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衣

关注公众号 " 一缕阳光l " ID : shejidiyi

婆娑果

【楔子】

清明那会儿,连绵阴雨下了几个昼夜​‍‌‍​‍‌‍‌‍​‍​‍‌‍​‍‌‍​‍​‍‌‍​‍‌​‍​‍​‍‌‍​‍​‍​‍‌‍‌‍‌‍‌‍​‍‌‍​‍​​‍​‍​‍​‍​‍​‍​‍‌‍​‍‌‍​‍‌‍‌‍‌‍​。阿青睡在树叶中,恹恹似晾了千八百年的老树皮​‍‌‍​‍‌‍‌‍​‍​‍‌‍​‍‌‍​‍​‍‌‍​‍‌​‍​‍​‍‌‍​‍​‍​‍‌‍‌‍‌‍‌‍​‍‌‍​‍​​‍​‍​‍​‍​‍​‍​‍‌‍​‍‌‍​‍‌‍‌‍‌‍​。偶有路过的鸟兽躲雨,叽叽喳喳想寻片刻落脚之地​‍‌‍​‍‌‍‌‍​‍​‍‌‍​‍‌‍​‍​‍‌‍​‍‌​‍​‍​‍‌‍​‍​‍​‍‌‍‌‍‌‍‌‍​‍‌‍​‍​​‍​‍​‍​‍​‍​‍​‍‌‍​‍‌‍​‍‌‍‌‍‌‍​。她抬抬眼皮,挪挪腰肢,转又睡去。

阿青掌管此间山林,坏事未做,好事少有。因此修行百年,依旧还是小小山鬼。不得飞升,不可成神。

阿青对此浑不在意,只盼清明节气早些过去。乌云还回太阳,这山间也能多些人气儿。若得那一二美少年养养眼,也算不负百年修行。她睡梦中想得正美,便听有人在唱“绿兮衣兮,绿衣黄里。心之忧矣,曷维其已。绿兮衣兮,绿衣黄裳。心之忧矣,曷维其亡”。

歌声凄凄,扰了阿青好梦。她无须抬眼,也知是有人趁着清明入山间悼念亡妻。这般阴雨天气,倒也真是难为了他的痴情。阿青以枯叶覆眼,想要继续偷闲。无奈那人歌声阵阵入耳,终是吵醒了她的倦意。

阿青坐直身子,见全来人相貌。眉眼周正,玉树临风。以人类相貌评判,当属上品。四目交接,眼波横转。痴痴苦等美少年的阿青拂了拂衣袖,说:“扰我清梦,阿衡,让他滚出去。”

【一】

阿青好美色,这是林间尽人皆知的事。

以貌取人,并非可取之处。好在阿青生性怕麻烦,所以也没生出要随哪个美少年入尘世享人间情爱的荒唐事。当然,她也没有将人困在林间的本事,百年小妖,脆弱至极。若是惹来祸端,怕是就要丢了性命。美色虽好,但终不及性命珍贵。

所以林间偶尔来了相貌周正的人,她也只是躲在叶子后悄悄窥上一眼。特意命阿衡赶出去的,似乎只有那日在清明雨下,浅唱《绿衣》的青衫书生。

书生的名字极具诗意,他姓叶名路云。名字应是取自“三千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云淡风轻,潇洒肆意。许是名字的缘故,此人举手投足的儒雅间又多了几分侠气。这是阿青喜欢的气质,可矛盾的是,她极其讨厌叶路云本身。阿衡说,许是因为路云那日的歌声扰了她的清梦。

阿青什么都好,就是起床气格外暴躁。

书生又来了,哼着《绿衣》的曲调。这是纪念亡妻的歌谣,清明听到也就罢了,如今雨霁天晴,阿青听了难免更加头疼。她想让阿衡赶人,路云却一路磕磕绊绊向她跑来:“姑娘,我只是想要见见你。”

《绿衣》是男子怀念妻子所作,凄凄哀悼,婉诉相思。叶路云既将此曲常挂嘴边,显然是已经有了妻。虽其妻如今可能已经逝去,可既歌声这般痴情,便该一直忠诚下去。清明追悼,不过三日,便又对她起了心思?阿青不禁冷笑,朝秦暮楚之人,她最是厌弃。

“姑娘可是山鬼?”他用尽力气推开阿衡,道,“听闻山鬼尽知林间事,若是有在这里走失的人,山鬼都可以帮忙找到。”

