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与蔷薇(六)

前情提要:莹盈因故缺席文浚的约会,文浚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不久后,机缘巧合,莹盈和叶柏伦一起在维多利亚港的海边出手救下被群殴的少年刘嘉树。

有奖活动:在新浪微博写下本期读后感,带#孔雀与蔷薇#话题@米炎凉 @penny不小花 抽两位幸运读着送晨光精美文具。

孔雀与蔷薇(6)

文 |米炎凉

新浪微博|@米炎凉

01刘嘉树走后,就只剩下莹盈和叶柏伦,两人相视一笑。

叶柏伦打破了沉默:“我还以为你们一起的。”

他指的是刚刚那个叫刘嘉树的男孩,莹盈会意,解释说:“刚认识。“

“既然这样,你明知危险,为什么还要为一个陌生人挺身而出,难道你不害怕吗?”

“怕啊,不过多亏你及时出现,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莹盈挠了挠头,乌黑的眼睛里微带一丝侥幸,又像有星芒耀在其间,叶柏伦心下一动,他说话客客气气,彬彬有礼:“在餐厅看到你一个人,原想为昨天的事,和朋友代你说声抱歉,但一晃眼你就不见了。”

莹盈反而有点不好意思:“昨天的事,是我有错在先。”

“我看你昨天用手捡玻璃了,手没受伤吧?”叶柏伦关切道。

莹盈连忙握着拳头,把手心里那道小口子藏起来,摇头。

昨天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孩,她被骄横的冯苗苗呵斥,却不卑不亢,是个性格倔强的女孩,让人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今天再看到她,面对这样混乱危险寡不敌众的情形,纤瘦的她,却敢只身前去替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出头。很难不让人感到震惊和意外,叶柏伦不由得联想到了自己。冯苗苗评价他说:“叶柏伦,你就像一朵水仙,永远只看得到自己的倒影。”

她是在变相说他自私,他心里有数。

没错,这些年,他确实活得太自我了,因为所遇之事越多,越发失望。

他以为一个人改变不了大环境,只能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那部分。

直到遇到她。

“柳小姐,那边有家咖啡厅甜品做得不错,有空坐坐吗?我请下午茶当赔罪。”叶柏伦嘴角弯着一道清浅的弧,对她提议道。

“真的不用的。”盈莹说,“反而是我应该谢谢你的,不过我还……”

“要等人”三个字还没说出来,一张臭脸摆在了她面前:“不是让你在餐厅等我吗?你在这里做什么?”

“文浚。”叶柏伦也认出了来人,“原来你们认识。”

“当然认识,她是我的人。”文浚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看到莹盈和叶伯伦有说有笑,教养瞬间被吞噬。他宣示主权一般环住莹盈的腰,莹盈见叶伯伦正看着她,脸瞬间红了,想挣脱,文浚附在她耳边,用只有她听得到的声音说:“别忘了,你今天的时间是我的。”

转向叶伯伦时却换了一副道貌岸然:“倒是叶先生,听舍妹说你是个大忙人,今天怎么有闲情逸致在这里吹风。”

“文浚,你比我想象的还要目中无人。”叶柏伦脸上带着笑,眉目之间一片明朗。

“过奖。”

莹盈不知道这两个人怎么一见面就剑拔弩张。

一时之间,气氛十分紧绷。

叶柏伦说:“我还有事,先失陪了。柳小姐,后会有期。”

莹盈笑着对他挥了挥手:“再见。”

话音刚落,腰间的力量倏地收紧。

“你到底在干吗?”刚刚有别人在场,莹盈才强忍着自己没有发作,这会眼里被侵犯的恼怒再也藏不住。

“柳莹盈,不错啊,才这么一会,你就给我拈花惹草,和别的男人有说有笑。”

“什么拈花惹草。”他是不是忘了, 把她带出来的是他,丢下她离去的也是他,刚刚的情形如果不是叶柏伦及时出现,她不敢想象后果,此刻他居然还好意思兴师问罪跑过来质问她。

