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档1988(六)

前期回顾:米阳姥姥来军营看望米陽了,还带着各种家乡的美味,这天米阳就带着卤野兔和卤鸡送去了白洛川家,吃完饭白洛川打着各种算盘想留住米阳,最后还企图赖去米阳家过夜……

第六章

油炸糕

米阳的姥姥来了,这个小家多了一个人,更显拥挤。不过程青明显轻松许多,她得了空闲可以专门看书复习,毕竟还年轻,总是想把工作做得更好一些。

程老太太做得一手好菜,米阳在家吃得特别开心,小脸都胖了一圈,出去和小朋友玩的时候,带去的小零食也越来越多,还换着花样地带,什么花生粘糖呀、油炸糕呀、烘蛋卷儿呀、红豆酥饼什么的,比程青之前糊弄米阳的那些鸡蛋饼高级多了。

老太太每天都给米阳做一种,让他吃新鲜的,哄着他多吃一口都乐得眉开眼笑。

这些都是米阳小时候吃惯了的,他是被程老太太一手带大的,老太太做什么他都说好吃,吃得津津有味。

程老太太不但做了米阳的份儿,还特意多做了一些,让他去分给小朋友们。

这边住的军官家的孩子多,有些家里条件好,会分一些进口巧克力糖给米阳,老太太瞧见了就想着让他也给小伙伴们分一些——虽然没人家给的那些东西好,但多少是个意思。

米阳其实不太爱跟小孩玩,平时爸妈上班了,他一个人在家看书或者看电视的时候居多,但是程老太太在,他就得尽量装得跟小孩儿一样,把装在盒子里的一些点心拿出去分给小孩们吃。

白洛川在这帮小萝卜头里一直都是小霸王一样的存在,不论是一直住在部队大院里的这些孩子,还是偶尔寒暑假过来探亲的孩子,都被他或多或少用拳头征服过。

白洛川很快就确立了在大院里的地位。

因为米阳常常跟着白洛川,大家下意识地也对他有了敬畏感,不过,米阳总是一副老好人、没什么脾气的样子,又乐于助人,比起白洛川,小孩们更喜欢跟他玩。

其实米阳是用带孩子的心情在陪他们玩的,瞧见哪些小孩哭了、闹了,把人叫过来各打五十大板而已,但是在小孩们心里就留下了“公正”的印象。

尤其是现在米阳每天都带点心出来,哄得那些小萝卜头都爱围着他转悠。大院里甚至还流行起了一阵“米阳家的点心”的潮流,不少小孩回去之后,闹着要吃他家做的那种小点心,从外面买回来的还不行,连“大大卷”牌的泡泡糖都不好使了,非得是那种炸得油汪汪、红亮亮的糕点,边缘要焦一点、脆一点,咬一口,红糖汁就流下来——那个特别有本事的米阳,吃的就是这种!

程青一连被人问了好多次,这才知道家里的油炸糕出名了,她也不知道怎么做,油炸糕边缘才又焦又脆,回去一问,程老太太就乐了,摆手道:“哎哟,哪儿有什么秘方,我动作慢了点,炸得太久啦!”

程青也跟着乐了。

不管怎么说,自制点心的这个小潮流一直在好几个月之后还有热度,基本上大院里有小孩的家里都做了无数的油炸糕。

有时候,米阳在家里写字、学算术,不出来玩,那帮小萝卜头们还要踮起脚来敲窗户,隔着玻璃在外面喊他:“米阳,出来玩呀,就差你啦!”

白洛川对此颇有微词,但是米阳每次给他留的点心都是另外装的,也是最完整、最好吃的一份儿,所以,他大少爷就勉强允许周围这些人来靠近米阳了。

白洛川挺得意的。

他凑近了,挨着米阳问道:“一会儿去我家玩,有巧克力豆,还有健力宝,我给你开两瓶喝。”

米阳歪头看着他,笑眯眯的,不说话。

白洛川想了想,又赶忙道:“你想去吗?去玩好不好?”

