斥候日常苦哈哈

沁酒酱

[简介]花玄一觉醒来,变成了京都闻名的纨绔少爷薛正臣,他对薛少爷的人设不是很满意。我命由我不由天,他不做纨绔,很有上进心地考入斥候营。只是眼前的冷面教官是个美艳动人的小姑娘,还是他的青梅竹马未婚妻。他决定要入赘王府,做她的郡马!

楔子

三年前,永安王府。

赵苓忙碌地收拾着明日出征要带的行李,花玄随意地坐在窗台上,笑问:“你真的要随夫出征?”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还没嫁给你呢。”她将裙子丢到一旁,挑了几套轻便的男装,对着他招手道,“你快过来看看,我还有什么需要带的?”花玄走过去,扳过她的肩膀让她转过身来,低下头突然亲了她。赵苓的脸涨得通红,吻到意乱情迷时,她一把推开他,捂着嘴问:“你……你刚刚喂我吃了什么?!”

赵苓感觉头重脚轻,花玄扶住她倒下的身体,在她的耳边柔声道:“打仗是男人的事,你就留在京都,等着我凯旋。”他说着抱起她,将她放在床上。花玄刮了刮她的鼻子,正起身要走,赵苓死死地抓住他的衣角,强撑着不愿晕过去,额头上的青筋凸起。她不知道心里为何如此惊慌,好像此刻不抓住他,就会永远失去他一样。

赵苓红着眼睛,艰难地开口道:“大骗子……我们说好的,并肩作战,生死与共!”

花玄挠了挠脸颊,嘟起嘴道:“我可不舍得让你遭那份罪。我已经跟岳父大人说了,这段时间让他找人看紧你。”他弯腰在她的额头上弹了一个脑瓜崩,眨了眨左眼道,“你就乖乖待在王府,我很快就回来了。到时候我们就立马成亲,等我。”

赵苓在失去意识之前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不甘地坠入了黑暗之中。

01 来自教官的公主

京都富商薛员外的儿子薛正臣发烧昏睡了三日,大病初愈便一改往日纨绔的人设,竟然报名加入了玄林军。他在斥候的选拔中脱颖而出,成为斥候营的一名学员。

但其实此刻在薛正臣身体里的,是早就战死沙场的花玄大将军。花玄也不知道自己死得好好的,为何会重生在薛正臣的身上。花玄考斥候营,主要是因为赵苓在这里当教官。

校场上,少年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你们听说了吗?我们的教官是永安郡主!”

“别高兴得太早,她可是出了名的冷面教官,日常就喜欢折磨菜鸟学员!”

花玄叼着一根狗尾巴草,不经意间抬头,忽然看到往这边走来的赵苓。彼时风吹起她额前的发丝,在他眼中胜过人间所有的美景。他愣在了原地。

赵苓走到队伍前面,负手而立,面无表情地说:“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你们的教官,赵苓。在你们加入斥候营的第一天,我要问你们一个问题。在你们的心中,怎样才算是一名合格的斥候?”赵苓瞄了一眼一直痴痴地看着她的薛正臣,对这位京都闻名的纨绔少爷很是反感,蹙眉道:“薛正臣,你来回答。”

“叫你呢,发什么愣!”

花玄被身边的人推了一下,才堪堪回神:“观察力强,脚程轻便,记忆超群,擅长伪装……大概就是这些。”

赵苓一脸严肃地说:“斥候,主要负责侦察敌情与反敌方侦察,若是在战时,斥候上报的信息关乎将士的生死,绝非儿戏。”

这时,学员甲插话道:“就像三年前的赤霞关战役,就是因为斥候孙万回传了错误的消息,误导玄林军主将花玄中了敌军的埋伏,令五千名将士埋骨赤霞关。”

学员乙唏嘘不已:“花将军可是我们良国的战神啊,当年捷报连连,他本可以凯旋。”

其他学员义愤填膺道:“孙万就是斥候圈的耻辱,死在战场上算是便宜他了。这样的败类,就该千刀万剐!!”

花玄捏紧拳头,吐掉嘴里的狗尾巴草,咬牙切齿道:“你们当时在场吗?怎么就能确定是斥候的过失?!”

