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我们(假装)毕业啦!

  又到了一年的毕业季!

  大脸编辑团的成员们集体“青春”了一把–跷班去某大学觅食啦!坐在小吃店靠窗的位置,我们竟然目击了一场喊楼表白!

  众人惊呼:“好热血!好浪漫!”

  小方弱弱道:“这有什么,想当年我……”

  大熊挑眉问:“你喊楼过楼?对谁!”

  小方:“看过无数场喊楼。”

  1.说起毕业,你会想到什么?

  大熊:想到很多同学,今后可能就再也见不着了,觉得有点儿伤感。

  小方:我以前幻想着,毕业之后就再也不会被同桌欺负了,后来一个月一次的同学聚会把我的幻想彻底浇灭了。

  纪十年:终于不用学数学了!想起高考完,我妈来接我,两人闷头往家里走,良久,我妈问:“数学难吗?”我回答:“不难,就是我全部不会做。”

  冬菇:我们学校有一个传统,高考结束后高三的学长、学姐们把教科书和试卷丢到楼下,然后高一高二的学弟、学妹们就会来捡自己需要的教科书或者试卷。这样循环利用,幸运的还能捡到学霸的笔记,岂不美哉?

  墨鱼: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终于不用写作业了!大学专业课老师布置的作业连16G的优盘都不够存!记得高中老师总是对我们说:“上了大学就轻松了。”我十分怀疑自己是不是上了一所假大学!

  菜菜:有的情侣终于能光明正大地见家长了,有的情侣终于要经受异地恋的考验了,有的情侣终于要说“拜拜”了,然而,有的“单身狗”还是“单身狗”……

  小锅:想到了我丑得无法直视的毕业照。拍照那天刚好下雨,我的头发当时被烫坏了,一碰水就会炸开,我旁边的同学为了不被我的头发挡住,都离我远远的。因此那张毕业照上,最打眼的就是我这个被大家特意隔开的“金毛狮王”……

  苏苏(《公主公主》作者):说到毕业不得不说说我的闺蜜。大学毕业的时候我们两个就搬到一起住了,现在……我们两个依然一起住–十年后,我们都未结婚。

  2.离开校园后,你最舍不得的是?

  大熊:最舍不得班上的男同学(……)。毕业后就再也没见过那么多男孩子了。去韩国做语言老师,班上几乎都是女同学,后来转行了做杂志主编,没想到这家公司里也全是女生。在这种氛围下,连牛高马大的小方都已经被同化了,要是哪天看他翘着兰花指绣花,我也不会觉得奇怪。

  小锅:当年学校后面有个麻辣烫摊子,好吃到惊为天人,毕业好多年了都念念不忘。有一次我和朵爷经过学校附近,还特意去吃了那家麻辣烫。我坐下来吃了一口,就和朵爷偷偷说:“不好吃了。”朵爷也偷偷说:“就是,当年绝对好吃很多。”我们惋惜地看了眼周围的学弟学妹,起身去吃了顿好的。

  纪十年:舍不得的东西可多了,比如传达室大爷养的大黄狗,每次看到我都会疯狂摇尾巴,多可爱!还有我的同桌男神,每次看到我都会微笑着跟我打招呼,如沐春风!

  冬菇:学校门口三块钱管饱的早餐店!我的书桌上贴了一张菜单,我现在都还记得上面写了什么:周一肠粉,周二小笼包,周三酱油捞粉,周四葱油煎饼,周五鱼蛋粉。周六和周日比较奢侈–沙县小吃!

  菜菜:最舍不得宿舍的床。还记得收拾行李回家的那晚,躺在家里的床上翻来覆去地怎么也睡不着。我以为是毕业了太兴奋,后来失眠几晚才发现,原来是还没适应家里的床。

  3.你见过毕业生们最丧心病狂的举动是?

  大熊:亲眼看见有个女同学,拿着毕业证一边在操场上狂奔,一边激动地大喊:“我终于可以去做了!”当时十分好奇她要去做什么,后来才知道,她去整容了。

  纪十年:高中毕业后,我们班的学霸集体报了一所大学预科班,每天我出门去玩儿,他们也出门去……学习,每每在路上遇见,都会尴尬一笑。

  冬菇:一个朋友,毕业时把书全扔在河边,回家跟学霸对了答案之后预感自己会复读,又跑回去把书捡了回来。谁知道前一晚下了一场大雨,书全湿透了,于是那天他在河边晒了一天的书。

  菜菜:高中毕业的时候,我们那一届毕业生把学校的围墙推翻了!原因是当年爬围墙太艰难,为了嗷嗷待哺的学弟、学妹们,毕业生都躁了起来!

  长木:高中毕业聚会那天,班里几对情侣当着各科老师的面站起来敬酒,说以后就不是早恋了,再也不用躲躲藏藏,场面一度像集体婚礼。我当时还看了看班主任的脸色,嗯,很好看。

  4.如果可以穿越时空,大脸编辑团里,你最想见到谁学生时代的样子?

  大熊:听说小锅在大学的时候是个非主流,看她现在一副“我时尚时尚最时尚”的样子,突然很想看看她当年“杀马特”的样子。

  小方:熊哥啊!他现在不怎么来上班,我穿越回去就想看看他上学时,会不会按时上课!

  纪十年:小方吧。他老说自己颜值巅峰期在大学时代,我就想去合个影,再把照片拿到读者群里卖。

  冬菇:小锅!回去看看她素颜的样子,毕竟现在想看也看不到了。

  墨鱼:大熊欧巴。很想看看欧巴小时候是不是和我们一样土(长木:不要拉上我,我从小就很时尚)!

  菜菜:小锅!没有为什么,就是想看看没化妆,也还没减肥成功的她!谁让她天天嘲笑我的肉呢……

  小锅:冬菇和菜菜,作为你们的学姐,我不想再扣你们的鸡腿了。要不你们去隔壁花火组问问朵爷,当年她和我在一间寝室住,连她都没看过我素颜的样子。

  长木:我还是想回到过去看看自己,看看曾经的自己是怎样“中二”的,做过哪些有趣的事。还有,到底是谁毕业时借走了我一套小说至今没有还。

  【结束语】

  觅食结束后,一场轰轰烈烈的喊楼表白也结束了,单身的我们在小吃店里聊完话题,怀揣着被虐伤的小心肝儿各回各家了。小飞蝶们说起毕业有什么想分享的呢?@飞言情杂志,快来告诉我们吧!

  策划/飞言情工作室 主持/纪十年

赞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