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相会,皆当喜欢

作者有话说:对于我这种理科生来说,我能想象的终极的浪漫,就是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两个人的名字彼此纠缠,共同生长,孤芳一世,幸得一知己,浮生半世,可歌不可泣。我不愿意见到这份浪漫被破坏,所以才会在文末结尾给了男女主一个幸福的结局。以上,这其实是一个关于浪漫的爱情故事。

天地或有尽头,星河亦会倒转,而我的自传里曾经有过你的姓名,方不负一场曾经年少。

文/禾木 新浪微博|@精分患者禾木

今年春闱放榜时,李坏正坐在全汴京城最高的樊楼的屋脊上。这里风水极佳,视野开阔,他不用费力气就能听到东华门外的唱名声。

本朝学子参加完科举后,按例要在东华门外等待唱名。待太监将头榜次榜上的姓名逐渐唱出,上榜中举的人当场就会被各路高官的家仆带走,抢回家与自家小姐拜堂成亲。真正是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念及至此,李坏若有所思地望向东华门,一眼便看到了今年的一甲第一名,谢盈。

家仆们正围在谢盈身边,面面相觑:今年状元郎是个女儿身……那我们还要不要抢?

就在他们沉思时,已经有人从近旁的楼上一跃而下,他不耐烦地喊着“让一让,让一让”灵活地挤到了新出炉的新科状元旁边,像是想和她打招呼,然后……

然后他一声不吭地扛起谢盈,飞快地跑了。

“失策了。”一个家仆喃喃道:“早知道不能给小姐抢回去,给少爷抢回去也是好的。”

另一个家仆白了他一眼:“把眼睛放亮一点,你有那个能耐从他手底下抢人吗?”

毕竟,那可是曾经的汴京第一纨绔——李坏。

如果说汴京的第一纨绔是李坏,那第二纨绔当属谢盈。

这两人气质明明天南海北——李坏不是什么正经出身,他父亲原是某座山头的大当家,三年前草原千水铁骑攻陷长安都城、南朝国土沦陷,这位大当家勃然大怒,当即投靠朝廷抗击外敌。李坏继承了来自父亲的硬朗英俊,又长于山野土匪之手,天生自带痞气;而谢盈少言寡语,自小在太学院念书,成绩名列前茅。

他们两人从初次见面便一拍即合,从此狼狈为奸。谢盈会在李坏街头斗殴的时候充当手下小弟;在他斗鸡走狗时为他出谋划策充当狗头军师。如果说汴京第一纨绔是李坏的话,那和他形影不离的谢盈合该坐第二把交椅。

唯有一次,李坏想求见汴京第一美人,但那位美人收下了李坏的千金,却因为轻视李坏出身而拒绝与他相见。就连谢盈洋洋洒洒地代李坏写了七篇情诗,呕心沥血字字珠玑,都没能赢得那位美人的回顾,反倒被含沙射影地说正经姑娘家,绝不会整天跟着李坏这种土匪厮混。

这种轻蔑彻底惹恼了谢盈,她将情书团成一团扔进火盆,转身就走,任李坏在后面追喊都没有回头。李坏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小姑娘飘进谢家大院,门板险些砸在他的脸上。

李坏唉声叹气地坐在谢家台阶上,一时没决定好到底是翻墙进去找谢盈,还是在这里等她出来。这时门吱呀一声开了,从中走出来的华美少年,从头到脚都是李坏熟悉的样子。然而那一瞬间李坏却生出了一丝怀疑——那真的是他认识的谢盈吗?

明明在他身边的时候,谢盈毫无形象可言。可是此刻谢盈男装打扮,穿着雪白的太学生院服,神色疏离道貌岸然,简直是行走的斯文败类。

一时间小厮们被他的气势所慑,竟然没有一个人敢说话。那少年踏入天井,仰头向花楼闺房望去,自上而下的天光映出他的面庞,暗红尘霎时雪亮,热春光一阵冰凉。

几乎同时,楼上小厮连滚带爬地凑到那少年身边,谄媚道:“我家姑娘请公子上去喝茶。”

李坏:“……”

这年头,出来当纨绔,也得讲究气场。

别人不知道那少年的来历,李坏可是心知肚明。他冲上前去,将那个一言不发的少年拖出花楼外,哭笑不得道:“盈盈,你这是干什么?”