学员甲道:“薛少爷,你当时也不在场吧,干吗帮孙万说话?”

花玄翻了个白眼,你爷爷我不仅就在现场,还是你们口中的花玄本人!

学员甲继续说:“马将军调查的结果就是如此,还能有假吗?!”

花玄听到马斌的名号,捏紧的拳头发出“咔咔”声,眼神倏然变得狠戾,周身散发可怕的威压。学员甲见他如此,竟然感觉脊背生寒,不敢再议论此事。

“够了,都安静下来。”骤然听到那个人的名字,她感觉心痛如刀絞。这时大家才想起郡主与花玄将军曾有婚约,在她的面前提这件事,等于戳她的心窝子,于是立即噤声。赵苓的神色越发阴郁,冷声道,“你们虽然通过了考核,但在我的眼中,某些人根本不够格。若是过不了我这关,依然会被淘汰。”她指了指花玄:“你,出列。”

花玄知道自己不该在这里与一群少年争辩这件事,于是又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模样。他走到赵苓面前,歪着头笑道:“赵教官,听说你穿女装是个大美人。”赵苓杏眼圆睁,抬脚踢向他的下盘。他身子灵巧地躲过,一本正经地说,“不过你穿男装也好看,英姿飒爽,我很喜欢。”

赵苓愣住,方才他躲的那一下太像花玄了。待看清他的脸,赵苓只觉如梦初醒,心中隐隐作痛。她揉了揉泛红的眼眶,瞪了他一眼:“不想让我把你丢出去就闭嘴!”赵苓稳了稳心神,继续道,“下面进行日常的红蓝方对抗练习,薛正臣为红方,其余人为蓝方。”

花玄不满地说:“怎么就我一个人一队……”他看着她的脸色,立即摊手表示没意见。花玄的任务是把军旗插到旗杆上,蓝方的任务则是从他的手中夺旗。花玄没有什么耐性跟小朋友们打架,速战速决地将他们打倒在地。旗杆又细又高,很难攀爬。他施展轻功,顺利地将军旗插到了旗杆顶端。就在这时,蓝方有人在他背后放了一支冷箭。他只能放开旗杆,仰躺着下坠。花玄本可以射出袖腕上的钢丝,用钢丝缠住旗杆安全落地的。可他转念一想,没有这么做。下一秒,赵苓果然飞身接住了他。她抱着他转了两圈,四目相对之下,她看着他淡如琥珀的双眸,倏然有些失神。她竟然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他的眼神很像花玄。

他搂住她的脖子,对于被一个女人公主抱这件事,接受得很是坦然,甚至还一脸享受。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然后异口同声道:“还能这样?!”

赵苓干咳一声,立即将他丢了出去,还颇为嫌弃地拍了拍手心。花玄一个侧空翻,悻悻然地站好,撩拨道:“赵教官,你的脸怎么红了呢?”赵苓人狠话不多,抬脚踢向他的胸口。这一脚她踹得很认真,花玄捂着胸口咳嗽,没想到这丫头下脚这么重……

花玄:“你的火气这么大,要不要我切一根苦瓜给你降降火?”

02 不打不相识,才怪

花玄的话音刚落,赵苓就挥拳向他袭来。她的武功是他亲自教的,她要如何出招他一看便知。同样,花玄也不能让她看出端倪,所以他打得很收敛,没有用以前常用的招式。

刚开始学员们都看得津津有味,鼓掌叫好,甚至还有人分起了瓜子。

半个时辰后,学员们的内心活动——他们俩到底要打到什么时候才能分出胜负?

一个时辰后,学员们的内心活动——他们俩都是魔鬼吗?不会累的吗?

众人渐渐失去兴趣,到了饭点便纷纷散去,最后只剩他们俩在校场上打架。花玄抽空抬头看了看天上的乌云,提议道:“我看要下雨了,咱们也歇了吧?”

赵苓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跟一个小自己好几岁的少年郎打成平手,并且对方还是大家口里的纨绔少爷。她咬牙切齿道:“继续打!”花玄闪身躲避着她的进攻,觉得她充满胜负欲的样子很可爱,心里也舍不得结束这难得的跟她单独相处的时光,于是继续陪她打闹。

不一会儿,真的下起了瓢泼大雨。花玄见她脸色苍白,担忧地说:“算了吧,我认输,我们别打了成吗?”