“文浚,我不是你的人,更不是你的专属物品。”她觉得委屈,声音不由拔高。

这话一说出口,文浚大概是听进去了,因为他松开了腰间的那只手。

然而,就在她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他更加强硬地捧住她的脸,她豪无防备,带着温度的薄唇忽然压了下来。

视线里只剩下他急遽收缩的瞳孔和放大的脸。

这个吻是强势的,带着男性掠夺的气息。

莹盈的瞳孔瞬间放大,对上的是他深邃漆黑的眼以及放大的脸,这张脸那么具有欺骗性,谁能知道内里是个禽兽。

他用力压住她,然后说:“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证明,你是。”

啪——清脆的一巴掌打在文浚脸上:“文浚,你混蛋。”

02

莹盈连续好几天没再答理文浚。

二十二层的办公室里,文浚看着空空如也的沙发,陷入了沉思,桌上是谢铭送过来的文件,她的排课表——他明明知道她一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刚烈,对她,他应该耐心一点,再耐心一点。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他看到她和叶柏伦在一起的时候,他竟然觉得胸口发闷、躁郁,完全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将她占为己有的冲动。

疯了,他对她竟渐渐变得不受控制。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被打过的脸,长到这么大,从没有人打过他。

“柳莹盈,你知道你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

文浚提起电话唤了谢铭进来,交代:“把我这几天的行程和她的课程错开。”

“那无名湖的项目……”

“挪后。”

“还有下周一的董事会……”

“你废话怎么这么多。”

中午。

某助理看着文浚几乎没动的丰盛午餐,摇头叹息。

下面的人也知道了,小心翼翼地在茶水间讨论:“文总最近胃口不太好。”

“不仅胃品不好,心情也是,所以你们最近工作最好认真点,别出差错。”

“文总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要不要替谢秘书去找柳小姐谈谈心。”

“文总交代了,不要打扰她。”几个人的对话,好巧不巧的去给文浚泡咖啡的谢铭听到了。

南方的春天多雨,莹盈撑开一把暗红色的旧长柄伞,伞的钩柄掉了,伞骨生了铁锈,可是还能用,她舍不得扔,走出校门的时候,在人群里看到了一个熟悉而高大的身影。

莹盈马上避开眼,装作没有看到他,连带把伞朝他那面斜了斜,轻易就挡住了自己的脸和半个身子,一双脚在伞下走得飞快。

饶是如此,文浚还是认出了她,他三步两步跟上来,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说:“很赶时间吗?”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莹盈把向一面过度倾斜的伞慢慢地举起来,她今天将一头乌黑厚亮的长发用一根缎带绑在脑后,一个松松的马尾,显得清爽迷人,只是一双波光潋滟的眸子透着疏离和防备。

换作平时文浚会就势躲进她的伞里,奈何他个子高,而她把伞举得极低。

那小伞显然不能为两个人挡雨,更何况,现在的她对他防备心极重,他都能够想象自己这么做她会说出什么话来:我这把小破伞可不敢委屈尊贵的文总。

想到这里,他笑了笑,没有任何冒进的举动,而是规规矩矩地接过谢铭撑上来的黑色大伞,说:“我送你的礼物喜欢吗?”

最近莹盈每天收到各种各样的礼物,起舞的音乐盒,她在书店翻过的书,橱窗里她多看一眼的衣服……

算不上特别值钱的东西,但是很明显送礼物的人对她十分了解,且用了心,礼物全都用精致漂亮的盒子包装着,由不同的人送到她面前,问是谁送的,送东西的人只说:他们只负责送货,其他一概不知道。

那些东西来路不明莹盈不敢收,可是又不知道退给谁。

“很无聊。”她说。

“我有同感。”他说。

“那你还送它们做什么?”

