵墙吗?俞绵绵撇撇嘴,没说出口。

  “哪有这么好看的墙!”秦唐再自然不过地说。

  这家伙又知道她在想什么?

  秦唐耸肩一笑,大手像是拍守门的小狗一样,拍了拍她的脑袋。

  在俞绵绵磨牙之际,秦唐的手指下移,抚过她的耳畔,在俞绵绵愣住的一瞬间,将微型耳机塞到了她的耳朵里。

  “你作弊……”一句话没说完,秦唐大手一扬,将俞绵绵整个人拥进了怀里。

  夏风和煦,日光落在他们身上,面容俊朗的男子和神色诧异的女子,仿佛进入了一幅油画里。这幅画的背景有喧闹,有纷扰,有来来往往的师生,也有窗外摇曳的香樟树影。

  秦唐拥着怀中的人,视线越过人群,与周薄暮凛冽的目光对上,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

  【下期预告】

  主持人选拔赛上,顾心将难题抛来。俞绵绵回答完后,满场响起暧昧的口哨。一场比赛,活生生成了表白盛宴。

  秦唐皱着眉将俞绵绵拉入怀里,镁光灯光照下来,将两人亲密样子映在电子屏幕上。

  一场酒会,俞绵绵正与“小鲜肉”热舞,某人突然出现,将醉醺醺的她拦腰抱走……

  《小情劫》甜蜜高潮即将展开,敬请期待。

  文/纪十年 图/沈晓朝

赞 (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