赵苓没有停手,不服气地说:“你说算了就算了吗?!”她忽然捂着肚子,一张小脸皱在了一起。花玄冲过去扶住她的手臂,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她怎么了。以前她每次来葵水都特别疼,这次她竟然跟他打了这么久,还淋了雨。他生气地指着她,半晌也说不出责备她的话,用力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沉着脸打横抱起她就走。

赵苓愣了一下,然后捶打着他的胸口,恼怒地说:“放我下来!”

“都什么时候了还跟我逞强?老实待着,你真是太乱来了。”花玄抱着她回到教官寝室,嘴里着急地碎碎念,“你快换身衣服,别着凉了。如果你生病了,我肯定会内疚死的。”

她撇过脸去,冷淡地说:“你可以走了。”

花玄没再说什么,转身很干脆地走了。赵苓换了衣裳,捂着肚子躺在床上。她疼得直冒冷汗,却一点儿也不矫情。因为那个可以让她矫情的人已经不在了,这点痛她根本就不在意。

过了一会儿,花玄去而复返。他端着碗进来,热情洋溢地说:“我煮了一碗红糖水,里面还有一个鸡蛋,你快起来趁热喝。”赵苓本不想理他,可看他连衣服都没换,心里冒出一点小感动,爬起来接过碗喝了一口。

花玄一脸期待地看着她:“怎么样?我第一次下厨,你觉得味道如何?”

赵苓把勺子递给他,耐着性子说:“你尝尝。”

他没有想到她竟然愿意跟自己分享一碗汤,受宠若惊地喝了一口,然后恶心地吐了出来,面如土色地道:“啊,好难喝……是蛋的错还是红糖的错?”

赵苓叹了一口气,一本正经地说:“我觉得,是你的错。”一番折腾下来,她心中那种空落落的寂寥之感竟烟消云散了。

03 接吻只是无奈的伪装

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花玄跟着马斌的马车出了军营。赵苓见一道人影闪过,也追了上去,结果发现是学员中最爱搞事情的薛正臣。她跟着他到了万花楼门口,一转眼的工夫就找不到他人了。

“赵教官,你跟踪我?”花玄倏然站在她身后,几乎是贴着她的耳根在说话。她本能地挥拳,花玄立即眼明手快地扼住她的手腕。赵苓用力地挣了挣,却挣脱不开。于是她恼怒地说:“你私自外出犯了军纪,还有你跟踪马将军做甚?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他叹了一口气:“先进去吧,来不及解释那么多了。”两个人进去以后,就有楼里的姑娘将他们带到楼上的包间。

赵苓蹙眉道:“你是这里的常客?果然是纨绔子弟。”

花玄笑道:“你这样我会以为你是在吃醋。”赵苓正要反驳,他倏然将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她噤声。他慢慢地移开一块茶杯大小的地板,两个人挤在一起,透过这个小洞往下看去。原来楼下就是马斌的包间。

只見马斌将一沓厚厚的银票递给一个戴着哭脸面具的男人,道:“金三刀,明日昭国世子阿萨洛抵达京都,等他到了京都,你就杀了他。记住,世子手里还有一封我的亲笔密信,一定要拿回来!这些是定金,事成之后必有重酬。”

金三刀是杀手盟的金牌杀手,他收下银票后道:“金某定不会让将军失望。”

随即金三刀的耳朵倏然动了动,抬头道:“谁?!”

花玄立即把地板还原,抱着赵苓滚到床上,并一把扯开了她的发带。如墨的长发散落,赵苓正要问他干吗,他已经吻住了她的唇。她震惊地睁大眼睛,花玄则听着屋外的动静道:“你配合一点儿,金三刀就在门口。”

赵苓当然知道金三刀就在门口听墙角,可是……可是这要她怎么配合啊!花玄捏了一下她的腰,她立即叫了一声。他闷声笑道:“我弄疼苓儿了,接下来我会温柔一些的。”说着他又吻了上来。赵苓的一张小脸通红,视死如归地闭上眼睛。可闭上眼睛之后,她的心跳逐渐如擂鼓,竟然被他亲到意乱情迷,心里又怒又气。

花玄也心跳加速,心驰神往,越亲越食髓知味,捧着她的脸沉迷于她的馨香柔软之中。

这时,马斌也上了楼。他紧张地问金三刀:“怎么了?”

