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你清醒点

今天大家在群里突然讨论起了自己的同桌,萝莉璇强行插话:一说到同桌,我就想到一句话——“如果我是狗的话,童桐你就是屎,因为狗喜欢吃屎。很想把一上来就说屎尿屁的萝莉璇禁言,但这句话真的戳中了我的笑点。

我:童桐是谁?你是在哪儿看了沙雕文,来这里秀经典台词吧?给你一分钟无干扰推荐时间。

萝莉璇:哈哈哈,算你有眼光,最近B版连载的《非典型同桌》是也。

广告植入太过明显,小心被举报!

——稿荒很久的任天天

浅仓:我的腿说他不可以

我——一个曾经被同桌活生生把腿压断的小可怜。

我高中时期的体育委员兼同桌是个非常扎实的黑大壮!那时流行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男生文化,喜欢他就要压死他(??)……我同桌总是企图将我摁在课桌、墙壁、大门等各种可能的地方摩擦!而我每次都能凭借自己敏捷的弹跳力闪开……嘿嘿!

直到有一次……

校篮球赛打完了,我们班再次勇夺第一,大家呼啦啦地开心地往教室里冲,轮流抛起男同学以示开心,我作为一个根本没过上场的后补后卫,在进教室的那瞬间成功被抛高……然后没被接住,摔在了课桌里。

原本是没问题的,顶多屁股有点儿疼。

可没想到我同桌是个戏多的家伙,他大叫着扑过来:“××,你没事吧!让我来看看……”

我一瞧他那亢奋的表情,就知道事情不妙,火速要跑!

果然,他一边挥舞着双手,一边跑着,不小心踢到桌子脚,整个人都朝我压来。

咔嚓!

我逃跑不及的小腿竟然被生生压断了!

(现在想起来小腿都疼。)

唉……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在医院打了三个月石膏的我遭遇真是让人听着就落泪。

黑大壮同桌非常后悔:“都是我的错,以后轻点儿压!”

再见吧!哥们!我原谅你了……但是以后请离我远点儿,OK?

(PS:医生说这次事故会影响身高,果然,从那以后,我再也没长高!)

任天天:学渣的智商果然不一般

初中时候有个同桌,是个一米七八的大个子,老师嘴里“搅坏一锅粥的老鼠屎”学渣。

我坐第一排,原本同桌不是他,可老师突然安排他坐在了我旁边。

我吓了一跳,后来才听说他因为坐后排,老是扯女生衣服上的带子,所以被强行调到前排。

我很怕他,半个月都没跟他说过一句话。

有次考试,他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老师让我拍醒他。我轻轻地扯了他一下的衣角,他一睁开眼睛就捏住了我的脸,吓得我哇的一声就哭了。

第二天,他迟到了。进来时我闻到一股莫名的臭味。自习时他偷偷地塞给我两个西红柿,说是在我们学校厕所旁边菜地里偷的,当作赔礼道歉的礼物。(我:……)我竟然鬼使神差地收下了,但是怎么感觉西红柿上有些莫名的脏东西啊……

下课后,他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在衣服上蹭了蹭,一口咬下去,刚要跟我分享口感。结果直接把满嘴的西红柿喷了出来,脸瞬间就变成了猪肝色……他又立马翻开我的课桌,抢走了送给我的西红柿,直接扔出了老远。

时隔这么多年,我们早就没有了联系,现在的我,很想问他吃S的感觉怎么样,哈哈哈!!

