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探选秀也繁忙

澜海小鱼

【简介】她身为一名菜鸟暗探,跟着雅正端方的顾兄假扮成侠侣潜入唐家堡探案。随着日常相处,她发现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古板模范生,而是一个纹着花臂的白切黑。她这个老实人根本玩不过他……京都套路深,她想回湘西老家了!

01 他其实是个沙雕

郑茗嘴里叼着一根龙须糖,跟着顾承仲参观枢密院。

“枢密院主管军事机密事务、边地防务,并兼管京都的禁军,所以责任重大。”顾承仲领着郑茗参观完十二房,继续道,“我们十三房是新设立的暗探组,出纳密命,以佐邦治,便是我们的使命。”

郑茗打了一个哈欠,眼前的小哥哥长得剑眉星目、丰神俊朗,可惜是个一板一眼的模范生。听他说话,真的超级无聊。顾承仲完成了今日的宣导任务,两个人走进男生寝室。他负手而立,一副雅正端方之态,神色淡淡地说:“以后你就跟我住一屋。我这人不难相处,就是作息规律。我们各自安好,不互相打扰便好。”

“我跟你……”郑茗话到嘴边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女扮男装,也只能跟他住在一起。她打算收拾东西,顾承仲依然站在那里,安静地盯着她看,一副还有话要说的模样。郑茗被他看得瘆得慌,假笑道,“顾兄还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顾承仲:“我看过你的档案,你是药王的得意门生,精通药理,祖籍湘西,特长是赶尸,枢密使大人特招进来的。”

郑茗一张小脸上满是疑问:“所以?”

“君子当不知则问,不能则学。”顾承仲对着她作揖道,“郑茗,我想跟你学赶尸。”

郑茗坐姿豪迈地坐在床上,用胳膊肘撑着膝盖,解开腰间的酒壶喝了一口,好奇地问:“你一个世家公子,学赶尸做甚?”

顾承仲站直了,一本正经地说:“若能在出任务时赶尸御敌,想想那排面就觉得帅气。”

“噗!”郑茗擦着喷出来的酒水,本以为顾承仲是个书呆子,没想到他却是个一本正经搞笑的宝藏少年。郑茗的眼珠子转了转,就想搞事情,笑道,“顾兄不必跟我客气,我学的是以音律御尸,现在我就把曲子教给你。”她说着神情优哉地吹了一段口哨,然后从包袱里掏出一把唢呐递给他:“学会了吗?吹吹看。”

顾承仲接过唢呐,蹙眉问:“一定要吹这个吗?可否换一件乐器?琴、筝、笛、箫,哪样都比这个有品位。”

她摸了摸鼻子,好笑地道:“也不是不可以,但你是初学者,俗话说得好,初闻不识唢呐音,再听已是棺中人。唢呐赶尸,最容易上手。”

顾承仲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于是便孜孜不倦地练习起来。顾承仲吹了一段,丝毫不觉得方才魔音震耳,谦虚地问:“音律非我擅长,你听着可还过得去?”

郑茗掏了掏刺痛的耳朵,有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颤巍巍地说:“顾兄,五音不全是绝症,咱们该放弃的时候就放弃,千万别太努力了,成吗?”

顾承仲却是个死心眼的人,继续吹着追魂夺命曲。郑茗耐着性子听了半炷香的时间,躺在床上气若游丝地道:“说好的各自安好,不互相打扰呢……顾承仲!快别吹了!!”说完丢了一个枕头过去。顾承仲歪了一下头,安然躲过。郑茗一跃而起,试图抢回唢呐。只见他单手与她过招,另一只手把玩着唢呐,连眼皮子都没掀。身为湘西习武小天才,郑茗从未被人这样轻视过。她拔出剑,带着如虹的剑气向他袭去。顾承仲用两根手指夹住剑刃,脚下未挪动一步,道:“剑不错,削铁如泥的纯碳钢,可有名字?”

郑茗切齿道:“它叫招财。看剑!”

几招过后,郑茗彻底自闭了。她抱着包袱坐在门槛上,望着擦黑的夜色思考人生。她忽然想回湘西老家了。顾承仲拍了拍她的肩膀,宽慰道:“在《江湖英侠热搜榜》上,我化名的顾一剑武力值排第九,所以输给我,你无须太难过。”

郑茗睁大杏眼,枢密院还真是藏龙卧虎,他竟是江湖上正当红的顶流大侠顾一剑!