金三刀笑道:“没什么,寻常客人罢了。”

金三刀和马斌走后,花玄才依依不舍地放开赵苓,很自觉地眯起眼睛等着她甩耳光。等了许久都没有见她动手,他更慌了,看来这件事太大,一个耳光还摆平不了……花玄颤巍巍地说:“那个……接吻是最好的伪装,金三刀已经察觉到楼上有人,如果我们破窗而逃,就会露馅儿。到时候马斌再换一个杀手,我们就更难阻止他所谋之事了。”

如果昭国世子死在京都,那么两国必定重燃战火,其中的利害关系,赵苓心里明白。她倏然抓住他的衣襟,翻身压在他身上。他刚抬头,一把冰冷的匕首就已经贴在他的脖子上。

花玄小心翼翼地移开匕首,赔笑道:“赵苓啊,我错了,我错了。大可不必如此,犯不上。”

赵苓冷着脸问:“你到底是谁?!”

“啊……啊?”花玄的眼珠子转了转,理直气壮地说,“我还能是谁?整个京都都知道我是紈绔少爷薛正臣,你莫不是气糊涂了,连我都不认识了?”

赵苓拧着他脖子上的肉,确实没有人皮面具之类的东西。她纳闷地问:“你是怎么知道马斌有问题的?还提前预定了他楼上的包间?”

花玄收了笑意,认真地说:“我不想骗你,等到时机成熟,我一定会全都告诉你。”赵苓看着他的眼睛,思虑过后从他的身上下来,收了匕首道,“我要你协助我做两件事,保护昭国世子,还有拿到马斌所说的密信。”马斌一个良国将军,竟然给昭国世子写过密信,这件事有蹊跷,她必须调查清楚。

“巧了,你跟我想到一块了。”花玄不怕死地搂住她的脖子,伸手想与她击掌,道,“合作愉快。”

赵苓看着他灿烂的笑容:“无聊。”然而她还是口嫌体正直地拍了一下他的掌心。

04 花痴也会传染吗?

翌日清晨,花玄和赵苓坐在城门附近的茶楼里。他双手捧着脸,笑脸相迎地盯着她看。赵苓瞪他一眼,冷声道:“身为斥候,要多留意周围的环境,不要只看我。”

花玄胸有成竹地道:“不用担心,阿萨洛的车队一入城门,我们马上就能看到。况且金三刀不会那么虎,他一定会先拿到密信才杀人。”

“我有一事不明,为何要等阿萨洛到京都才杀他?马斌就不怕两国开战,生灵涂炭吗?”

花玄眼中的笑意散去,道:“这正是他想要的。他如今是玄林军主将,一旦开战,官家就会再次重用他。一将功成万骨枯,战争对于他来说是往上爬的阶梯。还有就是,战事将起,必然要采购军需物资。商户们为了拿到军方的订单,自然会给他大大的好处。”

赵苓愤怒地捶着桌面:“他竟然想发战争财!”她纳闷地问,“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你的所作所为越来越不像传说中的纨绔少爷了。”

花玄吹了吹龙须刘海,没皮没脸地道:“是被我帅到了吗?”

赵苓翻了个白眼,没有感情地说:“并没有。”这时,昭国世子的车队进了城。花玄与赵苓交换了一个眼神,快速地下楼跟着车队。

赵苓:“你觉得金三刀会在哪里动手?”

花玄:“驿馆,阿萨洛入住驿馆,负责守卫的正是玄林军。到时马斌一定会帮助金三刀假扮成守卫,混入驿馆行凶。”他忽然愣住,笑道,“你为何也痴痴地看着我?花痴难道会传染?”

