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梁不正下梁歪

清粥几许

十年前,钟不是跟在梁正后面求着,喊着,让他喜欢自己的小姑娘。再遇的时候,梁正受伤住院,钟不刚好是他的主治医生。风水轮流转,没想到这回轮到他求而不得了……

一【哦,原来没忘】

“钟医生!快醒醒,快醒醒!外面来个急症!”

正在值班室里点着脑袋打瞌睡的人被突然冲进来的小护士使劲儿摇晃着胳膊:“钟医生!”

被她称呼为钟医生的女医生看起来不到三十岁,脸上被自己的手臂压出了红印,听见声音才反应过来:“什么时候送来的?”

“刚刚,消防队的,好像是去救火的时候受了伤。”小护士跟着她快速往外走。

“状态怎么样?”披着白大褂的人低头看了一眼胸口,转身回去把桌子上的名牌拿上别在胸前,上面写着她的名字:钟不。

“血压和呼吸都正常……失血过多……现在陷入昏迷状态……胳膊严重骨折……有大面积挫伤。”钟不的步伐飞快,小护士几乎要跟不上,话也说得断断续续的。

钟不飞速赶去,看见那人躺在床上,身上还穿着橙色的消防服,手臂已是血肉模糊,令人不忍心多看一眼。她走近了才发现,这人她认识。

他叫梁正,高中时候她喜欢了两年的人,只是后来表白的时候被他狠狠拒绝,令她在全校颜面尽失。从那时候开始,她就决心再也不理他。只是梁正好像并不介意,因为他对她向来爱搭不理。一别多年,没想到再见会是今天这个场景……

“医生,梁队是为了救人从楼上摔下来的,您快救救他!”旁边一个脸上黑乎乎的消防队员拉着她的白大褂喊着。

“家属请在外面等候。”钟不的职业道德告诉她,就算这里躺着的是自己的杀父仇人,她也得救,别说只是结了梁子的高中同学,“小朱,准备手术。”

“好的。”

手术进行了两个半小时,人送来的时候是夜晚十二点半,这会儿出来已经是凌晨了,钟不摘掉口罩,脸上满是精疲力竭神情:“患者已经脱离生命危险。”

“谢谢医生!谢谢医生!”门口的几个人应该是梁正的朋友和同事,看见人被推出来,一窝蜂围了上去。

钟不有点儿低血糖,体力不支地撑着手术室的门,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男人,脑子里直纳闷:“这男人是吃了防腐剂吗?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长得和高中的时候一样……帅。”

“钟医生?”

钟不听见身边有人叫她才缓过神来,现在好像的确不是欣赏帅哥的时候:“哦,我现在去办公室开药,你一会儿帮他挂上。”

钟不处理好了之后从抽屉里翻出来一块巧克力,吃完已经是凌晨四点多。本来她还挺困的,这么一忙之后反而一点儿睡意都没有了,脑子里禁不住开始胡思乱想,手里包巧克力的糖纸折了又折,最终被扔进了垃圾桶。

第二天一早,她去檢查梁正的状态,感叹道:“消防员的体质就是好啊,恢复得真是快。”

“我们梁队那不用说,平时考核永远都是第一。”旁边的小男生看起来应该是刚刚工作,今天脸洗干净了,看着比昨天晚上顺眼多了。

钟不笑着看了他一眼:“你队长还没醒呢,拍马屁的话啊,等他醒了再说吧。”

她伸手帮着调了调梁正的吊瓶开关:“小朱,半个钟头之后来换一次药。”

“好的。”旁边的小护士点着头记下。

就在她转身要走的时候,白大褂的一角被人拉住,她回头一看,躺在病床上那人已经醒了,一双如墨的黑眸还和多年前一样,不带感情地看着她,仿佛下一秒就能和当年一样说出一句:“我永远也不会喜欢你这种人。”

谁稀罕你喜欢啊!我一点儿都不介意!我一点儿都不记仇!