02 一个一百六十九个数的长吻

彼时,郑茗正准备睡觉,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号角声。她纳闷地问:“这是什么意思?”

顾承仲习以为常道:“各房的游戏时间,今日我们跟六房的铸器师们玩儿。”

郑茗当然听出来这个“玩儿”就是日常训练,她跃跃欲试地扛着招财,跟着顾承仲来到了训练场。寒风萧瑟,场地里只有他们两个人。郑茗被风沙迷了眼,乌黑的长发飘起,她闭上眼睛伸手挡着,浓密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轻颤,姿态唯美而不自知。顾承仲看到这一幕,灵机一动,随即打开玄机扇,替她挡了风沙。她正要感激,看到顾承仲的耳朵渐渐红了,转移话题道:“你看我这把扇子,是六房的同僚帮我做的,一按扇柄上的机括,刀片便自动收缩。用它御敌,岂不潇洒?”

郑茗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假笑道:“潇洒……潇洒,你是枢密院最靓的仔。”她看看四周,“怎么没有人?我们是不是被放鸽子了?”

顾承仲指着场地解释道:“六房已经在这里布满了机关和陷阱,我们毫发无损地从这里穿过去,就算我们赢。”

“那还等什么,冲啊!”莽夫型选手郑茗直接跃入场地,顾承仲心道不好。果然,下一秒她就触发了机关。郑茗成功躲过了毒粉和乱箭,正想着六房也不过如此,却在落地时踩空了。她一边下坠一边看着陷阱里的刺刀,脸色巨变地吼道:“妈呀,这陷阱也太密了吧!”

顾承仲跳下来揪住她的衣领,她抬起头,见他将玄机扇刺入坑壁作为两个人的支撑点,惊叹道:“少侠好臂力。”

他叹了一口气,带新人菜鸟就是麻烦:“刚才来不及说,今晚的机关都很简单,但只有六个安全落脚点。也就是说,这是考验体力和脑力的无限流模式。”

“只有六个落脚点……铸器师什么的,简直是变态啊!”她跟着顾承仲飞身上去,就开始疯狂地闪躲。她正在躲避脚下的钢丝,迎面又飞来无数把飞刀。顾承仲拽着她往后仰倒,他为了不碰到身后的钢丝,手臂支撑在一块地砖上,是一块安全落脚点。他松了一口气,却倏然愣住,郑茗迎面摔在他的身上,溫热而柔软的唇贴在他的唇上。他们都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可头顶的飞刀阵还在“唰唰唰”地飞着,于是两个人只能保持这个姿势。

郑茗的脸颊涨红,感觉自己都快窒息了,心“扑通扑通”地剧烈跳动着,就好像要跳出胸口一样。除了嘴唇相贴,他们的身体也紧紧地贴在一起。顾承仲单手支撑着两个人的重量,另一只手搂住她的腰,显然比她更辛苦。她再次真心感慨,少侠好臂力。

好不容易熬到飞刀阵结束,他们的脸都红了。可他们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害羞,两个人奔命似的闯关。等跑到终点,郑茗累得像条死狗,躺在地上直喘气。顾承仲比她强多了,站在那里负手而立,依然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只是与她的视线撞在一起后,他干咳着移开了视线。

郑茗尬笑道:“刚刚……都是意外,顾兄不用挂心,忘了吧。”

顾承仲松了一口气,也假笑道:“郑兄也不必在意,只是嘴唇相贴了一百六十九个数,稳住,稳住,问题不大。”

郑茗:“顾兄竟然还计数了,不愧是专业暗探。”

就在两个人快尴尬而亡时,六房的主簿走了过来,将一个任务交到顾承仲的手里。郑茗凑近了跟他一起看案卷,半年前枢密院秘密地委托唐家堡长老唐凌云设计雷霆炮,雷霆炮刚设计完成,唐凌云就死了,图纸也不知所终,这一切很有可能是梁国暗探所为。因为此案比较敏感,涉及江湖、敌国暗探和军事机密,所以不好在明面上调查,六房才把案子转给他们这支名不见经传的暗探组。

