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主大人又收到情书啦

竹里有鱼

【简介】虽然孟芽是个假帮主,但她胜在有魅力,成天被上百个壮汉暗恋着,各色情书收到手软。可偏偏有人看不过眼,冷酷无情地把那些怀春少男的心意烧成灰烬。孟芽握紧小拳头,真的好想干掉他!【小标】1.我的帮主呀2.穷鬼在假哭3.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4.投怀送抱有一个前提5.我读书少,你别骗我6.金屋藏娇7.曾有一幅画8.日日有情书

1.

一觉天明,孟芽的床头坐着一个美人,生得朱唇玉面,眉眼含情,宛如从画里走出来的人儿。可惜的是,即使他每一根头发丝都仙气飘飘,在孟芽看来依旧是个活阎王。

春寒料峭里,活阎王骆奕之阴恻恻地望着她:“帮主,该起了。”

这画面让孟芽无端感觉心凉。她瑟瑟发抖地缩在床角,试探着问:“今天……不会又要带人抢码头吧?”

骆奕之长眉微挑,表情十分亲切:“你猜。”

孟芽压根儿没机会猜,双脚刚一落地,立马被骆奕之拎去前厅处理帮派纠纷。幸亏此人还残存那么一丁点儿良心,沿途替她兜上两件得体的衣物,否则她衣衫不整地往帮众面前一站,还真分不清她与趴在地上这货究竟谁比较惨。

地上这位壮汉被揍得连娘都认不清,眯着一双胡桃眼,一见孟芽就扑,吓得她差点蹦到骆奕之身上。好在骆大总管教导有方,她很快就端住了帮主的架势。

这位壮汉拖着肥厚的身躯,涕泪横流地向孟芽伸出一只手:“帮主,饶了我吧。”

孟芽清了清嗓子,准备来一段反对暴力的开场白。谁知骆奕之突然横插过来,一脚将壮汉的脏手踹开,正色道:“国有国法,帮有帮规,你要帮主饶你,这是置帮规于何地?!”

围观帮众连声附和:“恳请帮主按帮规惩治这个无耻之徒!”

刚上位俩月的孟帮主表面看似稳如老狗,其实心里慌得一批。趁着帮众没注意,她悄悄抻脖子问:“骆总管,他犯了哪条帮规来着?”

骆奕之闻言负手,暗中比画了一个“二”与一个“七”。

孟芽好一阵头脑风暴,又将脖子扯得更长些:“二十七是什么来着?”

骆奕之的眉角抽了抽,温文尔雅地转过身道:“帮主可按帮规第二十七条所约,当街聚众闹事伤人者,罚五十棍,将他逐出帮去。”

孟芽的小心脏又是一凉,她干巴巴地一扬手,下令道:“就这么办吧。”

倒霉壮汉被拖走,帮众散去,孟芽在空荡荡的厅堂里如坐针毡。

骆奕之和颜悦色地唤她:“我的帮主呀。”

这声音像是从噩梦里钻出来似的,孟芽硬生生地把一个哈欠给憋回去,抱紧帮主宝座上的老虎头,颤抖着声音道:“你别过来!再过来我要叫了!”

2.

两个月前,孟芽初至南淮城,乃是一名全职杂耍艺人。

某一天,她站在街头敲锣,与临时搭伙卖艺的小伙伴一同吆喝着表演吞剑。奈何伸缩剑刚放到嘴里,收摊位费的大佬便从天而降。小伙伴见势不妙,当场弃她而去。若非骆奕之及时现身,恐怕她早已达成蹲牢房的人生成就。

駱奕之慷慨地替她付过钱后,盯着她若有所思:“话说上回在南街卖惨又表演胸口碎大石的也是你们吧?每天跑俩地方,连摊位费都交不上?”

对此,孟芽痛心地道:“唉,这不是白嫖路人多吗?”

