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上人不在线

  【内容简介】郭惜乐为了帮好友追男神,无所不用其极,先是针对他处处使坏,后来又用好友的名义,对孟恪千百般地好。牵线搭桥无数次后,郭惜乐却发现事情发展的方向不太好,缘分竟然把她和孟恪紧紧地绑在了一起了!

  1

  周一早上,郭惜乐失手打翻了孟恪的鱼缸,水流得满桌子都是,冲掉了孟恪的隐形眼镜,浸湿了刚写好的教案,还渴死了隔壁办公室新来的女老师送的虎头金鱼。

  郭惜乐有点儿得意,不怕事大地又在他的杯子里加了点儿料。

  等孟恪上完课回来,盯着办公桌震惊了好半天。可到最后他都没发火,只干巴巴地笑了笑。

  好脾气的他终于在端起水杯的那一刻,再也忍不住了。他把郭惜乐拉过来一起看,道:“你知道我写学期总结加班到夜里三点的事儿吧?再喝咖啡估计心脏会爆掉的,嗯,还是加了两根黄头发的,更不能喝了。拜托你给我换杯白开水行吗?”

  “我并不是针对你哦,孟老师。现在教学楼停水,每人一天一杯是标准供应量,倒了就没得喝了。”说完,郭惜乐就捧起自己那冒着热气的水杯,当着孟恪的面儿炫耀地喝了两口。

  郭惜乐脸皮够厚,被强烈的目光盯住依然毫不在意,道:“孟老师你那么高风亮节,肯定不会抢我的水吧?”

  孟恪咽了一口口水,心里默默决定今天再也不跟她讲话了!

  看着那个俊秀的背影出了门,郭惜乐不免露出失望的神色,道:“都这么针对他了,他怎么还没生气啊?”

  如果这事儿发生在其他人身上,对方肯定会暴跳如雷,骂郭惜乐不知天高地厚,一个小小的助教也敢自以为是地为难老师,她也就敢肆无忌惮地欺负孟恪……既然是欺负,对方不生气的欺负就不算是一次成功的欺负。郭惜乐暗自下决心,一定要再接再厉!

  本周是百年一遇的校内水管安全排查周,全校停水,瓶装水的价格疯涨。于是给如饥似渴的孟恪老师送水,就成了全系女生向他表达爱戴之意的最好方式。从下午开始,孟恪的办公桌上都就堆满了水、果汁、奶茶……琳琅满目的,都能开饮品店了。

  郭惜乐的座位紧挨着门口,她不但要给这些迷妹们指路,叮嘱她们千万别错放到其他老教授的桌上,还得默默承受这群小迷妹的敌意。

  这不,刚送来一箱进口山泉水的女孩就狠狠地伤害了她:“你就是那个智商总不在线的助教老师?”

  “同学,我们今天是第一次见面,你对我的了解是不是有点儿多?”

  “别装了,就是你!排错这学期的课表,害孟老师周末一早还得上课,经常弄丢他的教案,偷吃他的零食,养死了他心爱的斑竹……”

  什么!这么多“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糗事,都是孟恪说出去的?当着他学生的面儿说这些,他不要面子了啊?!

  郭惜乐恶向胆边生,趁着孟恪不在场,决定抹黑他进行复仇。她跷起二郎腿,信誓旦旦地胡诌:“孟老师这么喜欢把我挂在嘴边,很可能是暗恋我啊!唉,大家都是成年人,他还搞这种‘喜欢你不敢说,偷偷把你记在心里’的把戏,多幼稚啊!”

  “闭嘴!你竟敢这么侮辱孟老师!”女同学怒道。要不是水资源珍贵,郭惜乐肯定被泼了。

  下班之后,郭惜乐把两个闺蜜叫到食堂来集合,向她们狠狠地诉了一番苦:“那个女孩被我气走的时候扬言说,要让她爹地动用关系把我开除。”

  闺蜜们笑得前仰后合,话都说不出来。

  “我今天除了往他杯子里放头发,其他真不是故意的。”郭惜乐十分委屈,后悔道,“要不是和你们说好,欺负孟恪最狠的那个人能赢得一顿钵钵鸡,我才不这么干呢!”