米阳这才点头,道:“好。”

这是米阳坚持的一点,以前白洛川就挺霸道的,动不动就做一些米阳不喜欢的事,趁着白洛川现在年纪小,培养一下好习惯——无论做什么事,首先要询问别人,得到认可之后才行动。

不过,这也就是米阳的自我感觉,放在小白少爷那边,他已经开始喜滋滋地讲着他家里有多少糖果了。

小白少爷坐在操场边上,跟米阳叽叽咕咕地说话,他正是喜欢说话的年纪,什么都要讲上半天,好些话是他们小孩才懂的。

米阳大部分都能做出反应,有个别没听懂的,只要保持一个“哇,原来这么厉害”的表情,小白少爷就会得意地讲下去。

又玩了一阵打仗的游戏,白洛川依旧是当司令,但是,这次白司令攻下“碉堡”之后没敢让米阳留守了,而是带着他一起冲锋到最后一块阵地。坐到最高的土堆上后,他给自己和米阳戴上用树枝编的帽子,再大手一挥,算是占山为王了。

对面的输家被押到土堆后面“枪毙”了,拿着小木枪指着自己的脑袋“开一枪”,自己喊一声“啊”,就算完了。

米阳看着那几个小戏精一个比一个专业地抽搐倒下,从发丝到手指头都演出了“我不想死”这四个字的精髓,米阳捧着小水壶正在喝水,差点一口水喷出来,乐得不行。

白洛川看了他一眼,忽然回头对那几个输了的小孩道:“再死一遍。”

那几个小孩一脸疑惑。

白洛川道:“今天的新规矩,输了,死两遍。”

那几个小孩没什么意见,反正衣服都脏了,回家肯定要挨骂,倒地几次都一样,就又来了一遍。

白洛川回头看米阳,果然见他眼睛弯弯的,坐在自己身边的样子,越发像是警卫营的那只小狗崽,又乖又听话,不,比小狗崽好看多了!

白洛川又道:“再死一遍!”

那几个小孩不服了:“怎么还来,不是说好了死两遍吗?!”

白洛川狡辩道:“刚才我没看清楚,再来一遍!”

小孩们:“……”

连着三遍之后,还是米阳喊停,这个游戏才结束。

白洛川道:“你不想看啦?”

米阳有点奇怪,但很快就想明白过来,点头道:“不看了,要回家吃饭。”

白洛川闻言,拽着米阳的胳膊走了,不过,他坚持要带米阳先回自己家,理由只有一个,非让米阳尝尝家里南方新送来的猕猴桃不可。

白洛川就是想听他跟自己说话,随便说两句就满足了。

白洛川挨着米阳,也慢慢闭上了眼睛。晚上说只吃一碗的人吃了两小碗粥,睡觉的时候还占了大半张床,听着故事没一会儿就睡得呼呼的了。

米阳第二天早上走的时候,白洛川还没醒,睡得小肚子都露出来了,一身卡通睡衣歪七扭八的,人更是横在小床上,一副小霸王的标准睡姿。

米阳给他盖了一下薄毯,自己洗漱好了就下楼去了。

家里保姆已经做好了早饭,白老爷子正一边看报纸,一边和儿子说话。米阳下来的时候,路过餐厅,跟他们问好,道:“爷爷,白伯伯,我睡好啦,我先回我家了。”想了想,他又道,“等白洛川醒了,你跟他说我上午要跟姥姥出去,等下午回来再来找他玩。”

白老爷子放下手上的报纸,笑着道:“好好,你去吧。”

白敬荣也对他和颜悦色,又问道:“要不要留下来吃早饭?”

米阳摇摇头,他姥姥肯定在家做好他的那份了。

等米阳走了,白夫人正好端了一份刚拌好的小菜出来,瞧见了便问:“阳阳走了?哎呀,我还特意做了他爱吃的青菜香菇粥呢。”

白敬荣看了她一眼,笑着摇头道:“你对阳阳好得快跟自己儿子一样了。”

白夫人笑呵呵道:“那是,毕竟是从小看着长大的。我那天还在想,要不干脆再认个干儿子好了,我真是越瞧这孩子越喜欢!”

白敬荣摇头道:“算了吧,米泽海现在见了我能躲就躲,你还招惹人家的儿子,要是这个干亲认下来,我估计米泽海今年就要提出调动了。”

白夫人道:“怎么了?”

白敬荣言简意赅,道:“他的职务提得太快,避嫌。”

他这么一说,旁边的白老爷子倒是不屑地哼了一声,抖报纸的声音都大了些。

白敬荣低声解释道:“爸,您也知道,米泽海这个人一根肠子通到底,就是这个性子,您当初不就是瞧上他这份刚正了?”