骆奕之深以为然,并表示同情,顺便低声询问:“姑娘,想轻轻松松地月入十两纹银吗?无须培训,包吃包住,立刻上岗的那种。”

天底下竟有这等好事?!穷鬼孟心动了。

然好景不长,两个人坐下来一聊,孟芽当即产生一种受骗上当的感觉。

骆奕之乃是漕运第一大帮万虎帮的总管,他此行诚邀孟芽,全然因为林老帮主猝然离世,帮内人心不稳,对头帮派又虎视眈眈。值此内忧外患之际,又找不着老帮主养在外头的私生子回来继承家业,这才不得不找个替代品回去坐镇。至于酬劳,他不仅承诺每月十两纹银,更答应待孟芽功成身退后,帮她多付两年摊位费与房租。

江湖帮派多仇怨,孟芽考虑到自身安危,一开始是拒绝的。但后来骆奕之加了钱,给出的诱惑实在太多。她犹豫再三,终是狠下心来迎难而上。

于是,孟芽全盘接受骆奕之的保密条款后,摇身一变成了万虎帮的新任帮主,在帮里过上日常当花瓶,偶尔去码头闲逛当吉祥物的悠闲生活……原本应该是这样的。

受骗上当的预感足足应验了两个月,这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冒牌帮主孟芽精疲力竭地瘫软在骆奕之的房里,一双眼通红,楚楚可怜。她的手小心翼翼地揪住骆奕之的衣角,声音脆弱又无助:“骆总管……”

骆奕之眼底有阴云翻滚:“好好说话!”

孟芽蓦地绷直脊背,怯生生地指着小册子上的一个字:“这个……这个字怎么念?”

骆奕之深吸一口气,狠狠地咬着后槽牙,徒手将帮规册子拧成一坨麻花:“万虎帮帮规一共就一百三十六条,我都教你两个月了,你怎么就是背不下来?”

孟芽羞愧地低头:“对不起,我记性不好。”

“那安民巷老槐树下那家新店卖什么?”

“炸年糕串!”

真是猝不及防的快问快答,孟芽自知理亏,再不敢吱声。

骆奕之对她的反应很满意,又找回了翩翩公子的心平气和:“孟姑娘,但凡你用点心,都不至于把帮规背成这个样子。我们可是有言在先,拿钱不办事,这样可不好。”

孟芽委屈巴巴地说:“我也想好好背呀。可我每天都担惊受怕,哪能背得下去?”

骆奕之不解地道:“你在怕什么?”

望着他茫然不知的眼神,孟芽更是憋屈,索性把心里话说了出来:“我很后悔,早知道为了每月的二十两银子得三天两头去码头火拼,我就是死也不会答应。”

骆奕之揉了揉额角,道:“我不是每回都带你站得远远的吗?”

话音未落,骆奕之就听见孟芽开始吸鼻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熟练地从怀里拿出一张契约书,漠然地道:“别演了,你画过押的。违约或泄密,结果都是……”

孟芽见骆奕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登时收起假哭,忍无可忍道:“你这个骗子,用得着天天带着提醒我吗!快还给我!”

3.

两天后,孟芽将一块磨得锃亮的碎银子交到一个送水婢女的手中:“这是预付金,事成之后还有一两。我看好你,去吧。”

在万虎帮的日子看似过得舒坦,成天被上百个壮汉拥护着,基本上可以当一个生活无法自理的残废。但事实上,孟芽每天都焦虑到无法呼吸,生怕死于露馅,或是遭对头帮派刺杀。而骆奕之作为一个管家,事业心过于旺盛,居然妄图改造一个文武俱渣的全方位废柴。

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所以她必须拿回那张契约。

那张契约由骆奕之贴身携带,若想拿到,必须待他沐浴时行窃。当然,孟芽绝不会去做危险系数那么高的事,故而她花光了二两积蓄,买通送热水的婢女代她行之。

但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位婢女一进骆奕之的房间就惊呼一声,此后便没了下文。

孟芽在寒风里揣着手等待,左等右等却只等到一个熄灯的结局。直至天明也没见婢女出来。

一夜未眠,失落与愤怒在孟芽的心里躁动不安。但是这一切,在她灰溜溜地回到自己的房间时,统统烟消云散。

骆奕之竟然在她屋里!也就是说,昨夜他没跟婢女在一起!