  两个闺蜜仿佛没听见一般继续捶桌狂笑,看得郭惜乐真恼了:“你们两个别忘了咱们是一条贼船上的人!尹佳,你仗着自己掌管计算机室,总去黑孟恪的电脑,报复到他了吗?晓晓,你上个月在孟恪的工资表上少填了一百块钱,发工资时他生气了么?都没有吧?”

  “估计是钱太少,下次我扣他五百二十块,他肯定做梦都忘不了,来找我要钱……”

  能看出晓晓很不甘心,估计是又想起告白被孟恪拒绝的事儿了,据说当时的孟恪态度之恶劣,用词之狠辣简直令人发指。这件事儿已经深深地伤害了晓晓娇嫩的少女心。

  晓晓的嚣张气焰败退得很快,郭惜乐正觉得奇怪,顺着她目光回头,就看到了背对着她们这桌而坐的孟恪。他餐盘里的饭菜一点儿没动,早已经凉透了。

  郭惜乐后悔刚刚不该嚷那么大声,现在她们背后使坏的事儿想瞒也瞒不住了……

  但她转念又想想,最坏的情况已经发生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她起身用脚蹬着孟恪的凳子,痞痞地笑道:“就欺负你了,你能拿我怎么办啊?”

  2

  孟恪的脾气简直好得出奇。

  第二天上班,孟恪见到计算机室管理员尹佳时,竟然能微笑地跟她打招呼,而且还请她帮忙“修好了”系统总是崩溃的电脑。导致他上个月少发了一百块工资的会计晓晓,他也轻易就原谅了。

  唯独郭惜乐有点儿惨。

  孟恪对她的态度简直是从温泉跌入了冰川底。他不再帮她翻译通篇法文的校董邮件,不再帮她收集鹦鹉表情包逗她笑。现在不但表情包没有了,连私下的聊天也没了。

  郭惜乐在孤独中反思起自己的不是,这么一想才知道这段时间自己实在太过分了。晓晓喜欢孟恪,孟恪拒绝了她,这是他们两个的事儿,再说从晓晓平时的语言风格来看,她的话里肯定存在着夸大的成分,当初就不该轻信她!

  心里的愧疚就像一团火,比七月的太阳还要烫,烧得郭惜乐寝食难安。可她想道歉也没机会啊!孟恪一直不搭理她。

  这天午后,办公室里的空调突然坏掉了,闷得人透不过气来。郭惜乐看准了只有他们两个人在的空挡,把面子一扔,谄媚地给孟恪扇起了扇子,并道:“孟老师,期末试卷我帮你批吧!我打分又快又准,其他老师都喜欢找我去帮忙。”

  “你还是先把手头上的工作做完再管别人吧。”

  孟恪的冷淡并没有让郭惜乐感到受挫,她拍了拍笑得僵硬的脸,再接再厉道:“没事儿,债多了不愁,放在一起完成更能体现我的工作效率啊!”

  “你不是替朋友出头想方设法欺负我吗,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是不是又想出什么花招儿来坑我?”

  他一句话彻底把忍耐多时的郭惜乐惹急了:“孟恪!你以为我心理变态,以坑害别人为乐啊!告诉你,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和我闺蜜晓晓,你在那么多人面前不但拒绝了她,还狠狠地伤害了她。我、董晓晓、尹佳,我们是觉得气不过才会想尽办法对付你的!”

  孟恪皱了一下眉,开始艰难地回忆道:“啊……可我怎么记得,我只对她说了一句‘董小姐,我们不合适’,这不伤人吧?难道是我的脸太帅,她盯着看的时间太长产生了幻觉?”

  “你不骄傲会死啊!我家晓晓多好的姑娘,人美歌甜家世好,哪点配不上你?”

