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本剧戏份甜度满分

凤尾七

我陆姗姗多年的跑龙套生涯,在遇到悬疑片一哥叶祺南后,终于迎来了事业的春天。这个叶大神不仅亲自指导我演戏,还帮我争取带台词的角色,最后竟然想要跟我谈恋爱。难道我爱情的春天也来了?

一、叶大神的刁难

月黑风高,正是杀人埋尸夜,我在冷冰冰的地面上躺成一具尸體状。

有不急不缓的脚步渐近,伴随着皮靴踩在落叶上发出的“吱嘎”声,我忍不住微微睁开眼睛。视线中,一个穿黑色风衣的瘦高男人正朝着我这边走来,虽然光线很暗,但是仍能隐约看出他五官深邃,浑身散发着高冷的气息。

他走到我旁边蹲下,一句话不说便开始在我身上检查起来……摸脸我忍了,摸手我也忍了,当我感觉他修长的手指从我的锁骨往下游走,距我的胸不到一公分时,我忍无可忍了!身为“尸体”的我也是有尊严的!

我猛地坐起来,狠狠地瞪他:“叶祺南,你不要太过分了!”

叶祺南脸上的表情都没变一下:“按照剧本,我本就应该检查尸体。倒是你,一点儿演尸体的自觉都没有。”

检查尸体就能乱摸吗?我深吸一口气,刚准备和叶祺南争论一番……“卡!”另一边的导演愤愤地走上来骂我,“你怎么回事?还演不演尸体了!?”

下一秒,导演就对站在一旁的叶祺南赔笑道:“叶大神,别生气,我立马给您换个龙套。”

这是什么待遇啊!叶祺南不就是影视圈悬疑片一哥吗?不就是腿长人帅粉丝多吗?不就是拍的每部电影都票房第一吗?……好吧,听起来确实分分钟甩我个这跑龙套的一个银河系。

不过叶祺南也有个怪癖,只接悬疑片,还是没有女主角的那种。对此,圈内都心照不宣。

“导演,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摆出一副谄媚模样,“我能去演尸体二号吗?”

我对这份工作相当重视,毕竟这个剧组是方圆百里内唯一一个盒饭带鸡腿的剧组了。

“行吧。”导演见叶祺南没什么情绪,便同意了。

尸体二号,我之前看过剧本,只要在叶祺南经过时从树上“啪嗒”摔下来就好了,简单粗暴,十分适合我。

可我万万没想到,当我呈自由落体状掉在叶祺南面前时,他又杵着不动了。

我秉持着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干瞪着空洞无神的眼睛,内心却早就咆哮了千万遍——这个叶祺南又在搞什么鬼?早点儿拍完,让我领带鸡腿的盒饭好吗?我这么趴在地上也是很凉的好吗?

显然,叶祺南并不想让我早点儿收工,只听见他清冷的声音响起:“导演。”

“卡!”导演大步走来。

我咬牙切齿地望着叶祺南:“你看你像不像学生时代大家最讨厌的那种人?”

“哪种人?”

“仗着老师喜欢,到处打小报告的那种人。”

叶祺南冷峻的冰山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我学生时代确实是班长。”

……行,你是班长你厉害。

还没等导演开口询问,叶祺南已经恶人先告状了:“导演,这具尸体的姿势和剧本描写的不符。”

敢情这是怀疑我的专业能力?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唰地一下站起来:“我看过剧本了,尸体呈‘大字状躺着,手指下还压着一片落叶。”我举起手里的落叶,振振有词,“你看,我这道具都还捏手里呢!”

导演瞥了一眼剧本,疑惑地嘀咕道:“好像是没错。”

叶祺南突然捏住我举起的手腕,一本正经地问:“陆姗姗,你告诉我,这是左手还是右手?”

“右手。”我一时不知道叶祺南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剧本上写的是:尸体呈‘大字状躺着,左手指下还压着一片落叶。是左手。”

我不死心地夺过导演手里的剧本,果然,和叶祺南说的一样。

“用左手还是右手压着,有区别吗?”我不甘示弱,“抠字眼冠军选手,非要逮着小问题针对我。”

叶祺南面无表情地望着我,最后叹了口气,对导演说:“也不早了,要不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对于拍摄了数个小时,早已被叶祺南的强迫症折腾崩溃的剧组来讲,这句话无疑是天籁之音。

总算是说了句人话!我拍拍屁股站起来,准备飞奔向带鸡腿的盒饭。我感觉自己的灵魂轻盈,仿若踩在云端……然而下一秒,叶祺南的一句话就把我从天上扯下来,摔入十八层地狱。

他指了指我:“你留下来练戏,我监督。”

杀父之仇也不过如此吧!这盒饭我不了吃还不行吗?