“我说的是你对自己的品位和审美认知。”

盈莹一时语塞,半晌才想出反驳的话来:“既然这样,文总不应该来这里,免得让我的品位和审美影响了您。”

“已经迟了。”

“什么意思?”

“你没发现吗?我看女人的品位很不怎么样。”他的话有几分自嘲和戏谑,可是表情却有种前所未有的认真,一双狭长幽深的眸子在细雨里深深地凝视她,“不然为什么这世上那么多女人,我偏偏却爱上了你。”

他没有说喜欢,而是说爱。

雨还在下,淅淅沥沥。

莹盈先是一愣,而后便是摇头,她不信。

什么是爱呢?她不知道。

她妈秦淑雅对她那个不负责任的爸爸,是爱吗?可是爱让她在茫茫人海中寻寻觅觅,让她过得那样凄凉那样苦。

自己上一段感情,是爱吗?那样的爱一厢情愿说变就变,让她收回了伸向世界的手,不敢再碰触。

她不敢置信的还有,听到文浚这句话,自己的心跳竟然很没出息地加快了几拍。

“我说过你可以选择,选择接受我,做我的女人。”他又恢复了那副倨傲的,居高临下的姿态,仿佛这世间,唯他是神祇。

“对不起,我打工快要迟到了。”莹盈挥去自己内心的千头万绪,冷冰冰地说。

“我送你。”

“你知道我在什么样的地方打工吗?”莹盈故意说,“你现在耽误我的时间,已经够我刷完两盆碗了”

“那正好,我去帮你。”

“你帮我,怎么帮?是派谢秘书来和我一起刷盘子还是让你的哪个员工来帮我摆摊卖花?”平时莹盈在学校一直独来独往,就魏子良一个朋友,因为文浚的出现,不少同学在背后议论,说柳莹盈傍上了大款,明里暗里大家对她的态度似乎也不一样了。她可不想让快餐店的老板也对她另眼相看,心中苦涩,“文浚,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我和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03

莹盈兼职的那家快餐店规模不算大,她主要负责洗刷餐具,以及店面和厨房的清洁,老板娘脾气很暴躁,本就喜欢挑莹盈的毛病,嫌她做事不麻利,这下因为下雨加上耽误了时间,莹盈抵达快餐店的时间比平时晚了一个小时,她想着该挨骂了,于是小心翼翼地主动上去就道歉。

让莹盈意外的是,老板娘百年不遇地笑脸相迎,她微微有些发胖,笑起来眼角全是细纹:“莹盈,最近小店生意还不错,从下个月开始……”

莹盈以为她要赶自己走,抢在她前面说:“老板娘,我不是有意迟到的,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请您再给我个机会。”

“莹盈,你听我说完,我和老板的意思是,从下个月开始给你把人工涨到500元。”

“涨人工?”莹盈以为自己是幻听。

“没错,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也不容易。”

可是她只是兼职而已,500元也不是个小数目,这一年,茶叶蛋五角钱一个,一碗阳春面不到三元,她一个月的生活费20元[20元生活费???]。

莹盈心里觉得奇怪,他们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方,想起老板每个月买彩票,莫不是中了头奖。

这么一想,忙说:“谢谢老板老板娘,那我去做事了。”

她照常往厨房走,却被老板娘从里面推了出来:“今天上级部门来检查,小店休业一天,你也放一天假。”

莹盈回头望了望:“那我回家了。”

“去吧。”

走出快餐店,雨下得更大了。

莹盈顺着檐角走了一小段,准备打伞回家,可是把伞往上一推,“咔”的一声,伞骨突然断了一根,断裂处软趴趴地垂了下去,像迟暮老人的背脊。

正在莹盈犹豫着是去便利店买把新伞,还是回去把旧伞修一修的时候,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一双咖色的皮鞋出现她的正前方,莹盈抬眼,不是文浚又是谁。

“你怎么在这里?”

