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好毒

郁风闲

她是魔教圣女,擅长制毒,谁知她制的毒药对他无效,几次都毒不死他,还被他绑架回家当新娘……

一、抵债吧

通天教,药室。

日头才落,如意收拾着正要出药室,教中的弟兄忽地扛进来一具尸体,随意地丢到地上,让她把尸体清理干净,说是清理后要将尸体挂在大门外的石柱上,暴尸三日。如意只略略扫了一眼,便看出这人是被毒死的——毒药还是她制的,剧毒无比。

如意虽顶着圣女的名号,却没有拒绝的权利。

她用湿毛巾抹掉男人脸上的血污,露出一张白皙好看的脸。如意听说过这人,是近来在江湖上声名鹊起的侠客,叫凌修,没料到还是死在了教主的手下。

“下辈子,不要再掺和江湖事了。”如意一边替他擦拭身体,一边缓缓地开口。

忽地,一只冰凉的手抬起,扼住了她的细腕。

如意脸色煞白,对上凌修锐利的眼神。

“你……喀喀……”凌修才说一个字,便大喘着气咳起来,他断断续续地问,“你……是谁……”

“我、我……”如意心中恐慌,下意识地拿起旁边的药包,急急扯开,将药粉朝着凌修撒了过去。这是她新制的还未交给教主的毒药,药性剧强。刚撒出去如意便后悔了,只见凌修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你——”手上的力道瞬间消失,男人再次昏死过去。

如意甩开他的手,惊恐地躲到一旁。

好半晌后,她才鼓起勇气,伸出手去探查他的呼吸,确定他这次是真的死去了。从他先前的死状来看,应该是中了她调配的金丝之毒,绝无生还可能,为何会突然醒过来?

如意有心一探究竟,但教中的人再次出现,急着将尸体带走,她只得忍下好奇心,也未将先前他醒过来的事情说出来。

药室再次恢复清净,只是,如意的心却静不下来了。她虽被迫制毒,但从未亲手杀过人,今天算是破了例。她真切地感觉到,生命太容易流逝,一闭上眼睛,那人的一双眼睛便浮现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辗转反侧至子时,如意悄悄地来到了门口,远远便看见了悬挂于石柱上的尸体在风中摇摇晃晃。这是教主的习惯,只待天亮后,让所有人看见这具尸体,好让众人屈服于他的威势之下。如意小跑到石柱下方,向上望去,却看到了一双诙谐的眼睛:“我猜你会来。”

如意猛地吸气,下一瞬,原本悬挂在石柱上的人已经跃到了她的跟前。

如意脱口道:“你……你怎么没死?”她确定当时他已经没有了脉搏的。

“我没死,最高兴的人是你吧?”凌修嘴咧得大大的,笑容里带着一丝张狂。他苏醒后听到守在底下的教众闲聊,说起教中的圣女如意,凌修听他们的形容,猜测那人就是她,虽只看了一眼,却让他印象深刻。

“既然想杀我,就不要露出那种要哭的表情。”他从没见过哪个杀手有那种表情,所以发现自己没死之后,他解开绳索,没有立即离开。他总觉得她会来,故特地留在这里等,如果天亮之前她真的出现……

强有力的手攬上了她的腰,如意大惊失色:“你想干什么?”

“听说你是魔教圣女?”凌修笑道,“大半夜的被我发现,算你倒霉。你们教主害我吃了不少苦头,就拿你抵债吧。”说着悄悄地点下了如意的睡穴,扛起她飞身离去。

二、毒哑他

如意感觉到脸部瘙痒,缓缓地睁开眼睛,被跟前的大脸吓了一跳:“你干什……”她下意识想逃,却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还被他紧紧揽住。如意神经紧绷,很快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凌修开口道:“第一次看到魔教圣女,绑架来玩一玩。”

“我在教中没有任何地位,就算想拿我做要挟也没用的。”如意提醒他。

“哦。”凌修无所谓地摸了摸她的脸,“我心里觉得爽就行了。”

如意打掉他的手,气得小脸通红:“你们武林正派,也会做这种虏人的勾当吗?”

“我又没说我是武林正派。”凌修道,“我只是去和你们教主比武,谁知道他会使出下三烂的招数……对了,你当时给我撒的是什么?面粉吗?”