赵苓怅然若失地说:“花玄以前给我讲兵书的时候,也是这般从容不迫。”

其实他很想告诉她自己就是花玄,他回来了!可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十分危险,他不想把她牵扯进来,只能先忍住不说。

赵苓凭借郡主的身份,刷脸带着花玄进了驿馆。阿萨洛听说永安郡主来了,立即拿着礼物冲了出去。在距离赵苓一步之遥的时候,一只手横在了他的面前。花玄挑眉道:“初次见面,世子大可不必如此热情。”

阿萨洛不满地瞪了花玄一眼,没好气地道:“你是谁啊?”

“在下薛正臣,实不相瞒,是个纨绔。”花玄瞧着阿萨洛手里的大金镯子,嘴角抽搐了两下,“世子,你这对大金镯子妙呀,乍一看我还以为是双护腕呢。这加起来得有一斤吧?”

阿萨洛得意地说:“一斤八两,足金!”他笑呵呵地举着大金镯子对赵苓说:“郡主,这是我送你的见面礼。我给你戴上吧。”

赵苓:“无功不受禄,多些世子的美意,我不能收。”

花玄手摸着下巴,对她的反应很满意。

阿萨洛道:“郡主不要跟我客气,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等你嫁到昭国,我的金银珠宝还不都是你的……哎哟喂!”花玄怒目圆瞪,抓住他的胳膊,咬牙切齿地说:“你说什么!”原来阿萨洛此行是为了求娶永安郡主。花玄的眼睛里冒着火,扭头对赵苓说:“我突然不想阻止金三刀了。”

阿萨洛忙道:“疼疼疼!你快放手!”花玄一把甩开阿萨洛的手,心情变得很烦躁。他假笑着搂住阿萨洛的肩膀,把他带到角落里,神神秘秘地说:“小世子,你了解赵苓吗?”

“这是我跟郡主的第一次见面,郡主美艳动人,我很喜欢。”

花玄忍住想掐死他的心情,蹙眉道:“美艳动人只是表象。你抗打能力好不好?我跟你说,郡主最大的爱好就是打架,上次我被她打了足足两个时辰,半个月才能下地。”

阿萨洛回头看了看赵苓,颤巍巍地道:“真的假的?那你怎么还跟郡主往来?”

“唉,我当初也是沉迷于她的美色,一旦落入她的魔爪,想逃就已经来不及了。”花玄清了清嗓子,继续黑她,“她除了爱打人,还喜欢研究毒药。左手喂你吃毒药,右手喂你吃解药,把你折腾得死去活来她才满意。”

阿萨洛惊恐地咽了口口水,腿肚子颤抖地说:“没想到郡主竟是这样的母夜叉……我父王还非要我娶她,这可如何是好?!”

花玄随口问道:“你的父王是……”

“我的父王是昭国最了不起的武神,默多客王。”

花玄立即收了脸上的笑意,原来阿萨洛是默多客的儿子!三年前两国开战,昭国的主将就是此人!花玄捏紧拳头,杀气腾腾地盯着阿萨洛。赵苓见他的神色不对劲,握住他的手腕,一脸担忧地问:“薛正臣,你怎么了?”

阿萨洛被花玄的眼神镇住,吓得冷汗直流,道:“他……他有什么毛病?”

花玄看着赵苓担忧的眼神,渐渐恢复了理智。阿萨洛虽是默多客的儿子,却只是个无知少年,当年的事与他无关。若真杀了他,除了重燃两国战火,毫无意义。花玄按了按眉心,淡淡地说:“我没事,就是晕了一下。”

阿萨洛松了一口气,觉得他们俩都很可怕,抱着大金镯子撒腿就跑。

05 她认出他是花

是夜,花玄与赵苓坐在小世子住的房顶上。她看着他清俊的侧脸,见他一副心事重重、不甚开心的样子,主动跟他聊天:“你白天跟世子嘀嘀咕咕说什么呢?他后来见了我,跟见了鬼一个表情。”

花玄:“我没说什么,就是让他深刻地认识到自己配不上你。”