禁军在外围封锁唐家堡,里面的人出不去,她跟顾承仲接到的任务便是三日之内找出杀害唐凌云的凶手,夺回雷霆炮图纸。

03 创造大侠

郑茗与顾承仲赶往唐家堡的路上,她看到猪肉烧饼摊上写着“买二赠一”的优惠活动,瞬间眼前一亮,搓手道:“顾兄,咱们拼单吧。”

顾承仲的脸上没什么表情,拎着她的领子就走,一本正经地说:“办案路上不准贪吃。”倏然,她的肚子“咕咕”叫起来。只见她双手合十:“拜托大佬,让我买吧,不拼单也成!”尔后她拿着三个猪肉烧饼,狼吞虎咽道,“顾兄真的不来一个吗?”虽然她吃得下,但好歹是他付的钱,该客气的时候还是要客气一下的。

“不必。”顾承仲也不知自己为何要打破规矩,只是见郑茗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于心不忍。他干咳一声,颇为严肃地说,“我们吃过的东西也有可能暴露行踪,大葱猪肉馅味道重,吃完记得漱口。”

“哦。”郑茗勾了勾嘴角,他这个人就是太古板了。她将三个烧饼叠在一起,三下五除二就吃完,然后再用酒漱了漱口,咽下后故意凑近道,“闻闻,还有味没有?”

顾承仲一脸嫌弃地推开她的脸,没见过像她一样不守规矩的泼皮无赖,蹙眉道:“十三房行为规范第九条,出任务时禁止喝酒。”

郑茗嘟嘟嘴,小声嘀咕:“行为规范不就是用来打破的吗?你这么乖,有小红花吗?”顾承仲看着她,一脸同情地说:“是你读的书太少,造成了你的粗鄙。这不是你的错,以后多读书。”他说完就走了,她没有看到他嘴角得意的笑。

郑茗咬牙切齿地指着顾承仲的背影,一时间找不到话回怼,有种吵架吵输了的挫败感。

两个人到达唐家堡,唐凌云身为良国最优秀的铸器师,身边遍布六房的暗卫。他刚死就被暗卫发现,且六房立即下令封锁了唐家堡,所以凶手很可能还未离开唐家堡,也没有找到机会将图纸给送出去。

郑茗摸着下巴分析道:“如此严防死守,凶手还能得手,是不是熟人所为?”

顾承仲:“也有这种可能。不过案发时唐家堡正在举办’创造大侠幺零幺’选秀赛,彼时人多眼杂,被凶手钻了空子也未可知。”

郑茗不懂就问:“什么是创造大侠幺零幺?”

“大侠经济已是夕阳产业,各门派掌门为了吃饭搞出的噱头。你的大侠由你来创造,用养成系来吸粉引流,各门派都送了得意门生来参赛。”顾承仲补充道,“我刚好可以用顾一剑的身份,假扮成参赛选手去查案。”

郑茗咋舌,京都的人果然套路深。她笑着问:“那我的人设呢?”

顾承仲打量着她,叹气道:“单人组名额已满,只侠侣组还有多余的名额,所以枢密使大人的意思是,由你男扮女装,我们组成侠侣一同参赛。”

郑茗差点惊掉下巴,所以她要用女扮男装的自己男扮女装?!她迎风抚额,挣扎道:“我……可以拒绝吗?”

“可以,男男侠侣也很受欢迎,热度不输其他官配。”顾承仲蹙眉道,“但我建议你不要选这个,热度过高,会影响我们查案。唐掌门只能以封闭式比赛的名义将唐家堡封锁三日,所以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他关注的点还真是清奇……郑茗面如土色地道:“那我还是男扮女装吧。”

04 模范生原是花少年

唐掌门知道他们是暗探,为了找到杀害唐凌云的凶手,愿意配合枢密院,安排他们住在偏院里。郑茗换上了唐掌门提供的女装,又化了一个粉嫩的蜜桃妆。她提着裙子蹦到顾承仲面前,在原地转了一圈,笑着问:“怎么样?我好看吗?”