  在郭惜乐愤怒的注视下,孟恪把眼睛眯成一道狡黠的弧度,并毫不畏惧地迎视她:“哦?我从前还不知道她有这么多优点呢!从今天开始我决定重新了解她。可是天气太热了,热得我都没心情去了解她。”

  “想喝什么吗?我这就给晓晓打电话,让她送来。”

  郭惜乐自以为抓住了事情的转机,立刻给晓晓打了电话。结果晓晓一点儿也不争气,拒绝了顶着烈日去给孟恪买饮料,并挂断了电话。郭惜乐又在各种聊天软件上狂轰乱炸,晓晓无奈,豪气十足地扔给她一个红包和一句“那就麻烦你帮我跑下腿吧,谢谢啦”。

  在郭惜乐的运作之下,挂着晓晓名义的冰咖啡终于送到了孟恪的桌上。她悄悄擦了擦额头上汗,又为晓晓的不到场开脱道:“晓晓的车坏了停在学校门口,这不是怕你等得太着急吗,让我先给你送来。”

  孟恪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端起冰咖啡抿了一口,才道:“哦?看不出她原来是这么好的姑娘,那你代我谢谢她吧。”

  郭惜乐心里直哀号,她累得半死不活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3

  新学期伊始,整个文学系就在疯传孟恪要被调到南州分校区了。这个消息最后还是通过晓晓得到确认。她爸是学校的大股东,她妈是分校区的人资部主任。她都慌了,那事儿八成是真的。

  每周一次的闺蜜聚会上,晓晓也没心思说八卦了,嘴里不停地发出各种假设:“南州校区又偏又远,听说那里的蚊子特别大,吸他的血怎么办?受伤了没法儿及时看医生怎么办?万一南州校区有女老师怎么办?”

  郭惜乐受不了了,插嘴道:“现在学校里不是也有女老师吗?”

  “那不一样,咱们学校的女老师只是有一个‘女老师’的名头,看上去还以为是男老师。至于南州的情况,不好说啊……”

  这场讨论对于孟恪要离开一事毫无帮助,最后不欢而散。

  郭惜乐以为晓晓会掉进焦灼的情绪中难以自拔,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她就给郭惜乐打了个电话,语气雀跃的像只出笼的鸟儿:“我有一个坏消息和一个更坏的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呃,坏消息吧。”

  “我动用人脉介入了孟恪的工作调动,不但失败了,还被孟恪知道了。他昨天来质问我,我一着急就说……这事儿其实是你策划的。”

  郭惜乐心惊胆战地问:“那更坏的呢?”

  “更坏的是,他说虽然没成功,但给学校人事工作造成了极坏的影响,他澄清的报告都写了三万字……所以为了弥补他写报告浪费的时间,我们需要帮他把家搬到南州校区……”

  “那你就去啊!让他看到你的勤劳品质,搞不好还会在搬来搬去中擦出火花。”说着,郭惜乐忽然想到了重点,“等等,他调不调走和我有什么关系?你这个说法很没道理,他怎为什么会相信?”

  “因为我说你也喜欢他……”

  “董晓晓!”

  第二天风和日丽,郭惜乐被晓晓硬生生地拽到了孟恪家门前,她正想逃走,孟恪忽然把门打开了。因为是在家,他今天的打扮很随意,拖鞋、家居裤,一件白色t恤松松垮垮的,露出匀称的锁骨,整个人美好得简直要发光了。

  不过他说出来的话并不像他的人一样美好,十分虚伪:“呵呵,当时不过一句玩笑话,没想到你们真的来帮我搬家了。那就快进来吧,等你们帮我把书都打包好,装上车,运到新家,重新摆放好就可以休息了。”

  晓晓各种场面见得多了,瞬间就想出了应对的话:“起这么早来帮你搬家,现在你能看出来,我对你有多在乎了吧!”

  孟恪道高一尺,不动声色地躲开了晓晓靠过来的娇软身体,让出门,做了个“请”的姿势。

  4

  从上大学认识孟恪开始,郭惜乐就知道这家伙是个“纯种学霸”,别人煞费苦心得到的满分,到他这里简直轻而易举。

  可今天郭惜乐才切身体会到,一个人竟然可以优秀到令人发指的程度。孟恪的家里有一个巨大的书柜,上面满满当当地摆着各式各样的奖杯,好多奖项都如雷贯耳。

  明明是同专业的,为什么只有她在助教的职位上毫无建树,一干就是五年,孟恪却能一路节节高升?凭什么?老天在制造孟恪的时候,优质材料放多了吧!

  郭惜乐气呼呼地抬头,突然发现了一点儿蹊跷。奖杯不该是肃穆庄重的吗,为什么里面混进来一个奇怪的东西?这模样一看就是假的啊!莫非……他这些荣誉都是伪造的?