白老爷子嗤笑道:“他?我那是瞧上他那股傻劲儿。”

白敬荣小心地看着老爷子的脸色,白老爷子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是瞧着也没真生气,他就也跟着松了口气。

另一边,米阳进了家门,也吃上了热腾腾的早餐。

程老太太也熬了粥,不过是白粥,老人早上起来煮了一个多小时,米粒像融化了似的,特别浓稠,喝起来满口清香,再配上自己家里做的小菜,又爽口又开胃,早上起来喝上一碗再来两根油条,再舒服不过了。

程老太太来了之后做了不少咸菜,今天早上端出来的是一小碟卤花生米拌山芹丁,还有一碟腌黄瓜——为米阳特意做的酸甜可口的、沥水晾干之后的黄瓜条嚼起来咯吱作响,微咸的味道配粥刚好。

米阳那边还多了一个红豆沙馅的小包子,也是程老太太特意做的小点心。米阳不太爱吃甜的,更喜欢吃肉馅的,就掰了一半放在米泽海的那边,笑眯眯道:“爸爸训练辛苦了,爸爸吃吧!”

米泽海感动得很,一点都不嫌弃儿子吃剩下的,旁边的程青心里一清二楚,也笑着没拆穿儿子,只冲他眨眨眼,示意他包子可以不吃,但是那碗粥必须喝完。

这个任务米阳完成得非常顺利。

等着米阳的爸妈上班出门之后,程老太太也领着米阳出去,他们祖孙俩走得慢悠悠的,一边走,一边说说笑笑,一直走到那边的商店。

商店门口还放着一个闲置的牌子,上面写着“××供销社”的店名,但是现在已经改成“友谊商店”了。

程老太太牵着米阳的小手走进去,带着他先看了一圈,两层楼的布置,二楼是卖衣服之类的,一楼小百货居多,大概是有卖散装的糖和茶叶,进来之后,他们闻到一股带着茉莉的清香味。

两个售货员站在柜台后面正在聊天,他们祖孙俩就慢慢看着,米阳懂事,什么都不要。但越是这样,程老太太越是心疼他,不住地小声问他:“阳阳,这个要不要?上學需要的吧?”

米阳摇摇头,笑眯眯道:“姥姥,你给我买几本田字格作业本吧?我听妈妈说小朋友上学之后都用这个写作业。”

程老太太带着他去卖文具那边的柜台,一口气给他买了五十本田字格作业本,又买了一小把中华铅笔,大概有二十支。

米阳抱着这些,就说什么都不肯再让老太太掏钱给他买了:“姥姥,这些足够了,您瞧,我能写上一个学期,等我寒假回家看您的时候,您再给我买新的呗。”

程老太太摸着他的小脑袋,笑着道:“好好,都听我们阳阳的。”

她话虽然这么说,但还是给米阳买了一支英雄牌的钢笔,念叨着:“等你以后练字了可以用,这个好着呢,你妈读书那会儿就用这个,多少年的老牌子了。等姥姥走了之后,阳阳也要好好学习,把姥姥教的那些字都学会啊。”

米阳点头答应一声,他光听着老太太说要走,就一阵不舍。

一老一少在外面逛了一会儿,这才一起往家走。

路边有卖冷饮的,老太太还给米阳买了一杯冰镇橘子汽水喝,米阳喝了一半,另一半给老太太的时候,老人就摇头说自己牙疼,笑呵呵地看他喝完那一小杯。

程老太太来探亲住了差不多一个月,照顾好女儿和外孙,到底还是放心不下家里人,买了票要走。

程青亲自送她去了火车站,这次米阳不用被抱着了,站在那个小小的站台上,跟他姥姥挥手告别,隔着玻璃窗瞧着老太太的身影慢慢变小。一直到瞧不见了,他才放下小手。

程青笑着目送火车离去,转过身来就落泪了,用手绢擦了擦,还能看出红着的眼眶。

米阳看着她,道:“妈,你怎么哭了,舍不得姥姥吗?”