钟不现在想起那个画面,心头还像是有一万头羊驼奔过,表面上却是平静如水,优雅得体,除了因为一晚上没睡,随手扎的丸子头有些松散之外,完全就是高冷女医生的形象。

她淡淡地推开他的手:“小朱,患者醒了,状态正常,你观察一下,有问题叫我。”

钟不和高中的时候相比,变了很多,梁正都有些不确定这是不是他印象中的那个人。他感觉嗓子干涩,根本说不出话来,只好用目光追着她的背影,看她笑着跟旁边的患者说话,然后就走了,全程没再回头看他一眼。

“队长!你终于醒了!”旁边的人趴在他的病床边。

“水……”

“哦哦哦,水。”那人赶紧把水杯递过去。

梁正喝了水之后感觉整个人都活过来了,知道自己成功营救了昨天晚上的那个小男孩之后才放下心来。

他想知道给他做手术的到底是不是钟不,便问:“刚刚那个医生,叫什么名字?”

“医生?不知道,好像是姓钟。”

梁正回头找了找自己床头的卡片,上面是他的名字,下面标着主治医生——钟不。

没想到真的是她。梁正没想过时隔多年之后,会在医院碰见她。高中的时候,钟不天天死皮赖脸地跟在他后面,半开玩笑地说:“上梁不正下梁歪,我叫钟不,你叫梁正,你看我们多配!”

果然是她。可是她刚刚为什么一副不认识自己的样子?梁正想了想,伸手按了床头的呼叫铃。过了一会儿,正在前台和小护士们聊天的钟不被小朱找到:“钟医生,32床说自己头疼。”

“头疼?”钟不快步赶过去,快到门口的时候停住了,“不对啊,他胳膊受伤,头疼什么?”

她推门进去,脸上仍旧是冰块一样的表情,假模假样地翻了翻病历本:“32床,你头疼?”

“医生,我们是不是认识?”梁正仔细看着她的面容,虽然变了很多,但还是依稀能够看见以前的影子,是钟不没错。

阳光透过窗户洒在他脸上,从钟不这个角度看来,他睫毛低垂,睁眼看她似乎有些费力,她转身帮他拉上床帘,矢口否认:“不知道,忘了。”

她转身看着靠着墙坐着的男人:“头还疼?”

梁正嗯了一声,钟不低头去检查他的眼睛:“应该没什么事,一会儿去拍个核磁共振吧,也许是磕磕碰碰造成的,脑震荡或者……”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他一只手拉着胳膊带到了他面前,两人之间只剩下不到五厘米的距离,她紧张地皱眉:“梁正!”

男人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睫毛颤动:“哦,原来没忘。”

钟不这才知道他在试探自己,手肘毫不客气地在他的腹部捅了一下:“神经病!”

外面的人屏气凝神,也不敢拉开帘子,不一会儿看见钟不拉开帘子飞也似的走了……

二【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时候到了!】

那之后,梁正住院的那几天都没再见过钟不,主治医生换成了一个短头发的女医生,叫乔琦。他知道她并不想见自己,就没去骚扰她。

梁正出院那天,钟不站在办公室窗户前看着他走了,一时间心里面又不知道在失落什么,或许是年轻的时候见过这样的人,导致了她这么多年一直单身,也不知道梁正有没有女朋友……

她想到这里,又拍了拍自己的脸:“钟不,有点儿出息好吗?有又怎么样?没有又怎么样?跟你没有一点儿关系!”

乔琦进来的时候刚好看见她这样子,开门的手顿了顿:“你该不会是精神出了什么问题吧?”

钟不缓缓地把手拿了下来:“人走了?”

“嗯。”乔琦笑着看着她的眼睛,“你该不会还对他念念不忘吧?”

“怎么可能?”钟不转了个身,眼神闪躲,“我又不是自虐狂!”

“那你怎么不敢去见他呢?还让我去接手?”乔琦笑着坐下,拧开了杯盖,“对了,他还问你来着。”

“我那……我那是不想看见他!”听见她说梁正问了自己,钟不又忍不住问,“他问我什么?”

乔琦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小心思:“他问你为什么不继续给他治疗了,我说你有个重要病人要接诊,他就没问了。”

“哦。” 看吧,她就知道,梁正这个人,从来不会多问一句关于她的事情,十年了,还是这样……

乔琦和钟不是同一批毕业的同学,又分到同一家医院,算是闺密,她知道钟不心里一直记挂着一个高中同学,但是这么多年倒是没听她细说过,就好奇地多问了两句:“你们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很简单,我追了他两年,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在全校人面前跟他表白,结果他说……”钟不垂眸盯着桌面,现在想起来还是会难过,她真的是太玻璃心了,她自嘲地笑了笑:“他说一辈子也不会喜欢我这种人。就算不喜欢,也不至于说这种伤人的话吧。”

乔琦喝了口水,心道,原来是个狗血的青春故事。她问:“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啊?”

