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觅一颗星

约图关键词:现言、学校、雪地、玩雪的少年少女

作者有话说:最近心情不错,因为在这个夏天的小尾巴里,我成功瘦了十斤!掌声有没有?如今早晚天气转凉,多数人会搭一件长袖薄衬衫,可我穿上了盛夏都没拿出来的吊带和热裤,有人问我冷否,我答,美丽使我坚强​‍‌‍​‍‌‍‌‍​‍​‍‌‍​‍‌‍​‍​‍‌‍​‍‌​‍​‍​‍‌‍​‍​‍​‍‌‍‌‍‌‍‌‍​‍‌‍​‍​​‍​‍​‍​‍​‍​‍​‍‌‍​‍‌‍​‍‌‍‌‍‌‍​。

三句话:我舍不得跟你告别,只能让自己下定决心以后天涯海角一定要与你再见​‍‌‍​‍‌‍‌‍​‍​‍‌‍​‍‌‍​‍​‍‌‍​‍‌​‍​‍​‍‌‍​‍​‍​‍‌‍‌‍‌‍‌‍​‍‌‍​‍​​‍​‍​‍​‍​‍​‍​‍‌‍​‍‌‍​‍‌‍‌‍‌‍​。

文/格物

微博:@格物Catherine

1

高一那年冬天,王钏玉转学去了黑龙江的一个小镇,她一到来便在学校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课间、午饭时或者放学后,高中的学生们纷纷利用一切空隙多看两眼这位从东南沿海大城市转来的小姑娘。

不是说南方人身高普遍矮吗?可王钏玉净身高足足一米七五,她穿着黑色过膝长靴,搭了枯木棕的印花伞裙,上身是勃艮第红色的羊绒斗篷外套,头顶斜戴着一顶八角贝雷帽,光看背影就足以在一大群裹着厚重大棉袄的学生中鹤立鸡群了。

王钏玉被分到高一五班,因为她个子高,所以座位在倒数第二张桌。

王钏玉拎着书包走到座位跟前时,瞥了一眼她后桌的男孩。王钏玉没看清楚他的长相,只记得他戴着一副笨重的黑框眼镜,脸上皮肤坑坑洼洼的,,还有,他身上那件手织的西瓜红毛衣做工粗劣得很。

王钏玉对他的第一印象很差,不屑地撇了撇嘴。

她用书立将所有课本和练习册整整齐齐地立在课桌前,在书从中吊了一张光盘做镜子用,上课时,王钏玉稍稍低头便可以“对镜贴花黄”。

王钏玉向来认为自己没有学习的天分,背不出三角函数关系式,也搞不清季风气候和海洋性气候,可她在变美的道路上可谓是孜孜不倦。

她的书包里有大瓶面霜,变色唇彩,各式各样的迷你小贴画……无聊时她会在鼻尖上涂点哈密瓜香味的面霜,深深地吸口气,整个人都陶醉在果香中,然后再在眉心贴上一枚亮晶晶的小贴画,可爱极了。

每到课间,王钏玉的座位旁边围满了好奇的同学,大家目瞪口呆地看着她的惊呼:“真是大开眼界。”

这座小镇地处偏僻,再加上这里的冬天冰天雪地、交通不便,快递也鲜少送达,学生们见到的新奇商品少之又少,因此大家想着法儿地讨好王钏玉,见识一下大城市孩子的生活用品

王钏玉向来不吝啬,大方地将自己的零食玩具分给大家,所以她在这里很快成了众星拱月般的小公主。

周一那天数学课上,王钏玉隐约听见连续不断的“叭”“叭”“叭”的声响,她竖起耳朵仔细听,发现声音来源于她的正后方。

她拍拍同桌,然后拿起笔在本子上写道:“什么声音?”

同桌写上回复:“后桌车小宽捏泡泡纸的声音。”

“他前几天也捏过泡泡吗?”

