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恋人

文/蛋挞皮不酥

简介:

前男友是比赛对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大概就是冤家路窄,狭路相逢​‍‌‍​‍‌‍‌‍​‍​‍‌‍​‍‌‍​‍​‍‌‍​‍‌​‍​‍​‍‌‍​‍​‍​‍‌‍‌‍‌‍‌‍​‍‌‍​‍​​‍​‍​‍​‍​‍​‍​‍‌‍​‍‌‍​‍‌‍‌‍‌‍​。宁多棠恨不得绕道走……可当她被对方压在椅子上亲吻时,还是忍不住心中悸动​‍‌‍​‍‌‍‌‍​‍​‍‌‍​‍‌‍​‍​‍‌‍​‍‌​‍​‍​‍‌‍​‍​‍​‍‌‍‌‍‌‍‌‍​‍‌‍​‍​​‍​‍​‍​‍​‍​‍​‍‌‍​‍‌‍​‍‌‍‌‍‌‍​。

原来,有的人表面上针锋相对,私下却比任何人都亲密​‍‌‍​‍‌‍‌‍​‍​‍‌‍​‍‌‍​‍​‍‌‍​‍‌​‍​‍​‍‌‍​‍​‍​‍‌‍‌‍‌‍‌‍​‍‌‍​‍​​‍​‍​‍​‍​‍​‍​‍‌‍​‍‌‍​‍‌‍‌‍‌‍​。

001

宁多棠是一名职业电竞选手,而她的初恋前男友闻珩也是。不巧的是,闻珩和她所在的两家俱乐部一直是竞争对手,更不巧的是,五天后有一场区比赛,他们两个俱乐部刚好住进了同一家酒店。

缘分真是妙不可言。

宁多棠看着程瑶玉撩着一头波浪卷朝闻珩走过去,身边的队友跟着起哄吹了声口哨,揶揄道:“那程瑶玉可是公认的最漂亮的游戏女主播,没想到居然喜欢闻珩这款。”

宁多棠收回了视线,一副兴致索然的样子,转头就进了电梯。电梯门关上的那一瞬间,闻珩突然抬头朝她的方向看了过来,眉头微皱。

不知道是不是冤家路窄,短短半天的时间,宁多棠在酒店餐厅遇见了闻珩的教练、打一局游戏遇到了闻珩的粉丝、健身房跑步又遇见了闻珩本人。

彼时,闻珩和他的队友在一起,而宁多棠这边只有她一个人。迎面五个对手,用脚指头想都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宁多棠当即打算离开,闻珩却突然叫住她,她本来想当作没听见,哪知他的队友竟齐齐上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宁多棠的脚步一顿,抬头迎上了闻珩似笑非笑的目光,顿时有些忐忑,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带进了旁边的健身房。

屋子里放着几个健身球,宁多棠被闻珩堵在几个花花绿绿的球间,在对方问她是不是去过“朝五”的时候心虚地反问道:“我去哪儿和你有什么关系?”

“朝五”是家有名的夜店,宁多棠何止去了,还差点儿把店砸了。当时因为被陌生人调戏,她一生气就没忍住。宁多棠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实在丢人。作为一名偶像包袱很重的职业选手,宁多棠为了不在前男友面前丢脸,特意补充了一句:“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离我远点儿。”

也不知道这句话怎么就触到了闻珩的逆鳞,他有些烦躁地皱了下眉,然后抬手拽过了她的手腕。

他原本就有些桀骜,此刻带着点儿躁意,让宁多棠回忆起他们还在交往的那段时间。那时候他还不是电竞选手,只是个稍有名气的电竞主播,他的死忠粉称他为神仙主播——无论是颜值还是手速,都是一流。彼时,这位神仙主播和她正在热恋期。

此刻,神仙主播变成神仙选手,正在找她的麻烦。

“离你远点儿?”闻珩低低地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喉咙有些发干,“宁多棠,你别再逼我了。”

闻珩和宁多棠都是年少成名,前者是电竞主播圈的传说,后者是数独界的天才少女。后来,闻珩退出主播圈成了职业电竞选手,而宁多棠也加入了W.E开始打比赛,这些都是他们不欢而散之后的事了。

分手两年,如今宁多棠和闻珩狭路相逢,她的手腕被他拽得生疼,挣不开,她气得直跳脚:“闻珩!我们没关系了!”