慢着,她开心个什么劲!孟芽重整精神,怒斥眼前这个正在穿衣的男子:“你竟敢闯帮主的闺房!你是怎么进来的?翠翠她人呢?”

“可能她睡得比较死吧。”骆奕之慢条斯理地系着中衣,丝毫不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羞耻,仍面不改色地说,“我的房间被人占了,半夜找人收拾客房又太麻烦,所以只好到你这边借宿了。”

“你这个浑……”

“昨晚你去哪儿了?”

虽然孟芽觉得他十分不要脸,却又不敢怼他,生怕他对昨夜之事进行深入研究。

不过她不怼也没用,骆奕之瞧着她头顶的露水问:“哟,在外头站了一夜?”

孟芽气急败坏地冲过去将他往外推,并催促道:“赶紧给我滚,被人看到就糟了。”

“帮主,你什么时候回……”贴身侍婢翠翠愣在门前,仿佛被雷劈了一般。

说实话,眼下这个场面委实难以解释。孟芽伸手扯骆奕之衣裳的时候,真真没想到他就穿了这么一件,随手一扯就露出大片春光。乍一看,相当有霸王硬上弓的架势。

孟芽从头到脚都凉透了。她战战兢兢地偷瞄骆奕之,却瞧见他一脸无所谓的死样子。

呵,若她怂了,岂不是怕了他!

顷刻间,孟芽不慌了。她从容不迫地将骆总管的中衣掖回去,淡定地说:“翠翠,你别紧张。你看,我们又没做什么。就算有什么,我们男未婚女未嫁的,又不是偷情……喂!”

没等孟芽说完,翠翠已落荒而逃。

骆奕之注视着眼前这张苍白的小脸,目光幽深:“真的,我很佩服你的勇气。”

孟芽四肢虚软,强撑帮主的气势:“哪里哪里。”

骆奕之眉尖微微一动,道:“你就不怕有流言吗?”

从小生于乡野的孟芽对流言的认知十分浅薄,根本不晓得城里人嚼舌根的本事是如何出神入化,故完全没将骆奕之的提醒放在眼里。

不到两日,帮内的流言已经从“帮主总管衣衫不整,春风一度赴巫山”进阶成“帮主强占畏不敢辞,总管含泪忍辱偷生”,并隐隐冒出向市井扩散的趋势。

孟芽为证清白,几度欲出面解释。但骆奕之三番五次拦下她,并给予耐心的劝说:“从理论上来讲,流言总是会随着时间淡去。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本来你我无事,被你去说一说,他们反倒就信了。”

再到后来,全帮上下不约而同地意识到一件事——帮主已到了该成婚的年龄。

万虎帮是漕运第一大帮,家大业大,哪怕入赘也算是飞上枝头。于是乎,帮内的壮汉们铆足了一口劲,看准孟芽的这块大肥天鹅肉,集体致力于情书创作。

一连几日,情书纷至沓来,很好地安抚了处于焦灼巅峰的孟芽。她待情书如话本,一边嗑瓜子,一边看得拊掌大笑。

骆奕之偶尔从旁瞄几眼,回回都禁不住挑刺说:“这种东西少看点,都是些错别字,没什么营养。”

孟芽不满地道:“你懂什么?这些都是怀春少男的心意。”

此后的半个月,孟芽再也没见到半封情书。直到有一天,她亲眼看见骆奕之将一沓情书送进厨房的灶膛里,方得以解惑。

对此,骆奕之理直气壮:“这些东西错漏太多,看着会降低你本就不高的文化水平。”

说谁没文化!孟芽气得头上冒烟,终于怼了他:“嫌别人错漏多,不如你写一个给我瞧瞧!”

骆奕之手一顿,眼中满是深意,颔首道:“这个可以。”

孟芽呼吸一滞,心跳得飞快。

4.

骆奕之曾有云,流言总是会随着时间淡去。真是信了他的邪。

由于骆奕之日日跟在孟芽身边,导致全帮上下不断复习他们之间关于“忍辱偷生”的香艳故事。只要有人看见他们俩走在一起,都会不自觉地露出姨母般的笑容。

孟芽不堪忍受,提出抗议:“今天你别跟着我!”