阿青皱了皱眉,原是自己自作多情。这比遇见朝秦暮楚的男人,还要令人生气。她以树叶幻化为镜,仔细端详自己的容颜​‍‌‍​‍‌‍‌‍​‍​‍‌‍​‍‌‍​‍​‍‌‍​‍‌​‍​‍​‍‌‍​‍​‍​‍‌‍‌‍‌‍‌‍​‍‌‍​‍​​‍​‍​‍​‍​‍​‍​‍‌‍​‍‌‍​‍‌‍‌‍‌‍​。墨发白肤,与寻常人类女子无异。唯独眼睛是绿色的,像浮萍,像森林,又像黑夜中草原狼的眼睛。挺美的一张脸,无奈只是被人当成了祈祷的神像?她来了脾气,怒气冲冲道:“阿衡,让他滚!”

叶路云滚了。

叶路云又回来了。

他一遍又一遍找回,风雨无阻。无论阿衡用什么样的姿势将他丢出去,他都会坚定不移地爬回来。叶路云要寻的是自己的妻子,一个名唤柳暄妍的姑娘。

人类的爱情大多枯燥,翩翩公子配上文雅美人,街头卖的话本子里满满皆是。阿青不愿多听,可叶路云还是站在树下条理清晰地讲得绘声绘色。厌恶麻烦事的山鬼倚在树上半睡半醒,只听他讲了什么自幼相识、相伴余生。后山间遇贼,彼此失散。所有人都说柳暄妍死了,他不信,日日来寻。人力不可寻,便欲求山鬼。山鬼还算客气礼貌地听完了,便交叠双腿翻了个身,说:“阿衡,送客。”

此番说得客气,倒是再没让他滚。

叶路云看到了希望,依旧日日来寻。阿青烦得不行,卷了包裹就要离家出走。一林子的山精树怪被搁置在家,但是有阿衡照管,想来也惹不出什么乱子。她赤足踩在溪水中,流水沾湿了她的裙子。烦心之事刚刚扫尽,叶路云却又突然出现。他俯首作揖,恭敬道:“阿青姑娘,请您帮在下找寻妻子。”

阿青跺了跺脚,踩起一片水花。她咬牙恨道:“柳姑娘遇见您,可真是三生有幸!”

【二】

林子就那么大,装的大部分是山精树怪、飞禽走兽。来来回回进出的人极少,若柳暄妍当真是叶路云口中那般天仙似的美人,阿青不可能不记得。可她偏偏就不知道自己的林子曾经来过那样一对举案齐眉的夫妻,也不知何时有山贼霸占了此地。纵然她贪睡慵懒,可也耳聪目明。百年无聊岁月若有这样趣闻,自然不会全无印象。

阿青说:“我只有百年修为,掌管的也只有那一方区域。也许你们在他处遭难,我实在无能为力。”

可叶路云不依。他咬牙坚持说自己的妻子消失在此地。

人类偏执起来,当真能气得她这山鬼头疼不已。

阿青有了杀机,掌心缓缓蓄起妖力。然山鬼不可伤人,否则便要被天打雷劈。她忍受不住那般酷刑,只好捺着性子,暂且放弃。阿青讨厌麻烦,却又对叶路云这个麻烦毫无办法。她招来树叶化作摇椅,懒懒躺了上去:“想说什么您慢慢讲,让我仔细回忆回忆。”

言罢,眼睛闭上,她似乎又要睡去。

叶路云蹲在她的身边,轻声道:“那天,我们经过那片丛林。暄妍看到了野山茶,想要采摘。不想惊动了盘在附近休憩的巨蟒,巨蟒修炼多年,已得龙骨。我不是其对手,眼睁睁看着它吞了暄妍的心脏。”

阿青睁开了眼睛。

“暄妍的确与我分别于这片丛林……时间是,一百年前。”

叶路云的身份有些特殊,他是神与人结合生下的孩子。天条不允许这样的爱情存在,所以父母在其八岁那年,双双被落下的天雷打入万劫不复之地。他吞下父亲的全部修为,就此成为不死之身。叶路云活了下来,可他非人非神,注定受尽磨难。后得其父生前挚友教导,练就一身除妖之术。

他流浪各地,行走世间​‍‌‍​‍‌‍‌‍​‍​‍‌‍​‍‌‍​‍​‍‌‍​‍‌​‍​‍​‍‌‍​‍​‍​‍‌‍‌‍‌‍‌‍​‍‌‍​‍​​‍​‍​‍​‍​‍​‍​‍‌‍​‍‌‍​‍‌‍‌‍‌‍​。诛妖除邪,修为渐深。师父说,只待其尝尽人生八苦,功德圆满,也许便能飞升成神,再不必尝尽世人冷眼。当然,这不过都是安慰的话,他是“罪人”之子,天界怎能让他成神?