“所以你干脆加入W.E成为我的对手?”闻珩差点儿被气笑,桀骜飞扬的眉眼低垂,吐字缓慢,“你明明知道我不会站在你的对立面。”

002

宁多棠从健身房离开后就回了酒店房间,一连几个小时都没出过门。第二天晚上,她准备打个赛前游戏娱乐的时候,顺手打开了某直播平台,首页正在自动播放有关区比赛的采访。

站在镜头前接受采访的是闻珩的队伍,而负责采访的是电竞圈里一个著名的“神坑”记者,经常话里挖坑让人往里跳。

宁多棠还记得她在采访自己的时候,问了一句:“现在圈内女性职业电竞选手特别少,优势也不如男性,你现在加入W.E会有这种感觉吗?”

无论回答是与不是,能衍生的话题都太多了。是的话,承认女性玩家不如男性,不是的话,宁多棠的意思也会被引申为W.E的队员不如她。

这是什么问题?宁多棠一直秉持着能正面刚就不后退的信条,游戏里是,现实中更是。她当时就回道:“没有职业素养的话,建议你补完课再来。”然后回去她就挨了大老板的骂。

采访视频还在播放,因为这位“神坑”记者还是闻珩的女友粉,所以全程都冷落着其他四名成员,只直勾勾地看着闻珩,问了一些中规中矩的问题后,突然话锋一转道:“闻神之前是受过伤吗?肩膀上留的疤是怎么回事?”

宁多棠的游戏刚开局,分神往直播屏幕上看了一眼。闻珩穿着一身篮球服,胳膊上的肌肉看起来蓬勃有力,头发还带着濡湿,很明显刚和队友在酒店附近的篮球场打了篮球回来。

直播画质不是特别清楚,宁多棠看不清主持人说的那疤痕,但听见了闻珩漫不经心且令人震惊的一句话:“女朋友咬的。”

电竞记者当时蒙了:“什么?”

“我说,是我女朋友咬的,没听明白?”闻珩的表情看起来有些不耐烦,皱着眉,眉眼被汗微微润湿,整个人透着一股散漫。

又一次清楚地听见闻珩说的话,宁多棠脑子里的思绪简直要爆炸开来——

她好像……真的咬过他的肩膀,咬得还很重。

虽然游戏圈内没人知道他们曾经在一起过,但他也不能在这种场合说这些啊!不尴尬吗?!

况且这貌似是闻珩第一次当众提起自己的女朋友。

等到区比赛的那天,宁多棠在入场时和闻珩又见了一面。这是区决赛,只有W.E和AK两支队伍。宁多棠是W.E的ADC(物理伤害输出类型英雄),闻珩是AK的打野,第一场比赛开局的时候,他们两个并没有多少对线的机会,而到后半场时,闻珩突然频频出现错误操作。

旁人不知道为什么,但宁多棠很清楚原因。

比赛是三局两胜制,第一局W.E顺利胜出,宁多棠的心情却十分糟糕。下场休息的时候,她直接将闻珩堵在门口。

“这么多次操作失误,是看不起我?”