程青道:“不是,妈妈是想家了。”

程青抬头看看远去的火车,站台上已经空荡荡了,只剩下卖熟食和水果的两三个摊位,摊贩操着这边的方言叫卖着,她听了几年,虽然听得懂,但依旧觉得没有归属感。火车带着亲人飞驰远去的方向,那个终点站,才是她的家乡。

米阳摇摇她的手,抬头看她:“这里也是咱们家,我和爸爸都在。”

“不一样。”程青牵着儿子的小手叹了口气,又笑了一下,“跟你说这些干什么呢?你也听不懂……等你爸以后转业了,咱们就能回家了。”

米阳默默回忆了一下,他爸当年并没有这么早转业,一口气在部队当了二十几年的老兵,但是也没有一直在野战军区,后来被调回老家做了部队的文职工作。他妈说的理由是米阳读书了,当亲爹的要回来和他们一家团聚才好。

米阳认真算了一下,那也就是小学一二年级的事了。

米阳跟着程青一起回去,从车窗往外认真地看着这片山,心想:条件是有些艰苦,但是也有不少快乐的时光。

想到这里,米阳脑海里第一个浮现出来的就是白少爷的面孔,不是那个长大后嚣张任性的家伙,而是他瞧着长大的小萝卜头,虽然也有点儿任性,但追在他身后跑的样子总让人想戳一下、欺负一下。

小白少爷被逼急了还会当场翻小白眼生气呢!

米阳看着窗外想着,也不知道这一次他们什么时候会分开,如果他真回了山海镇读书,等到初中的时候,白洛川还会不会来跟他做同学?当年的白少爷可是被评了个“最帅转校生”的名号,情书没少收。

米阳这么胡思乱想着,慢慢就到了部队大院。

米阳那张小书桌上还放着一沓田字格作业本,他摸了摸那些本子,心里做了一个决定。

前几年小的时候,米阳没有办法做太出格的事,就一直慢悠悠地玩着过日子,但是他壳子里装了一个大人,实在没办法继续再和一帮小屁孩一起参加九年义务教育,所以他就存了跳级的心思。初中、高中时跳级太扎眼了,他的性子一贯懒散,还是决定从小学开始,先跳个两级试试看。

小学开学之前,他就开始有意在程青和米泽海的面前做一些数学题,并且算得很快,这让米泽海两口子特别惊喜,觉得自己家出了个小天才。

米阳琢磨着,等到了小学,再做两套超纲的卷子给老师看,问题就差不多解决了。

他想得挺好,但是现实十分残酷。

这会儿的小学都是卡生日来的,尤其是部队周边的子弟小学原本师资就紧张,程青带着米阳去报名的时候,人家学校一看米阳的出生日期,九月份和九月之后出生的学生,还没有真正满六周岁,一律不收。

程青只能把米阳领了回来,打算让他明年再去读小学。她从儿子脸上看出了失望,也知道他做了不少题,都准备好去读小学了,生怕孩子受打击,路上还给他买了一盒奶油小蛋糕,小心地哄着他。

米阳失望了一阵,很快就恢复过来,多待在家一年也不是不行,反正家里还有不少书,他自己在家待着还自由,比在学校里装小孩轻松多了。这么想着,他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情,还冲程青笑了笑。

程青看在眼里,更心疼了。

等到小学开学的时候,白洛川又发了一次脾气,原因也是跟米阳有关。

报名那天,白洛川去得很早,到了教室后找了一圈,也没瞧见米阳来读书,于是也没跟亲妈打招呼,背上书包又自己回家来了。

警卫员中午去接孩子的时候,等了半天没等到白洛川,进去一问,被告知他早就走了。警卫员吓出一身冷汗,直接去找了白夫人。

白夫人还算冷静,第一反应就是去米阳家,果不其然,她儿子正在米阳家一边吃水果一边玩一台巴掌大的小游戏机。

米阳在旁边剥橘子,剥好了,还一瓣一瓣地放在她的儿子手边,见她过来,起身道:“阿姨好。”

白夫人找到儿子,心情也没好到哪里去,问:“洛川,今天怎么没去学校?”

白洛川低头打游戏,道:“不想去。”

白夫人拿走他手上的游戏机,让他看着自己,道:“这不是你想不想的事儿,学校是必须要去的地方,你不跟学校说,也不跟家里人说,就走掉,这叫逃学。”

白洛川不耐烦道:“那是你先骗我的!”

白夫人道:“我骗你什么了?”

白洛川抬头看她,愤怒道:“你骗我小乖也去读书了,还说他跟我一个班!我去看了,根本没有,回来一问,他今年都不去上学!”

白夫人愣了一下,看向米阳,有些惊讶道:“阳阳今年不去读小学吗?”

米阳摇摇头,道:“我生日小,老师不收。”

白夫人失笑道:“怪我,那天瞧着你妈妈带你去学校了,还以为就是去办入学手续的,也没再多问问。这样吧,我跟学校那边打个招呼,让你提前一年读书好不好?”

米阳眼睛亮了一下,道:“真的吗,那太谢谢阿姨了!”