“能有什么误会?”钟不长呼了一口气,拿着听诊器准备去查房,“像他这种自大狂,我已经不喜欢了。”

再见梁正是三天后。他有皮外伤,来医院换药,在走廊看见大厅围着一群人,有人尖叫,有人哭闹。

“你……你冷靜点儿!”

是钟不的声音。

他快步走过去,看见人群中有个男人抱着他的妻子,眼睛赤红:“是你们害了她!你们说过,她手术之后就会好的!可是现在,她走了!”

钟不微微靠近了一些,刚准备劝阻,没想到那人突然从衣服里拿出一把水果刀来,刀尖对着钟不。她吓了一跳,旁边的人都尖叫着四散逃开,一时间,医院乱成了一锅粥。

有人喊着打电话报警,那人被刺激到了,拿着刀子要去追钟不,钟不撒腿就跑,撞到一个人怀里,被那人拉了一把,挡在身后。

如果是平时,梁正三两下就能夺下这人手里的刀,但是他现在手受伤,只有一条手臂可以动,比较冒险,所以他试图拖延时间:“冷静一下,你的妻子现在去世了,不论是谁的错,都已经成了事实。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今天这么做了,你们的孩子,他们该怎么办?”

刚刚局面太混乱,就连钟不都没有看到旁边站着两个小孩,一直哭着看着这边,但是因为看见自己的爸爸拿着刀,一直不敢靠近,这时候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齐声喊:“爸爸。”

或许是听到了孩子的哭声,那人有片刻的迟疑,梁正刚准备动手夺下他手里的刀,没想到身后的人一下冲出来,一个飞踢,就把那人手里的刀踢掉了……

旁边的人惊呼了一声,然后几个保安冲过来把人给摁了下去。

梁正欣赏地看着还愣愣地保持着踢腿姿势的钟不,心想,她什么时候学会的这招?

“还好,只是虚惊一场。”乔琦在进行手术,她就接过了给梁正换药的活儿。

梁正微眯着眼睛靠在椅背上。她白皙的脸颊上还带着红晕,刚刚应该也被吓到了吧?他问:“什么时候学的?”

“什么?”钟不垂眸,看见他手臂上的青筋和肌肉,挪开了视线。

“散打。”

“大学那会儿,老师说做医生,要学点儿散打,防身。”钟不一圈一圈地帮他缠着纱布,她说得轻松,听的人却感觉到了一点点儿心酸。

“以前也碰见过?” 梁正记得她以前是个很娇气的小姑娘,有点儿小任性,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成了独当一面的医生。

钟不摇了摇头:“第一次,被你碰见了。是不是感觉特别荣幸?”

还和小时候一样皮,梁正从她清亮的杏仁眼里找到了以前的钟不,一瞬间愣了神:“幸运。”

钟不笑了笑:“你知道那天我在病房里,看见躺在那里的人是你的时候,我在想什么吗?”

梁正觉得大抵也不是什么好事,但还是问了一句:“什么?”

钟不咬咬牙,给他系绷带的时候使劲儿勒了一下:“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时候到了!”

三【你要不要脸呀?】

梁正为了表达当年“有眼不识泰山”以及“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歉意,手臂完全痊愈的那天请钟不吃了个饭。

钟不的口味还和以前一样,甜、酸、辣都吃,不挑食。

梁正单手托腮,微眯着眼睛打量着眼前的女孩,她长得其实谈不上惊艳,却是让人觉得很舒服的长相,皮肤很白,鼻子小巧,典型的娃娃脸,精致得耳垂都像上好的羊脂白玉,让人生出想要伸手试一试成色的冲动……

“你当初为什么那么讨厌我?”其实钟不还是很介意这件事,因为当初她分明觉得梁正虽然对自己爱搭不理,但是两个人关系并不算太差,梁正也知道自己喜欢他,为什么之前都没怎么表态,偏偏要在她表白的时候出口伤人?她以前没想过这个问题,在全校人面前丢了脸,也不想再去找他,那时候的自尊心不允许她那么做。

梁正那时候因为长相出众,在学校,像钟不这样追着他跑的女孩子很多,但是他还有印象的,也就只有钟不一个,不是因为她说的那一句“上梁不正下梁歪”,是因为她很有韧性。他不理她,她好像也不在乎,喜欢得很明显,却以为自己藏得很好,傻乎乎的。