骆奕之居然很顺从地同意了:“可以,剛好今天我有事。”说完他就走,头也没回。

这是孟芽头一回独自巡视码头,即便遇见的每一个人都对她恭敬有加,但她的眼里、脑子里全是骆奕之清晨离去的背影,搅得心烦气躁的。

万虎帮的码头甚为忙碌,装货卸货的帮众来来去去,摩肩如云。孟芽本站在一旁监看,但见一位大叔不慎被米袋绊倒,便顺手扶了一把。哪知有什么撞上后背,她莫名其妙地跌进河里。

“帮主落水啦!”一众壮汉纷纷脱下粗布短褂,纵身入水。

待孟芽从水里冒出头来,看见的就是一片蜂拥而来的精壮肉体,倏地头皮一紧,忙挥手道:“我会水,我没事,你们回去吧!”

热火朝天的泅水声盖过了孟芽的呼叫。她本想再号一声,却无意间发现肉体中藏着一丝银光。那是……刀?

万虎帮居然有内鬼!骆奕之这个废物!

求生意识冲击着孟芽的大脑,她奋力泅水逃生,朝着岸边的翠翠游去。怎奈事与愿违,她刚游出数丈,忽然脚底抽筋,整个人失重般地往下沉。

在彻底溺水的最后一刻,她在满目淡绿之中看见了骆奕之。

等孟芽从昏睡中醒来,窗外的月亮已挂在枝头,而骆奕之正坐在案前翻看账簿。他的侧颜映着烛光,曳地的墨发如同沾染了晚霞。

这个人,即便是落水狼狈,也依旧美貌。

孟芽认真反思当初是否受到他颜值的蛊惑,进而陷入万虎帮这个泥塘,丝毫未察觉骆奕之的视线早已落在她的身上。

帮主大人难得用脑子,骆奕之自然不会去打扰,只端来一碗驱寒药,守在边上等待。直到她抬起头,才不紧不慢地把药递过去:“喝药,免得染了风寒。”

孟芽没接。她仰头瞅着骆奕之苍白的脸,似隐约透着病气,总觉得他才是该喝药的那一位。

骆奕之看穿她:“我喝过了。”

孟芽这才接过药碗,静静地嘬。

骆奕之盯着孟芽把药喝得一滴不剩,才缓缓皱起眉说:“安春帮的人竟敢犯到我的地盘上,这笔账我记下了。孟芽,从今往后,我还是得时时跟着你。”

孟芽捧着空碗摇头:“不了吧,我发觉流言挺可怕的。”

“既然你怕流言,為什么那时候还钻到我怀里?”

“什么时候?”这不可能!

骆奕之面无表情地接过空碗:“那么多人想捞你上岸,你都拒绝了。唯独我一出现,你立马对我投怀送抱,大家心里都跟明镜似的。”

孟芽忍不住打击他的自恋:“那时候我溺水了,没有意识。”

骆奕之沉默了一会儿后说:“其实你能投怀送抱的前提,还是因为我愿意下水救你。”

都说了没有投怀送抱!孟芽握起小拳头。

骆奕之忽略了她的愤怒,继续说道:“我最近有点忙,不能陪你去码头,你干脆留在家里,这样比较安全。”

孟芽趁机同他说了内鬼的存在,并提议道:“要不我去乡下避一避?”

骆奕之脸色一沉,不容置喙地说:“你给我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哪儿都不许去。”

孟芽苦着脸说:“家里太无聊了。”

骆奕之弯了眉眼,笑道:“不会无聊的。”

5.

骆总管诚不欺帮主大人,说不无聊就不无聊。

第二天清早,翠翠兴高采烈地送来一封信,喜庆得像一只青鸟:“帮主,骆总管给的。”

彼时孟芽又在嗑瓜子,抖开一瞧,登时坐直了身子。

“卿卿吾爱,见字如晤。近春江水暖,桃花不胜娇艳……”他还真写了一个给她瞧!

