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小魔王和大可爱们

吕天逸

【1】

自从一月底疫情爆发,我和家人除采购物资根本不出门,用“足不出户,饿死病毒”的手段为抗疫工作添砖加瓦。

因为疫情,幼儿园停课了,小魔王在家宅了一个多月,且肉眼可见地还要继续宅下去,这为本人宅家期间的生产和生活带来了极大困扰。

小魔王不上幼儿园,成天逮着我叽叽歪歪、嘤嘤呜呜,我从快乐肥宅变成了悲伤肥宅,连打游戏都要把破孩子放在膝盖上……以下记录的便是本悲伤肥宅的宅家日记。

【2】

春节期间。

当时形势还不算严峻,王先生照常工作,我也沉浸在“春节假期小魔王从早到晚在家待着真是煩死人了但是咬咬牙就挺过去了”的幻想中。

那天中午,王先生给我发了一张照片,是一个超大号的奥特曼玩具+恐龙蛋玩具,说晚上给小魔王带回来。

于是我就跟小魔王说了,说爸爸晚上回家时会给他带礼物,是奥特曼。小魔王高兴得不要不要的,从我透露完这个消息后就开始盼望。

结果,王先生回来晚了,十点多才到家。他本来想偷偷的,不告诉小魔王自己回来了,怕这么晚了小魔王看见玩具非要玩,不肯睡觉。

然而小魔王听见声音,自己溜出卧室看,看见奥特曼,狂喜乱舞!

王先生一看,既然都发现了,那小魔王要玩就破例让他玩一会儿吧,于是主动提出:“爸爸帮你把盒子拆开?”

我也觉得大过年的就让他high吧,便也主动投降:“玩吧玩吧。”

岂料小魔王狂喜乱舞片刻,突然恢复冷静,眉毛一皱,严肃地道:“都这么晚了,玩什么玩?”

王先生:“……”

我:“……”

小魔王奶声奶气地安排:“奥特曼放在桌子上,恐龙蛋放在椅子上,明天早晨玩。”

随即他转身,毅然决然地回卧室睡觉。

原来人家只是视察一番罢了,是我们以熊孩子之心度小天使之腹了……

【3】

那么问题来了。

既然小魔王这么乖巧懂事,为什么幼儿园放假久了我就会觉得他烦呢?

孩子长大成人,参加高考,去外地念书,做父母的常常表现得极为牵挂和不舍。可一旦当真放起寒暑假来,在外地读书的孩子回家长住,母慈子孝的幻象就会被逐渐粉碎。叶公好龙的父母的新鲜劲过去了,对孩子出离嫌弃,一天三顿骂骂骂,从上旬骂到下旬,恨不得立刻把孩子打包塞进北上或南下的列车,叫他或她速速滚回学校——并非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但如果说这种情况已经成为一种常态,大概也不算夸张,与我嫌弃小魔王的想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舐犊情深吧。

【4】

小魔王奶奶做晚饭。

做饭前询问小魔王的意见,问他晚上想吃什么。

小魔王表示:“蛋炒饭,我喜欢蛋炒饭!”

小魔王奶奶略一思索,总结出如下线索——

首先,我不喜欢吃蛋炒饭。

其次,我喜欢吃汉堡。

第三,小魔王也喜欢吃汉堡。

第四,小魔王奶奶和小魔王爷爷一般不吃晚餐,因此不列入考虑。

综上所述,如果做蛋炒饭,喜欢这顿晚饭的人数为1;如果做汉堡,喜欢这顿晚饭的人数就会喜+1。

于是小魔王奶奶决定做汉堡。

小魔王奶奶再次征求小魔王的意见:“不做蛋炒饭,做汉堡行不行?”

小魔王点头同意:“行。”

两种选择他都喜欢,这波不亏。

于是小魔王奶奶做了两个汉堡。

疫情期间,外食完全杜绝,汉堡这种一般要去快餐店购买的食物在这种时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小魔王喜滋滋地坐到桌边吃汉堡,小脸蛋儿鼓着,嚼嚼嚼,嚼嚼嚼……

将最后一丁点儿鸡排渣与面包渣吃干抹净后,小魔王用小胖手把盘子一推,抹了抹嘴,摆出一副“根本什么都没吃,刚刚坐到桌边”的姿态,若无其事地问:“蛋炒饭呢?”

我:“……”

我:“我看你像盘蛋炒饭!”

【5】

最近家里人出门进行采购物资之类的活动后,回家都会先站在门口用酒精或是消毒水消一遍毒,抹抹衣服,再喷喷买回来的东西。

小魔王本质还是比较皮的,看见门开了就会像渴望出门遛弯的狗子一样跑到门口放风,或者看看大人买了什么好吃的,甚至是直接冲出门去……狗子啥样他啥样。

这个行为存在一定的风险,因为当他冲过去时,门口的人可能还没消好毒。

于是我就给他讲道理,说:“现在外面有病毒,门一开你就跑过去,本来待在门外的病毒或者沾在爸爸衣服上的病毒就趁机跳到你身上了。你要等大人消完毒关上门才能过去。”

小魔王:“那门开了我站哪儿?”