谢盈不大高兴地看着他,苦于现在女扮男装,她不好开口说话。李坏脑中忽的电光石火:“你是……不高兴见我被人轻视?”

“你的父亲好歹也是国难当头挺身而出的英雄。”后来李坏在樊楼请谢盈吃饭,把谢盈投喂得肚皮滚圆之后,她才闷闷不乐道,“她们凭什么看不起你。”

南朝重文抑武的风气颇盛,李坏早知如此,倒不是很放在心上。他看着谢盈气成河豚的样子,不知为何心里一动。

这个姑娘从一开始见面就跟着他,一心一意对他好,替他生气为他着想……是图什么呢?

他越想越觉得谢盈应该是贪图自己的美色,恰好没过几天,李坏的父亲回朝述职,他记得谢盈对自己父亲的推崇,于是便准备带谢盈一起出城迎接父亲。

谢盈当时尚在太学院内念书,闻言将书本一扔,挽起袖子就从高台上跳了下来。李坏慌忙张开手臂迎上前去,而她迎面扑入他的怀中。李坏有些飘飘然地想,就算是话本里也没这么浪漫的场景了,不如趁此机会表白了吧!

“盈盈。”他斟酌着词句,循循善诱道,“这三年来,你一直在我身边,无微不至地帮助我、照顾我……为什么呢?”

是不是因为……你喜欢我啊?

谢盈迎着他的目光,真切道:“因为,你是我偶像的儿子。”

李坏:“……”

谢盈父亲曾官居枢密院副使,她父母后来在长安一战中为国捐躯。由此她作为殉国将领遗孤,获得了在太学院念书以及入朝为官子承父业的机会。这一点,李坏是知道的。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由于这样的原因,谢盈最崇拜国难当头挺身而出的救国英雄,比如说李坏的父亲,那位大当家。所以这三年来,谢盈对李坏千好万好施恩不图报,然而她心里对他真的没有半点邪念。

李坏那颗十六七岁的少年怀春之心,哗啦一声便碎了。

后来太子登基,对李坏的盛宠不减。李坏本该在混吃等死这条道上一路高歌猛进,却不知为何忽然改了主意,浪子回头半路投军去了。

他与谢盈这一别,就是整整三年。

如果不是谢盈今年科举,恐怕李坏仍然不会出现。

这次三年后的重逢极其短暂,李坏固然有一肚子话想对谢盈说,然而按规矩,谢盈今晚必须去赴宫里的琼林宴,以谢天恩。

李坏从琼州军营一路快马加鞭回汴京,为了赶上谢盈放榜时间,路上几乎没有休息过。他睡意浓浓道:“没关系,我叫樊楼热着菜……琼林宴是亥时结束吧?我等你就是了。”

说着他也不给谢盈拒绝的机会,一头栽在桌子上睡着了。

他这一睡,就睡到了子时。

谢盈始终没有回来,对此李坏其实并不意外。他知道谢盈从小就生得很好看,如果她之前没有终日跟他厮混的话……现在也该是一家有女百家求的时候了。更何况琼林宴上那么多青年才俊,个个都仰慕今年状元的才华,也够谢盈挑上好一会儿的。

李坏苦笑一声,谢盈不在,他一个人喝酒也没什么意思,这时樊楼楼下的戏子在唱一折《东原乐》,他听了几句,轻轻打着拍子哼道:

“你若是赴御宴琼林罢,媒人每拦住马,高挑起佳人渲染丹青画……你恋着那奢华,你敢新婚宴尔在他门下?”

李坏坐在台上,身边空无一人,唯有风声如唳。不远处他为谢盈安排好的烟花绽放,光华流转如梦如幻。随后烟花凋谢,灰烬徐徐落在李坏的身上。

那一刻他突然很想念谢盈,那几年上元节时他都会和谢盈约定去宣德门看烟花,谢盈提着描绘仕女的鱼龙灯寸步不离地跟在他身后,唯恐彼此走丢。等到深夜两人都逛饿了,便走进樊楼大吃特吃,有时谢盈在外面听戏流连,会到得晚些,李坏就守着一桌夜宵等她回来。

这一次烟花如旧,玉壶光转,李坏期望着在这台戏唱至尾声时,空荡荡的樊楼里能走进一个人。

长夜终于过去了,天将亮未亮,那人始终未来。

三年时间足够物是人非,谁也不能保证年少时的那个人会如约前来,不能保证你们之间会一如往昔,对不对?