白夫人瞧着时间也差不多到中午了,干脆在米阳家坐着等了一会儿,等程青回来之后,又跟她商量了一下,她自然是喜出望外,连声说感谢。

白夫人问她要了一些资料,当即打了电话跟学校那边知会了一声。白家人脉广,白夫人刚自报家门,那边立刻就爽快地答应下来,无非是多收一个孩子的事儿,每年班级里都会多几个插班生。

“這也不是我们想搞特殊,实在是有些孩子年纪太小了,来了之后在班里也跟不上学习,每天哭哭啼啼的,老师们也都太辛苦了,所以弄了一个学前班,想让那些年纪小的孩子们再等等,懂事之后再来念书,我们也好管理。”校长笑呵呵道,“不过您这么担保了,我们也相信这是一个听话的小孩,就一起送来吧!”

白夫人笑着跟他道谢,抬眼瞧见自己儿子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原本还带着几分怒意的心里一下就软了,一边伸手戳了儿子的脑门一下,一边软了语气,问:“我们家这两个孩子从小一起长大的,还没分开过呢,您看能不能给安排到一个班级里?这样也好有个照应。”

电话那边很爽快地答应下来。

白少爷这才咧嘴笑,露出一口小白牙,也不要游戏机了,过去挽着白夫人的手喊:“妈妈。”

白夫人点点他的额头,脸上没绷住,也笑了,道:“行了,小祖宗,这下都如你的意了吧?一会儿跟我回家,下午还得去上学呢。”

白洛川问:“那米阳呢?”

白夫人道:“下午你程阿姨会去办入学手续,阳阳明天过去。”

白洛川喜滋滋道:“那我也不去学校,我等他明天去的时候,再跟他一起过去!”

白夫人哄他:“不行,你今天就得去学校。你看啊,你提前去一天,熟悉一下,等明天阳阳去了,你就可以帮助他了,对不对?”

程青也在一边敲边鼓:“对对,洛川去学校吧,阳阳还没去学校里面看过呢。你去了记住班级的位置,要是阳阳记不住路你就领着他走,你是哥哥,要照顾弟弟呀。”

白洛川觉得有点道理,就点头答应了:“那我在学校等着他。”

两个妈妈都松了一口气,让这位少爷改变主意可真是不容易。

等白洛川走了,程青也急忙翻找报名资料,她下午跟单位请了半天假,喜滋滋地去给米阳办入学手续了。

等到傍晚回来之后,她手里还拿了一个卡通文具盒,一边给米阳收拾小书包,一边叮嘱他:“阳阳,等去了学校,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跟幼儿园不一样了,要有规矩,知道吗?”

米阳点点头:“知道。”

等着晚上米泽海回来,程青又跟他说一起去谢谢白家,米泽海摇头不肯去,程青顾忌孩子在,当时没说什么,等到了晚上回了卧室,两人就低声吵了一架。

房间都是木板门,并不隔音,他们吵得厉害了,米阳也能听到一两句,无非是米泽海执拗的脾气又犯了,不愿意落得一个巴结领导的名声。

程青气得够呛:“……这是谁巴结谁了?人家骆姐主动来帮忙,还不能谢谢人家?!要不是洛川和阳阳玩得好,人家也不会帮忙,你这一辈子犟成牛,指望你,不如指望儿子!”

米泽海闷声闷气地道:“那你等着吧,你儿子长大,还得再等二十年呢!”

……

米阳在隔壁房间的小床上听了一会儿,发现他们翻来覆去就是这些,也就踏实地睡觉了。他爸妈平时也就为这些小事儿念叨几句,一个热心肠,一个老古板,互怼一阵就好了,不会吵得多凶。

第二天,米阳被程青骑着自行车载去了学校。

米阳倒是还好,程青比他还激动。昨天她睡晚了,早上起来,也没来得及做早餐,到了学校门口,找了小摊买了一个两毛钱的芝麻烧饼给米阳吃。

米阳一边吃,一边坐在自行车后座上被程青推着走,他肩上斜挎着一个旧了的军用挎包,里面放着几本田字格作业本和一个铅笔盒。

正吃着,米阳总觉得有人在看自己,抬眼看去,是一个老太太。她正站在校门口表情有些严肃地看看他又看看程青,才拧着眉头道:“学校不允许吃零食。”

程青连忙道:“老师对不起啊,不是零食,我早上起晚了,就给孩子买了点早饭。”