“他每节课都捏啊。”

奇怪,以前怎么没听见,王钏玉皱眉,她竟然忘记了自己后面还坐了个呆呆的男生,原来他叫车小宽。

此时王钏玉右手擎着蓝紫色美瞳小心翼翼地往眼睛里放,耳边窸窣声不断,她脑子里一下子浮现出无数泡泡爆裂的场景,忽然手一抖,小小的美瞳镜片一下子掉在了桌子上。

这个榆木疙瘩显然被她吓住了,目不转睛地愣了几秒钟。待王钏玉把美瞳清理干净,准备重新戴上时,又听见车小宽捏泡泡的声音。王钏玉心里莫名地蹿火儿,转过头狠狠地瞪车小宽:“安静点!”

这个榆木疙瘩显然被她吓住了,目不转睛地愣了几秒钟。待王钏玉把画歪的眼线清理干净,准备重新上妆时,又听见车小宽捏泡泡纸的声音。

“你有完没完!”王钏玉烦得咬牙切齿,她今天心情很不好,车小宽算是撞到枪口上了,“你再捏泡泡,信不信我把你的手给剁了。”

这赤裸裸的威胁奏效了,车小宽抿紧嘴唇,痛定思痛地垂下眼眸。王钏玉见他一副没骨气的棉花样儿,懒得浪费口水,于是憋着满肚子的火气,索性把脸上的妆全卸了。

车小宽安静了大概七八分钟后,又开始“叭”“叭”“叭”坚定有序地捏泡泡。

王钏玉心烦意乱地咬紧后槽牙,气呼呼地撕开一包叔叔从北海道给她捎来的酸奶夹心饼干。

待下课后,又有好几个同学围在王钏玉身边,对她手上拿的进口饼干垂涎三尺。

然而王钏玉却转过身去,“和蔼可亲”地对车小宽微笑道:“这种饼干很好吃哦,给你吃一块,张嘴,啊——”

周围的男同学见一向高冷的王钏玉竟然如此巧笑倩兮地温柔对待车小宽那个木头人,纷纷嫉妒到眼红。

车小宽呆呆地推了下眼镜,乖巧地张开嘴,眼神木然地咀嚼了起来。

五秒钟过后,王钏玉见车小宽竟没半点儿特殊反应,心里纳闷儿,莫非这呆子的反射弧比正常人长十万八千里?

她心里的疑问刚落地,马上见到车小宽捂住嘴低吼,眼泪噼里啪啦地落下来,飞流直下三千尺。

“哈哈哈……”王钏玉捧腹大笑,买来吃生鱼片用的芥末膏给他用了一半,“哈哈哈……”

最搞笑的是,正常人吃到这样作怪的食物第一反应是吐出来,而车小宽竟然忍受着痛苦,硬是就着矿泉水把饼干咽了下去。

这家伙如此咬住东西不松口,莫非他是乌龟转世?

2

同桌告诉王钏玉,车小宽有病,而且是很严重的病,那就是不捏泡泡会痛不欲生。

王钏玉没吱声,她知道那种病还有一个名字叫作“瘾”,就好比她爸爸有工作瘾,能够一连几天在办公室废寝忘食地绘图,她妈妈有游学瘾,流连在世界各地写写画画。

而她自己的瘾,叫作孤独瘾。

在王钏玉看来,与人交往并非她的本意,不过是为了让自己的生活更通畅一些,她并没有真正的朋友,因为她最享受一个人自由自在的感觉,一个人放学回家,不用考虑别人的步伐大小,或快或慢由自己决定;一个人享受午餐,这样避免了因为跟人交谈分散注意力而忽略了美食;一个人去海边……

周三下午的体育课,王钏玉果断地拒绝了同学的陪伴,一个人坐在操场上面的台阶上,她身上的毛呢外套在这零下三十摄氏度的温度下显得很单薄,整个人被冻得瑟瑟发抖,远处操场上的女生穿得像无尾熊一样,毫无美感。如果要王钏玉在漂亮和受冻之间选择,她从来都是毫不犹豫地选择美丽“冻”人。