“导演,我……”

“罢工”两个字还卡在我的喉咙里呢,导演便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你运气很好啊,叶大神亲自指导的机会,你可要好好把握!”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导演的语气不像是赏识我,反而像是同情我。

叶祺南勾起嘴角,一副电影大反派的表情:“陆姗姗,我们开始吧。”

“等等,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你来剧组混了十几天盒饭了,我记住个熟脸的名字也不奇怪吧?”

也对,怪只怪那些有头有脸的演员们都称呼我“跑龙套的”,以至于我被叶祺南喊了名字反而不适应了。

这一点,令我对叶祺南的好感默默提高了十分。

二、错过鸡腿盒饭

事实证明,我陆姗姗果然不能对恶人抱有任何好感。

“啪”,我一脸幽怨地从树桠上摔下来。

“腿摆自然点儿,这么僵硬干吗?记住,你是一具尸体。”叶祺南坐在小板凳上,跷着二郎腿说道,“再来一遍。”

我在心中默默问候了一下叶祺南的家族谱,然后深吸一口气,再次“啪”地摔下来。

“你自己看看你的手,哪具尸体能这么紧地握拳头的?再来一遍。”

……

也不知道摔了多少次,哪怕下面一直有垫子垫着,我依旧感觉自己的每根骨头都散了架。

终于,叶祺南点了点他金贵的脑袋,开了他金贵的口:“嗯,这次差不多了。”

我强忍着浑身的酸痛,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叶祺南你知道吗?你这样苛刻,在剧组人缘会很差的,以后一旦过气,就没人愿意搭手救你。”

这真不是我故意咒叶祺南,只是在影城跑了这么多年龙套,我见多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事。

“我不管这些,我只是对我的作品负责。”

啧,叶祺南这几年势如破竹,拿奖拿到手软,想必也没跌过什么大跟头。他的人生太顺利,他不懂。

我不想继续跟叶祺南费口舌了,转身奔向幸福的方向——盒饭发放处。隐隐绰绰的灯火里,我似乎已经闻到了鸡腿盒饭散发的迷人香味。

“你怎么现在才来?盒饭早没了。”管盒饭的大爷当头朝我浇了盆冷水。

“不带鸡腿的盒饭呢?”

“也没了。”大爷递上一盒泡面,“吃这个吧。”

“不用了。”

这三个字自然不是我说的,我可没这么傲气。我回过头,叶祺南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我身后。

“叶祺南,你害我腰酸背痛不说,现在连我寒碜的晚饭也要剥夺吗?”

大爷敏锐地捕捉到了关键信息,朝我们投来异样的眼神。

“喀喀。”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为了我的清誉解释一句,“不是你想的那样,就是两人单独练了一會儿戏。”

“哦。”大爷拖长尾音,意味深长道。

“大爷,我看不上他的!”我急眼了。

我刚说完,就感觉背后的目光冷了好几分。我不敢回头,叶祺南也没放过我,拽着我的后衣襟把我拖走了。

一路上,叶祺南摆出着一张冰山脸走在我身后,要不是身处法治社会,我都怀疑他准备掏出刀子暗算我。

“叶大神,我刚才真是口误,我本来想说我配不上你的。”为了缓和气氛,我还很蠢地干笑了一声,“嘿嘿。”

“情急下说的往往都是真心话。”叶祺南显然不好糊弄。

我深吸一口气,彩虹屁选手上线,掰着手指说道:“你看,你年轻帅气,多才多金,迷妹无数,星途无量,我怎么敢觊觎你呢?”

身后的叶祺南轻咳了一声,突然凑上来,下一秒,温热的呼吸落在我耳边,弄得我有些痒。他说:“陆姗姗,你……”

我像摸了电门般猛地跳开,满脸发烫地望着叶祺南:“你、你有话就大声说!别冷不丁靠我这么近!”

心跳像乱了阵脚的小鹿,横冲直撞。他不近女色,我可近男色呢!