  她踮起脚想要去拿那个酷似松鼠的铜雕,试了几次都差一点儿,就在她铆足了劲儿奋力一搏的一刹那,脚一歪,整个人就向后倒去。

  完了完了,这下后脑勺先着地,不死也得成傻子。

  郭惜乐仿佛能看到自己一片漆黑的未来,虽不甘心,但也无可奈何。没想到她最后撞上的东西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硬,后脑勺也不是很疼。

  被她撞到的“东西”却发出一声闷哼。

  紧实有力的一双胳膊把她捞了起来,孟恪维持着刚刚的姿势坐在地上,一边揉着胸口,一边艰难地上下打量她,似乎是在看她有没有受伤。

  孟恪救了她,给她当了人肉垫。

  可她这一砸着实把孟恪伤得不轻,他胸口闷痛,咳了起来。

  经过刚刚的事儿,郭惜乐对他彻底没了怨念。她蹲下来扶起他,脑后忽地刮过一阵凉风,紧接着,一个硬物砸在了她的头上。

  疼痛迅速蔓延,郭惜乐晕了过去……

  其实,晓晓哭哭啼啼地说要去买绷带的时候,郭惜乐就醒了。但她一直装晕,就是想听听孟恪会不会说她坏话。果然他没让她失望,凉凉的手指拂开她额前的头发,自言自语道:“本来就笨,被砸了一下,往后就更不机灵了。”

  郭惜乐一听就忍不住了,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喊道:“谁不机灵了!到底是什么东西砸的我?”

  耸立着的松鼠奖杯依旧保持着龇牙微笑的模样,仿佛是在嘲笑她。

  郭惜乐挣扎着朝讨厌的假奖杯爬去,打算毁掉它。孟恪及时把她捉了回去,按到床上,警告道:“你安分点儿,顶着一头血在屋里爬来爬去,对面的人会以为我家养了女鬼。”

  他把郭惜乐的头按在肩膀上,然后环起手臂把她包围在其中,给她处理伤口。

  郭惜乐疼得倒吸了两口冷气,道:“你是不是故意挑我的伤口使劲儿擦呢!”

  孟恪也不甘示弱地回她:“不怨我,是你好几天没洗头了,我被熏得手抖。”

  他不说还好,一说更过分了,伤口上顿时传来一阵针刺般的痛。孟恪对她的反抗置之不理,睫毛时而颤动一下,唇轻轻抿起来,神情专注得和折磨人的样子完全不挨边儿。

  郭惜乐实在忍不住了,痛得想杀人,而她的视线正好落在孟恪光滑的脖颈上,于是,她一发狠,一张口,就咬了上去。

  5

  “郭惜乐,我好心帮你把白头发拔掉,你竟然咬我!”孟恪捂着脖子,连忙退到了床边,一根明亮的银丝赫然捏在他手中。

  郭惜乐很惶恐,自己才二十六岁就老了吗?老天为什么不能对她宽容点儿啊!过来一会儿她才后知后觉地想到最近她的生物钟紊乱,有一两根头发变色其实是身体虚弱的警示。

  不过突然被拔掉头发,真的很痛啊!郭惜乐不想道歉,便问:“我咬你,你脸红什么?”

  不料随口说的一句话,让孟恪连耳朵都红了,他本来皮肤就偏白,明亮的阳光下这副模样更引人遐想。郭惜乐的心没有来地猛跳了几下,刚刚嘴唇和他的皮肤接触的感觉也在脑海里慢慢回放起来。

  门铃骤响,郭惜乐立刻找回了理智。晓晓在门外大叫的声音提醒她,她根本没资格对孟恪想入非非。

  孟恪匆匆去给晓晓开门,出去前又恢复了傲娇的本色:“我没脸红,只是你没洗头,我憋得呼吸不畅。”

