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每一次都为你心动

叉叉已经很久没有通宵审稿了,那天叉叉在办公室加班加点审了一半《一万次心动》,回家路上就一直挠心挠肝,只想看女主角秦苒下一个要掉的是什么马甲——这种棋逢对手、你强我也强、你厉害我也不怎么好欺负的强强情侣……真的太好看了啊!节奏紧凑,精彩纷呈,无论是对秦苒心动,还是对程隽心动,一万次都不够!!(发出疯狂的喊叫声)

故事的开头就十分引人入胜,离异的父母互相推脱看似一无是处的女主角秦苒,最后由改嫁到豪门的母亲带走。每个人都漠视秦苒,对她充满了偏见,她却坚韧、隐忍、不卑不亢,绝不向任何人投降——当然了,她也无须向任何人投降。如果需要偶像,那她就会成为偶像。(励志!)

这样坚韧的女主,遇到男主程隽时,两人之间的化学反应强烈,氛围也十分微妙。人人都知道程隽出身极好,因此当大家目睹程隽对秦苒超乎常理的关心时,不免对秦苒也产生了好奇心——她到底是哪里让A城的程隽大神心动?

随着秦苒一个又一个大神马甲掉下,大家恍然大悟,原来,秦苒才是那个能与程隽旗鼓相当的大神……

第一次心动:

药柜在陆照影的办公桌后,为了方便陆照影脚一蹬就能拿到药。程隽伸手越过秦苒去拿纸袋。秦苒只闻到很淡的薄荷味道,冷中带暖,挺好闻的,让人想靠近。

温热的呼吸落在她侧脸边,有些灼。

秦苒不动声色地往后挪了一步。

程隽本来在想那堆数据,此时也发现不对。

靠得真近。

他拿来纸袋,就往旁边侧了侧。他把药装进袋子里,目光没敢多看,但那刺眼灼热的一幕却在脑子里回放。她没穿校服,只穿着雪白的衬衫,领口有些歪,隐隐约约露出锁骨。那肩膀上,红色的印记露出冰山一角。这红色衬得她肤色越发白,碰撞出强烈的明艳靡丽感。

“好了。”程隽目不斜视,把折好的药袋递给秦苒,见她似乎有些高兴的样子,他又忍不住开口,“少吃点。”

“谢谢。”秦苒接过。

第二次心动:

程隽眉头皱得紧,调好药水给她打吊针,又倒了杯温水过来,生病感冒的人嘴巴苦,他放了一点点冰糖。

沙发很舒服,秦苒喝了带了甜意的水,身侧程隽在翻着文件袋,声音很细微,她有些犯困。

身侧传来绵长的呼吸声。

程隽放下文件,有些复杂地侧头看她。或许因为生病了,她身上咄咄逼人的锐气没了,睫毛覆下来,在眼底落下一片青灰色的阴影,很瘦,因为不想打扰他,窝在沙发上只有一小团。她放在沙发边缘一侧的手瘦得见骨,雪白一片,扎着针的地方泛着青色。

他看了一会儿,心尖似乎被什么拨动了一般。

秦苒难得睡得这么好,再起来的时候,吊针打完了,午自习也快过了,锅里温着粥。

陆照影帮一个学生拿完药,见她拿了粥,坐在餐桌上吃着,侧着脑袋问她:“要不要我帮你请个假?”

“不用了。”秦苒摇头,又笑笑,依旧漫不经心的随意,眉眼却少了之前面对他们时的锋芒,“今天谢谢你们。”

程隽皱眉看她一眼,他倒是想让人留下来休息一下午,可没立场。

等人走了,他放下文件。

程公子烦躁了。

陆照影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摸摸下巴。

第三次心动:

秦苒兜里的手机还在疯狂响着。她看着摆在桌子上,冒着热气,有烟火气息的粥,原本情绪不太高的、冷冰冰的身体,几乎顷刻就热乎起来。

等她吃完,程隽才放下手术刀,慢慢走过来,检查她手上的伤口。

秦苒垂着双眸,看着右手的伤。

外婆并不知道她的手伤,除却外婆,身边几乎所有人都以为她是左撇子,连她自己都有些恍惚了,平日里做事都随心所欲,并不太注意她受伤的右手。

前两天磕磕碰碰的,总会流血,她是糙惯了,不觉得有什么。程隽却说,每天饭点去校医室,他要看伤口。

下意识地,秦苒做事的时候,就特别关注右手,想着程隽跟自己说过的,尽量不让它用力。

“没出血,”程隽松手,在保温杯里灌了杯水,递给她,清俊的眉眼裹挟着轻慢,“今天还行。”

等秦苒去上课了,程隽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才慢吞吞地收回目光。

“今天开庭,”陆照影看完手机上的短信,往旁边一靠,笑了,“江小叔动作还挺快。”

“嗯,”程雋继续拿起手术刀,食指在刀背上轻点了两下,懒洋洋地开口,“是快。”

程木在一边听着两人的对话,依旧是面瘫脸,在心里疯狂吐槽,江回他敢不快点吗?

他要不快点,程公子连他这云城都能翻了。

第N次心动:

程隽没理会陆照影,只是低头看了眼秦苒的伤口:“今天上药了没?”

伤口愈合的那段时间她一直想拿手挠,程隽就拿了一管清凉的药给她,让她按时涂上。

“嗯。”秦苒握了握自己的掌心,含糊地开口。

程隽看了她一眼,她“前科”实在太严重了。他伸手拉过她的右手,一眼扫过去,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药呢?”

程隽的手指一直有些凉,指尖是冷白色的,青色的血管若隐若现,指腹有些茧。

秦苒微微仰头看他,见他好像挺不高兴的,不由得靠在椅背上笑,轻声开口:“伤口愈合的话,已经没事了。”

程隽看她一眼,没出声。

郝队似乎挺烦的,一桌子的菜,他没吃几口就放下了筷子,拿出一根烟咬进嘴里,还没点上。

程隽瞥了他一眼,不紧不慢的:“出去。”

郝队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一声不吭地拿着烟往外走。

没一会儿,程木也拿着烟盒出来了。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