顾承仲愣怔住,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在她疑惑地询问下,他才回神,沉声道:“好看。”只是有点儿……太好看了。顾承仲立即移开视线,美妆不愧是江湖第一邪术,他方才竟然怦然心动了。他干咳一声,冷声道:“我们先去查看唐凌云的尸体。”

顾承仲迈着大长腿很快就走远了,郑茗嘟着嘴跑到他身边,拽着他的胳膊道:“现在我们是侠侣,你要对我充满爱意,不能这样爱答不理的,容易穿帮。”他驻足,忽然低下头,凑得非常近,险些要跟她亲上。郑茗红着脸往后仰,推着他的胸膛,一脸尴尬地说:“也……也不用到亲嘴这一步。”

顾承仲温文尔雅地笑了一下,说出来的话却能气死她。只听他道:“你现在闻起来,就像一个行走的大葱猪肉馅烧饼。”

郑茗的嘴角抽搐了两下,切齿道:“快滚吧你,聊不下去了。”说着还气不過踹了他一脚,被他灵巧地躲开。郑茗冷哼一声,翻了个白眼往停尸间走去。彼时在路上无意间撞到一个人,她也没多想,说了句“抱歉”就走开了。

郑茗步入停尸房,掀开盖在唐凌云身上的白布。尸体被炸得面目全非,据说是在测试雷霆炮时被炸伤的。凶手在炮筒里动了手脚,导致炮弹堵塞,这才引起了爆炸。若是一般捕快,只会认为是意外,看不出是他杀。可凶手运气不好,碰上了六房的行家。

“现在的问题就是,尸体已经炸成这样了,如何核实他就是唐凌云。”顾承仲用尺子量着尸体的身高,道,“比官方身高矮了三寸,却也不能说明什么,谎报身高是大侠们的一般操作。”

郑茗不予置评,手摸着下巴道:“凶手知道如何对炮筒动手脚,就说明他对雷霆炮了如指掌。”她回忆着卷宗上的信息,“我记得唐凌云有个资质颇高的徒弟,叫元琅。此人有作案的时机和能力,不妨先从他开始查。”

“谁?!”顾承仲察觉到门外有人,飞身追了出去,郑茗紧随其后。他们追到荷花池,郑茗与顾承仲配合着,几招过后就要将蒙面人抓获。只见蒙面人忽然拔出火铳,趁着郑茗愣神的工夫,顾承仲已经挡在她的面前。一声巨响,弹珠破空而出,像在她耳边是炸开的惊雷。顾承仲闷哼一声,脚下却是没有移动分毫,依然将她护在身后。她不敢相信,他竟然会为了救她连命都不要……她的心在这一瞬间彻底乱了。

蒙面人准备再扣动机括,顾承仲眼神锐利地射出一枚飞镖。蒙面人飞身而去,飞镖射中他的小腿,不过还是让他给跑了。顾承仲的额头上沁出汗水,身形不稳地捂住肩膀。郑茗立刻扶住他,一脸紧张地道:“你受伤了……我们先回去!”

郑茗扶着顾承仲回屋,脱了他的衣服取弹珠。看到他的身体后,她一愣,他的左臂到胸膛纹着一条霸气的青龙,他穿着衣服看似邻家少年郎,脱了衣服一身的腱子肉,还有狂野的花臂……这反差也太大了,没想到他还有两副面孔。

顾承仲干咳一声,解释道:“以前执行一个任务,需要潜伏在青龙帮,那时纹的。”

郑茗摊开工具包,将柳叶刀放在火上烤了烤,倒吸一口冷气道:“我要开始了,你忍着点。”整个过程她的心都在狂跳,他却只是捏紧拳头,岿然不动。若不是他疼得满头大汗、脸色苍白,她还以为他没有痛感呢。郑茗好不容易取出弹珠,处理好伤口后,两个人四目相对,跳动的烛火将他们的剪影照在窗户上,看起来就像是抱在一起接吻的样子。

郑茗舔了舔嘴唇,感觉气氛有些旖旎和暧昧。她挠了挠脖子,眼神飘忽不定地问:“你……你刚刚干吗替我挡?”

“是啊……为什么要替你挡呢?”顾承仲仔细回忆,道,“我当时什么都没想,身体就先那么做了。现在想来,大抵是觉得你一个细皮嫩肉的女孩要是挨上那么一火铳,应该会哭鼻子吧。”

郑茗愣住:“你……你怎么知道我是女子?!”