闻珩皱了下眉,声音沉沉:“不是,我……”他只是控制不住地想她。

宁多棠打断了他的话,态度强硬:“还有两局比赛,我希望你好好打。如果让我看出你故意让我,我只会更讨厌你​‍‌‍​‍‌‍‌‍​‍​‍‌‍​‍‌‍​‍​‍‌‍​‍‌​‍​‍​‍‌‍​‍​‍​‍‌‍‌‍‌‍‌‍​‍‌‍​‍​​‍​‍​‍​‍​‍​‍​‍‌‍​‍‌‍​‍‌‍‌‍‌‍​。”停顿了下,她憋着气说出最后一句:“闻珩,既然你那时候做出了选择,就不要回头找我了。”

他们是分手了的初恋情侣,也是比赛对手。

她才不需要怀念什么旧情,电子竞技不需要感情,她要做的就是让当初勾搭走闻珩的那个人看看,自己打比赛不会输给任何人,不管是数独界还是电竞圈,她都是天才。

003

接下来的两场比赛,闻珩终于发挥正常,毫无疑问地赢得了决赛的最终胜利。

当水晶炸裂的那一瞬间,屏幕变化,台下是一片惊呼声。宁多棠摘下耳机,抬头往另一边看去,迎上了他的目光。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也不怕被镜头捕捉到。

比赛结束后,还有一个简短的采访,宁多棠作为队伍里唯一一位女性选手,几乎是被重点提问的对象。

三场比赛,宁多棠算是发挥最好的那一个了,可偏偏因为她是女生,又因为她是半路加入W.E的,所以来找她麻烦的电竞记者特别多,结束采访后,她的头都开始疼了。

队友们都在安慰她。

“那个记者什么鬼态度啊?”

“宁哥,别动手,别动手,别和那些人一般见识。”

“怪我拖后腿,我反省,待会儿经理那里我顶。”

……

然而这些话在走出采访间后戛然而止,闻珩靠着走廊过道的白墙,身形与气质绝佳,看起来不像一个职业选手,倒像是广告模特。

他叫了一声宁多棠的名字,她的队友也不便打扰,拍拍她的肩膀先离开了。

周围来来往往的人不少,宁多棠跟着闻珩到了最近的一间训练室,门被关上的时候,她的心不免“咯噔”了一下。

气氛不太对,而闻珩沉默半晌后才出声道:“你的辅助没有保护好你。”

宁多棠的位置是ADC,主输出,需要辅助保护。

闻珩的打法又凶又厉害,被称为“野王”,从来没有他反杀不了的野区、对抗不了的兵线。而此刻他却垂着眉眼,说:“我可以给你打辅助,我只保护你一个人。”

宁多棠面无表情道:“不用你保护,这次是我的失误。”

她抗拒的姿态十分明显,闻珩毫无办法,只能问:“那要单独比一场吗?”

她怎么可能赢得了他?!

但很有骨气的宁多棠还是硬着头皮点了点头,没想到闻珩在比赛开始前还补充了一句:“输了的话任意惩罚?”

宁多棠顿觉不妙。她正想退缩,深知她想法的闻珩看了她一眼,笑道:“不敢了?”

宁多棠怔了半晌,无语应答。

她简直被闻珩吃得死死的,不管是在现实中,还是在游戏里。

输了游戏之后,宁多棠的眉头都要揪在一起了,一脸深仇大恨的表情,干巴巴地对闻珩说:“愿赌服输,你要我做什么?”

闻珩慢条斯理地退出游戏,起身走近她,问:“做什么都可以?”

宁多棠抬头迎上他深暗的目光,呼吸一窒,刚觉得大事不妙想跑的时候,闻珩拉住了她的手腕,另一只手扶过她的后脖颈,低头深深地吻了下来。

他的气息太强势,逼得她手忙脚乱起来,心跳瞬间飙到了每秒一百二十次。不仅如此,闻珩还侧过脸,很轻地咬了下她细腻的耳垂,她没有防备地往后一仰,跌进身后的电竞椅里。

然后,他弯下腰,继续不依不饶地又吻了上来。

宁多棠的脸烧了个通红。

这还有完没完了啊!

004

宁多棠回酒店的路上脑子迷迷糊糊的,不停回放着离开前闻珩说的那一句话:多棠,我从来没有别的选择,我的选择只有你。

——是在回应在区决赛中场休息时,她说的那句话:闻珩,既然你那时候做了选择,就不要回头找我了。

宁多棠觉得有些好笑,他这样说,又把程瑶玉放在哪里了呢?