赵苓笑笑,知道他又在胡说八道,正经地说:“你也别太欺负小世子了,他人不错,挺单纯的。”花玄看着她脸上的笑容。自他重生以后,这还是第一次見到她笑。以前的赵苓是个活泼开朗的小姑娘,会对着他撒娇、耍无赖,可如今的赵苓变得冷冰冰的,没有了生气。花玄拍了拍她的脑袋,一脸认真地说:“你笑起来最漂亮,应该多笑笑。”

花玄怕被打,很快就收回了手。赵苓愣怔地碰了碰被他摸过的头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雀跃和高兴。她为自己的这个反应感到懊恼,脸上露出娇憨的表情却浑然不自知。花玄赶紧移开视线,咬着大拇指心神荡漾,妈呀,她真是太可爱了。

花玄道:“我一直想问你,你为什么要进斥候营当教官?”

她半晌没有回答。就在花玄以为她不会回答的时候,听到她叹息道:“因为他们都说我的心爱之人是被斥候害死的,所以我想教出最优秀的斥候。未来若有战事,我良国再无将军会因为斥候的失误而牺牲。”

原来是因为他啊……

彼时,阿萨洛的房里传来一声碎响。花玄和赵苓进屋时,里面空无一人,只有后窗开着。他们利用斥候的追踪技术,很快就追到了后山。他们躲在灌木丛里,只见阿萨洛坐在不远处的地上,惊恐地看着戴着哭脸面具的金三刀,吓得涕泗横流道:“你别杀我!我有大金镯子!”他从怀里掏出那对奇葩的手镯,“给你……都给你!”

赵苓正要出手救人,花玄阻止了她,小声道:“再等等,等他拿出密信。”

金三刀把大刀架在阿萨洛的脖子上,冷声道:“把密信交出来!”

“密信……什么密信呀?”

“就是你老子交给你的那封信!”

“哦……原来你说的是这个啊!”阿萨洛在怀里掏了半天,嘴里念叨着,“父王让我拿好这封信,马将军就会帮我求娶永安郡主。反正我现在也不想娶什么郡主了,这封信也没用了。你要我就给你,你可千万留下我的狗命,呜呜呜!”他好不容易从怀里掏出一封皱巴巴的信,花玄看到后飞身抢过,然后与金三刀打斗起来。

金三刀是江湖上排得上号的杀手,与他对战,花玄没办法隐藏实力,必须战力全开才能有获胜的把握。花玄的招式大开大合,行云流水,气势如虹,一剑贯穿金三刀的心脏。金三刀应声倒地。

倏然,花玄被赵苓抱了个满怀。他低头嗅着她脖颈间的馨香,感觉她的身子在颤抖,一种酥麻的感觉从脖颈处传到四肢百骸。她觉得自己快要疯了,欣喜若狂原来是这样的感觉。

“你回来了……”赵苓太过震惊,说话只能发出沙哑的气声。方才看到他使出花玄独有的武功招式,她便认出了他。她说着,委屈地红了眼眶,扯开他的衣领,一口就咬了下去。花玄没有动,任由她用力地咬着。她的牙齿在他的锁骨上留下一个深深的牙印,牙印往外渗着血。她咬完又心疼了,伸手抚摸着他的锁骨,在他眼神迷离时一把抽走了他手里的信。

“苓儿!”

“你别过来!我要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感觉这封信里藏着一个惊天大秘密,是关于赤霞关一战的真相。她撕开信封,看完信后震惊地瞪大杏眼,泪水沿着眼角滑落。原来他是被马斌出卖了,马斌把我军的战略布局全都透露给了昭国的主将默多客,默多客才会在赤霞关设好埋伏。等到玄林军溃不成军之际,马斌再假意救援,借机杀死花玄……她见过花玄的尸体,长矛穿心,死不瞑目。

看完这封信,她什么都明白了,心痛如刀绞地道:“你没有立即杀马斌,是想搜集他通敌的证据,替你的斥候洗刷污名。而你不肯告诉我你回来了,是因为你还是计划亲手杀了他,但此事危险,所以你又打算抛下我自己赴险!”

“苓儿……”花玄看到她心碎的模样,颤抖着声音道,“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他张开双臂,笑着流下泪水,“我不该再次推开你,我再也不会这样了!我要和你并肩作战,生死与共!”

