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的人,终于回来了

  在社交软件上,你删除过谁,又被谁删除过吗?

  “速食”时代,打开手机,几乎一秒钟,我们就可以向这个人示好;同样,一秒钟之内,我们就可以决定跟这个人老死不相往来。

  可是,蜜桃的考虑时间,远远不止一秒。因为那个加她微信好友的人,是她曾深深迷恋,又失去联系的那个他。

  蜜桃戳着手机屏幕,放大他的头像:那是一张他在异国划船时拍下的照片,利落的黑发,跟以前一样明亮的眼睛,笑容朗朗。你看,这家伙还是这样迷人。

  他举手投足之间有非凡的魅力,在三年前的聚会上初遇时,蜜桃就感觉到了。

  他随口而谈尼采的散文,话里带着鲜衣怒马的张扬,蜜桃认真地打量他皱眉思考的样子,发现他们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这个世界是怎样的呢?有米开朗基罗的雕塑,有莫奈温柔的色彩,还有数不尽的闲书,并且永远不会有人跳出来问你:“嘿,你沉溺于这些玩意儿,到底有什么用?”

  那场聚会从七点开到十一点,他们痛快地畅聊,视周围谈名表与跑车的人于无物。后来他们一起走过咖啡厅外的那条长街,穿过车水马龙,蜜桃坐上了出租车,透过车窗看过去,香樟树下笑意朗朗的他。四目相对的一瞬间,蜜桃忽然想,她可能恋爱了。

  她开始打听与他有关的一切:他在学法语是吗?好的,那她也要学;他在A大读研究生是吗?那她也要考;他喜欢看毛姆的书,逢人推荐海明威,于是,她将网页上他评论过的书全加进了购物车里。

  这样的爱多热烈啊,去走他走过的路,去看他看过的风景。原本,故事已经很完美了,唯一不够完美的是,他不爱她。

  他去异国深造前,蜜桃哭得撕心裂肺。他拉住蜜桃,诚恳地问:“你为什么会喜欢我?爱情这么渺小,我们做一生一世的朋友,不是更好吗?”他的世界太大,爱情不过九牛一毛–那瞬间,蜜桃才发现,她从来没有了解过他。

  飞机冲上云霄,她仰头看着云端,忽然想自己到底喜欢他什么呢?

  才华横溢,目光高远,还是特立独行?时至今日,他的爱情观,他的抉择,又有什么值得自己怨怼的呢?然而,三年后,面对他的好友请求,蜜桃是迟疑的。

  这三年里,她开始做业余的法语翻译,时薪丰厚;她读了文学院的研究生,师从A城最有名的教授,变成了日渐坚毅的姑娘。现在,她不用再仰视他。她的手指停在“同意添加”的上方,几分钟内,她脑海里掠过一千种可能,也许他回国了,也许他也懂了爱情,也许他在大洋彼岸还怀念着他,也许……他们之间还有可能。

  终于,她点了“同意”,随后点开他的朋友圈,封面是一张合照。

  照片上,他与一个黑发少女并肩而立,言笑晏晏,背景是A城刚刚修好的机场。

  他真的回来了,带着他爱的女生。

  那一瞬间,蜜桃忽然笑了。她明白了,哪有人不会爱,他只是不爱你。

  而她,真的爱过他吗?

  也许,只是爱上了那段一腔孤勇的青涩年华。

  文/小方

赞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