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焦少女心(二)

萧小船

3.0

言却个高腿长,今天穿了一件深灰色的衬衣,挺拔如松,走在人群里本就惹眼,再加上手上拖着一只“加菲猫”,往南广场去的一路上,回头率简直爆表。

看着像树袋熊一样抱着言却胳膊的江只只,谢钰愣了愣:“你这是怎么弄的?”

听到熟悉的声音,江只只仿佛走丢的鸡崽找到老母亲,张开双臂扑进谢钰怀里。

十分钟前,江只只和言却“偶遇”得好好的,抓到了言却的手臂,谈起了“未来”的问题。就在她想办法再进一步的刹那,刚从她身边挤过去的那个大哥又挤了回来:“哎哎哎,让一让,车站在对面!”

广场中心的人越来越多,这一次江只只的头套后面被挤瘪了,卡在脑袋上摘不下来了。

谢钰:“……”果然拿下言却什么的是她想多了。

言却眉头微微蹙着,道:“下次再叫人帮忙,记得给她拿身合身的衣服。”

“好的好的。”

谢钰戳了戳江只只的“大头”,眨了眨眼道:“只只笨手笨脚的,麻烦言神帮忙扶一下她,我去后面搭台子用的工具箱里拿剪刀。”

言却眉头蹙得更紧,淡淡地“嗯”了一声。

谢钰帮江只只把身上的服装脱下去,牵着她的手搭在言却的手臂上,深藏功与名地一笑,飞也似的跑了。

江只只一颗心怦怦乱跳,刚才隔着厚厚的玩偶服装不太明显,现在真肌肤相碰时,能感觉到他的小臂紧实,令她即使看不见也觉得安心。

言却静静站了一会儿,偏头看她:“摸够了吗?”

江只只老实地收回戳他小臂的手指。

可没一会儿,她又开始乱戳起来。

天气热,她的脑袋被罩在头套里,闷得厉害,晕晕的,只能靠言却回血。

言却被她戳得手臂发麻,刚把手撤回去,她一下没了依靠,瞬间就往后栽。言却眼疾手快地捞了一把,她迷迷糊糊地撞进他怀里,硕大的头套顶得他闷哼一声。

赶回来的谢钰:噫!

离得近,言却听见江只只轻轻的呻吟声,细细弱弱,像路边走失的小猫。

“快把她这个剪开!”

“啊,好。”谢钰冲过去,也不管别的,直接从后面眼睛所在的洞开始剪起。头套有些厚重,谢钰剪不动。言却直接把剪子要过来,几下就剪开一个大豁口,扯着拽下去。

江只只眼前直冒金星,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我……我这辈子……都……都不要再……再穿玩偶装了……”

谢钰打开一瓶水喂她喝了几口,她顺过气来,稍稍清醒才发现不对劲儿。

她好像……枕在谁的胸口上。

她梗着脖子抬头,正对上言却往下看的眼睛。江只只嘴角一弯:“不想撞南墙,只想撞先生的胸膛。”

“你还是撞南墙好一些。”言却往后撤,他衬衫上的水渍很明显,是她刚喝水留下的。

江只只抿了抿唇,真诚道:“为了表达我的感谢和愧疚,衬衫我帮你洗好了送过去。”

“别。”

言却难得地对她笑了一笑,虽然是冷笑,但她还是瞬间觉得心空了。

今天言却也用微笑杀我了!

言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麻烦,惹一次还不够吗?”

江只只瞬间明白他说的是他们初遇时发生的事,她知道那是自己的错,但不打算改。

她仰着头,眼底像藏着星子,灼灼发着光。

“不够呀,还没追到你,怎么会够?”

(二)喜欢这件事,讲究先发制人

1.0

言却所谓的第一次惹麻烦,是在一个月前春意最浓时。

那天谢钰以给江只只画美美的头像为条件,拖着她去给文艺部做苦力刷宣传墙。

“我们这边人手实在是不够,也不用你费脑子,只要把这几盒水彩均匀地刷到指定的区域就行。”

江只只点点头:“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谢钰忙着去寝室楼下刷好的宣传墙上画手绘,就留江只只自己在这儿。

这堵墙比江只只高不少,刷上面时得站在梯子上。

她认真地一点儿一点儿地刷着墙,忽然身后有人问:“谢钰去哪里了?”