李坏会过钱钞,孤身打马离开了汴京。

回到琼州水师那几天,李坏情绪极其低落,四大皆空,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直到他在琼州天涯海角再一次遇到谢盈,彼时山也崩催,水也解冻,天地万物一齐奔涌向她。

“你、你怎么来了?”

谢盈一言不发,大风吹得宝船摇摇晃晃,她穿着监军官袍缓步走下舰板,发丝连同衣袍都裹进纷乱欲狂的海风中,李坏心惊肉跳地想去扶她,反而被她踢了一脚。

谢盈现在出离愤怒,她在琼林宴上费尽唇舌,念叨了整整四个时辰才说服陛下让她来李坏驻扎的琼州监军,结果她赶赴樊楼才发现,李坏居然放了她鸽子,一个人先走了!

李坏之前只见识过谢盈对别人愤怒嘲讽的一面,万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也能享受这种阴阳怪气的待遇。他认命地扛着谢盈的行李,眉梢眼角却是掩饰不住的欢喜,他那些手下狐疑地看了他半天,终于看不下去了。

“头儿,之前不是说好了,不管朝廷派来监军的人是谁,我们都不认,先给她一个下马威吗?”

琼州水师是所有水师中最偏远最破败的一支,但破败也有破败的好处,由于李坏几乎是自掏腰包供养了整支军队,因此他在军中威望极高,从来说一不二。

说一不二的李坏矢口否认:“谁说不认,我认了。”

琼州军务是李坏一肩挑起的,李坏说认了,那就意味着整个琼州水军都要认。以往朝廷派文官监军时,军中总会刻意刁难捉弄那些文弱言官,唯独谢盈幸运地逃过一劫。

由于之前不知道朝廷这次派来的人是谢盈,李坏曾放任手下士兵,故意弄坏了驿馆床铺作为下马威。不过这在某种程度上帮助了李坏,面对谢盈疑惑的目光,他面不改色道:“驿馆的床铺坏了,我那里条件好,你睡我那里吧。”

谢盈看了看驿馆里只剩两根床腿的破床,再看了看李坏那张泰然自若的脸,终于在来到琼州后第一次对他放缓了语调:“麻烦你了。”

士卒目瞪口呆。

军营中没有多少讲究,李坏翻出他舍不得用的碧纱帐给谢盈挂了起来,又抱来一床新被褥,自己自觉去门口打地铺。可惜这里条件恶劣,帐子被蛀了两个大洞,沿海蚊虫又多,谢盈被闹得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忽然李坏扔给她一个小瓷瓶:“我自己配的驱蚊药水,你试试,很有效的。”

谢盈依言涂了,又问李坏:“你要不要?”

李坏摇了摇头。他以前和谢盈一起玩儿的时候,蚊子就明显更偏爱谢盈。如果他们两个人都涂了驱蚊药水,蚊子一定不会来叮他,还是会去找谢盈。

那天晚上李坏被叮了个够呛,几乎没睡成觉。他舍己为人的壮举取得了极大成效,谢盈安然蜷缩在碧纱帐里,伴着海浪声,一枕安眠。

李坏大半夜睡不着觉,干脆爬起来把谢盈全套衣服都拆洗了一遍。以前谢盈刻苦读书,经常没时间洗衣服,李坏总会顺手替她洗了。如今李坏洗完衣服终于确认,谢盈是真的来了。

“……”谢盈说,“我真是有点后悔来这里。”

李坏趁她不注意的时候,热情洋溢地把她所有的衣服都洗了,而且他情绪高涨时下手没轻没重,撕坏了好几件她最喜欢的衣服。谢盈捧着破破烂烂的衣料,绝望地发现自己来琼州后竟然没衣服穿,她不得已裹了一套李坏的旧衣裳,出门勘探。

谢盈长于算学,这次是来统计琼州的物产人口,运筹计算编纂成册的。这种事情枯燥深奥,偏偏又是国之根本,李坏好不容易才在野外逮到她,邀请她去看海钓螃蟹。

那一天士卒们都见到了这样的一幕:谢盈和李坏行走在礁石上,海浪在他们脚下拍击,两人一前一后,彼此低声交谈着。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远不近,却偏偏让人觉得毫无间隙,仿佛在天地尽头自成了一方小世界。

他们都知道今年开春时李坏曾经向知州请假,说他的心上人今年科举,他要回去亲眼见证她东华门外唱名。

那时大家都以为他在骗假期,毕竟谁都知道这三年里李坏拒绝了多少琼州闺秀,这样绝情的一个人怎么会有心上人?