如果不是因为那天下午偶然听见她和那几个女生打赌,说她一定会追到自己,气她拿自己当赌注,或许他真的会答应她……

可是时隔这么多年,他现在早就不介意少女的那点儿虚荣心了:“你好像很介意我当初拒绝你的事情。”

“当然。”钟不嚼完了嘴里的东西,又给自己包了一块烤肉,“我可是鼓足了勇气才去找你的。你别看我那时候天天追着你跑,但是其实心里也没底。为了让自己胆子大点儿,我还找人打赌,把我所有的压岁钱都压上去了,想着如果你答应了,我刚好有钱可以请你去新开的游乐园玩,谁知道后来赔了个精光……”

钟不低头咬着饮料吸管,自嘲地笑道:“其实我这人挺怂的,那时候也不知道怎么有那么大的勇气,还是年轻吧。早知道就不赌了,那些钱能买不少吃的呢。”

原来是这样?他原以为她不过是追着自己玩,一时生气,才说了重话。因为他不是可以随口说出喜欢的人,就以为像钟不这样张口闭口就说出喜欢的人不会认真对待感情。

两个小孩子的自以为是,让他们彼此误会了十年,现在看来的确是个笑话。

他抬眸看着她:“我赔给你。”

钟不没有料到他会这么说,还以为又会被怼,她艰难地咽下最后一口食物:“梁正?”

“嗯?”他拿起筷子帮她烤肉。

钟不伸手去摸了摸他的额头:“你脑子没坏吧?”

男人抬眸的一瞬间,她感觉自己麻痹了十年的心脏又开始不受控制地乱跳了。这颗心,就像是专门为他长的一样……

她慌张地缩回手,若无其事地夹了一筷子菜塞进嘴里。

“如果我说,我现在喜欢你了,你会怎么办?”或许从一开始他就是喜欢她的,只是少年时太骄傲,总把一些小事放大,这么多年他还是偶尔会想起她。

钟不觉得自己就不该出来吃这顿鸿门宴,不是被他气死,就是被饭菜噎死。她拍着胸脯,端起水杯灌了大半杯水,眼睛瞄了瞄对面的梁正,突然觉得他好像不是开玩笑,于是问道:“你喜欢我?”

梁正静静地看着她。

“好,”钟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那我原话送还给你,我永远也不会喜欢你。”

梁正看着她提着包潇洒离去的背影,目光落在杯沿的口红印上,久久没有移开目光……

接下来的两个月里,每次钟不想到他跟自己表白的事情就气得睡不着,梦里都是自己以前跟他表白的画面,还有他嘲笑自己的眼神。

不蒸馒头争口气,她,钟不,就算是一辈子做尼姑,也不要和梁正在一起!

她半夜起来看了看手机,梁正给她发过微信,但是她没搭理,再后来就没了梁正的消息。他的出现,就像是平白如水的日子里偶然出现的烟花,稍纵即逝。

就这样?这就是他说的喜欢吗?

钟不气得不行,甚至去了一次相亲会,可是坐了十分钟就走了。因为她发现,她还是死不悔改,忘不了那个人。可是如果他只是开个玩笑呢?或者只是因为最近没有女朋友,拉她来凑数呢?她不愿意变成任何人的迁就。

她觉得自己可能再也等不到梁正的消息了。

一個月之后,某山区发生了大型地震,引发泥石流和山体滑坡,已经导致十人死亡,一百多人受伤。他们医院需要派出一支医疗队去支援灾区,钟不第一个报了名。

当天晚上,她收拾东西的时候接到了梁正的电话,她看了屏幕十秒钟,还是接通了。

“前段时间我去集训了,不在市里,也没带手机。”

他这是在跟自己解释为什么没跟自己联系吗?集训了不起啊!不会托人从深山老林送个信啊!飞鸽传书也可以啊!

钟不绞着衣服的一角,明明很生气,听见他解释又觉得情有可原:“跟我说这些干吗?”

“上次说喜欢你的事情,不是玩笑,我是认真的。”梁正不想有什么误会,决定坦诚一些,想念就说想念,喜欢就说喜欢。

“哦。”钟不心里面是高兴的,只是她也不能人家打个电话就屁颠屁颠跑过去,她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傻姑娘了。

“我只是……”梁正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现在很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多问一句,少一点儿自以为是。离开的这段时间,他想起了很多以前上学时候的事,才发现钟不一直都是现在这个样子,她一直都很好,是他自己因为那件小事就生她的气。

他还想要告诉她,这几个月,他很想念她,只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算了,你好好休息。明天是不是要出发了?”