王钏玉从口袋掏出一块巧克力放到嘴里,希望甜食能够释放热量,可效果甚微。她冷得实在坐不住了,便站起身来活动活动,蹦蹦跳跳没几下,竟来到车小宽身旁。

他也是一个人坐在台阶上,身上穿了件破旧的军大衣倒是一点儿都不冷,以至于还有闲情逸致,伸出手捏泡泡纸。

他对捏泡泡这么上瘾,王钏玉猜想他当初一定是手欠地去戳青春痘,才留下这一脸的痘印。

王钏玉拿出一块巧克力递给他:“给你吃。”

车小宽抬头,默默地对着王钏玉递过来的巧克力咽了一下口水.鉴于上次的教训,他仔仔细细地打量巧克力半天,才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头舔了舔,最后确保没有陷阱,才敢放到嘴里。

王钏玉见他吃巧克力时紧张的表情,“噗”的一声笑了,她舒展了下臂膀,心情大好:“我给你讲个笑话哈。动物园里面有一只小猴子,这只小猴子每次吃花生之前要把它放在屁眼儿前比划比划再吃掉,游客问其中的原因,动物园管理员回答说,曾经有人喂猴子吃桃子,结果桃核拉不出来了,猴子吓坏了,所以现在吃什么都要量好了再吃进嘴里。”

“哈哈哈……”王钏玉笑得欢天喜地,可车小宽依旧木讷地望着她,他实在是没听出这个笑话的笑点在哪里,更别说听出王钏玉对他的讽刺了。

“真是个呆子。”王钏玉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3

王钏玉讨厌下雪,路上的厚雪被来往的车辆行人碾压成薄薄的一层白冰,滑溜得很,一不小心就会摔跤​‍‌‍​‍‌‍‌‍​‍​‍‌‍​‍‌‍​‍​‍‌‍​‍‌​‍​‍​‍‌‍​‍​‍​‍‌‍‌‍‌‍‌‍​‍‌‍​‍​​‍​‍​‍​‍​‍​‍​‍‌‍​‍‌‍​‍‌‍‌‍‌‍​。傍晚放学后,王钏玉回家走一段下坡路时,脚底根本刹不住闸,一个屁股蹲儿滑倒在地,跌得生疼。

她咬着牙站起来,无奈脚上的皮靴鞋底光滑,摩擦力太小,刚起身又重重地摔下去。她一连尝试了好几次,但接连失败。她气急败坏地坐在地上号啕大哭。

这里纬度高,冬天天黑得早,学校五点便放学了。王钏玉望着昏黑的天空,一肚子的委屈涌上心头,哭得越来越凶。

这时,有人从她身边经过,王钏玉看不真切那人,可那件最老款式的军大衣她认得。车小宽路过她身边时毫无逗留,走出十几米消失在了街口的拐角,不知是不是良心发现,他马上又原路返回,停驻在王钏玉身边。

“地上凉。”他低声道。

废话,这还用他提醒?

王钏玉声音嘶哑道:“我站不起来。”

车小宽想伸出手扶起她,旋即想到“男女授受不亲”,又马上缩了回来。

他摘下大围巾让王钏玉扯住一端,他在另一端使劲儿,看上去像在解救落水孩童一样神情庄严肃穆。

“我冷。”王钏玉哆哆嗦嗦道。

这个问题把车小宽难住了,他呆滞良久才迟钝地脱下大衣披到王钏玉身上。王钏玉第一反应是衣服太丑了,可刚穿上就被大衣里的热气所包围,衣服上散发着淡淡的皂香。她吸了吸鼻子,怎么也不舍得脱下来。

王钏玉裹紧大衣,悄无声息地往大衣上擦了擦眼泪和鼻涕,紧接着又被另外一股香气所吸引,该怎么形容那股子味道呢,夹杂在寒风中摄人心魄,让她如痴如醉,神魂颠倒。

王钏玉伸长脖子,紧盯着车小宽手上捧的纸袋,“咕咚”一声咽下口水。

车小宽也感受到王钏玉那饥饿的眼神,手指握紧纸袋往后缩了缩。

“真小气。”王钏玉嗔怪他,“有没有点绅士风度?”