带针:一个异常耿直的同桌

在我漫长的(……)读书生涯中,曾有一个异常耿直的同桌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初一的一堂语文课上,老师提问:“下面请用‘下垂造一个句子。”

正好轮到我同桌造句,他想了一下,答:“我大舅妈的胸部下垂了。”

语文老师的脸霎时一红:“喀喀,你坐下。”

我同桌那时候还没发育,嘴里依然念念有词:“没错啊,我上次回去她自己说的啊。”一堂稀松平常的数学课,原本午后昏昏欲睡的课堂,开始隐隐发出阵阵笑声和讨论声。

和我隔了一个过道的死党涨红着脸偷偷跟我使眼色:“你看老师的脚跟……哈哈哈哈……”

待老师经过我身边,继续往前走的时候,我一看,原来老师穿了一只黑色袜子,但是后脚跟破了一个大洞。,为什么我们能看到那里破了一个大洞呢?因为老师的鞋子大了一码,每次提脚的那一瞬间,光溜溜的后脚跟就这么猝不及防地暴露在了我们的视线中……

同学们的笑声随着老师行进的步伐愈演愈烈,就在老师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的时候,之前一言不发的我的同桌,A男生突然爆发了,“哗”地一下站了起来:“别笑了!不就是老师后脚跟的袜子破了一个洞,鞋子正好又大了一码吗?!”

整个课堂的空气瞬间凝结。

穆迪:那些年因为屁大点事儿错过的爱情

时隔多年,我又要回想起那段暗无天日的日子了吗?

我穆迪从小到大就没有和女生坐在一起过,所以你们想象中的那种青春悸动,你侬我侬,在我穆迪的青春里从、来、没、有、发、生、过!

不过要是说铁憨憨同桌的话,我倒是可以说上三天三夜不带重复的!

读书时,我因为个子比较小,所以都是坐在前三排的位置,而我的同桌为了长高,每天都会喝很多牛奶,什么纯牛奶、酸奶、中老年人奶粉,等等……

最后个子没见长,屁倒是越来越多了,而且还是非常臭的那种。

可能是我每天闻屁的表情太过享(狰)受(狞),我同桌信誓旦旦地向我保证,以后放屁绝对不会再臭我了。

于是后面的三百六十多天里,只要他想放屁,就会假装捡笔,然后偷偷地钻到桌子底下,把屁股对准坐在我们前面,正你侬我侬的小情侣……

后来我们班上的唯一一对情侣因为互相猜疑分了手。

《非典型同桌》的作者一把:喜欢与不喜欢全在一念之间

我小学念的体校,所有的学生,无论男女,都是一头短发,皮肤晒得黝黑。

大家都长成一个卤蛋样。

所以早恋萌芽是很困难的。

但是我同桌突破了种种阻碍,看到了我洁白的心灵,喜欢上了我。

他爱我越来越深的时候,我们低年级游泳队要选一个领游小队长。

教练组织了一场比赛,到最后,他和我争小队长,但我甩了他将近一米的差距。

他后来就不喜欢我了,还说我黑得发亮。

萧小船(《对焦少女心》作者):那些年battle过的同桌

高中的时候,我有过一个男生同桌,姓刘。一开始我们是前后桌,后来因为一节自习课,我们噼里啪啦地打闹,被班主任教育了一顿,然后让我们两个做同桌,别去祸害别的同学。

和刘同学的同桌生涯痛并快乐着,我们互相battle,乐此不疲。

夏天的时候,没有空调的教室是个大蒸笼,我上课的时候会偷偷解开鞋带,抽出脚来,让脚底板凉快凉快。有一次我照旧这样做,刘同学把我的鞋悄悄地挪走了。当时我们坐在靠窗的位置,他把鞋带绑在一支笔上,將鞋悬在窗外。

下课的时候我要去上厕所,发现鞋不见了。

我想都没想,立刻去攻击刘同学:“把鞋交出来!”

“不是我拿的,不信你自己翻。”

我到处翻,确实没找到,但这不重要。

“别解释了,肯定是你做的!啥也别说了,先打死再说。”

然后我们撕扯成一团,忽然,“啪”的一声,笔杆断了,悬在外面的鞋自由落体坠地,掉在垃圾箱里,被保洁大妈扔掉了。

刘同学还算有良心,最后骑着单车送我回家了。

现在想想那个画面:天上有粉色的云,身边有清风,少年骑着单车,送可爱的少女回家。

多么《对焦少女心》的画面啊!(喂,广告植入太明显了!)

赞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