“你怎么知道?”钟不也没跟他说过自己要去支援的事情。

“我猜的。”梁正没撒谎,他知道这个时候每个医院都会派遣救援队前往灾区,钟不一定会报名,所以他想都没想,第一个写了去一线支援的志愿书。

挂了电话,钟不趴在床上想了想,又觉得心里面甜丝丝的,嘴角忍不住上扬。

她没有想到,去了灾区的第三天,她在现场看到了梁正。

“钟医生!钟医生?”旁边队友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怎么了?去吃饭了,一会儿还要跑下一个地方呢!”

钟不这才回过神来:“消防员也会来支援吗?”

“当然了。不是有很多人现在还埋在下面没有救出来吗?他们是来救人的。”

钟不一转头,发现刚刚看见的很像梁正的那人不见了,她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灾区伤员很多,她忙得一天基本上只能吃一顿饭,头发散开了都没有时间理会。她正在帮病人打吊瓶,突然有个人进来拉着她说:“钟不,你现在跟着小队到镇上去,有人求救说腿被房屋的大梁压住了,可能要动手术!”

“我这就去!”钟不是这边唯一能动手术的外科医生,这种可能要截肢的大手术,又是在这种条件下进行,难度很大,她一路上养精蓄锐,准备打好这一仗。

“队长!医生来了!医生来了!”有人一边喊着,一边带着钟不和护士们往前跑。

受伤的人已经压在下面十几个小时了,身体状态非常差,刚刚被消防员团队挖出来,又要动手术,几乎是奄奄一息了。

“人在哪里?”钟不快步走过去,第一眼看见的是躺在那里的人,然后一抬头就看见他身边站着的男人。他好像瘦了很多,身上也脏兮兮的,但是看见她的那一瞬间,眼睛里好像有光闪了闪。

梁正的喉结滚了滚,也来不及和她说多余的话:“人已经昏过去了。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二个小时,失血过多,体力不支,大脑可能还处于缺氧状态。”

钟不立马放下东西,开始准备手术。这样的状态下,如果不截肢,命应该是保不住了。有人质疑地问:“如果他自己醒来之后不同意,寻死觅活怎么办?”

钟不丝毫没有停下手里的准备动作:“这条命是我救回来的,想死没那么容易。”

“我担着。”梁正看了钟不一眼,“发生什么事,我担着。”

所幸的是,手术很成功,救援行动也很顺利,人被送到了当地医院,保住了一条命。

晚上钟不在临时搭的帐篷里換衣服,听见外面有人欢欢喜喜地叫她:“钟医生,你男朋友来找你了!”

钟不换衣服的动作一滞,等衣服换好,掀开帘子出去,果然是梁正。

他洗干净了脸,露出了白皙的底色,但是挂了彩,一条血痕从面颊上延伸到嘴角,和身上的迷彩服搭配起来,有几分亦正亦邪的味道,看得钟不都傻了眼。

“不让我进去吗?”

旁边来报信的小姑娘笑着跑了,钟不侧身让他进来,这才想起了他刚刚和人家说了什么,骂他的话脱口而出,却又变轻了:“你要不要脸呀?”

梁正捉着她的手往自己脸上摸,她着急挣扎,却挣脱不开。

梁正感觉她指尖微凉,便用手心帮她暖了暖:“当然不要,不然我干吗追这么远,讨你的骂?”

五【当然是想你。】

在灾区的一个多月,他们见面的机会其实屈指可数,联系也少,但是好像因为知道有对方的存在,心里就安稳了许多。

钟不给乔琦打电话吐槽梁正的不要脸行为,但是她的关注点竟然偏了,她道:“所以他是为了你,才主动去灾区的吗?千里追妻啊,厉害了!”

钟不后来才从他同事口中知道,其实梁正这次本来不用来支援的,他自己主动交的申请。

她对乔琦说“这时候来追女孩子,很值得鼓励吗?梁正他就不是什么正经人!反正我没答应和他在一起。”

“他不正经,你就正经了?”电话那头的人笑了,“你俩不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组合吗?天生一对,刚刚好。而且他肯定是想保护你才去的,你不要总往坏处想嘛。”

钟不无言以对。没想到自己十年前搬起来的石头,现在还能砸到自己的脚……

救灾行动组织得很迅速,在各方的努力下,当地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秩序,。救援行动快要结束的时候,梁正过来找钟不,两个人总算是能一起吃上一顿饭了。

百废待兴的灾区,钟不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突然有些感怀:“你为什么去做了消防员?”