  搬家一事自然是无疾而终了,孟恪最后放下了所谓的讲究,不再自己打包,全部交给搬家公司来处理。

  很快就到了孟恪调离学校的那天,欢送他的老师和同学多得都能用“人山人海”来形容了。很多外系的同学慕名而来,都想和他这个全校最帅最年轻的副教授合影道别。

  郭惜乐没去,人太多,以她的身高很难在人群中脱颖而出,去了也白去。再说只是不在一起工作,又不是异地恋,没必要搞得像生离死别一样。

  不过当她在自己的办公桌下找到了一箱东西之后,平静的心终于起了波澜。

  里面的东西是孟恪留给她的,一套法语教材,认真地学一学可以用来应付难缠的校董邮件;一大包零食,都是郭惜乐爱吃的;还有就是那个曾经砸晕了她的松鼠奖杯。

  直到这一刻,郭惜乐才看清奖杯底座上的刻字“市松鼠保护形象大使–孟恪”。

  这一串名词组合起来,让郭惜乐觉得格外眼熟,遥远记忆里的一件小事儿慢慢浮现在眼前。

  6

  在大四毕业快离校的那段时间,市里破天荒地拉来了赞助,搞了一次以“保护松鼠”为主题的公益活动。郭惜乐没有青云之志,勉强得到了留校助教的资格,闲着无聊的她就去报名参加了这项更无聊的活动,因为据说进入决赛就能得到一次免费旅游的机会。

  前几轮淘汰赛难度不大,最终进入到决赛的一共十人,其中就有郭惜乐和孟恪。那时候郭惜乐对孟恪的印象只是自己同校同年纪的高才生,已经保送法国读研了,大概下个月出国。至于他为什么会来参赛,郭惜乐想不通。

  比这个更让她想不通的是,她竟然被和孟恪分在了一组进行比赛。总决赛的规则是两两一组,前往郊区的回燕山拍摄一段以松鼠为主题的微电影,得分高者获胜。

  重点是,去郊区就算是旅游了?敢不敢走得再远点儿?

  其他组合在出游的大巴车上已经聊得热火朝天,只有他们两个,全程零交流。

  到达目的地时,孟恪背起装备就一头扎进了树林中,他给郭惜乐的计划书上写着:各自取材,傍晚再到这棵老松树下集合。

  郭惜乐把计划书一扔,找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啊,不就是怕自己拖累他吗?

  第一天,郭惜乐一无所获,松鼠的警惕性太高了,她根本捕捉不到。至于孟恪收获了什么,她不知道。

  夜晚需要在野外露营,主办方就在林边办起了篝火晚会。火光照亮了半片夜空,扑向火焰的小虫子燃烧起来噼啪作响,孟恪坐在郭惜乐身边,在这片欢笑声里一如既往地沉默着。

  那个时候的孟恪还没有显露出他英俊的轮廓,鲜少打理的头发、厚重的黑框眼镜,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点儿呆,但这只是第一印象,稍微接触一下就能感觉到,他是个很头脑的人。

  还要在一起合作一天,郭惜乐觉得有必要和他拉近关系,于是凑过去奉承道:“学霸,你这么优秀还这么低调,怎么做到的啊?”

  孟恪一推眼镜,平静地回答:“我只是不受欢迎。文学系的女生都喜欢浪漫,我没有这项技能,所以存在感很弱。”

  郭惜乐笑嘻嘻,豪迈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相见恨晚地说:“如果你考试的时候给我传答案,那我肯定天天跟在你身后做迷妹,甩都甩不掉。”

  “很遗憾,我并不想因为这个认识你。”

  “就算你不给我传答案也没关系,”被拒绝了郭惜乐也不生气,扬着眉毛笑道,“再牛的人也得有朋友不是?”

  这脸皮的厚度还真不像从文学系里出来的,孟恪其实是有些鄙视她的,但这是第一次有人和他不顾一切地闲谈,拉拢他,就算动机不纯,可她眼睛狡黠地眯起来,黑眸闪烁的样子,真的挺可爱的。

  死乞白赖不是没有效果的,第二天比赛开始前,孟恪难得主动和她说话,还把一个火柴盒大小的小黑匣给了她,并叮嘱道:“有危险或是有新发现了就按上面的按钮,我会立刻赶到。”

  郭惜乐为他难得的人情味儿感动了好一会儿,一转身,却又看到孟恪孤身一人闯进了树林中。

  7

  孟恪寻着警报器的声响找来的时候,就见郭惜乐抱着一只浑身是血的鸟六神无主。他有些生气,怎么能因为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儿就把他叫来?她不知道赛事的紧迫吗?