“那……这包烤红薯送给你,我再去买一包。”车小宽老实巴交地回答。

“这还差不多。”王钏玉一把夺过来,怕车小宽反悔,拿起一块就咬了下去。

“哇!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烤红薯!”王钏玉惊呼,并非是她饿时吃糠甜如蜜,而是这烤红薯实在是太太太好吃了。

烤得火候刚刚好,剥去皮,里面的红薯瓤色泽金黄,甘甜如蜜,吃上一口幸福感瞬间爆棚。

车小宽正要原路返回再买一包烤红薯,王钏玉吆喝着要跟他一起去。

两个人来到了一家小商店门前,车小宽让老板打开旋转电烤箱,他认真地挑选了几块烤红薯付了账。

路上王钏玉向他讨教挑选烤红薯的经验,车小宽道:“我们这里只有这家用旋转电烤箱烤红薯,红薯在里头放的时间越长,水分被蒸发,这样吃起来就越甜。挑烤红薯时尽量选细长的,因为受热均匀焦度正好……”

王钏玉对他刮目相看:“哇,你对烤红薯这么有研究啊。”

车小宽穿着那件西瓜红毛衣,不停地做伸展运动让身体发热。他脸上微微染了酡红,扬起嘴角道:“因为我妈妈爱吃啊。”

王钏玉没注意道路两旁的路灯什么时间亮了起来,她发现车小宽在说“妈妈”两个字的时候眼睛里闪烁着迷人的光芒,幸福得像个赖在妈妈身边撒娇的小宝宝。

王钏玉的心也跟着融化了,比起甜蜜的烤红薯,车小宽温情的神色更让她留恋。

4

没过多久,王钏玉偶然间遇见了车小宽那位无比爱戴的母亲。

周末王钏玉百无聊赖,一个人到小镇上唯一一家商场抓娃娃。她想要那只小猪佩奇,可用完了所有的游戏币依旧没有抓到。

她意兴阑珊,准备打道回府,刚一转身,看到车小宽牵着车妈妈的手慢慢地走过来。

车妈妈鹅蛋脸上一双杏目眼波流转,鼻子挺俏秀气,虽说眼角爬上了细纹,但不影响她的美丽,最让王钏玉惊讶的是,她的眸子里透露着不符合年龄的天真无邪。

车妈妈脖子上的西瓜红毛线围巾,无论是颜色还是手工都跟车小宽的红毛衣如出一辙。

王钏玉刚准备跟车小宽打招呼,车妈妈就冲到娃娃机前面:“小宽,我要这个天蓝色的小猴子,后面这个粉红色的小兔子,我还要那个胖嘟嘟的小狗崽……”

王钏玉顿住,怔怔地上下打量着车妈妈——她怎么看起来脑子不是很清醒。

车小宽匆匆跟王钏玉点了下头,就陪着车妈妈抓起娃娃。王钏玉在旁边看,只见车小宽娴熟地移动夹子,精准地分析不同形状娃娃的着力点后果断下夹子。

一个,两个,三个……车小宽准确无误地将母亲喜欢的娃娃全部抓了出来。

王钏玉看得瞠目结舌,天哪,原来他是抓娃娃的大神啊。

“太棒了,太棒了,我的小宽太棒了。”车妈妈捧着一大包玩偶欢呼雀跃,像个小孩子,她蹦蹦跳跳地拉着车小宽,“儿子,我要吃冰糖葫芦,我们马上去买吧。”

车小宽温柔地拍拍母亲的肩膀:“等一下​‍‌‍​‍‌‍‌‍​‍​‍‌‍​‍‌‍​‍​‍‌‍​‍‌​‍​‍​‍‌‍​‍​‍​‍‌‍‌‍‌‍‌‍​‍‌‍​‍​​‍​‍​‍​‍​‍​‍​‍‌‍​‍‌‍​‍‌‍‌‍‌‍​。”

这时他又往娃娃机里投了一个游戏币,移动夹子,看他定位的方向,是……是冲小猪佩奇去的!