“你当我瞎吗?如果我连是男是女都分不清,还如何做暗探?”顾承仲带着笑意闭上眼睛,郑茗整个人都不好了。她还以为自己的扮相很成功呢,所以他一直都是在戏弄她?!郑茗本来想捶打他的,看到他的伤还是忍住了,哼哼唧唧道:“你们京都的人花花肠子太多了,我这老实人根本玩不过!”

过了一会儿,郑茗察觉到他的异样,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好烫!她立刻去找唐掌门,抓了内服的伤药。等她把药煎好端进屋里,他已经陷入了昏睡之中。郑茗看着他,再看看快凉掉的药,话本子的经典桥段——男主重伤昏迷,女主嘴对嘴喂药,难道马上就要上演了吗?!她挠了挠脸颊,掰开他的嘴,拿着碗直接灌他。对不起,她怕苦。

“喀喀喀——”顾承仲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道,“好苦啊……”他的语气软绵绵的,就像在撒娇一样。郑茗凑近了抚平他皱起的眉头,心一动,咬了一口龙须糖,然后吻住了他的嘴唇。顾承仲愣怔了一下,然后轻轻地咬了一下她的嘴唇,搂着她的脖子加深了这个甜甜的吻。

郑茗被他吻得面红耳赤,心跳如擂鼓。彼时药力生效,他跟没事人一样睡着了,只留她一个人心神荡漾。她不满地捏了捏他的脸,笑着用鼻尖蹭了蹭他的鼻梁:“顾兄,我好像……有点儿喜欢你。如果要问情从何时起,那就要从一个一百六十九个数的吻聊起……”

05 湘西一枝花是什么鬼

翌日清晨,郑茗啃着油条偷瞄他,试探性地问:“昨晚你发烧了,后来发生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顾承仲吃着早饭,神色如常地说:“昨晚我好像梦见我啃了一个大葱猪肉馅的烧饼。”

郑茗尬笑道:“那还真是一个不错的美梦。”说着她恶狠狠地咬了一口油条,却没有发现他的耳朵悄悄地红了。她喝着豆浆,心想: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她还是好好查案,一心搞事业吧。

郑茗:“唐门主那边传了话,上午创造大侠幺零幺比赛就要开始了。你身上的伤还没好,要不我们弃权吧。”

顾承仲:“我没事,昨晚我伤了蒙面人的小腿,今日刚好借着比武的机会试探一下参赛者中是否有人的腿受伤了。”就目前看来,蒙面人形迹可疑,最有可能就是凶手。

郑茗跟顾承仲登上擂台,侠侣组与单人组混战。为了比赛的公平性和考验侠侣的默契度,俠侣必须佩戴唐家出品的同心锁。彼时,郑茗的右手跟顾承仲的左手铐在了一起,两个人之间的链子只有半臂远的距离。她看了看手腕上的银环,咽了口口水道:“这是银的吧……唐家可真有钱。比赛结束后,这个可以送给我吗?”

顾承仲斜眼看她,一个买烧饼都要拼单的穷光蛋,看到银子是这种反应一点儿都不意外。台下的观众举着横幅,十有八九都是顾一剑的迷妹。她们今日才得知爱豆有了侠侣,有人含泪送上祝福,有人当场粉转黑,有人成了侠侣粉现场磕糖。郑茗哪里见过这么大的场面,她悄悄躲在顾承仲的身后,小声嘀咕:“我不是很懂饭圈女孩的事,可她们看起来怎么比擂台上的诸位高手还要能打?”

顾承仲好笑地摸了摸她的头,那边司仪开场道:“唐家堡第一届创造大侠幺零幺选秀赛,你的大侠由你来创造。废话不多说了,比赛正式开始。第一场,顶流大侠顾一剑和他的侠侣湘西一枝花郑茗,对战唐家堡高级铸器师元琅!”

郑茗之前怀疑元琅,所以这个对战组合是她找唐掌门暗箱操作的。郑茗的嘴角抽搐了两下,抱怨道:“‘湘西一枝花这么乡土的头衔是什么鬼?我刚刚去茅房走开了,这个头衔不会是你取的吧?”

赞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