  郭惜乐苦着一张脸,看到他就像看到了救星,急忙道:“怎么办啊?它卡在树上折断了翅膀,再不救会死掉的。”

  “离比赛结束还有三个小时,要想赢,我们就不能浪费时间。”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冷漠得像冰一样。郭惜乐愣了一下,无法理解地冲他喊道:“比赛的目的不就是为了保护小动物吗?为什么保护松鼠可以,保护鸟类就不行了?就因为这场比赛和它无关?你太虚伪了吧!你不只没有爱心,简直就是冷血!”

  清隽的背影一顿,被戳中内心的震撼感让孟恪无话可说。

  他早知道自己天才的外表下藏着一颗不太正常的心,他做任何事带着目的,所以才有了令人难以企及的成绩和荣誉。

  放任了自己二十多年,他都有点儿受不了了。他忽然觉得很累,想糊涂一次,做一次对他人生来说毫无意义的事儿。

  其实参加松鼠保护赛这件事儿也不单纯。报名那天,他恰好从广场上一个巨大的松鼠热气球下走过,身边一个女孩忽然仰天大笑,吓得路人纷纷躲开。女孩笑得依然开心,双手叉腰指着摇摇摆摆的热气球道:“大松鼠乖乖等我,等我赢了比赛,一定把你带回家!”

  说完这句她就消失在了茫茫的人海中,只有那双又圆又亮,和那个飘在半空中的热气球松鼠很像的眼睛在孟恪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鬼使神差地也跟着去报了名,其实他是想看看,那个女孩到底会用什么办法完成她的豪言壮语。

  比赛的结果就是郭惜乐为救那只大鸟,弃赛了,孟恪得了冠军。奖品不是那个热气球,而是缩小了数百倍的奖杯。铜雕的松鼠递过来的时候,他竟然不太敢接。他觉得这上面的名字应该是郭惜乐,她的善良才实至名归。

  这只是两个人生活中的一个小交集,之后孟恪去了法国读书,在浪漫之都的熏染下,他变了很多,性格也开朗了许多。

  不过在这片繁华的灯火下,他还是会感到孤独。每当抬头遥望夜空的时候,他总想从其中寻找到什么。后来他才想通,那一眨一眨的星星原来像极了郭惜乐微笑时的眼睛,温暖又让人烦恼。

  这份爱而不得的不安终于在他回国任教的时候消除了。郭惜乐抱着一摞书放在他崭新的办公桌上,乖巧地对他笑道:“孟老师,以后大家就是同事啦!”

  8

  昨天晓晓去海钓,说会把钓上来的鱼给郭惜乐炖了补血,结果出乎意料地钓了海马回来。于是她临时改主意,把熬好的汤精心包装了一番,打算给孟恪送去。

  不过车子还没出小区,就撞上了路灯,幸好晓晓临危不乱,处理好伤口便在事故现场等待救援,又把郭惜乐叫来给她当送餐工。

  “又不是不喝就活不到明天,费这个劲儿干什么啊?”从出租车上下来,郭惜乐揉着眼睛带着一身起床气。

  晓晓替她把眼角的眼屎抹掉,说到:“这是我作为女人的一片心意,你这个‘糙汉子’当然不懂。”

  得知优秀的孟老师正在办公室里加班后,郭惜乐就打算给他一个惊喜,直接破门而入大喊他名字。

  可等看清了情况,郭惜乐就后悔了,孟恪身边竟然有个美女!

  那美女此刻正含情脉脉地看着孟恪,紧绷的大胸在衬衫里呼之欲出,几乎要贴到他的身上了。

  郭惜乐忍不住直翻白眼:美人在侧,刚刚我没来的时候你一定开心坏了吧,现在愁眉苦脸的做给谁看啊?真虚伪!

  郭惜乐还没搞清自己为什么会觉得生气,孟恪已经先发制人,严厉地问她:“外面要下雨了,这种时候你怎么还跑来看我啊?”