程瑶玉和闻珩一样,都是游戏圈有名的游戏主播。彼时,为了完成平台要求的互动任务,闻珩总会和其他的主播一起双排打游戏,而程瑶玉就是其中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和闻珩一起直播的女主播。

两个人会有感情,也跟游戏有一定的关系吧?

就连当初闻珩加入俱乐部成为职业选手,也是程瑶玉邀请的他。

而当时的宁多棠直到一个月后才知道,那时候她参加完数独集训回来,还没来得及去问闻珩,就收到了一条程瑶玉发来的短信。

她说:你连这个游戏是什么都不知道,我和闻珩才是同道中人,你别再影响他了。

参加完集训的宁多棠累得要命,但还是拖着行李去闻珩新加入的俱乐部找他。只不过她不是俱乐部成员,闻珩又不在,她只能在俱乐部外面等。

从中午一点一直等到晚上,宁多棠终于见到了闻珩……还有程瑶玉。她比直播页面上还明艳动人,在闻珩身边站着,也极为出色和谐。

程瑶玉似乎踩到了石子,差点儿跌倒的时候,闻珩迅速地扶住了她的腰,还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只一眼,宁多棠就不再看了,她拖着行李朝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渣男!渣男!渣男!

明明说过只喜欢她的!

宁多棠太累了,累得哭不出来,疲惫地想:这样也行。

她才不会纠缠闻珩,谁不分手谁是猪。

那一个晚上,宁多棠是在网吧度过的,之后一个月也是,没日没夜地训练了一年之后,她终于加入了W.E。

签下合同的那天,宁多棠告诉自己,不能再为别人动心了。

……

一开始的时候,她就不该喜欢闻珩。最开始的时候,是她追的闻珩,所以后面也活该她最难过。

宁多棠和闻珩是大学少年班的同学,在快要毕业的那一天,宁多棠向他告白了,追了他好几个楼层想要一个答案。

最后在灯光熄灭的楼梯拐角处,闻珩停了下来,无奈道:“好了,我不跑了。”

时至今日,宁多棠都还记得那时候他的一个拥抱​‍‌‍​‍‌‍‌‍​‍​‍‌‍​‍‌‍​‍​‍‌‍​‍‌​‍​‍​‍‌‍​‍​‍​‍‌‍‌‍‌‍‌‍​‍‌‍​‍​​‍​‍​‍​‍​‍​‍​‍‌‍​‍‌‍​‍‌‍‌‍‌‍​。他很轻地抱了她一下,少年的气息柔和又动人。

“多棠,”那时候的他说,“谢谢你喜欢我。”

005

一切倒转回来,宁多棠在闻珩的那个吻后失眠了。凌晨五点,她还是没有一点儿困意,索性下床洗漱,换了一身运动装外出晨跑。

酒店附近有条河,宁多棠跑完几圈后回到酒店,结果在餐厅里遇见了程瑶玉。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穿着吊带长裙,现在也是,微笑时明艳又动人。此刻程瑶玉也注意到了宁多棠,她只愣了一下,便笑意吟吟地走了过来。

“没想到你会加入W.E打比赛……不过嘛,输一次比赛也没什么关系,你还有进步的空间。”

程瑶玉只字不提闻珩和先前的那些事,但宁多棠也感受到了她话里的轻蔑,她轻笑一声,同样话里有话地说道:“毕竟我是职业选手,总不能止步不前……不太像你,随便打打游戏,也就那个水平了。”

程瑶玉那张妆容漂亮的脸僵了一下:“什么叫‘也就那个水平’?”