“来告诉你,你站在那里就行,我来你的世界。”他拿掉她的伞,随手丢进路边的垃圾桶,然后把他自己的伞放在她手里。

莹盈愣在当场。

“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答案,不用现在马上回答,我耐心不好,别让我等太久。”

留下这句话便钻进车里,绝尘而去。

莹盈发现手里伞也与她们寻常用的雨伞不同,伞面和伞骨是纯黑色的,伞柄处却有一只银色飞翔的白鹤,十分好看。一直到后来才知道,那伞出自意大利一个顶级品牌设计师之手,伞柄精致天成的飞鹤用的也不是一般材质,而是纯银打造。

之后的几天,乌云散去,雨过天晴。

盈莹想他再来的时候,就把伞还给他。

可他接连三日没有来,她早知道他这样风流成性的人,追女孩不过三天新鲜,哪用得上什么真心,或许他们根本就没有心。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莹盈看着立在课桌边的那把伞,竟有些说不出的怅然若失。

当同学敲了敲她的课桌说“莹盈,外面有人找”的时候,她喜出望外,不自觉地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才走了出去。

走道里果然有个人,娉娉婷婷,背身而立,微卷的咖色头发铺了一肩一背,背影妩媚多娇,莹盈脑海倏地闪过一个不太愉快的场景,这是她在大剧院里有过一面之缘的冯苗苗。

冯苗苗回头的时候,脖子上的钻石项链和耳环闪闪地亮,她说:“柳莹盈?”

是个问句。

莹盈说:“我是。”

她也不拐弯抹脚,从包里拿出一份报纸,啪的一声砸到莹盈怀里,声势夺人:“说吧,你有什么目的?”

莹盈不知道自己哪里又做了什么得罪这位女王了,不明所以。

她将手里的报纸打开,手几乎有些发颤,一行醒目的粗体字映入眼帘:名门淑女梦碎,文氏继承人牵手大陆卖花女恋情曝光。后面附了他们多张疑似亲密的照片,拍摄角度十分诡谲。

“你也不照照自己的鬼样子,文家人是你随便能勾引的吗?”

“我没有。”她觉得十分憋屈。

“没有,你敢说照片里的人不是你?”

莹盈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她都问不出一句你是文浚什么人。

其实不用问也知道,一个女人为了一个男人冲锋陷阵,无非就是争风吃醋,能是什么人。

“你敢说你没有去文氏投怀送抱。”

“柳莹盈,我警告你,以后给我离他远一点。他是你这样的下贱胚子再投一次胎,也高攀不起的人。”

04

莹盈不知道这出让她耻辱的闹剧是怎么结束的,只知道冯苗苗留下那句没给她任何反驳余地的话,优雅离场。

隐约感觉到身后灼热滚烫的视线,盈莹猛一回头,教室的几个窗口乌压压探出一排脑袋,走道里更是围了很多看热闹的人,其中一个人拔开人流向她走来:“莹盈,他没对你怎么样吧?”

这是她最熟悉也最陌生的人,莹盈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只是觉得讽刺,他还关心她吗?

还是说,他也在笑话她。

她咬了咬牙,努力压下恼怒、屈辱等种种情绪:“我很好。”

有些人,不能做爱人,也无法成为仇人。

他与她只能这样了。

魏子良的视线往下移,见她双手把报纸拽得死紧,心情有些难过,她是他见过最美也最单纯的女孩,对她,也是有喜欢成分的,有一段时间,他每天都问自己是不是同时喜欢上了两个人,也许他注定是一个用情不专的人,心里明明早就住了人,却还试着去靠近她。

每当她身处险境或陷入旋涡时,他能为她做的事却并不多。

就像此刻,他也不过是回身对那些还在隔岸观火顺带议论的人说一句:“看什么看,都散了吧。”