果然是行家出手,小猪佩奇顺利“落网”。

车小宽拿出小猪佩奇递给还没回过神来的王钏玉,问她:“你是想要这个小猪吗?”

王钏玉愣了一下,马上点头如捣蒜“”“嗯,嗯。”

“送给你。”

“谢谢你。”

王钏玉欣喜地接过佩奇抱紧,旁边的车妈妈转过身来自豪道:“我儿子厉害吧!”

“特别厉害!”王钏玉响亮地回答。

她还想跟车小宽再说一声谢谢,可片刻间他就被兴高采烈的车妈妈拉去买冰糖葫芦了。

王钏玉望着车小宽的背影,心想,他大概是天使吧,这么温柔。

5

王钏玉不明白同学们为何孤立车小宽,她甚至记不起自己当初为什么会对车小宽产生反感。

他是个多么美好的男孩子啊,即使独自坐在最后一张桌,也会把整张桌子擦得干干净净,书本文具盒摆放得整齐有序;每次考试稳坐年级第一名;同学分发各科试卷时,每当发到他那里时,他总会礼貌地说一声:“谢谢。”

王钏玉还注意到,操场跑道上时常会出现大块石头,日常跑操时,大部分同学跑到石头跟前时纷纷不约而同地跑向两侧避开,有交头接耳没留神的同学被石头绊了个踉跄仍旧继续跑,只有车小宽,他等到全班同学都跑过后,默默地将石头挪到远处的角落。

王钏玉打抱不平,班上真的没有同学留意到车小宽的善良吗?

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车小宽旁边是个垃圾桶,很多同学偷懒,故意将果皮废纸从教室前排扔过来,正中车小宽的座位。

车小宽从不恼火,他耐心地捡起垃圾放进垃圾桶,然后去洗手间洗手,回来时再从抽屉里拿出一根乳白色的油棒子擦在手上抹匀。

有一次王钏玉实在看不下去了,冲着乱扔垃圾的男生大喊:“你有手有脚,怎么就不能走到垃圾桶跟前把纸团丢进垃圾桶?!”

当时是课间,教室里十分吵闹,被王钏玉一吼,瞬间安静下来。她一字一顿地说道:“请大家尊重车小宽同学,善良的人不是生来被别人欺负的。”

那天放学后,王钏玉和车小宽一前一后地出了校门,两人回家顺路,车小宽想跟王钏玉一起走,可他知道她不喜欢与别人同行,便只好跟在她身后。

“车小宽,快点走好不好。”王钏玉不耐烦道。

她这是同意一起走了?车小宽颠颠地跟上来,他想感谢王钏玉今天为他伸张正义,可话到嘴边怎么也说不出口。

就这样一直沉默地走到家门口,车小宽鼓足勇气递给王钏玉一封信,接着一溜烟儿地跑回了家。

王钏玉停下脚步,见车小宽进了一栋漂亮的别墅,心中疑惑——难道车小宽住在里面?

她回家后打开信封,里面是一根崭新的油棒子,就是车小宽平时洗完手涂的那种,另外还有一封信:王钏玉同学,我看你的手皴裂了,给你推荐我们东北特产的油棒子,你不要嫌弃它廉价,它真的很好用啊,不管气候多么干冷,它都能保护手不被冻伤,希望你能喜欢。