后来,叶路云在一只狐妖手下救下了危在旦夕的柳暄妍。

英雄救美,美人一见倾心。俗套过分的段子,当事人讲起来眸子里却都是星光灿烂。

暄妍是名门闺秀,要嫁的是门当户对的少年公子,家人自然不会同意她嫁给叶路云这种居无定所的穷小子。可她还是趁夜翻过围墙与他走上一世相守的路。才子佳人,半夜翻墙。故事至此,似乎才算有了看头。

“我尝尽半人半神血统的苦楚,所以不能让我们的孩子也走上这种路。我放弃修行,想要变成人。听闻四时山有一种青鸾草,可以实现人们心底的愿望。我前往采摘,却无功而返。因为青鸾草属阴,得女子来摘才行。暄妍不顾我的阻止,偷偷前往,惊动了守护仙草的巨蟒。她为巨蟒所伤,没了性命。青鸾草同时融入她的身体……”叶路云看着阿青,一字一顿道,“人类之身的暄妍死了,转以山鬼之身重生。她遗忘前尘往事,化名阿青。守护林间生灵百年,如今,她重新回到我身边,我再也不想和她分开。”

阿青什么都没有想起来,但她想叶路云所说的应该是真的。

所以当叶路云施法将她从前的记忆还回时,她没怎么细想便默认了这个事实。自己原是人类,名唤柳暄妍,是叶路云的妻。而后,叶路云拥她入怀,轻声道:“只盼余生,我再不必唱着《绿衣》,四处寻你。”

阿青点了点头,转又有了倦意。

明明刚刚知晓了这般重要的往事,为何她的心没有任何悸动之意?自己当真懒惰至此?懒到与夫婿久别重逢,却没有力气摆出欣喜之意?

【三】

阿青重新与叶路云成了亲。

相较于柳暄妍,她似乎更喜欢阿青这个名字。

他们住在林间,日子潇洒惬意。阿青对他极好,贴心得连阿衡都有了酸意。

“日后若有一夫君,待我似叶公子待你,我这一生便是死而无憾了。”

听她这般说,阿青才终于想起阿衡原是个姑娘。只是她平日皆以雀鸟形象示人,让阿青忽略了她的性别。既然是女孩子,应该可以聊心事。于是,阿青抓住阿衡的尾巴毛,小声探讨:“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便是叶公子待你的这般感觉。”

阿青摇首:“他待我好是他的事,我又体会不到。你这般举例,我哪里知道什么是喜欢?”

阿衡平日便喜欢看人类的情爱话本,所以分析这种事格外得心应手。她接连询问几点,阿青皆是摇头。亲密相处不会心动,他与其他女子说话不会难受,看他布置的惊喜脑子里想的大多是为何要做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阿衡说:“你的心恐怕是石头铸造而成。”

她摸了摸心口,其间安静无声。

林间近来不算太平,常有修为深厚的妖邪出没。阿青虽只是小小山鬼,却也有守护山林的职责。此时此刻,倒是终于凸显出叶路云的作用。

他抢了阿青的工作,阿青倒也乐得清静。

那日有一狼妖突然闯入,阿青落了下风,为叶路云搭救。她没事,叶路云受了伤。

他虽有一半神族血统,可那对他来说,还是极重的伤。老树精说,若不施救,叶路云会死。阿青皱眉:“该如何救?”

“以命续命。”

阿青是山鬼,体内蕴有山间自然之力。可她年纪尚轻,只有百年修为。所以此时如果她将修为渡给叶路云,便等于送了自己的性命​‍‌‍​‍‌‍‌‍​‍​‍‌‍​‍‌‍​‍​‍‌‍​‍‌​‍​‍​‍‌‍​‍​‍​‍‌‍‌‍‌‍‌‍​‍‌‍​‍​​‍​‍​‍​‍​‍​‍​‍‌‍​‍‌‍​‍‌‍‌‍‌‍​。可她还是这样做了,吐出含了修为的内丹,塞进他的嘴里。头发变得花白,手指渐渐枯槁,她就要魂飞魄散了。

“我愿舍弃性命来救你,这是爱吗?”她伏在他的身上,轻声询问。

听着他心脏的跳动,阿青的大脑突然传来撕心裂肺的疼……她想起自己与叶路云的初见。他执伞出现,为她遮挡清明细雨。他俯身询问:“山野危险,常有猛兽伤人,姑娘为何孤身在此?”

