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吱呀吱悠悠地转

策划/童年很快乐的大晴子

这是一期还没有任何主题,就先把导语写完了的《飞客栈》​‍‌‍​‍‌‍‌‍​‍​‍‌‍​‍‌‍​‍​‍‌‍​‍‌​‍​‍​‍‌‍​‍​‍​‍‌‍‌‍‌‍‌‍​‍‌‍​‍​​‍​‍​‍​‍​‍​‍​‍‌‍​‍‌‍​‍‌‍‌‍‌‍​。因为大王早早地跟我说她把《主编手札》写完了,只用了两个小时,然后在群里各种截图炫耀怼我,并且威胁我如果我不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所有互动,就要取消我的一切特权,还要请全组吃大餐​‍‌‍​‍‌‍‌‍​‍​‍‌‍​‍‌‍​‍​‍‌‍​‍‌​‍​‍​‍‌‍​‍​‍​‍‌‍‌‍‌‍‌‍​‍‌‍​‍​​‍​‍​‍​‍​‍​‍​‍‌‍​‍‌‍​‍‌‍‌‍‌‍​。我想想觉得好生气,但是好像没有合适的栏目可以怼回去,除了《飞客栈》导语这一亩三分地——写了几行,转眼一看字数要爆了,所以这场战争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要过“六一”了,作为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大孩子,能回想起来的童年生活都是美好的小圆满,然而关于童年的意难平,也有太多的故事想说​‍‌‍​‍‌‍‌‍​‍​‍‌‍​‍‌‍​‍​‍‌‍​‍‌​‍​‍​‍‌‍​‍​‍​‍‌‍‌‍‌‍‌‍​‍‌‍​‍​​‍​‍​‍​‍​‍​‍​‍‌‍​‍‌‍​‍‌‍‌‍‌‍​。

意难平派

春溪笛晓(《时光慢过蓝风夏》作者):

小时候没机会接触电脑和网络,看电视是小孩子为数不多的娱乐活动。那时候的影视剧服化道在现在看来可能有点简陋也有点过时,但是对于小孩子来说吸引力还是很大的,唯一的问题是当时没有地方查剧透,一不小心就吃到满嘴玻璃碴。

比如2000年的《天地传说之鱼美人》,讲的是鲤鱼精小莲爱上书生张子游,化作他爱慕的相府小姐与他相恋。经历一系列挣扎和阴差阳错,在你以为他们应该快要修成正果的时候,他们死在一起了,死时还维持着两个人相拥对望的姿势,惨到不行。

要是以为这种认错人梗和替身梗只会虐你一次,那就错了,2003年又出了一部剧,叫《水月洞天》。这剧里面有对配角,叫童战和尹天雪,在这一部里他们甜甜地相恋,纯情又美好。结果在接下来的续集《灵镜传奇》里,天雪毁容,看着和易容成她的“假天雪”代替她和童战重逢,好不容易相认后还是死在了童战怀里。那时候的编剧真是太心狠手辣了,撒狗血和扎心从不手软!

宣蓝田(《公子多多见谅》《不良于眠》作者):

小时候喜欢收集亮晶晶的小东西,什么玛瑙串、鼻烟壶、水晶卡子、彩色弹珠,衣服上剪下来的小碎钻和漂亮扣子。那时候爱臭美,谁来了都要拿出来显摆一下。

对门家住了个小男孩,有段时间他爸妈上班忙,我妈总要留他在我家里吃顿午饭。邻里之间互帮互助,吃个饭也没什么嘛,偏偏小魔鬼看上了我的一柜子珍藏(怪我自己显摆),今天要走一个大海螺,明天要走一颗小石头。

那时太小不懂拒绝,忍痛割爱送了好几回。偏偏小弟弟不是那种典型的熊孩子,委屈巴巴的样子老让我觉得是自己做错了,于是只能绞尽脑汁想对策。

某周六大清早起来,我哼哧哼哧提着几个大袋子打了车,打算把全部珍藏放到奶奶家里去。哼,全部拿走,看你还能找得到?!

司机师傅说姑娘你东西太多了,放后备厢吧,我说好啊好啊。然后……

下车时候忘了拿!十几年的珍藏!全丢了!!

从那以后养成了打车先记车牌号的好习惯。 

翎均:

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童年遗憾应该还是内地2003版的《天龙八部》,虽说我非常吃神仙姐姐的颜,但在这部剧里我最爱的始终是阿朱,她死后我浑浑噩噩地跟爸妈追完了全剧,然而到了结局画面还是被彻底震撼了——阿紫自剜双目抱着萧峰从悬崖上跳下殉情。片尾曲终了我还在兴致勃勃地等下一集,因为小时候总觉得英雄的一生不该这样戛然而止,他应该把绝世武学传给接班人,还应该和心爱之人团聚,子子孙孙无穷匮。结果等到最后等来了另一部现代剧的第一集,实在给我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强烈的创伤。那个时候互联网还不普及,反复回顾剧情什么的也挺难办到,到了现在再看已经没有了当年的情绪。不过想一想我对虐文的偏爱大概就是从这而来的。