“呵。”叶祺南勾了勾唇,似笑非笑,“那我就大声说了,陆姗姗,你后面走光了。”

果真照我说的那样,声音够大,以至于路人甲乙丙丁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到了我身上。

晚风拂过,我终于感到了来自屁股的丝丝凉意。细细一看,我才发现裤子上划破了一道口子,八成是之前被树枝划的。

正尴尬之际,叶祺南突然脱下自己的黑色风衣扔给我:“穿上,我带你去吃饭。”

这一刻,我感觉世间情话万千,都抵不上这一句。

“叶大神,我们去吃什么?”我屁颠屁颠地绕在叶祺南身边,要是我长了一条尾巴,肯定像只小狗一样摇得停不下来,“比带鸡腿的盒饭好吗?”

叶祺南一脸鄙夷地看着我,眼神里透着几个大字——瞧你这点出息。

“影城南边有家新开的餐厅。”叶祺南的嘴角微微扬起,不知道在高兴什么,“走吧,就当是犒劳你辛苦练戏了。”

“随便点?”

“随便点。”

“我爱叶大神。”

“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啊。”

“这不是男女之爱,是崇敬之爱!”

三、提出帮我对戏

吃饱喝足,我摸着鼓起来的肚子,感慨道:“影城周边这么多餐厅,我却只能吃盒饭,偶尔吃个路边的麻辣烫就算是改善伙食了。但是人要知足常乐,比起那些连盒饭都混不上的群演,我的人生也不算太苦。”

叶祺南在一旁默默听着,也没发表意见。

“说这些话怪不好意思的。”确实,站在叶祺南角度,一个大红大紫的男演员,怎么能对群演的生活感同身受呢?怪就怪餐厅的灯光太迷离,让我错以为自己和叶祺南的关系亲近了几分。

“叶大神,饭很好吃。”我起身准备走,“还有,你的衣服我明天洗干净还你。”

叶祺南却突然把我拉回座位。

“陆姗姗,你其实很有天赋。”叶祺南说得一脸认真。

好听的话我都爱听,管它是真话还是假话呢!所以我欣然端正好坐姿,一脸嘚瑟:“我不走了,你继续夸。”

我看到叶祺南偷偷翻了个白眼。

“我看过你的戏,演技是有的,就是不注重细节。”叶祺南微微皱眉,一副导师姿态帮我分析,“比如说今天的落叶,你真的以为左手和右手没有区别吗?”

他这么认真提问,我一时答不上来。

“那片落叶并不属于尸体发现处的那棵树的,尸体是被凶手故意放在树上的,而那片落叶是被害人在第一案发现场挣扎时拽在手里的。被害人是左撇子,在危急时刻,本能驱使下,肯定是用左手留线索,怎么会用右手?”

我忍不住对叶祺南肃然起敬:“原来如此!”

“所以越是不起眼的细节,越不可忽视。”说完他顿了顿,继续挑我的毛病,“还有,你为什么总爱挑那种不带台词的角色?你这样怎么能让大家记住你?想要改变人生,你自己要发光发热吧?”

我心头一暖,没想到我之前的碎碎念,叶祺南居然用心听了。

“关于这个,我可以解释。”我弱弱地举起手,“其实我一生浪荡不羁爱自由……”

“说人话。”

“我忘词。”这是真话,我记戏很快,但总是背不出台词,以至于这么多年,还在跑龙套。

“等我空下来,我找你对戏练台词。”叶祺南轻描淡写道,“也不早了,回去早点儿休息。”

我点点头。

“对了,”临走时,叶祺南突然递给我一盒云南白药,“这个,回去贴了再睡觉。”

“也不想想是谁害的。”我小声嘀咕,心里却涌起一丝甜,“这算是给个巴掌再给个甜枣吗?”

“都是甜枣。”明明已经走到门口的叶祺南似乎听到了,回头说了这么一句。

也许是昨天的练戏起了效果,今天上午我的戏份一条就过了。我美滋滋地领了工资,还得到了一张附近电影院的电影票。

电影是现在正热映的叶祺南主演的悬疑片——《一个陌生男人的来信》。

悬疑片我才不感兴趣呢,我心里这般吐槽着,身体却鬼使神差地来到了电影院。门口,叶祺南巨大的俊脸海报贴在最显眼处。之前我从来没有仔细看过他的脸,如今放大了打量,确实是一张完美的电影脸,轮廓立体,五官精致,气质独特,仿佛是为电影而生的。

唉,女娲在捏他时肯定有些偏心。

“你也是粉我家叶大神的吗?”一旁的电影院工作人员看起来才二十岁出头,眼神熠熠生辉,“他真的是又好看又有演技!我太可了!”