信的结尾,他还画了一个简单的笑脸。

王钏玉禁不住笑了起来,这呆头呆脑的家伙还真是有心啊。

6

王钏玉对车小宽充满了好奇,她想方设法地打听有关车小宽的信息,越多越好。

她了解到,车小宽的父母原本开了市里最大的煤场,生意红火,在小镇上盖了最漂亮的房子。原本一家三口幸福美满,可在他小学五年级时,他父亲意外车祸死亡,他母亲听到这个消息时当场疯了,经过治疗,车妈妈的记忆停留在了很多年前一家三口艰苦创业时那段幸福的日子。

周围人一开始以为车家家财万贯,车小宽表现出的勤俭节约只是用演戏来配合母亲的记忆,因此还有很多人继续讨好车小宽。

可日子长了,大家从车小宽身上看不到任何富有的迹象,便猜想车家可能真的穷了,于是周围人开始嘲笑车小宽是个假富二代,家里还有个疯子妈妈。

听完后,王钏玉更加同情这个男孩,连续两周放学同他一起走回家。

车小宽很内向,跟王钏玉说话时经常脸红,所以能不开口就不开口,可他还真有件事想请王钏玉帮忙:“那个,王钏玉同学,你能陪我去商场挑一支口红吗?”

王钏玉皱眉,车小宽连忙解释:“我妈妈下周三过生日,我想送她一支口红。”

“没问题!”

周末她陪车小宽挑了一支玫瑰豆沙色的口红:“这支口红很滋润,色泽优雅,涂上很显白,阿姨用了一定会很漂亮。”

车小宽点头赞同:“我妈肯定会喜欢的。”

挑完口红,车小宽请王钏玉去喝牛肉汤,王钏玉抢着付钱,却被车小宽拦下:“我们是朋友,不要跟我客气。”

王钏玉严肃纠正:“我从来不交朋友。”

“为什么?”

“就像你对捏泡泡上瘾一样,我对孤独上瘾。”王钏玉答。

车小宽沉默半晌,怯怯地张口问她:“那我戒掉捏泡泡,你戒掉孤独跟我做好朋友可以吗?”

王钏玉没吱声,低头喝了一大口牛肉汤,结果舌头被烫得生疼。那顿饭吃到一半,妈妈打来电话,说她从克什米尔回来了,给自己带了山羊绒披肩和大吉岭红茶。

王钏玉抓起包包,跟车小宽解释了两句马上往外走。她快步跑出十几米后,听见车小宽喊自己。她回过头,见他正朝自己挥舞手臂:“王钏玉,再见。”

王钏玉愣了一下,再见?她从来不说这两个字。

7

北方人冬天喜欢数九,从冬至日数至九九八十一日,为寒尽,“一九二九闭门插手,三九四九隔门喊狗,五九六九沿河看柳,七九河开八九雁来……”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七九,温度升高了许多,河里的冰渐渐消融,王钏玉沿着河边走,忽然无厘头地问车小宽:“那首古文怎么说来着?”

车小宽竟能神奇地意会到王钏玉所问,背诵道:“于时冰皮始解,波色乍明,鳞浪层层,清澈见底,晶晶然如镜之新开而冷光之乍出于匣也。”

王钏玉点头,马上就到春暖花开的日子了,不知她能不能等到这里的槐花开。

“王钏玉同学,我戒掉了捏泡泡。”

王钏玉听闻,瞥了车小宽一眼,她见他眼睛里闪着光,好像吸了热的河面一样。她明白,车小宽期待她回复,她也戒掉了孤独,可以与他做朋友。

上次他从商场回去之后,丢掉了所有泡泡纸,瘾犯了他就捏指压板,很快便戒掉了这个习惯。

王钏玉回过神来,毫不留情道:“你现在太丑了,等你脸上的皮肤光滑了,人变帅了,再做我的朋友吧。”

车小宽默不作声,王钏玉不忍直视他,她知道此刻他眼睛里的光会慢慢黯淡下去。

她从书包里拿出拍立得,命令他:“你站到栏杆那里,我给你拍张照片​‍‌‍​‍‌‍‌‍​‍​‍‌‍​‍‌‍​‍​‍‌‍​‍‌​‍​‍​‍‌‍​‍​‍​‍‌‍‌‍‌‍‌‍​‍‌‍​‍​​‍​‍​‍​‍​‍​‍​‍‌‍​‍‌‍​‍‌‍‌‍‌‍​。”

车小宽迷茫地眨了三下眼睛,可怜巴巴地拖长声音:“我丑。”

“丑也得拍照,赶紧过去!”