  “孟恪,我来给你送汤的,是晓……”

  她在来的路上练习了很多遍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孟恪打断了:“我喜欢你煲的汤,可我不想看你这么辛苦。”

  他用温柔得能滴出水来的语气都说了些什么?他今天眼睛真的没问题,没认错人?

  就在郭惜乐发蒙的时候,孟恪已经把她安排在那个美女和他之间的座位上,然后像哄小孩一样舀了一勺汤小心地吹了吹,递到她唇边:“来,你也喝点儿。”

  这汤糊了,黑乎乎的一大碗。郭惜乐似乎失去了拒绝的能力,就这么任凭孟恪把黑暗料理喂她吃下。

  其间,那美女一直紧锁着眉,脸上千种情绪难以言表。看美女这精于计算的眼神,郭惜乐猜她八成是教金融的。因为不想给孟恪现在的同事留下不好的印象,郭惜乐简单地自我介绍了一下,接着看了一眼孟恪解释道:“我只是他总校的同事。”

  孟恪忽然把郭惜乐拽到了胸前,拽完还不松手,长臂就这么堪堪挂在她的肩膀上,还无所畏惧地把她往怀里搂了两把,伤心道:“你不承认我们的关系,就不怕我被别的女人抢去吗?”郭惜乐反应慢,孟恪趁着她还没搞清楚状况,一脸爱怜地望着她道,“不公开也好,免得我爸妈操之过急逼婚。”

  那美女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呜呜”地哭着跑开了。

  郭惜乐在毒海马汤的作用下跑了三趟厕所,等肚子舒服了一些,她才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孟恪竟然利用她挡桃花!

  孟恪却一点儿也不觉得惭愧,他得意地往椅背上一靠,对她笑道:“董晓晓说你暗恋我,今天我给了你机会,不开心吗?”

  一碗汤从头浇下,浇湿了孟恪今天的新发型。郭惜乐气着跑了出去,直到回了家她才看见孟恪发来的信息:给你机会跟我在一起这话,我是很认真地说的!

  郭惜乐十分无情地回复道:滚!

  9

  “他怎么样啊?瘦没瘦,更帅了是不是?……啊,他什么时候能属于我啊!真想掐死那些惦记他的女人!”

  自从替晓晓完成了送汤任务之后,郭惜乐就得到了重用,三天两头被她派去给孟恪送东西。晓晓时而会问孟恪的情况,郭惜乐有一说一,不过在听见她说掐死惦记孟恪的女人时,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脖子。

  现在她去看孟恪的动机已经不纯了。

  一个星期之内,晓晓会派她去分校两次,而她会再给自己加两次。两人见面,孟恪不问起晓晓,她也不会主动提起。

  晓晓对郭惜乐近来反常的表现不是没有怀疑,但没有证据,她不会主动破坏这份友谊。三个人之间怪异的平衡被打破,是从晓晓不小心看了郭惜乐的聊天记录开始的。

  道理郭惜乐都懂,自己不该和孟恪走得太近,但她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从那天开始,郭惜乐就被晓晓疏远了,两人见面形同陌路。爱有先来后到不是?她对孟恪的感情名不正言不顺,觊觎闺蜜的东西,自己真的很可恶!

  这个冬天诸事不顺,先是晓晓恨上了她,然后和孟恪的感情也像是被寒冬久吹不散的冷风冻住了一样,他变得很忙很忙,一条消息要等好几个小时才回,匆匆几个字就再没有下文了。

  有人说孟恪要升职了,要离开南州校区,至于去哪里,目前还是个迷。

  郭惜乐想了很久才释然,或许他们还是没有缘分吧!

  心彷徨了很久没有着落,生活却出现了转机。寒假结束后,久未联系的晓晓竟然有了男朋友,姓王,是校董之一的儿子,听说是通过相亲认识的。

  小王董请晓晓最好的两个闺蜜吃饭,郭惜乐多方打听之后才知道,小王董因为从小养尊处优,到现在还一事无成。虽然他保证一定会给晓晓幸福,已经在努力开创事业了,可他说得眉飞色舞的样子一点儿可信度也没有。