她记得当初梁正文理兼修,成绩很好,她倒是没想过他会走这条路。

“你呢?为什么做医生?”梁正抬手给她倒了一杯温水。

“可能是觉得这世界上,没有比挽救生命更令人震撼的事情了吧。”

他从这个女孩眼睛里看到了对这个世界的热爱,这让她整个人都在闪闪发光。桌子突然摇晃了一下,杯子倒了,水差点儿溅了钟不一身,她飞快地躲开:“你干吗?该不会是因为我不答应做你女朋友,就蓄意报复我吧?”

梁正哭笑不得,自己在她心目中到底是个什么形象?

“不是我摇的桌子。”

“这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钟不气呼呼地看着自己被打湿的衣服,话音刚落,就感觉整个房子都剧烈摇晃起来。餐厅里的人都惊慌地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喊:“地震了!”

钟不还没经历过地震,她只觉得自己站都站不稳,手被裹入一个温暖的掌心,被他拉着往外跑。头顶掉下粉尘,差点儿砸到她头上,被梁正用手背挡住了,两个人朝着外面空旷的地方跑去。

“应该是余震。看着我,不要怕。”梁正看她脸色都有点儿白了,伸手捧着她的脸,让她看着自己的眼睛,尝试着冷静下来。

余震很快就停了,钟不眼神飘忽了一会儿,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抬眸看着他的眼睛,突然就很难过。她伸手环住了他的腰,带着哭腔说:“我可不想死,我还没谈恋爱呢。”

梁正知道自己不该笑,但是没忍住,温柔地摸了摸怀里的小脑袋:“不如跟我凑合一下?”

钟不扑哧一声笑了。他身上带着洗衣液的清香,抱起来暖暖的。她说:“那我就勉强一下吧。但是你以后要对我好,否则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怎么好?”

“就……不许再说不喜欢我,要对我言听计从,还有,要宠我!”钟不平时不是爱耍小性子的人,但是在喜欢的人面前,她好像又就回到了十年前。

“好。”梁正看着她那双亮亮的眼睛,像看着自己失而复得的宝贝,“梁正一辈子喜欢钟不,最喜欢。”

钟不脸上飞起两片红霞:“这还差不多。”

他们要走的时候,当地人举办了一个欢送会。钟不也是在这次的欢送会上才知道,这段时间梁正救了多少人。他是不折不扣的英雄。看见他站在台上的那一刻,想到这个人是自己的男朋友,她就觉得特别骄傲。

“除了我们颁发的奖章之外,我们还有一个特别的礼物送给梁队长。”那人笑着拿出来一个盒子。

梁正打开之后看到里面装满了花生、莲子等食材,他不解地问:“这是什么?”

“这个啊,是我们这里的百子粥食材,祝福梁队长和钟医生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你们什么时候举办婚礼啊?”

下面的人一听,全都笑了。钟不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跟着笑。

梁正合上盖子,微笑着看着下面穿着白大褂,单手托着下巴看着他的女孩:“我尽量不辜负大家对我的期待。”

事实上,梁正也的确没有辜负大家给他送百子粥的心意,回去之后不久就跟钟不求了婚。钟不戴着大钻戒去上班的第一天就被乔琦抓了个正着:“我的天啊!你们俩这是闪电速度吗?这才不到半年吧?这么快?”

钟不收回手:“婚礼还早呢,先定下来。”

“梁队可以啊,一定是怕我们钟医生过于优秀,被人追跑了。”

乔琦这波马屁拍得钟医生很高兴:“还算他有点儿眼力吧。”

乔琦看她那高兴的样子,笑着推了推她手臂:“嘁,别装了啊!心里高兴坏了吧?等了十年,可算是抱得美男归了。”

“谁等他了?”钟不傲娇地把手揣进口袋里。

“不等我,那是在等谁?”门口的人闲闲地倚着门框,清爽俊朗,笑着看着里面的人。

“你的美男来了,赶紧走吧,别耽误我值班!”乔琦催着她赶紧换衣服下班。

钟不牵着梁正的手离开医院,一路上都是羨慕的眼光。全医院都知道外科最漂亮的医生钟不订婚了,未婚夫很帅,还是从小就认识的竹马。

“我们去哪里?”钟不迈着小步,笑着看他。

“去你家?”梁正不笑的时候让人觉得一身正气,笑起来就坏坏的,让人忍不住浮想联翩。

“你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什么呢?”钟不脸都红了。

“想什么?”梁正笑着抱着她,抵着她的额头,“当然是想你。”

钟不脑子里有一个声音在咆哮:这人的不要脸还有救吗?