车小宽慢吞吞地走过去,看向镜头时整个人拘谨得很。他昂首挺胸,左手紧紧地贴着裤缝,右手比画了个“2”,待王钏玉喊了一声“茄子”后,他的嘴角僵硬地向上拉了拉。

照片上河水银光跳跃,站在中间的男生神态动作莫名滑稽,让王钏玉联想到默片时代的小丑巨星卓别林。

王钏玉非常爱惜这张照片,回家后赶紧将照片夹到相册里。

她母亲常年游历世界各地采风,所以她从小到大只能跟随父亲的工作变动四处生活。她前前后后转了十二所学校,每到一个地方,她总会将最难忘的事物拍照留念,这本相册里收集了大理的苍山洱海,绍兴香喷喷的霉干菜焖肉,拉萨湛蓝的天空,呼伦贝尔一望无垠的大草原……

而在这座寒冷小镇上,她最难忘也最舍不得的,是车小宽。

王钏玉从来不交朋友,因为一旦有了朋友,分别时就难以割舍;她从来不说再见,因为再见这份承诺太过沉重,她无法说出口。

王钏玉凝视着照片上那个肢体僵硬、面部表情别扭的男生,车小宽,对她来讲的确是个意外。

8

王钏玉想挑件礼物送给车小宽,她考虑良久,最终还是决定把自己最喜欢的钥匙扣送给他,钥匙扣上面是一个很可爱的柴犬图案。

“这个限量版钥匙扣价值不菲,如果你太穷了,还可以卖掉换钱。”王钏玉俏皮地朝车小宽挑挑眉。

他马上说道:“其实我有很多钱。”

“有多少?”

“很多很多。”

“这么说,之前有关你是富二代的传言是真的了?”

车小宽舔了下干裂的嘴唇,别过头道:“可我宁可不要,我和妈妈最想念的就是我家发迹以前的日子。我们这么多年来省吃俭用,好像编织了一个回到从前的梦,我骗自己说,爸爸只是出了趟远门,等他回来时会给我们带很多礼物。”

王钏玉没有说话,安静地看着远方的夕阳西下。春天来了,这里的白昼逐渐长了,放学后还能坐在河边悠闲地观赏晚霞漫天。

真美啊,若是此刻时间静止该多好。

王钏玉的手机响了,爸爸打电话来催她回家。

她恋恋不舍地站起身来,迟疑了几秒钟后开口道:“车小宽——”

“嗯?”

“再见。”

车小宽愣了一下,目光停留在王钏玉脸上。她没有化妆,素面朝天,天生浓密的眉毛微微上扬带有英气,眼窝深邃,一双漆黑的眼眸炯炯有神。

车小宽忽然想起王钏玉刚来时,每节课盯着光盘不停地尝试如何变美。当时他坐在她身后,注意力全部被她吸引,他望着光盘里眉清目秀的王钏玉,心里嘀咕:“这个女生都已经这么漂亮了,哪里用得着化妆品呢?”

当时一下课有很多同学围着王钏玉,车小宽也想凑上去做个自我介绍,可他太腼腆了,连跟王钏玉对视都心跳加速,根本没办法开口。

“王钏玉同学,再见。”

明天再见,后天再见,能见到她真好。

9

那天分别之后,王钏玉离开了这个小镇,她事前丝毫没有透露消息给车小宽,说走就走了。

这次王钏玉随父母移民到了澳大利亚,她在墨尔本读完了大学。她学得的服装设计专业,毕业后不顾父母的反对,回上海的一家服装公司工作。

因为她作息不规律,经常出差,脸上皮肤忽然爆痘。她想尽各种办法调理都收效甚微,经朋友推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挂了一个大医院的专家号。

王钏玉推开门见到正在倒水的年轻专家时一愣,目光在他身上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好几个来回,心里惊呼,竟然有这么年轻英俊的专家!