赵苓扑到他怀里,紧紧地搂住他的腰:“我的将军啊……这句话我等了太久太久。”

06 万花楼杀马斌

两个人再次走进万花楼,花玄戴着金三刀的哭脸面具道:“小翠说马斌与金三刀约好了,今晚亥时在万花楼碰面。”

赵苓酸溜溜地说:“小翠?就是上次带我们去包间的姑娘?她长得挺漂亮的,你们俩……”

花玄挠了挠面具,连忙摇头摆手,求生欲极强地说:“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想!”

赵苓哼了一声,表情很是古灵精怪。花玄在面具下笑得十分宠溺,他的苓儿终于又变回原本娇俏明朗的模样了。

赵苓观察着周围的人,道:“这些客人眼神锐利、身姿挺拔,都是军人假扮的。”

花玄冷哼一声:“早就想到了。马斌雇佣金三刀这个江湖人士刺杀世子,就是想置身事外。最后他再杀人灭口,就怎么也查不到他的身上。”他握了握她的手,“你怕吗?”

赵苓霸气地说:“我等会儿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巾帼不让须眉。”

他们步入包间,马斌立即道:“阿萨洛死了吗?密信拿到了吗?”他看到金三刀还带来一个人,看了好一会儿才认出她是永安郡主,脸色巨变道,“你……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花玄摘下面具,邪魅一笑道:“马将军,好久不见。”

马斌看到他的眼神,顿时吓得腿都软了,仿佛看到了战神花玄将军亲临:“你……你不是金三刀!你到底是谁?”

花玄丢了面具,手握剑鞘,沉声道:“赤霞关一战,五千名玄林军将士牺牲,斥候孙万背负骂名,还有你刺我的那一下。这一桩桩、一件件,我花玄都要跟你好好算一算。”

马斌颤抖着手指着他:“你是花玄……不可能!花玄已经死了!”马斌正要摔杯示意,花玄已经出剑,同时冷声道:“第一剑,告慰五千英灵!”马斌惨叫声连连,楼下的亲兵立即冲上来。花玄剑快如风,继续道,“第二剑,告慰斥候冤屈!”彼时,马斌的亲信们亮出兵器。花玄刚想把赵苓护在身后,她已经出剑御敌了。花玄无奈地笑了笑,眼前的红衣小姑娘杀敌果然很猛啊。

马斌中了两剑,刚想趁乱逃走,赵苓一脚踢开挡路的小兵,飞身一剑贯穿他的心脏。她眼神锐利,恨得咬牙切齿道:“第三剑,我替我的夫君还给你!!”

花玄跟众人一同看得目瞪口呆,她好帅,她可以!

赵苓拔出剑,冷声道:“马斌通敌叛国,死有余辜。你们还要为他战斗吗?”马斌一死,他们就都没有了继续战斗的动力,丢下手中的兵刃,纷纷逃走了。她扬起小脸,得意地看着他。花玄愣住,他已无须再将她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她就是那田野自由翱翔的苍鹰,可以与他并肩作战,互相保护。

尘埃落定后,赵苓和花玄带着密信进宫见了官家。官家震怒,马斌的罪名终于昭告天下,让战斗到最后一刻的衷心斥候孙万恢复了名誉。

07 尾声

近日,《京都小报》登出一条爆炸性新闻——纨绔少爷薛正臣入赘永安王府,做了永安郡主的郡马!京都瞬间炸开了锅,众人争相吃瓜。据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世子爆料,郡主对薛少爷很是残暴,非打即咬。薛少爷只是表面风光,其实背地里苦不堪言。

花玄躺在软榻上,看着最近流行的话本子,什么《薛纨绔被虐日常》《霸道郡主别碰我》,都是以他和赵苓为原型的好文,他看得津津有味。赵苓靠在他怀里,忽然抽走他手里的书,邪魅一笑道:“我觉得这些书的人设都挺有趣的,要不我们试试角色扮演?”

花玄咽了口口水,躺平了任她扑倒,笑道:“你要对我温柔一点儿,我怕疼。”

两个人相视而笑。繁华落尽,无人知晓,她所倾慕之人,其实是个盖世英雄。

赞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