“头儿居然还真有!”士卒喃喃道,“现在看来,那个人就是谢盈谢大人了。”

谢盈钓螃蟹回来,敏锐地发现琼州军营上下对她的态度热情了许多,许多人有事干脆直接来找谢盈请示,反正她同意的事情李坏多半也会同意。

谢盈不明所以,但受人欢迎总归是件好事,直到那一天——

琼州水师曾与敌军交战多年,本已将他们远远逐出了南朝地界。谁料他们看到现在南朝式微,竟又偷偷潜了回来。

并且劫走了谢盈。

其实这完全是一个误会,他们真正想绑架的是统领琼州水师的李坏。但奈何谢盈经常在外勘测,她发现穿李坏的男装行动要比穿裙子方便得多,也怪不得别人认错。

等李坏匆匆赶到时,流寇已被围剿得无路可走,带着谢盈上了一处悬崖。腥咸的海风吹散了谢盈的头发,流寇的苦无抵在她的脖子上,然而她看着李坏,脸色竟然异常平静。

流寇要李坏退兵三十里,并划出一块地方专供倭人活动。放在平时李坏肯定嗤笑他们痴心妄想,但如今谢盈这个筹码对李坏来说实在太有分量。以至于连谢盈都觉得李坏说不定会答应。

所以在李坏开口前,她冷酷道:“李坏,琼州水师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那是在众人纷纷向谢盈请示事务的时候,有人不忿谢盈插手军务,跑去和李坏告状。当时李坏的回答是,她说了算,听她的。

谢盈其实远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镇定,生死关头没有谁是不害怕的。可她若是退缩了,难道就真的任由李坏为了救她答应那样的条件?那他回朝之后满朝文武会怎么想他?会怎么对他?他下半辈子都会因此毁掉。

她怎么能允许自己成为李坏最大的污点?

在我那些长得仿佛望不见尽头的少时光阴里,你是最重要的存在。

她这样想着,奋力向后一挣,苦无顿时在脖颈上划出一道伤痕,随即她拖着身后的劫匪,毫不犹豫地向悬崖下跳去!

倭寇下意识地反手一推谢盈,借着一推之力跃回崖边,很快被士兵擒下。然而李坏没有注意到这些,因为他下一刻便跟着谢盈跳了下去。

海水冰凉腥咸,谢盈的容颜在海水折射下显出一种梦幻般的美感,柔软的发丝如海藻般,密密匝匝地环绕在李坏的指尖。

他感觉自己仿佛被蛊惑了一般,缓缓低下头去,准确俘获到了她微凉的嘴唇。

谢盈在琼州,满打满算待了半年有余。

她天生比李坏细心,工作又勤勤恳恳,军营里的粮饷军资被她安排得井井有条。以至于她走的那一天,不少士兵自发地前来送她。

谢盈本来以为她短时期内不会再见到李坏了,岂料她回朝没多久,流寇大举入侵琼州,琼州军寡不敌众,最终全军覆没。

谢盈看到军情时整个人都在发抖,她冲回家里想收拾东西去琼州亲眼确认,然而她手抖得厉害,门上的锁眼怎么也对不准。最后她将钥匙狠狠一摔,蹲在门口,毫无形象地大哭起来。

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李坏死了,她还活着。

他们相识了多少年?从十一岁起她初识李坏,那时李坏的父亲刚刚领军收复了长安,李坏高兴得要命,带着她买下了汴京所有的美酒,倾入金明池中普天同庆,也热闹,也风流。

而失去了李坏的汴京,一定会很寂寞吧?

而琼州那惨烈一战中,究竟收割了多少人的春闺梦里人呢?