六【上梁不正下梁歪】

来年的五月,钟不和梁正去领了证。钟不对着镜头傻笑的照片被她自己嫌弃了半天:“这是什么啊!!你为什么不提醒我?呜呜呜,结婚照能不能重新拍啊?”

“给我看看。”梁正拿过来看了看,的确是挺傻的,但还是摸了摸自家老婆的脑袋,安慰道,“很漂亮,不用重拍。”

钟不眨巴眨巴眼睛,望着他:“真的?你发誓!”

梁正还真举起了三根手指,发起誓来:“我发誓,钟小不点儿是全世界最漂亮的新娘子。”

“说了不要叫我钟小不点儿!”钟不一个“萌虎生扑”,把他压倒在沙发上。

梁正笑着揉了揉她刚到自己胸口的脑袋:“你自己看看,你这身高还不是小不点儿?”

钟不气鼓鼓地给了他一拳:“那我也叫你,梁不正经!”

梁正顺势在她唇上轻啄:“既然你都这么叫了,我也不能只担个虚名。”

钟不觉得自己和他在一起之后,怎么都是被他算计……

婚礼定在六月,为了穿婚纱,钟不坚持健身一个月,谁知道蜜月还没到第三天,她就收到了上天送的小礼物。她举着验孕棒在门口哇的一声哭了:“都怪你!你看你干的好事!我的蜜月旅行,完蛋了!”

梁正强忍着激动的心情,笑着安慰她:“等宝宝出生之后,补偿你一个好不好?”

钟不充满期待地看着他:“真的?你不许骗我。”

“真的。”梁正伸手把她揽进怀里,“我这辈子就骗过你一次。”

钟不点了点头,想了想又觉得不对:“你竟然骗过我一次?你什么时候骗的?赶紧交代!”

梁正开始反省,为什么当初在医院遇见钟不的时候,会觉得她变成了职场女精英?这傻丫头明明还和以前高中的时候一摸一样。他把那颗不安分的脑袋往怀里按了按,声音带着叹息:“我骗你说,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喜欢你。”

可能是怀孕的缘故,钟不感觉自己越来越情绪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被他这句话弄湿了眼眶:“嗯,你眼瞎。”

“没错。”梁正笑着附和,“还好,有你包容我。”

钟不笑嘻嘻地接受了他的道歉:“老公,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都喜欢。”梁正笑着说,“只要是和你生的,都喜欢。”

“嘁,你们男人就是这样,怀孕了就会说好话哄我。”钟不心里很吃这一套,嘴上却不饶人,“那你说,我们的宝宝,叫什么名字?”

“叫梁小歪。”

钟不扑哧一声就笑了:“别开玩笑了!”

钟不进产房的时候,叫得比杀猪还惨,硬是把梁正的手臂咬出了一排牙印。钟不后来生了一个男孩子,从手术室出来,梁正都没正眼看过一眼孩子,抓着她的手一路跟到了病房。等到钟不醒了,乔琦亲自把孩子抱过来给他们看:“钟不,你老公可真行,宝宝都没看一眼,一直在这里守着你。”

钟不虚弱地笑了笑,牢牢地抓着梁正的手。小宝宝长得很漂亮,五官很像她。

“对了,孩子的名字你们取了吗?”

“没有。”钟不挣扎着坐起来看着那张可爱的小脸,浑身都散发着母爱的光辉。

“还没有?你们的心可真大,准备现起啊?”乔琦算是看明白了。

钟不看了一眼梁正:“你说呢?”

梁正瞄了一眼自己手臂上的牙印:“就叫梁印吧,小名叫歪歪。”

钟不笑着戳了戳宝宝的小脸,看着他笑:“歪歪?”

上梁不正下梁歪,她和梁正这两根不怎么正的藤,隔了十年的岁月,终于找到彼此,结出了一颗“歪”果。

赞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