“因为这里是我的家。”

“姑娘唤作什么?”

“阿青。”她认真回答。

阿青,她原本便唤作阿青。她是山鬼,生于林间古木,吸取祭祀者供奉在先祖坟前的青团中的思念,逐渐化作人形。能呼风唤雨,可上山入地。只是极少见人,所以性格单纯。那日她击退袭击旅人的妖怪,自己也受了伤,蹲在老树旁躲雨,被浇湿了衣裳。叶路云缓步走来,眉眼如玉,玉树临风。阿青从未见过生得这般好看的人类,忍不住多瞧了几眼。她喜好美色这件事,似乎从那时就已经开始了。

那柳暄妍是谁?

柳暄妍是叶路云的妻子,这件事没错。有关柳暄妍的回忆没有错,他们举案齐眉,恩爱如斯。后来柳暄妍为取青鸾草没了性命,只是,她没有复生。

阿青便是阿青,柳暄妍便是柳暄妍。

叶路云为何要将柳暄妍的记忆强加给阿青?

这件事情大概要追溯到百年前,阿青以为叶路云爱上自己的时候,她以为自己找到了人类的爱情,不料那个人类却在带她离开丛林后喂她喝下了不知从哪里寻来的符水。阿青动弹不得时,被他挖走了心脏。

“暄妍被蛇妖所伤,想要救她,必须得要山鬼的心脏。”

难怪无论叶路云为她做什么,她都不会动心,不会开心,亦不会伤心。原来,是因为自己早就没了心。

【四】

叶路云缓缓睁开眼睛。

阿青用枯槁的双手死死掐着他的脖子:“初见,你为救柳暄妍夺我心脏。既然我已将你遗忘,你又何故再来招惹我?”

记忆混沌,转又清明。无须叶路云回答,阿青已经想起了答案——山鬼生来弱小,却有守护一方的职责。天神为此施舍了他们一项特殊的能力,若有人想要迫害山鬼,必遭反噬。

阿青被夺走心脏时,修炼已有千年。所以最后身形还在,只是散了修为。彼时叶路云还算温柔地安抚她:“暄妍是人类,死了便是永别,我们再不能相见了。你是山鬼,即使散了修为也还能活着。这是救人一命的功德事,何乐而不为呢?”

她挣扎起身,拼命抱住他的脖子,温和笑道:“叶路云,我以山鬼之名诅咒你长命百岁。而你心爱的柳姑娘,只要嫁给你,她就会死。这诅咒,转世轮回皆不灭……”

阿青还想说些更恶毒的话,却被叶路云捂住了嘴巴。他凶神恶煞地问她:“都说山鬼性情温和善良,怎么偏偏你就这般恶毒?”

她被骗一场,被夺走心脏,想要报复一番,还要被骂“恶毒”。人类的心思,当真难测。阿青默默告诉自己,日后,再不要相信人类这种生了两条腿的骗人精。

可惜,修为散得厉害,她失了记忆,从此好吃懒惰,不务正业。百年之后,重新遇见叶路云就算了,她竟然为了人家将这剩下的百年修为也散了去。

“为什么?”阿青似笑非笑,“你我便当真有如此深仇大恨?”

“听闻,想要解除山鬼诅咒,只需得到山鬼百年修为。”叶路云坐直身子,将阿青推开,“我等你重新修炼一百年,害怕诅咒,百年未敢与暄妍相见。”

最后百年修为散尽,阿青就真的要死了。

临死前,她摸着自己空无一物的胸口问叶路云:“当年相遇是假,感情是假,所有一切都是假。那你说喜欢我,可有一点是真?”

“我爱的,只有暄妍。”

阿青挣扎起身,离开他们成亲时盖起的婚房。外间云开雾散,有阳光晕染在她青色的衣衫上。阿衡来了,围绕着她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她伸手去抚摸她的羽翼,而后发现,指尖化作袅袅青烟,渐渐地,她整个人就此随风消散……

一千一百年,她总算看透这尘世间。

【尾声】

暄妍在街上偶遇一青衫少年,对其一见倾心。

后来,他们成了亲,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百年以后,暄妍老去。叶路云守在她的身边,轻轻哼唱:

“绿兮丝兮,女所治兮。我思古人,俾无訧兮!

絺兮绤兮,凄其以风。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他说:“来世,我一定还会寻到你。”

赞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