周围渐渐有人看了过来,而宁多棠也没有要遮掩的意思,撩了下额前微微被汗湿的碎发,又酷又帅,满是嚣张。

“别装听不懂的样子,如果不服,可以和我单挑一局。能和职业选手比试一场,应该会给你涨些热度吧?”宁多棠这个人,有时候简直坏透了,把所有路都给程瑶玉堵死了,“当然了,你不会不敢吧?”

刚好程瑶玉直播平台的经理也在场,在听到了“单挑”和“比试”等词后,当即就觉得和职业选手比赛是个很好的直播噱头,立马上前替程瑶玉答应了下来。

这下,程瑶玉的脸色彻底难看了起来,就在宁多棠准备离开的时候,她狠狠地叫了声宁多棠的名字,而后者只是轻飘飘的一句:“既然敢抢闻珩,怎么就没想过我会反击?”

别说什么同道中人,她只相信胜者为王。

……

关于直播这件事,不到半天,酒店上下游戏圈内的人都知道了。W.E的经理还特地嘱咐宁多棠,区决赛输了是实力问题,但和一个主播的比赛不仅不能输,还得又放水又赢得漂亮。

比赛定在宁多棠离开酒店的前一晚,比赛结果更是毫无悬念,平均不到十分钟就能结束一局。

程瑶玉的脸色有些绷不住,比赛输了就算了,她还看见直播弹幕上有人发了句:W.E的女选手太好看了吧,之前镜头远没注意,近距离下又酷又美啊。

附和的人不在少数,而偏偏她不能露出难看的脸色,只能尴尬地笑着。

另一边,宁多棠摘下耳麦从电脑后刚起身,一转头就看见了站在门边的闻珩,她愣了一下。程瑶玉也注意到了他,声音娇娇地叫了声:“闻珩。”

娇滴滴的,又有一点儿委屈似的。

宁多棠挑了下眉,往直播画面上瞥了一眼,果不其然,有无数人开始刷屏,无非是在好奇程瑶玉和闻珩之间的关系。

宁多棠没有过多理会这些,推开椅子就要往外走,但是闻珩径直朝她走了过来。

006

宁多棠想了一两年,都没想明白当初闻珩答应自己的告白,是因为被她纠缠烦了,还是因为有一点儿喜欢她。

但交往的那段时间,闻珩对她真的很好很好,只是她没有安全感。

网络上,有无数人喜欢闻珩,他有无数的女友粉,而他也从来没有在网上提过自己有女朋友。

宁多棠表面上很平静,但对喜欢的人,她始终没什么自信。即使现在看见闻珩朝她走过来,她也下意识以为他是来找程瑶玉的,甚至还很贴心地往旁边让了让。

闻珩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把她带了出去,在酒店的中式回廊上才停下来。

“闻珩!”

宁多棠还没问他要做什么,闻珩先开了口:“为什么要和她比赛?”

原来是为了程瑶玉来找她问责的?宁多棠的心情瞬间糟糕起来,抿着唇不想说话,可偏偏她的耳朵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蚊子叮了一口,耳郭此刻又热又痒,忍不住想挠。

怀着对蚊子的讨厌和心里的愤愤不平,宁多棠闷着气说:“你别管我!”

闻珩垂着眉眼,躁意浓重,却也舍不得对她发火,只是声音低沉嘶哑得过分:“你不要我,我认了,可你为什么要把我推给另一个人?你就这么舍得把我当成赌注?”

听到这里,宁多棠睁大了眼睛看他,不可置信道:“我什么时候把你当赌注了?我什么时候把你推给别人了?!”