“我也觉得他挺好的。”我脑子里无端冒出叶祺南认真跟我讲戏的模样,嘴角忍不住扬起来,心里也跟着暖了起来,“很亲切,很吸引人。”

“对吧对吧!”这个小迷妹拼命点头表示认同,“现在买爆米花套餐能送叶大神的明信片,我可以偷偷多送你几张。”

我笑著摆摆手:“不用啦,我已经过了追星的年纪啦。”

十分钟后,我一手拿着爆米花套餐,一手拿着一沓明信片,坐在了大银幕前。嗯,还是没逃过真香定律。

结果电影刚开始,我便被一个奇奇怪怪的男人拖出了电影院。

“你谁啊?想干吗?”

奇怪的男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脱下帽子、围巾、口罩和墨镜,露出叶祺南的脸。他看到我手里的明信片,脸上闪过一丝羞涩:“没想到你挺喜欢我的。”

“你的粉丝强卖强送的。”我没好气地回他。

“今天晚上我有空。”

“你这是什么奇怪的邀请?”我情不自禁地联想到一些不可描述的画面。

叶祺南轻轻地敲了一下我的脑袋:“想什么呢?昨天不是说了吗?我有空就找你对戏练台词。”

我一愣。我当时只当叶祺南是随口一说,毕竟在我的常识里,“等我空下来”后面跟的往往都是空头支票。小时候,妈妈喜欢说“等我空下来就带你去游乐场”,长大后,前男友喜欢说“等我空下来就陪你”。

我低着头,不想让叶祺南看到我湿润的眼眶。也难怪叶祺南的女粉那么多,这样的男人,谁能把持得住,不心动呢?

我的理智告诉我,继续沦陷是很危险的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距离。

“可我现在没空,电影还没看完……”我找了个很烂的理由。

“犯人是死者邻居家的三舅爷,还有,一切都是主角嗑药嗑多了出现的幻觉。”叶祺南分分钟给我剧透了大结局,说完,他一挑眉,微微勾起嘴角,“现在有空了吗?”

万恶的剧透党!

四、废弃医院的深夜

我慢吞吞地跟在叶祺南身后,始终跟他保持着一米的距离。即便如此,我还是感觉他像宇宙无敌强大的光源体,散发着让人移不开眼睛的光芒。

叶祺南有意放慢脚步等我,我就化身蜗牛挪步……这样一快一慢,叶祺南终于忍不住回过头道:“陆姗姗,你要是还想让我带你吃饭,就给我过来。”

简单粗暴,十分有效。

“叶祺南,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一个跑龙套的这么上心?”我小心翼翼地问出了这个困扰我很久的问题。

说完我瞥向叶祺南的脸,他避开我的视线:“我就是觉得你是个演戏的好苗子,不该埋没了。”

听到这个答案,我心里泛起几分失落。

“马上就是立春了。”叶祺南或许是察觉到气氛的变化怪,轻轻地揽了揽我的肩膀,“春天会来,你要相信,小龙套也会有春天的。”

半个小时后,我跟着叶祺南来到了一座荒废的医院。

在这个影城,关于这座老医院的传闻我可没少听说。传得最广的就是当年建影城的时候,负责人觉得这个医院适合拍摄场景,就保留了下来。在这之后,大大小小的剧组在里面怪事频发,虽然后来都澄清是谣言,但是也没能改变大家的印象。久而久之,就也很少有剧组愿意在医院拍戏了。

这次,叶祺南接的电影角色是一个法医,接下来不少戏都要在这个医院拍摄。

刚走进医院,我便感觉一阵凉意袭来,空气中弥漫着陈年的消毒水味。

“想不到这个医院还挺瘆人的。”叶祺南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你该不会是一个人害怕,所以才拉我来对戏吧?”我突然感觉自己聪明了一回,揶揄道,“还非要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不要浪费时间。”叶祺南把剧本往我脑袋上一拍,“剧本拿好!”

我揉了揉脑袋,啧,这算是恼羞成怒吗?

叶祺南要我对的几场戏是医院女助理和法医之间的,我一边看剧本,一边揣摩人物的心态:“叶大神,我咋觉得这个女助理暗恋你啊?”