哭声渐渐地细微了下去,最终再没有一丝声音与活气。谢盈木然坐在门前,半晌,终于摸索着捡起了钥匙,咔嗒一声打开了大门。桌上放着她绣到一半的双鲤鱼,将鲤鱼锦囊拆开,里面存着谢盈墨迹未干的字句。

上言加餐饭,下言长相忆。

之后谢盈表现得一如往常,每天早上按时上朝,按时吃饭,只是她卖掉了谢家所有值钱的东西,在百姓都忙不迭逃离琼州的时候,她偏要一意孤行再去一次琼州。

早知道当初不离开就好了,那样她至少还能和李坏死在一起。谢盈冷漠地想,她在家里最后一次清点行囊,将那对双鱼锦囊收进包裹,条理清晰从容不迫,有一种冷静的疯狂。

然后她锁上门,正要转身离开时,忽然怔在了原地,随即眼泪汹涌而下。

离她不远的拐角,狼狈不堪的李坏一脸疑惑地看着她:“你要出门?”

琼州军全军覆没,李坏受了重伤掉进海中,他抱着浮木漂了整整三天,才算重新回到人间。李坏千辛万苦找回汴京,却意外撞见了谢盈奇怪的举止。

谢盈的荏弱只有一瞬间,她冷静下来后把李坏的伤口重新清理了一遍,又去给他收拾被褥。李坏奇怪地问她你家里怎么空荡了许多,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索性冷着脸不说话。

李坏不知道她大悲大喜的情绪,他受伤太重,能撑着来见谢盈已是强弩之末,几乎立刻昏睡了过去。睡到半夜,他隐约察觉有什么细碎的动静,睁开眼睛,却发现是谢盈在他近旁点了一盏油灯,正在眨也不眨地瞧着他。

他心里一酸,微笑道:“你看我做什么?”

“我在想以前的事情。”

以前李坏在汴京城混得绝对不算好,他父亲留给他千金财富,他出门却只能被人当冤大头;后来又在汴京花魁那里受了气,还得谢盈出面帮他找回场子;他在琼州风头太盛,朝廷十分忌惮,陛下原本打算派监军过去裁军,但谢盈扛下了压力,没有动琼州水师一分一毫。

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笨蛋。

李坏微微一笑,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缠着绷带的胸膛上:“是啊,没有你看着,我总是在被人欺负。”

他说话带点撒娇的语气,谢盈的脸倏然便红了。只是李坏还不打算放过谢盈,他慢慢靠近她,用轻柔的语气继续诱哄道:“小姐姐,我身上疼得很。”

谢盈原本还想推开他,闻言立刻僵住了,任由李坏抱住了自己。

“小姐姐,跟我在一起好不好?”

李坏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回到汴京的第一件事,既不是去兵部报道也不是去找医馆就医,反而撑着身体来到了谢盈这里。也许是他潜意识里认为,那个有谢盈在的小小院落……是世界上最柔软最安全的地方。

李坏回京时没有刻意隐藏踪迹,很快,他还活着的消息便传遍了朝廷上下。

李坏还不知道,朝廷上早已为他吵得沸反盈天,原本谢盈曾推举李坏为水师总督,李坏失踪后那个位子便空了出来,成为各大势力争抢的肥缺。

然而在争夺最激烈的时候,李坏居然活着回来了。他死了该有多好,活着就有可能抢走水师总督之位,碍了他们的路。

谁挡他们的路,他们便要谁死。

于是李坏的劫难正式到来,一部分人认为李坏以寡敌众,慷慨悲歌;然而在言官的奏折中,李坏明知不敌却还带着手下士卒送死,是在故意用士兵的命换自己的好名声,其心可诛,其罪当死。

谢盈这次站在了所有人的对立面,曾经有人不知死活地想要直接带人去谢府抓李坏,结果消息走漏,被谢盈挽起袖子当场在朝堂上暴打了一顿。这时所有人才终于想起,谢盈现在虽然是个文文静静的文官,但当年也是个撑华盖、牵猎犬、还跟着李坏在街头斗殴的纨绔。

既然谢盈执意要保李坏,那就干脆连谢盈一起扳倒算了。

那段时间谢盈每天上朝挨骂受排挤,下了朝还被人议论纷纷,声名跌至谷底。有交好的同僚劝她放弃李坏,她虚心接受,死不悔改,所有人都不明白她对李坏的这种执迷不悟到底是源于何处。

“起初我答应过一个人,会好好照顾李坏。”

那是长安城沦陷没多久,她跟着百官一起仓皇出逃。所有人都在南下,唯独一支军队逆着人潮而上,据说那支军队原是一路山匪,国难当头挺身而出,要去收复长安。

谢盈曾见过那位大当家一面,彼时她还不懂战争意味着什么,仰着头问那位大当家:“我娘曾给我埋了几坛女儿红,你要是收复了长安,能留着我的女儿红等我将来去取吗?”