孟芽捧着这封新鲜出炉的情书细细品读,读到最后,耳根竟悄无声息地开始发烫。她得出结论:原来这才是有营养的情书。

翠翠拈着手绢,笑得宛如磕到糖一般:“帮主,骆总管为何给你写这个?”

孟芽想了想,郑重地道:“也许是为了突出他的文化水平。”

翠翠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叹道:“帮主真是凭本事单身。”

此后几日,骆奕之的营养情书一直没有断过,有时候是情诗,有时候是洋洋洒洒的大长篇。孟芽渐渐摸出门道,隐隐约约能推断出他忙不忙。

某一天,翠翠送情书的表情变得不情愿,突然问她:“帮主对男人金屋藏娇有何看法?”

孟芽随口便答:“什么金屋藏娇?不就是背着老婆藏女人,别给渣男整这么好听的词。”

说来也怪,自这天以后,下人们看待她皆是欲言又止,眼神惋惜又同情。那些销声匿迹的情书仍陆续通过翠翠的手传来,但孟芽的品位已经被骆奕之养刁了,一个字也看不入眼。

又过了半个月,骆奕之总算忙完了。

他回来的那一日,孟芽抑制不住心底的欢喜,主动去家门口接他。而他也毫不避讳地在众目睽睽之下拉过她的手。

骆奕之目光沉沉地望着她:“陪我去一个地方,好吗?”

孟芽的大脑里充斥着骆奕之在信里描述的郊外春景,满心以为这是双人踏青邀约。她忙不迭地点头,傻乎乎地坐上他的马车,抵达目的地后才发现,所谓的“地方”是林氏祠堂。

帮主大人连连退步,骆奕之将她拽回来,温声道:“来,今日随我认祖归宗。”

他说认什么宗?孟芽被摁在原地无法动弹,偷摸着问:“我是假货,这样不太好吧?”

骆总管不以为意道:“安春帮又在造谣生事,说我一心独揽大权,拿你当傀儡,故此事势在必行。正你的身份,可定万虎帮人心,若是露馅,大不了就道个歉嘛。”

呃,其实……也不算造谣?

周围的壮汉们个个带刀,孟芽随意瞄一眼就吓得直咽口水。她硬着头皮说:“我读书少,你别骗我。这道歉不会是滚钉板那种吧?”

骆奕之轻飘飘地回答:“不,顶多就是三刀六洞。”

孟芽一听就觉得很疼,不由得往他身上瞄了几眼。

骆奕之捕捉到她的担忧,含笑道:“你是在心疼我?可是三刀六洞你也有份。”

他为什么能笑眯眯地说出这么可怕的话!

在骆奕之的胁迫下,孟芽全程心虚加蒙圈,浑浑噩噩地将冗长的流程走完,成为有祖宗盖章认证的万虎帮帮主。

仪式结束后,孟芽在骆奕之的陪同下跪在祠堂缅怀先人。

孟芽无力地望着满墙的林家人画像,越看越发觉这些画像有些古怪。故而她又细看了小半个时辰,终于激起一身冷汗。

孟芽颤巍巍地问:“为什么我与林家先祖长得有点像?”

骆奕之垂眸一笑道:“所以才找上你呀。”

是吗?孟芽心里毛毛的,不敢再看那些画像,只好转着眼珠子在祠堂里乱瞄。

林氏祠堂与寻常宗氏祠堂没两样,唯一特别的是,该祠堂有一处阁楼,但登楼的木梯却被生生锯断了。

孟芽疑惑地道:“那上面有什么?”

骆奕之摇头道:“我也不清楚,反正素来不许人上去。”

孟芽的好奇心滋长不休,不由自主地将目光定在那里。

骆奕之平静地凝视她,忽而勾唇一笑,一个吻落在孟芽的侧脸上。

他……在干什么?

孟芽拿余光瞥去,见他眼底的每一缕微光都藏着满满的情意。她结巴着问:“你……你为什么亲我?”