虽然台词里没有任何表露,但是一些细节里都透着藏不住的少女悸动。

“还不算太笨。”叶祺南挑了挑眉,“女助理是编剧的女儿来演,是我的粉丝。”

“不过你不是不接感情戏的吗?”

“那你觉得剧本里,我对女助理的感情作出回应了吗?”

“没有。”人设至始至终都是铁面无私、冷血无情的一个禁欲系法医。

“还有一点,谁跟你说我不接感情戏?”

“娱乐新闻都是这么写的,说你出道五年,拍了十几部悬疑片,还都是不带女主角的那种。”我小声地补充了道,“你知道豆瓣月亮组都在怀疑你的取向吗?给你拉郎配了几十对CP呢。”

叶祺南的脸唰地红了,气急败坏道:“陆姗姗,你少看些这种东西。”

……我还追过同人小说呢,不过我没好意思说出口。

女助理的台词不多,寥寥几句,但偏偏成功地难倒了我。

“你不用等我。”话被毫不留情地打断,好一个高冷法医。

我神情沮丧,仍强撑出微笑:“那好吧,身体要紧,你再忙也要记得吃饭。”

说完这最后一句台词,我转过身,面对镜头,眼角不争气地流下了一滴泪水。不得不说,这剧本写得够矫情的,但我也把矫情演绎得淋漓尽致。

按道理,我的戏到这里也就结束了,没料想叶祺南突然喊住我:“你等等。”

我一脸蒙逼地回过头,却被叶祺南一把抱住。

“对不起,我不是想逃避你的心意。”叶祺南语气低沉且深情,“我这种人,注定无法给你你想要的安全感,你跟我在一起会很累的。”

没来由地,我的眼泪又流了下来,我回抱住叶祺南:“没关系,只要是你,怎么样都没关系。”

“那今天是第一天吗?”叶祺南问得小心翼翼。

“什么第一天?”

“我们谈恋爱的第一天。”

想不到反而是最后这段临时发挥的戏,让整个剧组感动落泪了。导演拍着我和叶祺南的肩膀,赞不绝口:“演得太好了,这段戏太好了!虽然和剧本有出入,但我一定要保留下来。”

叶祺南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仿佛刚才戏精上身的不是他。

“你是不是忘词了才放飞自我,一个劲瞎演?”我忍不住嘲讽道,同时也不忘夸耀自己,“也多亏我机智,接得住你的戏,才没让你下不了台面。”

“你真这样想吗?”叶祺南似笑非笑地望着我。

……莫名其妙!

六、突如其来的告白

当天晚上,我正准备休息时,突然听到了一阵敲门声。

我打开门,面前站着的是米露,就是被我不小心抢了角色的编剧的女儿。

“你就是陆姗姗吧?”她也不跟我客气,开门见山道,“白天在剧组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别以为你用些小手段就能勾引叶祺南。”

没错,她用了“勾引”两字。虽然我确实对叶祺南有着非分之想,但是我也没有不要脸到主动勾引,这简直是对我人格的侮辱。

所以,我冷哼了一声:“我和叶祺南的事儿,指不定是谁勾引谁呢?”

“你!你……”果然是娇生惯养出来的,急眼了就语无伦次,“你胡说!”

“是我主动勾引的,怎么了?”熟悉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只见叶祺南一边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这种令人害臊的话,一边深情款款地朝我走来。

“我怎么不记得有这回事?”我大脑没反应过来,还在思考勾引不勾引的问题。

叶祺南突然揽过我的肩膀,下一秒就把脸凑过来在我嘴上落下了深情一吻,够法式,够缠绵。嗐,这男人不接吻戏真是娱乐圈众多女星的一大损失。

良久,叶祺南才放开我,瞥都没瞥旁边呆若木鸡的米露一眼,挑眉问我:“现在能算我主动勾引了吗?”

这谁能抵挡得住啊?我摸了摸发烫的脸,一脸痴汉笑:“那你以后多勾引我几次。”

米露的情绪瞬间崩溃,扔下一句“你们欺负人”就跑掉了。真是,挺好一女孩子,喜欢谁不好,偏要喜欢叶祺南。

“大晚上的,你不请我进去坐坐吗?”叶祺南紧了紧衣领,笑容意味深长。

我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丝危险的信号,这情形怎么像是“引狼入室”呢?

“叶祺南,先说好,我明天早上还有工作呢!”

