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阵线联盟

中场休息

主持/王小明

失忆阵线联盟

上上次在杂志里偷偷地提了一下我组的互动段子合集书——《我们混在一起》,之后就因为进度拖延再不敢作声。没想到还是有读者记在了心里,甚至私信夏沅,问《我们混在一起》什么时候上市!大家都很感动!但“整理书稿时一度笑得无法继续工作”的责编本人王小明,感动之余不免有些害怕:差点又被夏沅凶了!(夏沅:不信谣,不传谣。)

1.热烈欢迎朵爷加入失忆俱乐部

我们组的记性之差,通过杂志互动和微博网络的自曝和传播,早已尽人皆知(夸张)。

但是,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连朵爷也会沦落至此……

朵爷,作为一个谨慎的女孩,从不接听陌生号码的来电。

她最近的一次接听陌生号码(大概半年前),还是因为当时手机在本小明手上,而大家的手机又都长得一样……所以当来电时,我便习惯性地直接划了接听……但是在划开接听的那一瞬间,我又忽然反应过来这其实是朵爷的手机,于是立马将手机塞给了她!

朵爷:??

我:我以为这是我的……别管了,先接吧!

朵爷:?!

这件事的后续我其实忘记了(已经半年了!),所以我们就当朵爷在小明的帮助(?)下,接到了一个原本会漏接的重要来电吧!为这件事安排一个温暖的结尾!

朵爷:我可不……(掐断)

……话不多说,让我们回到朵爷加入失忆俱乐部的那一天。

一天下午,有个身穿工作服的陌生男人,直接冲进了我们的办公室。

他在偌大的编辑部办公室,从门口一路问到了我们的身后:请问“朵爷”是谁?

朵爷(七分茫然三分恐慌):啊?

外卖大哥将手中的奶茶递给朵爷,同时呵斥她:在门口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为什么不接?

朵爷:我……我忘记自己点了外卖,看到是陌生号码就没有接……

外卖大哥因为无语而笑出了声,在朵爷的连连道歉下出去了。

我们回过头去耻笑朵爷。

朵爷:唉,果然,我还在想是哪家骚扰电话这么执着,给我打了一遍又一遍……

一只脚刚踏出大门的外卖大哥:……

抛开暂时忘记自己点了奶茶这件事不说,朵爷确实因为不接陌生号码而躲过了很多我们常遇到的骚扰电话。

比如“您好,我们这里有一个商铺您有兴趣吗?”

——我有兴趣,但是没钱。

2.珍爱生命,从我做起

除了出于无奈的外卖员,最近还有一个推销员悄悄溜进了我们公司。

于是在我们卖力工作的时候,就听到离大门最近的隔壁组一直有“试一下呀”“不用了”“谢谢”的声音传过来。

渐渐的,声音离我们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转眼就有一个陌生人,走到夏沅的旁边,将手里的东西摆在皇后的眼前:你好,尝一下?

皇后:不用了,谢谢。

推销员(倔强):吃一下呀,这是红枣,很好吃的。

皇后(更倔强):不吃,谢谢。

推销员(纠缠):我又不会下毒,尝尝呀!

夏沅(暗藏怒火):我不吃。谢谢!

我被旁边剑拔弩张的气氛吓得紧张不已,还好在令人窒息的沉默中,他终于放过了夏沅……走向了我?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差点被塞了一口红枣,只能迅速避开:不用了,谢谢——同时目光不离电脑,避免眼神接触。

等到推销员走近朵爷的时候,行政部的同事赶过来将他请了出去。

朵爷:吓死我了!从他站在皇后那里的时候我就开始穿鞋,结果一直没穿上!万一他恼羞成怒要伤害我们怎么办!我鞋没穿好可是跑不快的!(……朵爷!怎么又在办公室里脱鞋?)

叉妹:我假装工作,实际时刻注意他的动向,并在脑中模拟了一遍我计划已久的逃生路线!(???)

夏沅(后怕):谁会吃陌生人给的东西!我们都是很惜命的好吗!(没错!)

我(思考):张美丽……也许会吧。(张美丽:?)

当有朋友匿名送几袋零食水果过来当作惊喜时,谨慎如我组,可是不敢下嘴的,一定要弄清楚是谁!

当我们在群里刷屏猜测、讨论了一个小时后,得出的解决办法是……叫张美丽先尝。

张美丽:你们不能因为我没看群消息就这样对……哇!好吃!

3.从风扇开始,以伤害结束

我们组的座位和空调无缘,于是叉妹买了一个巨大的风扇寄到公司。

她开心地把风扇夹在了办公桌的挡板上,却因为风扇声音太大,不敢开……毕竟对面坐着夏皇后。

实在忍不住开了,结果因为支撑不够,风扇一摇头就掉。

我:……你别开摇头啊。

叉妹:它只有摇头这个选项!

怎么可能?这个生活技能为零的叉妹!

我看了一眼风扇,告诉她,上面那个凸起就是摇头的开关。

叉妹:按不动!

本小明:不可能!

叉叉使劲地按了两下,没动。

她得意地望向我:你看吧!

我站起来……把摇头开关向上一拨,风扇终于停止晃动它那摇摇欲坠的头。

朵爷(关切):叉妹,不要把风扇直接对着自己的头吹风,这样不好。

叉妹:可是它摇头就要掉。

朵爷(灵光一现):这样!你可以对着张美丽的头,再从张美丽的头反射柔和一点的风送给自己。

张美丽:……朵爷?

原本也想指责朵爷的正义使者王小明,却被朵爷手机上一张以前的照片吸引了目光。

我(赞叹):朵爷你的头好小,所以这张照片显得很高。

朵爷(不解):不是的,因为穿的是长大衣。

我(激动):不是的!是因为头小!头小,比例就好!你看大家都是用“×头身”来夸赞比例!

朵爷(怀疑):是吗?

我:是的,你想想雷×音。

朵爷(恍然大悟):哦——那张美丽……

张美丽:为什么又要伤害我。

4.今天的夏沅也是凶凶的

早上,我在夏沅的注视下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我:怎么一大早就瞪着我!

夏沅:王小明,你还敢问!

我有点心虚——是不是记录夏沅发脾气的小本本没藏好?

夏沅:我昨晚梦见你了,被吓醒还出了一身冷汗!

我(七分恐慌三分茫然):???

夏沅气愤地控诉了我半个小时,说我在梦里硬拉着她去悬崖峭壁上蹦蹦跳跳……最后因为索道消失被困在了一个深坑里……气得她在梦里大骂:王小明,你什么毛病!

我:……等等,你连做梦都要辱骂我!

什么都没有做错的我,不知为何,竟感觉有些害怕。

毕竟……这可是夏沅!

上次朵爷给了我们每人一个佩奇文身贴纸,我们都开心地贴在了手臂上,除了张美丽。

夏沅:张美丽!合群一点!

张美丽:哎呀,怎么贴呀……好麻烦呀。

夏沅(魄力):你过来!

张美丽不情不愿地过来,夏沅抓着她的手臂,我贴贴纸。

等到张美丽离开的时候,手臂上留下的不止贴纸,还有夏沅的……五个指印。

朵、叉、明:……(发抖)

赞 (6)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