  偏偏晓晓选择支持他,话里话外都是对两个人美好未来的憧憬。这个情况让郭惜乐实在难以视而不见,她怕晓晓现在的幸福是装出来的。

  反复想了很久后,郭惜乐决定试探一番,试试小王董到底会不会为了晓晓不顾一切。

  郭惜乐选了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下手。她精心准备,穿上一身男装,学足了男人的形态,然后把小王董堵在了回家的路上。变声器里传来沙哑的男声,她告诉小王董,她是晓晓的前男友,社会黑龙哥,人狠话不多。

  她威胁小王董立刻和晓晓分手,不然就闹得他家破人亡。

  出人意料的是,刀架在脖子上时,小王董不再是吊儿郎当的样子。他一点儿都不怂,承诺会给晓晓幸福会照顾她一辈子的样子特别真诚。

  郭惜乐满意地要放他离开,小王董虽然不能理解,但还是撒腿就跑。偏偏就这么不幸,天黑路不好,小王董逃跑摔了一跤,郭惜乐好心去扶他也跟着摔了。最后两个人竟然倒在了一起,郭惜乐在地上滚了一圈没受伤,爬起来之后才发现,小王董掉进了路边的排水沟……

  宝贝儿子摔断了腿,后果很严重。小王董的爸爸要开除郭惜乐,不巧文学系的老主任上个月刚退休,人走茶凉帮不上郭惜乐。晓晓跑去说情,也被挡了回来。她回来安慰郭惜乐,还带了一幅书法,上面写着:天生我才必有用。

  郭惜乐一看更伤心了:“我毕业就留校了,除了给老师们准备教案做PPT,哪还有其他用处啊,辞掉我就是要饿死我啊!”

  “看你过得这么惨,我就放心了。”晓晓忍不住幸灾乐祸了一下。

  “晓晓!你其实是来看我热闹的吧!”

  晓晓愉快地点头。

  最后出面保住郭惜乐饭碗的是新来的主任。而新来的主任不是别人,正是几个月不见的孟恪。

  孟恪如神兵天降,上任第一天就为郭惜乐写了一封求情的邮件给总校校长。

  因为他的这篇邮件写得太好了,就被当作例文贴在了系里最大的展示板上。郭惜乐好奇地去看了看,只见上面写到:郭惜乐十分有爱心,校园里的流浪猫狗都是她在照顾;有责任感,不管多麻烦的工作她都能完成;有发展空间,整个系的教职工就她的职位最低……

  郭惜乐去办公室找孟恪理论,谁都可以说她职位低,唯独他不行,他是日后是要成为她男朋友,受她欺负的人,现在就敢嫌弃她,小心她在他的杯子里加盐巴!

  郭惜乐推门而入时,孟恪正站在窗子边向外远眺,晨光在他身边交错,衬得他整个人熠熠生辉,像是俯瞰苍生的君主。她有些愣神儿,孟恪抢先说道:“这段时间我忙着系主任的竞聘考试,都没有好好看看你。嗯,瘦了点儿。”

  他招了招手,把她叫到身边,又把她的脑袋按在胸口上,道:“气成这样是被谁欺负了啊?以后谁要是敢欺负你,你就说我男朋友是系主任,敢惹你,轻则扣工资,重则罚去扫操场。”

  他说话的语气简直像是在哄小孩。虽然不信他真的会以权谋私,但郭惜乐还是为他这份宠溺开心起来,一肚子怒气也消了。

  理智挣扎了一会儿,郭惜乐还是退出了孟恪的怀抱,闷闷不乐地说:“是晓晓先喜欢你的,我总觉得对不起她。”

  “要论先后顺序的话,我先喜欢你的事儿怎么算?”孟恪的眼底满是爱意,他低声道,“还记得五年前的松鼠保护活动吗?主办方定的比赛规则你不理会,看见一只鸟儿受伤了,就伤心地抱着它在树下哭,那样子真有点儿傻。不过我当时想的是,这么有趣的姑娘,为什么我没有早点儿认识她……兜兜转转这么久我才意识到,你一直都在原定等我。等我来认识你,保护你。”

  郭惜乐还陷在回忆里傻笑。孟恪吻了吻她的额头,然后心情雀跃地去上课了。当他站在讲台上打开公文包,看到里面放着的竟然是本《古典音乐》时,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这个傻瓜,又给我拿错书了……”

  文/枢良 图/水墨

赞 (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