四目相对,两个人的神情都不太好。

而宁多棠更是咬了下唇,眼眶微微泛红:“明明是你不要我了……”

追了他三层楼求一个回应的人是她,先动心的人是她,到后来最难过的人也还是她,根本没有人知道那半年里她在网吧,没日没夜地玩儿一个游戏有多么痛苦。

也没有人知道,她主动发完分手的那条消息后,把有关他的所有联系方式都拉黑有多难过。

都说喜欢一个人时,会忍不住对她温柔。那时候她千里迢迢赶回来,在俱乐部外看见的就是闻珩对程瑶玉的温柔。

闻珩怔住。

宁多棠很少示弱,更别说像现在这样微微红着眼睛,像是怀揣着无数说不来的委屈。说完那些话后,她挣开了闻珩的手,准备回酒店房间。闻珩也是这才反应过来,揽过她的腰,低头靠近她的耳畔。

温热的唇刚好落在耳郭上,被蚊子叮咬了的那一处。

“我从来没有不要你。”

甚至他会来质问她,也是因为程瑶玉和他说她和宁多棠打了赌,等比赛结束后,她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追求他了。

闻珩误以为是宁多棠把自己当成了赌注。

想着,闻珩又问了一句:“当初你会和我分手,就是以为我不要你了?”

007

什么叫以为?证据确凿好吗?

如果他不是和程瑶玉有猫腻,他怎么可能会那么温柔地摸程瑶玉的发顶?而且他在分手前,从来没有提起过自己有女朋友这回事。

宁多棠又气又急地把这些话统统说了出来,一边觉得耳朵更烫更痒了,一边恨不得挠他一下出出气。

真正的情况却不是宁多棠想的那样。

一开始,闻珩就不知道她来俱乐部找过自己,更不知道她看见了那一幕,还误会了他和程瑶玉的关系。

“那天,她戴了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头饰。”还有一样的发色、发型,那段时间,他因为宁多棠去参加数独集训,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她了……他很想她,一时走了神,偏偏程瑶玉突然摔倒的那一瞬间,他想起了第一次和宁多棠说上话的那天,她差点儿摔倒,是他一把扶住了她。闻珩有些恍惚,恍惚间就摸了身边人的发顶,随后他就向程瑶玉说明并道歉了​‍‌‍​‍‌‍‌‍​‍​‍‌‍​‍‌‍​‍​‍‌‍​‍‌​‍​‍​‍‌‍​‍​‍​‍‌‍‌‍‌‍‌‍​‍‌‍​‍​​‍​‍​‍​‍​‍​‍​‍‌‍​‍‌‍​‍‌‍‌‍‌‍​。

“至于我没有公开提起过你……是因为不想让你因为我被影响。”

那时候,他只是个游戏主播,底下有着一群粉丝,平台为了热度,总是有意无意地暗示他要多迎合粉丝。为了改变这一现状,所以他才加入了俱乐部,成为了一名职业选手。

说到最后,闻珩低下了头,与她额头对着额头,轻声道:“你大概不知道,先动心的那个人其实是我。”

宁多棠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而闻珩面不改色,继续说了下去:“是我最先喜欢上你,然后制造各种和你遇见的机会,无非是想让你注意到我,能再喜欢我一点儿。”

“可我告白的时候,追了三层楼,你才答应……”

闻珩垂眸看着她,笑了一下,眼里有浅浅的星光,就像是还在学校的自习室里,他偏头看过来时的模样。

“总不能让你那么轻易就追到手吧?如果你不好好珍惜,我该怎么办?”

如果可以把人的城府实体化,那有的人的城府就像是一湖水,而闻珩的城府就像是囊括了整片太平洋。

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也是因为这样,宁多棠才会一直处于没有安全感的被动状态。

她还是跟他说了分手,她还是放弃了他,还好后来她加入了W.E,再次出现在他面前。

有很多东西是值得放弃的,但是最爱的人不可以。至少在闻珩看来,宁多棠是他的“不可割舍”。

他的一生应该是灿烂又光辉的,年少时就成名,十五岁进入名校少年班,循规蹈矩、毫无差错,直到他遇见了宁多棠。

同在少年班,宁多棠却一点儿也不像是来好好读书的样子,开学两天后的晚自习,闻珩在路过学校围墙边时听到了她的声音。

“我在干吗?我要出去打游戏啊!”

“你看不起《植物大战僵尸》?铁桶僵尸无敌!大喷菇和食人花超级可爱!”