大当家被她逗乐了:“好啊。不过我也有一件事麻烦你,我有个不成器的儿子也被我送去了汴京,你们要是遇见他,能和他一起玩儿吗?”

谢盈完全没听出来这是个玩笑,她郑重其事点了点头,随后与百官一起踏上了流亡之路。

她后来真的平安抵达了汴京,李坏一直以为他们的相遇是种偶然,实际上谢盈从一开始便注意到了他。

“那时我还没有意识到,那是我一生的承诺。”

处死李坏的呼声越来越高,谢盈每天上朝时跟一群言官唇枪舌剑地争辩,回到家里却把这些事情瞒得死死的,半点不敢让李坏知道。她的那根弦绷得太久了,以至于李坏跟她说他的伤全养好了时,谢盈还没反应过来。

“你现在还不能出门……”谢盈意识到什么,倏地改口,“为了庆祝,我让樊楼送一桌菜肴来如何?”

“酒呢?”

“酒的话……”她忽地笑了,“送一坛十八年的女儿红来。”

说了不醉不归,实际上只有李坏一个人醉了个彻底。他醉了也不乱发酒疯,只是熊抱住谢盈,半晌才道:“谢盈,我很想你。”

谢盈摸了摸他的头发:“嗯,我知道。”

“你不知道,”李坏固执地说,“你不知道我是为什么才去从军的。”

李坏一开始来到汴京时,只觉得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少年人被乱花迷了眼,身上又带着父亲塞给他的千金,于是顺理成章的成为了纨绔。

直到后来谢盈眼神发亮地对李坏提及,你的父亲是救国英雄,而我最崇拜英雄。

就像是做了一场荒唐大梦,李坏忽地就清醒了。

他浪子回头,去从军,去做她心目中的英雄。他怕自己在军中受父亲庇护,于是便去了离父亲最远的琼州,投奔了和父亲一点关系没有的水师。

“其实我去从军,并没有抱着‘让你从此喜欢我’的想法,我只是想变得强一点,更强一点……我总不能做一辈子的纨绔,听你描述着对别人的崇拜。”

他总不能当一辈子纨绔,虽然谢盈可能不介意,但是他介意。他不能容忍他成为谢盈身上最大的污点。

“我不能这么对你。”

谢盈终于再也忍不住,她扭过头去,无声地哭泣起来。

其实在这场儿女心事里,谈不上谁是谁的污点,不存在谁高攀或低就了谁,他们互为彼此的剑与鞘。

可是这世上真心实意希望李坏能活着的人,可能也只剩下了谢盈一个。因为谢盈今天收到消息,李坏在朝廷最大的倚仗,他的父亲,在边境遭遇埋伏,生死未卜。

来日大难,口燥唇干;今日相会,皆当喜欢。

百官对李坏的最后一丝忌惮,终于消失了。

谢盈到底根基太浅,豁出命去也不一定真护得住李坏。百官真正顾忌的,还是那个远在西北、但手握兵权的大当家。

现在大当家生死不明,最好的情况是李坏死罪斩首,这样大家才好名正言顺地瓜分他父亲手上的兵权。

刑部的人堂而皇之地踢开了谢家的大门,指明要关押李坏。谢盈木然地站在门口,望着李坏穿着囚衣的背影拐过街角,终于再也看不到了,她一言不发,指甲深深地掐进了门栏里。

她不是没有想过,万一失去大当家这个庇护,她该怎么保住李坏。

她思考了三天三夜,家里的藏书被她翻开又丢弃,到最后谢盈目光空洞地坐在一地狼藉里,她想,狡兔死,走狗烹。

李坏被百官弃若敝履,不是没有原因的。他长于带兵,可是南朝已与倭寇议和,就连草原也不知为何偃旗息鼓,签下合约说永不侵犯……太平盛世里,要一个将军做什么?