我就指了指地面:“你不能超过厨房,顶多走到这儿。”

小魔王忧心忡忡地摸着自己的小胖脸:“我站这儿也不行,门一开,病毒就看见我的大脸了,就要跳到我的身上了……”

我:“哈哈哈——哈哈哈——你的大脸。哈哈哈——哈哈哈——大脸!”

小魔王:“嗯?”

是我的错,别人自嘲的时候不要跟着嘲是一种基本礼仪……

【6】

在电脑前打游戏,小魔王非要往我腿上坐。

把他扔地上,他坚持爬上来;把他撵楼上去,隔五秒钟他又“吧嗒吧嗒”地跑下来。我疯球了,只好让他在我的腿上坐着看我打游戏。

破孩子光看不行,还十万个为什么。

“怪是从哪儿来的?”

“怪为什么要打你?”

“怪是怎么死的?”

“怪还来不来了?”

“怪为什么要打你的小宠物?”

“呜呜呜——你的小宠物死了。呜呜呜——它死了。呜哇哇——哇哇哇!!”

为我的跟宠流下真挚的泪水。

“妈妈不玩了因为妈妈要赶稿,从现在开始不要打扰妈妈。”

启动WPS,含泪码字。

小魔王见我摆开架势敲字,觉得无趣,遂跑去别处玩耍了。

启动Steam,嘻嘻嘻!

【7】

宅家期间孩子实在是无所事事,电视、平板电脑这些东西都渐渐向他放开管制。可毕竟不能从早到晚都玩這些,于是小魔王和我穷极无聊地开发各种游戏。

比如说——

我和小魔王一个人拿一个玩具对打。

规则是这样的——

首先,他得赢。

其次,我不能输得敷衍。如果我的玩具输得太快、太没逻辑,他就不干。

有种臣子陪皇帝下棋的感觉……于是战局陷入僵持之中。因为我既要输,又不能输得简单,可小魔王又想不出什么能打败我的战术来。

我只好拐弯抹角地提醒他……

我(没有感情地棒读):“哈,哈,哈,你完蛋了,你是不可能战胜我的。除非你把你的玩具转过来,用它后面的那个大炮向我开炮,否则我是绝对不会怕你的。哈,哈,哈,你完蛋了。”

小魔王恍然大悟,把玩具转过来,用(其实是排气管的)炮管对准我的玩具,模拟大炮的声音:“砰!砰!砰!”

我(棒读):“天哪,我被击中了!你居然用大炮打我?!啊啊啊——”

是个没有感情的陪玩机器。

【8】

和小魔王掰腕子也是疫情期间解锁的娱乐手段之一。

这货的体型和力量在五岁小孩里绝对是巨石强森的级别,我怀疑就算是巨石强森本森,在五岁时也未必会有小魔王这么巨石强森……加上小魔王是两只手掰我一只手,我这个缺乏锻炼的肥宅竟有些掰不过他。

成年人的尊严何在?

有一说一,我不是一直都这么菜鸡,我的菜鸡度与小魔王的自立度成正比关系。当小魔王还是个软嘟嘟的只会蠕动的婴儿,以及磕磕绊绊走不利索的幼儿时,由于经常要抱他,我的臂力一度达到巅峰,换桶装水不费吹灰之力,一下就换了。随着他长大,不再需要耗费体力地看护,我也逐渐退化成废物。别说桶装水了,就连掰腕子都掰不过一个小屁孩儿……

话说回来,一个菜鸡的我,要如何战胜小魔王呢?

我略一思索,心思活络了。

新一局掰腕子比赛开始,我保持着和小魔王掰腕子的姿势,但一点儿力气都不使,咸鱼状瘫在沙发上,气若游丝地道:“妈妈掰不过你……你力气太大了……不掰了不掰了……”

小魔王果然放松警惕,不再用力掰我的手,小屁孩儿就是太嫩。

我(垂死病中惊坐起,李小龙式怪叫):“哈!!”

趁着他不注意,一把掰了回去!

反败为胜!!

赢了!我们赢了!请大家记住国际花样掰腕子锦标赛上这历史性的逆转时刻!!

“We are the champions,my friends…”

【9】

小魔王某天在家闲出屁来,忽然很皮,学我说话。

无论我说什么,他都要嬉皮笑脸地重复一句。

于是——

我(猝然使出杀招):“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

小魔王一愣:“不吃葡萄……”

我:“哈哈哈——傻了吧!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

小魔王:“不吃葡萄……火爆土豆皮!”

我:“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

小魔王:“不吃葡萄……炮土普吐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学啊!你继续学啊!

发出反派的笑声.jpg

希望疫情早日结束,幼儿园也早日开学,各路神仙拜托拜托了。

1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