叶祺南朝我翻了个白眼,一副无可奈何的语气:“陆姗姗,麻烦你先把你乱七八糟的少儿不宜的思想收一收,我找你有别的事情。”

“明明是你主动勾引在先。”我有些羞恼地小声嘀咕。

“等我空下来,我们再进一步探讨勾引的事情。”叶祺南故意拖长语调,目光灼热地看着我。我的脸瞬间更烫了——这根本不是去幼儿园的车!

“喀喀,说正事。”我赶紧转移话题,打破了这暧昧的气氛。

“导演说他下一部爱情片,打算让你当女主角。”

听到这个重磅炸弹,我虎躯一震,没坐稳,一屁股摔在了地上。让我当女主角?这确定不是说笑吗?

“是导演疯了,还是你疯了?”

“我跟导演说了,我可以出演男主角,条件只有一个,女主角必须是你,陆姗姗。”叶祺南的眼睛深情又认真,一点儿也不像是说玩笑话。

我对自己的演技并不自信:“可这是你的第一部爱情片……”

“我相信我喜欢的你,是最好的女主角。”猝不及防地,叶祺南就这样告白了,“我这样的人,工作很忙,没有自己的时间,也给不了你足够的安全感,可能并不是适合的恋爱对象,但我还是控制不住对你的喜欢……”

我一愣,这话有点儿耳熟,原来那段加戏竟然是叶祺南的真情流露。

“所以哪怕是工作也好,生活也好,我都想跟你在一起。”叶祺南声音低沉,像个幼稚的大男孩一样小心翼翼地试探着我的心意。

我心里答应了他一千遍,可话到嘴边,我又犹豫了。就像一句歌词说的那样——你是银河的雏形,我是黑矮星。如此暗淡无光的我,怎么有勇气去高攀这份爱情呢?

见我沉默,叶祺南故作轻松地笑了笑:“你不回应我也没关系,我只是想把自己的心意传达给你……”

“不是的。”生怕他误解,我慌张起来,“叶大神,你等等我好吗?等我跑向你,等我变得优秀一点儿,等我有实力与你匹敌。”

“好。”叶祺南的眼神闪闪发亮。

几个月之后,我和叶祺南出席颁奖典礼,获得了最佳男女主角的奖项。叶祺南在发表获奖感言的时候无意间透露了自己多年前也跑过龙套。

在后台,我按捺不住好奇心问叶祺南:“我怎么不知道你还跑过龙套?”

叶祺南神秘一笑,然后说了这么一个故事——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影城的旧医院里正在拍摄一部丧尸片,浑身都是血浆和腐烂假伤口的叶祺南都没来得及换下衣服就去领盒饭,却被告知盒饭已经没有了。叶祺南据理力争,对方却捏着鼻子嫌弃地挥手赶人。

“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就一臭跑龙套的,赶紧走!”

“跑龙套怎么啦?也是演员!”一个同样化着令人作呕的丧尸装的小个子女孩突然站出来说了一句,然后她拉着叶祺南离开,把自己的带鸡腿的盒饭递给了他,“别理他,你演得很好。”

“我吃了你吃什么?”

“我不饿。”她才说完,肚子就发出响亮的咕噜声。

最后,他们两人将这一份盒饭分着吃了。女孩子的脸很脏,眸子却亮晶晶的:“我们也算是吃过同一份盒饭的兄弟了,苟富贵,勿相忘。”

葉祺南认真地点了点头。

如果我听完故事还猜不出来那个递盒饭的女孩子是我的话,那我真的是猪脑子了。

“你递鸡腿盒饭给我的那一刻,简直就像是女神降临……”叶祺南的笑意渐深,“不过我没想到,我都成为悬疑片一哥了,我的女神却还在演尸体,当小龙套。”

“早知道,当年我就问一下你的名字了,说不定能少奋斗好几年。”我痛心疾首地感慨。

叶祺南瞪了我一眼:“好好演戏,别整天想着走捷径。”

啧,这叶祺南着实有点儿过分严厉啊!不过,我偏偏喜欢。

“对了,我刚才做了个大胆的决定。”我望着桌上最佳女主角的奖杯,它不仅象征着我陆姗姗事业的春天,也是我爱情的春天。

“什么?”

“我要把今天变得更有意义。”说完,我主动踮起脚在叶祺南唇上落下蜻蜓点水的一个吻。见他一脸蒙逼,我坏笑道,“今天是我们谈恋爱的第一天。”

没错,以后的无数天我都想跟叶祺南在一起,以情侣的身份。

赞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