文官自以为没了威胁,便开始与英雄争夺权力。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她去见了李坏最后一面。她将之前攒下的银子全都塞给了刑部,终于获得了将李坏带出天牢一天的机会。

他们走过放烟花的宣德楼,走过谢盈曾经唱名过的东华门,走过热闹依旧的樊楼,最后来到金明池。

这里的人大都记得李坏当年倾酒入池、赠饮众人的豪迈,纷纷笑着上前和他打招呼。谢盈默默地看着李坏谈笑自若,一个人慢慢退入到了大相国寺的阴影之中。

她在大相国寺约了人,这件事情她暂时不打算对李坏说。

等谢盈终于从大相国寺走出时,正看到李坏坐在金明池边缘上兴致勃勃地讲述着自己在琼州的英勇事迹。他身上带着不少琼州阵亡将士的遗书,此时一封一封读来,四周落针可闻,时而传来几声百姓抽泣的声音。偶尔念到几个熟悉的名字,有人尖叫说那不是我某某远房的亲戚么,于是遗书兜兜转转,终于回到了亲人的手上。

琼州一战究竟有多惨烈、琼州水师究竟是英勇牺牲还是沽名钓誉,这些事实不是言官三言两语就能颠覆的。

金明池水声潺潺,间杂着些许哭声。谢盈走出几步,不欲听到当初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士兵们的死亡,谁知却撞见了刑部来人——一日之期已到,他们是来拷李坏回天牢的。

但百姓不依,你们说李坏犯了罪,他犯了什么罪?你们凭什么拿人?找打!

百姓群情激愤大打出手,弄得刑部骑虎难下,到最后还是李坏苦笑着安抚了大家的情绪,主动带上了镣铐。他跟着刑部离开时,身后一片沉默,不知是谁突然高声喊了一句:“将军保重。”

他们不懂朝堂上的钩心斗角,但是他们懂从小长在他们身边的李坏,也懂英雄。

金明池周遭的灯倏然亮了起来,百姓齐齐跪下,万众同声,仿若一人:“将军保重。”

谢盈站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她分明看到,李坏在转过头来时,眼角似有泪光。

他望向谢盈的方向,嘴唇微动,说的是:“谢盈,保重。”

尾声

谢盈那天在大理寺约见的人,其实是李坏的父亲。

大当家固然在边境遭遇了埋伏,只是谢盈在朝中还算培养了一点自己的势力,她的亲信千里加急将这位大当家带了回来,暂住在大相国寺养伤。

她那天去见大当家,是希望他能出面救下李坏。但等到李坏三堂会审那日,大当家与谢盈站在樊楼上,看到三堂会审处里三层外三层站的全是密密麻麻的百姓,个个虎视眈眈地盯着那些官员。

李坏被带出来时,那些百姓雀跃尖叫,声音差点没把樊楼屋顶掀翻。谢盈见状笑着摇了摇头,笃定道,不需要你出面了。

除非那些蝇营狗苟的官员真的敢冒着百姓哗变的风险。

大当家爽朗一笑:“等下会审结束,我还是去打声招呼吧。免得官员们真以为我死了,来挖我军队的墙角。”

临走时他深深地看了谢盈一眼,这些他曾经庇护过的少男少女们,踏上朝堂,终于逐渐长成了独当一面的栋梁。

他们是南朝未来的模样。

李坏本身无罪,光天化日之下又不可能屈打成招,刑部又不敢真的逼着百姓哗变,只能将李坏的判决拖了又拖,最后实在抵不过那些隔三岔五替李坏击鼓鸣冤的平民,最终只能将他无罪释放,官复原职。

李坏出狱那天,谢盈正在翰林院里,跟太史一同修今年的史记。今年李坏与谢盈双双入朝为官,本该新修两本列传,而谢盈长于文书,特地前来帮忙。

然而太史官大笔一挥,将本该分开的两人列传合并为一本,谢盈呆呆地看着那本两人合住的拥挤的传记,忽然一笑。

这样也好。

他若是纨绔,她就当朋党;他若是从军,她就去当官罩着他。不论如何,他们两个人总是要在一起的。

天地或有尽头,星河亦会倒转,而我的自传里曾经有过你的姓名,方不负一场曾经年少。

编辑/叉叉

赞 (2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