专家面无表情地问她:“姓名?”

“王钏玉。”

“年龄?”

“二十三。”

“平时吃东西偏好?”

“看到帅哥就饱了,”王钏玉双眼快成桃心了,嘻嘻地坏笑道,“尤其是喜欢你这样年轻帅气的男医生。”

“喀喀,这位小姐,精神科在三楼。”专家冷冷地回答。

王钏玉手托腮花痴地望着车小宽。这几年他的变化也太大了,原来脸上密布的痘坑痘印竟然全都不见了,皮肤细腻得几乎看不见毛孔。她一直知道,车小宽五官本就长得标致,如今他身上褪去了当初的呆板迟钝,而是多了……高冷。

不错,霸道总裁范儿,她也喜欢。

王钏玉说道:“前年我回了趟你老家,有人说你在上海工作。”

车小宽依旧没有反应。

王钏玉急忙道:“所以我毕业后马上来了上海。”

“这位小姐,我先给你开盒外用药,每日早晚各擦一次,一周之后如果不见好转,可以再来咨询。”

“这位医生,你的颜值让我一见钟情了,我能做你的女朋友吗?”

车小宽抬起眼皮,冷漠地瞅了一眼王钏玉:“你现在太丑了,等你皮肤好了,漂亮一点,我再考虑考虑。”

“那我能预约吗?”

“可以。”

“请问我排到第几号?”

车小宽没回答,反问她:“当初为什么不告而别?”

王钏玉走后,他发了疯似的找她,可王钏玉在当地没有亲友,所以他根本打听不到她的去向。这么多年,他对她的思念像野草一样四处蔓延,他经常想,自己对她根本不重要吧,不然她怎么会走得那么彻底。

“请你原谅我,当时我只能跟随父母生活,没有权利说不,我舍不得跟你告别,只能让自己下定决心,以后无论天涯海角都一定要与你再见​‍‌‍​‍‌‍‌‍​‍​‍‌‍​‍‌‍​‍​‍‌‍​‍‌​‍​‍​‍‌‍​‍​‍​‍‌‍‌‍‌‍‌‍​‍‌‍​‍​​‍​‍​‍​‍​‍​‍​‍‌‍​‍‌‍​‍‌‍‌‍‌‍​。”

车小宽转过身望向窗外,从二十一楼俯视地面上的车水马龙,他深深地叹了口气。

王钏玉走过去欣赏他的侧颜:“你的皮肤怎么变好的?”

“因为某人说,我只有皮肤变好,人变帅才配做她的朋友,所以我拼命学习,成为皮肤科专家。”

王钏玉努努嘴:“那某人的皮肤也可以变好吗?”

“就看某人能不能追到我这样的皮肤科专家了。”

王钏玉继续之前的问题:“请问专家,如果我预约能排到几号?”

车小宽伸出手抬起她的下巴,无比嫌弃地瞅着她脸上的痘痘,无奈道:“一号,谁让我的心里从来都只有你一人呢!”

温暖湿润的微风吹进来,浅蓝色的窗帘起伏波动,和煦的日光穿过窗帘,在这对久别重逢的年轻人身上洒下星星光点。车小宽凝视着王钏玉,嘴唇一点点靠近,就在他快要吻上她时,外面等着急的病人不满地敲了敲门。

车小宽眼睛里的温情马上冷了下来,他正襟危坐到椅子上,脸颊绯红道:“今晚七点,江边见。”

王钏玉耸耸肩,只好识大体地不打扰他工作,走到门口冲他回眸一笑,外加飞吻一枚:“再见。”

再见,车小宽同学,以后每天都见。

编辑/周周

赞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