仅此而已了。

莹盈木然地回到教室,现在最让她担心的反而不是别人说什么,而是她妈,秦淑雅一直以来都有看报的习惯,她看到了这些会怎么想。

可是逃避终究不是办法,从学校到家仿佛从市井繁华走至荒蛮,莹盈满怀心事,脚步也十分沉重。

她们现在住的这个家虽小,但平时每次回家的日子,秦淑雅总是将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做好热饭热菜。可最近几回却灶台冷清,母亲也经常不在家。

“妈,我给你买了鸡蛋粒籽。”莹盈朝屋里喊了一声。

半天没有回应,屋里根本没有人,秦淑雅回来已经是一个小时后。

“妈,你去哪了?”?

“我能去哪啊,就在那边公园里散散步。”

“以后散步我和你一起去,不然我会担心的。”莹盈自己有心事,并没有看出秦淑雅说话时眼神微微闪烁,而是从身后轻轻抱住她。

她的身上有淡淡的清洁剂的味道,那是与生活死磕过的人身上才有的味道吧,她每天都要打理这个家,生活不易,莹盈没有多想,秦淑雅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怎么了在学校遇到不开心的事了。”

“没事,我就是想抱抱你。”

庭院深深的文家,处处可见风景。

暮春时节,雕梁花栋的独立屋连着近旁的小楼都被高树繁枝环绕着,依旧难掩富丽堂皇。

花园里正是热闹的时候,每个时节摘种的花都有讲究,两年前,文劲森在花园里最曲径通幽处新栽了几十株兰花,花苗是花了大价钱从国外空运回来的,因为新晋的文家女主人的名字里有一个兰字,她叫徐惠兰。

兰园最是隐寂,走进去才有一个四方庭院,庭院旁一个秋千缠满了花,摆了成套的白色桌椅,坐在上面喝茶,看书,赏花,好不惬意。

此时,男人叠着长长的双腿,靠在椅背上,他有一张玉琢般的脸,双目微闭,长睫如落羽般覆盖下来。

午后的静谧时光。

一个挽着头发的女人悄然走近,泰然在男人对面坐了下来,缓缓开口:“你终于忍不住对他出手了。”

仿佛知道来人是谁,他眼睛也不睁:“你凭什么认为是我?”

“因为我了解你。”

“是吗?”

“你不用对我这么针锋相对。”女人美目转了转,“在这个家里,如果有一个人是站在你这边的,那个人只会是我。阿旭。”

“你不要这么叫我。”文旭忽然反应激烈,“从你入主文家,成为这里女主人的那一刻起,你就失去了这样叫我的资格。”

声音到了后面夹了一丝喑哑,眼里透着嗜血的气息。

“我以为你是个沉得住气的人,文旭。”女人不动声色,“难道你真以为一条破新闻就能打倒你的弟弟吗?你太小看他了。”

“徐小姐,请你做好你的本分,我的事不需要你操心。”

“树再高也遮不了天的。”她指着四周那些笔直生长的树,“趁着现在,文家还没有变天,不如和我联手吧,文旭,相信我,我会帮你拿回属于你的一切。”

说话的当口,她忽然靠近,有兰花的香气喷薄在他身上,让他喉咙干哑发痒。

Chapter6 城府与天真

01

从大门到楼前开车要好几分钟,马路两旁便是花园,种植着一些名贵稀有的树木。

虽然太阳已经落下去了,但空气中的余热还没散去,文俊打开车门,竟觉得一阵闷,香港要入夏了。

管家看到了自家小少爷的车,已经迎了上来。

他在文家几十年,两位少爷都是他打小看着长大的,就像自己的亲生孩子一般。

大少爷文旭阴沉不定, 最近两年也不知怎么回事三天两头和那些女明星传绯闻。二少爷外表长得像他的母亲,俊朗修长, 性格却遗传了他的父亲,沉稳独立。凡事都不需要人操心。

管家细细对着里屋传话:“太太,夫人,二少爷回来了。”