“情不自禁。”骆奕之盘腿坐在蒲团上,支颐看她,“烦请帮主大人对自己的姿色自信一点。”

6.

这一夜,孟芽捂着脸在床上滚来滚去,怎么也睡不着,脑海中时不时浮现骆奕之的笑。后来,她决定不睡了,拖着翠翠一起研究情书的写作方式,以回应骆奕之的情意。

依昨日的情书推算,骆奕之应该不忙。孟芽兴高采烈地捧着情书去找他,谁知在跑进他的院子的那一瞬间,她的心像一块烧红的铁淬进冰水里。

骆奕之房里的那位小姐姐生得极美,两个人站在一起,看起来十分般配。

孟芽心里不由得泛起一阵酸,她见骆奕之急切地挡在小姐姐面前说:“认祖归宗乃权宜之计,何况那里早已不是真正的林氏祠堂。只要你愿意,出尔反尔的事做一做又何妨?”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骆奕之,对一个人苦苦哀求,神情虔誠又卑微。

这一刻,孟芽忽然明白了翠翠问过的话。金屋藏娇,原来如此。

孟芽默不作声地退出去,飞奔回自己屋里,拉着翠翠追问。

翠翠愤恨不平地承认:“对,有人见过一个长发姑娘被送进总管房里。即便他不在,也每日有人送吃的进去。但是帮主,你别伤心。”

不伤心是不可能的。

原来大家早就知道了,万虎帮上上下下都在看她的笑话。

既然骆奕之是渣男,那么慧剑斩情丝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孟芽下定决心与他断了超出帮务交流外的一切往来。可当天午后,他便找上门来。

骆奕之赶去安民巷买了整整一打炸年糕串,守在孟芽的闺房前敲门:“芽芽,别生气了。你吃吃年糕串,好好听我解释。”

炸年糕串的香味飘进屋子,孟芽拍案而起:“我生的气是炸年糕串也哄不好的那种!”

骆奕之没有放弃,继续拍门:“主仆有别,我怎么可能爱慕林姑娘?”

姓林?孟芽猛地开门,确认四下无人后才问:“是我想的那个‘林?”

骆奕之点头:“对,她是林家后人。”

林家的人,真正的帮主回来了。所以,她该走了?

孟芽的情绪一下子跌到谷底。骆奕之再度看穿她的心思,遂拉她进屋,把年糕串塞到她的手里:“林家人回来,与你我在一起有什么关系?”

孟芽愣怔地看他:“没关系吗?”

骆奕之摸摸她的发顶:“嗯,没关系。”

孟芽的笑仿佛从胸口溢出来,开开心心地吃起年糕串。可没吃两口,她又觉得时间线不大对,便问:“若她刚来,你金屋藏娇又是怎么一回事?”

骆奕之失笑道:“芽芽,你的想象力很丰富。”

一个穿着下人衣饰的陌生老头远远地跑来,焦急地同骆奕之匆匆耳语。

骆奕之听罢,眉心紧蹙:“跑了?”

情况紧急,骆奕之立即随着老头离开,临行前说好会给孟芽带鲜虾馄饨当夜宵。

可是,他两天两夜也没回来。

7.

根据翠翠的线报,那位林家小姐姐是抢先骆奕之一步离开的。也所以,骆奕之追的人便是她,难怪他会那般着急。

无论如何,万虎帮是林家的,孟芽明知骆奕之去追人是情有可原,却还是禁不住嫉妒,嫉妒到茶饭不思,甚至报复性地阅读起堆积多日的情书来。

孟芽死也不信偌大的一个帮派连一个有文化的人也没有。于是她一封一封地拆,拆着拆着,竟意外地拆到一封明显不是情书的信件。

信上的字粗犷潦草,写着几行字:五月初八,临春码头,独自前来,否则铁柱性命不保。

这是一封威胁信,信中的铁柱正是与她一同卖艺的小伙伴。

五月初八……不就是今天!