这男声低沉,是江只只听广播剧时最抗拒不了的那种声优的声音。

江只只转头回眸,看见下面的帅哥时心跳猛地一滞,随即跳得更厉害。

这世上可以归类到美的人和事总会让人心情好,江只只的嘴角不自觉地弯出甜甜的笑,而这一笑完全出于本能:“谢钰刚才……”

水彩顺着她手中的刷子往下滴,她斜眼看着它们一路向下,直至落在帅哥的外套袖子上。白色的外套把水彩的颜色凸显得淋漓尽致,穿着它的帅哥的脸跟着黑了。

江只只一阵窒息,连忙下去认罪,争取宽大处理。

梯子有些滑,她下去时战战兢兢,帅哥修长的手扶住另一边。江只只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温暖,侧头笑吟吟地道谢:“这位同学谢……”

她侧头时习惯性侧身体,那只拿着刷子的手便直接戳到了帅哥的胸前。

不过离得近,她仔细看眼前的帅哥,觉得他还真的像是从偶像剧里走出来的人,而且……还特别眼熟。

毕竟她曾分析过他五官的每一处,都曾用文字细细地描绘过。

但现在江只只觉得自己曾用来描述他的文字和真人一比,显得无比苍白。

帅哥的眉眼深深,鼻梁高挺,即使此刻无语得想骂人,下颚线条还是那么好看。

好想在上面滑滑梯哦。

江只只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才对得起这突然从天而降的“故人”。

她落了地,诚恳道歉:“对不起,这位同学。由于我的失误,我对您和您的外套造成了两次伤害。但我知道说对不起没用,所以我想给这位同学洗衣服来赎我的罪孽。”

帅哥仿佛被她的诚心打动了,抬眸定定地看了她片刻。

糟糕,眼睛真好看,里面像是挂着月亮。

好想中秋节时近距离去赏月哦。

江只只内心思路百转千回,随后听帅哥沉声道:“不用了。谢钰呢?”

“哦,她去女寝楼下的宣传墙画手绘了。”眼看着帅哥要走,江只只绕到他面前。

“还有事?”

“虽然你不想让我帮你洗外套是你善良,但我也有自己做事的准则,如果你不让我帮你洗,我会良心不安,睡不着觉的。”

“和我有什么关系?”

真是好冷漠一男的。

江只只腹诽着,面上更加真诚,双眼凝视着对方,不说话,不催促。

那眼睛像盈着水,仿佛下一秒就要落下眼泪。

从小到大,江只只但凡想要老江买点儿什么就用这招,百试百灵。

帅哥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快没時间了,他脱掉外套塞到她手里,绕过她大步流星地离开。

“帅哥留个联系地址,我洗好了好去找你!”

帅哥毫不停顿地继续向前,连背影都那么撩人。

“谁能想到,我和文档里才存在的人以这种方式实际性会面了呢。”

2.0

在这次真·初遇前,江只只见这位帅哥,是在一篇关于蓝卡电影艺术展的报道上。

这个艺术展本来就小众,报道还是以现在很多人都不看的纸媒形式,是以并没有多少人知道。

那天江只只在家,正准备用老江订的报纸卷垃圾,就看见报纸上有关于电影的版块。江只只是电影学院戏剧文学系的大一新生,有关于电影的新闻她还是很感兴趣。

就这样,她看到了一则报道——蓝卡电影艺术展上,在校大学生言却以短片作品《木马之马》被影评人盛赞。

黑白照上,言却穿着一身笔挺西装,漠然地看着镜头。

“这年头,有才华的人还长得这么鬼斧神工吗?”

照片旁边写着他的介绍,江州电影学院大二导演系,言却。

下期预告:因江只只和言却在射箭馆的互动,江大瞬间传出他们俩有段“旷世绝恋”的谣言,江只只对此表示:不行,这样不靠谱的谣言我得找言却解释清楚!明明是言大神一箭击中我的心!另关于《对焦少女心》的最新资讯可以加入读者群:964676766(敲门砖:角色名)。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