文浚穿过玄关走进大厅,这是一个豪华巨大的客厅,巨大的水晶吊灯映在光可照人的地板上,大厅内的家具和摆饰无一不是奢华厚重的。

徐惠兰坐在沙发上给奶奶捶背捏肩,她在两年前和文劲森结婚,是他的第三任妻子,事实上比文浚大不了两岁,老夫少妻在他们这样的家世面前,似乎不是多猎奇的事。

这个女人倒是很会讨长辈欢喜,至少现在他所看到的画面是融洽的。

“奶奶。”文浚和长辈打招呼。

老人家对两个孙子可是心肝宝贝得紧,文浚去英国那几年,奶奶就没少念叨,这不,一看到自家孙子回来,眉眼就舒展开了:“浚仔回来了。“

“父亲呢?“

“在书房等你。“奶奶拍了拍孙子的手,“阿浚,你爸还在气头上,你这孩子在外面玩,一会好好和他说话。”

“放心奶奶,我知道的。”

文浚看到家里的未接电话时,正在出差途中。番禺那边不是什么大的工程项目,派个部门经理去考查就是给了对方天大的面子。

可他却亲自走了这一趟,对方得知消息,为了让这位太子爷有宾至如归的感觉,不仅老总亲自来接机,饭局等一切活动都是悉心安排,全部都按顶级的招待规格。

可这位太子爷并不给面子,直奔主题,谈完工作便走。

对方公司作陪的高层个个诚惶诚恐,不知哪里出了错。

文浚离开番禺后没有急着回港,改道去了湖南。

那一晚,太平山顶,他问她:“在想什么?”

她说:“我的故乡。”

“那是个怎样的地方?”

“没有香港那么美,那里没有海,有山,有江河,有盘子那么大的月亮,还有我的亲人。”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从那一刻起,文浚就想有空去看看她说的山与江河,还有盘子大的月亮。

那些她生活过的地方。

此刻,文劲森端坐在书房的太师椅上,表情阴沉,文浚敲门进去,喊了一声爸,一张报纸准确无误地砸向了他。

“看看你最近在外边都在干些什么荒唐事?”

“爸,那些报纸乱写而已。”

“你真以为我瞎了,你做些什么我不知道吗?”文劲森怒意未平,“你是一个要继承文家家业的人,难道也要学你那个不学无术的好哥哥,成天桃色新闻上报。你们俩兄弟这是要气死我。”

“我有分寸的。”

“你有什么分寸?像你哥那样和那些三流明星模特逢场作戏也就罢了,你给我找了个街边来路不明的卖花女,这就是你说的分寸,我一张老脸都被你丢尽了。”

“卖花女怎么了,她不偷不抢,靠自己的双手谋生有错吗?”

母亲一直谆谆教导他,说你父亲是个顺毛驴,在你没有把握掌控局面的时候,凡事多听他的安排,不要把喜怒摆在脸上,更不要去触它的逆鳞,他也不负母亲教诲,但凡有点什么心思,也藏得密不透风,于是就有了稳重的假面,假面戴得久了,他自己也习以为常了,以为那就是真正的他自己,外人面前更是如鱼得水,显得高深莫测。

然而,听到父亲用鄙夷不屑的口气说她卖花女时,他脸上的那层面具几乎要片片裂开,他听到自己的反驳声冲破压抑的空气。

“闭嘴。”文劲森额头上青筋暴起,他难得生那么大的气,“文浚,你别忘了你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我随时都可以收回来。”

“对,都是您给的,包括婚约。”文浚淡淡地说。

“你还记得你已有婚约。”

小编有话说:本文连载部分到这里就暂时结束了,精美图书《孔雀与蔷薇》正在加急制作中,当当、京东全国各大书店均有销售,请大家多多支持哦~也欢迎大家添加微信公众号(miyanliangdm ) GET更多追书资讯和文柳CP甜宠番外。

赞 (34)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