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家校关系”关乎孩子未来

  1

  有所学校邀请我去为他们的“家长课堂”做讲座,我便去了。

  谈到“家校关系”,我先出示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位家长给我们学校食堂送来的一车冬瓜——白送。这冬瓜是他自己种的,丰收了,于是想到了孩子的母校。请注意,他的孩子已经从这所学校毕业了。也就是说,这是一位毕业生家长没有任何功利目的为学校送来的。我们非要塞给他300元的燃油费(因为他是从外县开车送来的),他不安地捏着那钱,走到大厅,看到捐款箱,就把钱毫不犹豫地塞进去了。他是开滦一中2015届毕业生陈悦聪的家长,他的名字叫陈立军。

  说实话,学校不缺这一车冬瓜,但是,这冬瓜里深长的滋味,却触动了我们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许多老师是含着热泪品尝那免费的冬瓜馅蒸饺的,大家争相夸赞这位家长仁义厚道。我却说:“这车冬瓜,预示了陈悦聪将有一个大好前程。”

  我没有妄言。我曾说过一个概念——“家庭子宫”。如果说同一个子宫孕育的儿女有极高的“容颜相似度”,那么,同一个“家庭子宫”孕育的成员则有着极高的“精神相似度”。父亲陈立军质朴、善良、知恩图报,他的“示范动作”定然被陈悦聪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儿子会不自觉地“拷贝”父亲的行为。试想,一个怀揣着锦绣心思的孩子,怎会没有一个锦绣前程?

  2

  时下的“家校关系”究竟是怎样的?在我看来,不外乎以下几种——敌我关系、雇佣关系、契约关系、盟友关系。

  敌我关系是一种最恶劣的关系。互相仇视,水火不容。凡一方提出主张,另一方第一反应就是极力反对。雇佣关系是一种买卖关系。家长认为,我是在花钱购买教育服务;老师也会想,分内不得不干,分外分毫不干。契约关系看似是一种理想的关系,其实,它具有消极性、临时性、寡情性的特点。它是一种硬性的捆绑,不是一种甘心的给予。理想的“家校关系”是盟友关系。我们是同一战壕里的战友,勠力同心地将孩子托举到更高处。美好、互信、默契的“盟友关系”,需要双方竭诚建立。这种美好的关系,被我的同事玩笑着表述为:孩子在校时,微信上有我;孩子毕业后,家宴上有我;孩子成家时,婚礼上有我;孩子成名时,回忆里有我。

  最近与几位校长见面,忍不住互相大倒苦水——

  一位校长说,我们学校有一个男生,突然离家出走,音讯全无。家长带着庞大的亲友团来学校要人。我们逐个询问各科老师,大家都说没跟这孩子之间发生过任何不快。我们又开始找学生做调查。有个男孩见到我就哭了,说:“校长,我不愿意背叛朋友……”我说:“人命重要还是愚忠重要?”于是男孩打开了那个男生发给他的微信,上面写着:“我怀疑自己是抱养的。我妹妹出生以后,我爸妈就不把我当人看了。我要去远方了……”我把微信拿给那男生的父母看,他们这才承认揍了孩子一顿,导致他负气出走。

  还有一位校长说,我们学校一个男生课间用长柄雨伞追打同学,结果自己绊倒,雨伞碰碎了眼镜,镜片伤到了眼睛。这下家长不干了,向学校索赔50万元。学校的兼职律师认为,这不构成安全责任事故,校方是零责任。但是,家长不管这些,纠集一伙人,到学校门口喊口号、拉条幅、冲撞门卫。我们报了警,他们才离开。家长看硬的不成,又来软的。孩子妈妈和3个姨妈一起到学校来哭诉,说他们家境困难,求学校帮忙……

  这些家长可知道,他们这是在为孩子做“示范动作”。当家长诬陷学校,孩子就学会了构陷他人。当家长嫁祸学校,孩子就学会了转嫁责任。

  3

  古人说:从善如登,从恶如崩。孩子学起父母来只会变本加厉。这些家长用自己的实际行为,在孩子身上埋了一颗定时炸弹,一旦引爆,不但伤害他人,也会殃及自家。

  此前,在一家报纸上看到这样的报道,日本一个幼儿园的老师在带孩子们做“悬吊动作”时,一个孩子发生了肩关节脱臼。园方即刻通知了孩子的妈妈。妈妈来到幼儿园后,先给老师鞠躬道歉,然后自责道:“孩子以前就曾发生过一次肩关节脱臼,怪我没有把这一点及时告知幼儿园。”我不敢想,这事若是放在我们的家长身上,他们会怎样做……

  (路凌摘自《燕赵都市报》2017年11月14日)

  ●张丽钧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