虽说铁柱与她只是短期合作关系,但毕竟有交情在。况且这信能送到她手里,说明背后的人是冲着她来的。或者说,是冲着万虎帮帮主来的。

孟芽来不及犹豫,立马打发翠翠去催午饭,最后悄悄溜了出去。她本想叫些帮里的兄弟,但她摸不准对方是否识破了自己的身份,再加上自己与骆奕之有保密约定,只得壮着胆子自己上。

临春码头的货仓里,铁柱凄凉地被捆在柱子上。他一见孟芽就号:“我对不住你啊。早知如此,我就乖乖待在万虎帮吃香喝辣,何必撬锁逃出来。”

孟芽一听就惊呆了:“你一直在万虎帮?”

铁柱哭丧着脸说:“就是那个总管,长得很好看的那个,是他把我关在他房间的密室里。关了快三个月啊,我前两日才撬锁逃出来。”

他的房间?孟芽忽然想到“金屋藏娇”一事,再看铁柱披头散发的模样,顿时了然。骆奕之恐怕是担心铁柱因与她相熟会惹出麻烦。

铁柱接着哭道:“我一出来就被抓住了,他们说你当了帮主,你能救我……啊!”

踹铁柱的那个人孟芽很熟悉,是对头安春帮的徐老大。

徐老大展开五根手指,威胁道:“救他很简单,我要万虎帮五个码头。”

真是狮子大开口。她在位的这段日子里,万虎帮也就抢到四个码头而已。

孟芽灵机一动,苦笑道:“你觉得我能做主?你也看见了,帮内所有事都是骆奕之为主导,我连找人保护我都费劲,怎么可能给你码头。”

徐老大不管不顾地抽出砍刀,架在铁柱的脖子上,登时蹭出一道血口子来。

孟芽终于控制不住膝盖的颤抖,方才控制住的冷汗陡然冒出来:“有……有话好说!”

徐老大居然真的很好说话,还同她商量:“或许,你可以帮我个忙?替我去林氏祠堂阁楼取一样东西,据说是乌木盒装着的。林家几代都靠着那东西财运亨通,也该轮到我了。”

为了救人,孟芽只好铤而走险,满心想着反正徐老大不晓得那是什么东西,等取了那个乌木盒子,把里面的东西换了就行。

孟芽趁夜翻墙入祠堂,偷偷搬来后院的梯子,轻手轻脚地攀上阁楼。

隔板发出腐朽的声音,“吧嗒吧嗒”地被掀开。与孟芽想象中不同,阁楼上全然不似多年無人踏入的模样,干净得没有一丝灰尘,更别说蛛网鼠蚁了。

面东的案台上果真摆着一个长条状的乌木匣,孟芽吹亮火折子,徐徐靠近,发现如此重要的匣子竟没有上锁。

匣子里是一轴画卷,泛黄陈旧,微微龟裂。有一种诡异的力量蛊惑着孟芽将它打开。

穿越光阴的墨香迎面袭来,她看见画上有一个人。而这个人,是骆奕之。

熟悉的男声从四面八方扑向她的耳朵,他在说——

“你不乖。”

8.

次日夜里,孟芽依约前往临春码头,用祠堂里的那方乌木画匣交换铁柱。但徐老大得到画匣后,并没有放他们离开的意思。

孟芽无视在她脚边发抖的铁柱,冷声道:“你不守信用。”

他小心谨慎地摊开画卷,眼中透出贪婪的眼神:“哼,谁知道这东西是真是假,怎么着我也得探一探这里面的玄……啊啊啊!”

不知发生了什么,徐老大像是被滚水烫到似的,疯了一般地甩开画卷。一阵微凉的风平地而起,在他额前一绕,逼得他发出更加凄厉的哀号。其一众手下立马放弃人质,一拥而上表示关心。

孟芽见状,忙踢开铁柱,扑到那幅古画前,心疼地把画仔细卷好,用旁人听不见的声音悄声问:“你有没有事?快说话!”

仓库的大门“砰”地被人一脚踹开,为首的是那位漂亮的林家小姐,还有骆奕之。

林小姐身着捕快官服,气势凌人,朗声道:“安春帮涉私矿采运,证据确凿,即刻全员逮捕,缉拿归案!”