老太太估计也听多了这种话,不耐烦道:“每天都有人这么说的,你们宠孩子也得有个度,你们不好好立规矩,什么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让老师以后怎么教育?!”她也不听程青解释,挥挥手道,“还有,校园里也不允许骑自行车,你让孩子下来自己走。”

程青答应了一声,把米阳抱下来,她那自行车虽然不是二手的,但是几年下来已经旧了,看着明显有些掉漆。那老太太瞧着直拧眉,又吩咐她道:“不是学校教职员工的车不能进来,你停在外面吧。”

程青拿不准老太太是教几年级的,生怕落下不好的印象影响孩子念书,乖乖听她的话把车停在校门外了,不过还是上了一把铁链锁。他们家别说几十块的旧自行车,一块钱丢了都心疼。

老太太嘟囔了一句“这么旧的自行车没人要”,就自己走了。

米阳抬头看了一眼那个老太太,没吭声。

程青领着他在外面把烧饼吃完,生怕他对学校有不好的印象,还对他道:“这些都是学校的规矩,妈妈第一次来送你,也不知道,咱们以后互相提醒,就不会犯错了。”

米阳点点头:“哦。”

在之前的记忆中他没经历过这种事,但是也多少听人说过,学校里的老师也是看人下菜碟儿的,尤其是小学,这种情况更多了。他以前在山海镇的时候,镇子不大,老师也都是认识的人,并没有什么区别待遇,但是现在这个小学人员复杂,哪里的人都有,估计没以前那么舒心了。

这么想着,米阳又在心里盘算起了跳级的事儿。

等到了教室,程青就不能进去了。她站在门口瞧着米阳刚走进教室就被白洛川跑过来抱住,亲亲热热地拉着手走向座位——两人还是同桌呢!

程青一下就放心了不少,略微看了一会儿就去上班了。

白洛川还要跟米阳手拉手,米阳轻轻掰开他的小手,自己放好书包,拿出本子和铅笔盒放在课桌上。

白洛川耐心地等了米阳一会儿,见他都收拾好了,又过来要牵手,不过再次被他躲开了。

白少爷不乐意了,拧眉道:“米阳,你怎么了啊?”

他这话问得太过理直气壮,米阳都让他问得乐了。

米阳指了指旁边的小朋友,把自己的双手也规规矩矩地摆放在课桌上,对他道:“这跟幼儿园不一样了啊,得这样上课。”

白洛川撇嘴,虽然不太情愿,但也跟着米阳学了。

没过一会儿,白洛川的小身子又往米阳那边歪过去,凑近了小声地跟他说话:“昨天发课表了,你没来,我都替你抄下来了!”

小表情得意得像是要邀功,抬头就等着米阳夸他。

米阳:“……”

我真是太谢谢你了,没我你就不用课表了吗?

米阳在心里吐槽,但是嘴上还是要说谢谢的,再加上一个感激的微笑,旁边的白少爷立刻高兴得恨不得摇尾巴了,简直不要太好哄。

米阳简单看了一下,他对小学的记忆都模糊了,现在看起来,课程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丰富一些,语文和数学占了大头,另外还有体育、音乐、美术和自然课。

上课铃声响了,老師踏着铃声走了进来,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老师,怀里抱着的是数学课本。

白洛川小声地跟米阳说:“这是班主任,也是咱们的数学老师……”

班主任环视一周,好脾气地问道:“班长呢?昨天教过的还记得吗?”

白洛川突然站起来,道:“起立!”

米阳都被他吓了一跳,赶紧跟着班上的小孩们一起站起来,参差不齐地喊了一遍:“老师好!”

班主任笑呵呵的,道:“我听着怎么不整齐呀,咱们班的小朋友今天都吃过早餐了吗?”

这次大家的声音大了许多:“吃过啦!”

班主任又笑道:“那大家坐下,班长再喊一遍,争取这次声音也大一些!”

“起立!”

“老师——好——”

小喇叭:《回档1988》的连载就到这里啦,是不是被小白洛川和米阳的故事甜哭了!是不是迫不及待想看他们长大后的样子啦?该书已经在紧锣密鼓的制作当中啦,今年会尽快和大家见面的哦!敬请期待~

作者简介:爱看天,知名作者,写文以来,以轻松细腻的风格,妙趣横生的情节吸引了无数读者。擅长养成系甜文。著有《暖阳》《挚友》《竹马成双》等。

微博:https://weibo.com/201281010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