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年少时的梦啊

看出来大家的倾诉欲暴增!“花粉来信”的版面里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为了不被美编姐妹殴打,本期导语到此结束!(朵爷:?)

读者问卷 深蓝浅蓝:想问长欢喜,年少时做过最大的梦是什么呀?

长欢喜:小时候什么梦都敢做,还认真地想过如果阿信要娶我,我到底要不要答应(阿信:???)。但做过的最长、最认真、坚持过最久的梦,大概就是写作了吧。

读者问卷 路远倾:想问桑榆姐疫情期间在家都做了什么?

林桑榆:写文、看书、看电影、刷微博。(张美丽:就……这样?)要不然再加个,玩儿游戏!(张美丽:?)

读者问卷 林糯:《小薄荷星》什么时候上市啊?

叉叉:可能是今天,也可能是昨天,我希望是今天!这是一个哲学问题……(出版社老师:?)总之,春天大家一定能把《小薄荷星》带回家!!

读者问卷 辰辰:编编们有没有因为朋友的一个举动感动过?

張美丽:有一回心情比较灰,躺在地毯上发愣的时候收到了外地朋友发来的微信,我应付几句就结束了对话。没多久响起敲门声,外卖小哥拎着一袋子甜品站在门外头。我说我没有点外卖,小哥对了半天单,“就是你的。”是发微信的朋友点的,吃完甜甜的甜品后,我又开心起来“惹”!

夏沅:有。前几天和我的小集(姐)美(妹)段小姐一起“吃鸡”,她悄悄地走到我身边,然后把自己新捡的三级头送给了我。当时我感动得差点哭出来。

读者问卷 迪八仙:饺子和欢喜是怎么成为好朋友的呀?羡慕漂亮姐姐们的绝美友情!

长欢喜:和饺子一开始是网友,其实刚开始互相关注的时候我都不知道她笔名叫啥(希望饺子看到这里别打我),不过那时候我自己也很透明,哈哈哈……但我们俩还挺有缘的,我的稿子第一次上《花火》的那期,也是饺子第一次上《花火》,后来我们就加了QQ交流啦!

薄皮大馅:忘记怎么和欢喜加上QQ的了,但是记得2016年的夏天,我们俩在某期杂志截稿前互相鼓励对方勇敢地……拖稿(危险操作,不要学习,哈哈),从那以后就熟悉起来了!

读者问卷 半月三两银:继2019年12B后,田哥在2020年1B“中场休息”中又一次出场,这么特殊的两期里都有田哥身影,丐小亥难道没什么想法吗?

丐小亥:小明这样做,只是让我知道她的重要性,女生的这种小心思我很懂?我相信,只要读者喜欢,我就一定会重返“中场休息”的!并且,这个栏目不能没有王小明!王小明!(叉叉:你什么意思?)

读者问卷 许白依:提问编编,你们和读者之间最深刻的回忆是什么呢?

张美丽:也没有最深刻,不过想起了一件好玩的事儿。好些年前,我还在市场部做读者维护工作,有一场线下活动,我们做了几个编辑的Q版人形立牌,足足有一人高!活动结束后我收拾物料,转来转去死活没找到那个立牌,回家一上网,发现被读者激情地扛上飞机带回家了(是的,飞机!)……了不起!

读者问卷 筱阿岚:夏皇后那么温柔,那你平常会不会有很暴躁的时候?

夏沅:我还以为读者只会问“夏皇后那么暴躁,那你平常会不会有很温柔的时候?”这种问题呢!没想到在你们心里我竟然是“温柔”人设……

读者问卷 肆琪琪:如果能回到十八岁,想做些什么?

张美丽:更努力地读书,更痛快地玩儿,哈哈哈!

王小明:买房!现在我就会成为不动产富翁!

叉叉:其实我的十八岁一切都已成定局,而且那两年太匆忙啦,没留下什么美好的回忆。所以如果真的回到十八岁,大概会早一点学一些现在感兴趣的东西吧。工作以后太忙了,失去读书时的闲情,但读书的时候又没有经济基础,好苦恼哦。

读者问卷 陈佩佳:想知道疫情期间,各位编编都是怎样工作的?

夏沅:我们都是在家办公啦。每天早上八点五十起床,一边开电脑一边洗漱。等我洗漱完坐在电脑前面,我妈会把早饭给我送过来(妈妈万岁)……然后一边吃饭一边开始新一天的工作。

读者问卷 施暮晨:编辑们经常下厨吗?

叉叉:最近迫于生计,厨艺大涨……一开始是不能点外卖,而且也怕外出不安全;后来是能点了,但是外卖只能送到小区门口。于是人懒如我,宁愿在家琢磨怎么做菜,也不愿意下个楼,结果每次做菜还挺像模像样,膨胀得不行……感兴趣的话可以关注微博话题#叉叉食刻#哦!(王小明:够了!这个只有15讨论量的话题你宣传一整期了!)

这期“来信”就到这里啦,关注新浪微博@花火B女孩,私信、评论或填写每期杂志读者调查问卷,都有机会参与“花粉来信”哦!我们下期再见!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