上百名捕快鱼贯而入,迅速将徐老大为首的安春帮众捆了个结实,再押送回官府大牢里。

孟芽抱着画,一路小跑到骆奕之面前,皱眉瞧了他好一会儿:“他腰上的钥匙拿到了吗?他船舱里的矿石找到了吗?还有你,刚刚有没有摔到哪儿?”

林小姐笑出一种老怀安慰的感觉,任他们黏糊许久方才说道:“过两天,我就走。”

骆奕之还未开口,林小姐便阻止了他,又道:“昨晚不是都说好了吗?百余年来,万虎帮名义上是林家的,实际上都是你在照料,早已是你的东西。至于我,还是那个意思,没兴趣。”

昨夜的事,确实让孟芽刻骨铭心。

那缥缈的人声差点吓得她尿裤子,然而刹那间天地倒转,扭曲的景象破碎,再归位时她已站在祠堂中,头顶那块隔板已再度将阁楼封闭。她看见林小姐正对着自己笑。

孟芽惊魂未定,此刻面对林小姐难免有些畏惧疏离。可她还没来得及腿软,骆奕之的声音又落在耳畔:“放心,她是人。”

嗯,她是,你不是。

孟芽下意识地逃到林小姐身后,迟疑地窥看凭空冒出来的骆奕之,脑子里一片空白。

林小姐忍笑道:“好了,你就别吓她了。把她吓跑了,你指不定上哪儿哭去。”

骆奕之望着孟芽,难得露出窘迫的表情,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林小姐看得着急,握住孟芽的手说:“孟妹子,他除了老了一点,没别的毛病。你就看在他一介画灵,还冒险跳水救你的分上,给他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这用词……骆奕之清咳两声,示意林小姐闭嘴。

可此时,孟芽彻底呆住了。

画入水即毁。他是画灵,怪不得那日他一脸的病气。

孟芽立时忘了恐惧,心尖像揪着疼。她蹦跳到他的跟前问:“那你现在好点儿了吗?”

骆奕之的眼底搅动着讶异与欣喜,外表看似冷静,嘴角又止不住上扬:“嗯,好点了。”

林小姐笑得万般欣慰,拍手道:“你看,选一个自己喜欢的帮主不是很好嘛。”

随后,林小姐顺便道出了骆奕之与林家的因果。

原来,骆奕之的确是林家的总管,数百年来兢兢业业,只为报答林家先祖的知遇之恩。但林家逐渐无意江湖争斗,后人渐渐尽数远离,只有骆奕之恪守承诺,守着万虎帮,固执地等待林家人回心转意的一天。因此,为了维持万虎帮,他每隔几十年便找个替代品“镇宅”,就连那位故去的“林老帮主”也是个冒牌货。

这一次,林小姐前来南淮城,奉命调查私矿一案,不慎被骆奕之察觉。骆奕之几度请求均惨遭拒绝,后一直协助林小姐办案,一路旁敲侧击。无奈直到最后,林小姐依然无心继承。

总而言之,这帮主之位孟芽是当定了。

骆奕之一见孟芽的苦瓜脸,就忍俊不禁道:“过去多少代帮主,日夜忧心我将他们赶出万虎帮,生怕没了一生荣华。唯有你,日日演戏想着跑路不干。”

如今尘埃落定,林小姐正式与他们道别,继续捕快生涯。

孟芽望着疯疯癫癫的徐老大,问道:“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骆奕之无辜地摊手:“也没干什么,就是在画里冲他眨了一下眼,怎料他如此不禁吓。”

半年后,孟帮主熟练地将犯事的壮汉赶出万虎帮,又干净利落地收拾了码头冲突。

日暮西沉,她揉着酸痛的肩回到后院,见自家总管悠闲地在葡萄架下喝茶,一时间怒火中烧,准备认真地同他讲一讲帮派总管的权利与义务。

骆总管斜起眼角,若无其事地从怀里摸出一个印染了桃花的信封,递给她:“喏,这是今天的情书。”

帮主大人的火气霎时间熄灭,端起一杯茶进行自我安慰:算了吧,算了吧。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