元气满满、朝气十足,她鲜活又明艳得像是一簇光。

……她很喜欢打游戏吗?

闻珩一边想着,一边不自觉地弯起嘴角。

008

当天晚上,闻珩和宁多棠在没有人的回廊上坐了大半夜,凌晨三四点的时候,宁多棠迷迷糊糊地趴在他怀里睡着了,眼尾还有点儿红晕,耳朵也是红的。

闻珩脱了外套盖在她身上,也是这时候才抱着她回了酒店房间,她睡床,他睡沙发,两个人一觉睡过了中午。

两人都不知道,这段时间里游戏圈发生了什么。

昨天直播过后,有人问程瑶玉和闻珩的关系,而程瑶玉则有意无意地回复了一些令人误解的话,隐隐把他们之间的关系定性为男女朋友。

闻珩知道这件事后,登上了直播平台,收到了一堆来自程瑶玉的私信,他一条都没有看,只回复了一个粉丝的提问就退了出来。

宁多棠还在睡,被子与枕头间满满都是喜欢的人的气息。她睡得很沉,而等到她醒来后,这件事也已经被解决了,一点儿风浪都没有掀起来。

那个粉丝问的是:闻神有女朋友是真的假的呀?圈内人吗?

闻珩回复道:是大学同学,也是初恋,我喜欢了她很多年。

……

宁多棠醒来睁开眼的时候,闻珩就在身边。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迷迷糊糊地拿过床头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后,才清醒过来。

“你不是三点的飞机回俱乐部吗?”现在都三点十分了。

闻珩叫了酒店服务后,倒了杯水给她,笑道:“这么清楚我的行程?特意调查过?”

他们不在同一个俱乐部,闻珩的俱乐部是三点的飞机离开,而W.E则是在七点。

宁多棠嘴硬,不肯承认:“没有,我无意听到的。”然后她就翻身下了床,跑去洗漱了,而她出来后,闻珩依旧保持着原来的那个姿势靠在床边。

他穿着简简单单的冲锋衣,修长的腿交叠,侧着脸看窗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孤独感,而在转头看见她的时候,唇边却扬起了笑。

“酒店送来了一些甜品和早茶,要不要先吃一点儿?”

宁多棠擦着头发的手一顿,慢吞吞地挪到他跟前,想的还是前几秒他看向窗外时的落寞表情,心情跟着他走,下意识地问道:“你……怎么了吗?有心事?”

闻珩垂眸看着她,几秒之后开口道:“有。”

宁多棠张了张唇,想问他,可又觉得不好开口。闻珩拿过一旁的吹风机,先帮她吹起了长发。

就连吃完早茶和甜品,也没有人主动开口。

她有些局促不安,昨天一个晚上把什么都说开后,她反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正在想是不是该离开了的时候,闻珩淡淡地叫了声她的名字:“多棠。”

隔着一张桌子,宁多棠抬眸看向他,视线纠缠,他微微偏头笑了下,迷人又蛊惑:“要不我们公开吧?”

宁多棠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公开”是什么意思,就听见他补充道:“我想让大家都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你。”

他不想要什么同道中人,他只想要一个她。

009

最后,大众还是不知道闻珩的初恋是谁,因为宁多棠拒绝了。

他们一个在W.E,一个在AK,阵营不同,要是真被其他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大概很意外吧?

说不定还有很糟糕的影响。

反正还有一年就退役了,一年后,他们便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宁多棠如是想着,现在就是见面会比较麻烦一点儿。

而两家的粉丝或许永远都猜不到,有的人表面上针锋相对,私下却比任何人都亲密。

比赛场上,对战激烈异常,谁都不会放水,因为那是对游戏以及对对手和对彼此的尊重,而比赛结束,两人在无人的休息室里亲热。

浪漫刺激又无人知晓。

……

我喜欢游戏。

但如果非要从游戏和你之间选一个,那我的最爱一定只会是你。

赞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