勾欢:

小时候曾在爷爷奶奶家住过几年,在东北的小农村,那时家里有很大的前后院子,种着许多种瓜果菜蔬,养了群鸡鸭,有一条看家的老狗,还有几匹毛驴。最大的那棵杏树下有口我又爱又怕的老水井,每年春夏,杏花开罢沙果花开,再过几月就有黄澄澄的杏和糖心透亮的沙果成熟。小时候我几乎没有玩伴,但对我来说这个大院子就足够了。夏天乘着傍晚的凉在院子里放桌吃晚饭,秋天扣着草帽坐着毛驴车和爷爷奶奶去赶集,追鸡撵狗,玩虫子爬土墙摘野花,踩坏西瓜苗,压烂灯笼果……混世般的童年,处处有趣,眼眼新鲜。后来父母和姑姑们商量,给辛苦耕作了半辈子的两位老人在镇里买了楼房。搬家后,那个大院子不知卖给了哪家,如今也有十多年,我再没见过那个院子,也不知现在的主人将它经营成了什么模样,只是偶尔会惦念着儿时的快乐时光。

(什么?没有感受到哪里意难平?嗯,现在我没钱,等我有钱了,我要把它买下来变回小时候的样子!够不够难平了……)

小圆满派

单赳焰:

现在想想,好像觉得我的童年时期还挺圆满的。有人管,有人打(噗),什么都不用操心,有吃有喝,每天想着法子出去耍,小伙伴们好像随便一凑就能一起玩。电视剧也是随便看看,那时候也不在意能不能接上,当然是没现在幸福了(所以现在是个好时代啊握爪)!小的时候,没有太多的想法,不会有太多的考虑,脑回路也简单。

长大以后有的时候会梦到小时候,哎,说起来我小时候个子超小,哈哈,连小橱子都够不到,不过当时没感觉,毕竟我跳皮筋还是蛮厉害,经常可以打头阵。有时候在梦里就看到小小的我在那里踮脚去捞电话——

不过幸亏现在长高啦,撒花!

然后,我觉得唯一的遗憾,应该就是我好像情商不太高,哈哈哈,一直过得朦朦胧胧的这样子。

怀朔:

《百变小樱魔术卡》就是童年时的小圆满。

小时候看电视只能随缘,大多数电视剧只是看过里面的一些片段。《百变小樱魔术卡》不是很长,那时候又总是播这个,是我为数不多的完整看过的动画片了。

谁能不喜欢我们的初代萌王小樱呢,还有看起来很高冷但是总在默默保护小樱的哥哥桃矢、超级超级可爱的小可、苺铃酱以及美丽神秘的月……这部动画片各种意义上都太戳我了。

当然最喜欢的还是王小明啦。这么温柔可爱又会脸红的男孩子,到现在也还是心目里最喜欢的男孩子。

前两年的时候这部动画出了第二季的序章,小樱跟小明终于表白了彼此的心意。这个序章实在是太甜太温暖了,看的时候全程完全控制不住笑啊,我也就截了十几张图,看了七八遍吧。

晴子:

宫泽理惠的电影《捉妖记》、永松洁的动漫《小小男子汉》、酒井法子的电视剧《我爱美人鱼》,我童年追剧的三大遗憾。(不许去搜这些影视剧的上映时间!哼!)

《捉妖记》是在CCTV6看的,只看了后面一半,一直想看完整剧情,我甚至不记得是哪国的电影,也不知道电影名字,凭着“人被缩小关在瓶子里”“有马戏团和小丑”等模糊剧情,搜遍了国内外网站,最后在日本雅虎上搜到了相关的资料,保存了十几年,有天翻出来,搜到了资源,赶紧保存了,可惜没有字幕组翻译。

当年卫视中文台播《小小男子汉》的时候错过了,后来湖南经视播,好不容易说服我妈同意看,结果中途出去玩了几天,回家发现停播了,然后这部动漫就消失得彻彻底底。因为一直记得男主被叫“死阿强”,他有个朋友叫“白痴渡边”,这么多年想起来就搜搜,十几年前的互联网什么都搜不到,但是找到了一群同样在找这部动漫的小伙伴,前几年搜到了港版译名《住家男人妹仔强》,2015年在优酷找到一家法语字幕组翻译了二十多集法语资源,今年年初在B站找到了日语生肉资源,就差不会日语了!

《我爱美人鱼》据说当年制片方和电视台有矛盾,把母带毁了,民间如果有完整版录像带都算是绝版资源,视频网站上能找到一些大佬上传的模糊不清的片段,音乐网站上可以听到主题曲,也算是圆满了。

有时候会感慨如果互联网发展得再早一点就好了(你们年轻人真是赶上了好时代,呜呜呜),不过只要活得够久,就一定会有好事发生,一点点补足童年遗憾好像也很有趣的样子。

小编的话:本期互动话题#关于童年的意难平#和#关于童年的小圆满#将同步在新浪微博@飞魔幻杂志 讨论,快来参与各种线上线下话题和活动吧!谁能想到会收获什么意外惊喜呢?!(编编们也不知道啊!)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