这又是一件让如意气结的事。她精心调配的剧毒无比的“金丝”和“赤练”,居然都对他无效。如意自小流落江湖,因展现出高超的制毒的天赋,被通天教上一代首领带回教中。对制毒,她自信满满。但是对凌修来说,那只是“面粉”。如意第一次有了杀人的冲动。她想拿出药室里所有的毒药塞进凌修的嘴里,看他还怎么满口胡言。

如意气道:“你抓我来到底想做什么?”

“我说了,为了心里爽快。”凌修色眯眯地看着她说道,“我缺一个娘子,正好你出现了,勉强凑合用……”话未说完,凌修便整个人瘫软下去,压在如意身上。

如意吓得大叫起来。凌修有气无力地说道:“别怕,我不会死,只是有点儿累了……”毒物虽然对凌修无甚作用,但那通天教主委实厉害,凌修内伤不轻,又背了人奔波一路,内伤加重了。

如意把压在身上的人推开,诊出他内伤极重,不多犹豫,赶紧逃跑,才推门出去就险些再次尖叫——目之所及是一大片望不见边际的葱葱郁郁的树木,前方是一处仿佛高耸入云的峭壁,他们是在一处悬崖之下。

靠她一个人逃出去,几无可能。

如意恨得牙痒痒,咬牙切齿半天,满脸通红地憋出一句唾骂:“浑蛋。”

凌修睡得昏昏沉沉,只觉得内力如同火一般燃烧,但不时地又有一丝清凉之气靠近,让他倍感舒适。有人叫他的名字,凌修艰难地睁开眼睛,就见小圣女正恨恨地瞪着他,冷冰冰地说道:“喝药。”

“呵呵,我就知道,醒来肯定还能见到你。”凌修声音虚弱,说出的话却着实让如意气愤,这人肯定是故意把她带到山崖下的!如意趁着他昏迷时去附近寻找别的出路,却一无所获。她如果想离开,只得先救活他。她僵硬地把碗递到凌修的嘴边:“喝。”

凌修软绵绵地往如意的怀里靠:“我没力气,你喂我。”这趟通天教之行损失太大,不过,有这个小圣女当作补偿,够划算了。

“不喝拉倒。”如意搁下碗要走。

“我喝我喝。”凌修艰难地翻过身,艰难地捧起碗,哆嗦着递到嘴边,想激起如意的一点儿同情心,可恨她心如磐石,让他感觉十分挫败。他悻悻地将要饮下却又停了下来: “这药没下毒吧?”

如意微愣。凌修道:“魔教圣女,制毒本领高强,说的不是你吗?”

如意道:“怕死就别喝。”

“不怕不怕。”凌修苦着脸把药喝完,然后抹抹嘴笑嘻嘻地说道,“娘子给的,毒药我也会当补品给吃了,只是,我能不能提一个小小的要求?”

“什么?”

“下次配药的时候能放点儿蜜吗?这药太苦了。还有你之前撒的药粉,太呛了,要是甜味的会更好……哎,娘子,你做什么去?陪我聊一聊,我躺着难受……”如意胸口快速地起伏着,若非等着他养好伤带自己出去,她一定毒死他!居然还嫌弃毒粉太呛!是可忍,孰不可忍!

如意气呼呼地起身走人,后头凌修还在咋咋呼呼。如意握紧拳头,她要制出绝顶的毒药,就算不能毒死他,只要能毒哑他,也可以解解气!

三、谋杀亲夫

如意埋头碾药。这深崖底下还算空旷,植被旺盛,有不少药草和动物,其中不乏稀有品种,算是个不错的隐居地,如果没有这个绑匪凌修,如意或许会愿意长居此地。想到凌修,如意气不打一处来,把药当成凌修使劲地碾,恨不能将他碎尸万段。心里倒是挺爽的,但现实中她拿凌修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如意采了不少稀有药材,研制出了不少毒药,特别苦,特别难吃,但是她始终没能毒哑凌修。每次他都如同死亡一样昏睡过去,醒来继续活蹦乱跳,说的话还特别气人:“娘子是不是在药里加了安眠镇定之药,最近我睡得特别好。”

如意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昨天,凌修吃完药捂着脖子痛苦地涨红了脸,如意以为自己终于成功地毒到他一回,激动地表达关切:“怎么样?是不是很疼?想死的心都有了?”

“娘……娘……”凌修说不出话来了。

这药是可以控制心神的,多亏了崖底的一些珍稀药草才能制成,只要能控制得了他,便可离开了。但也不至于喊娘吧?如意心里乐滋滋的,制毒多年,这次最有成就感。她命令道:“快点儿带我出去。”

凌修憋了好一会儿才挤出完整的句子:“娘子,你也太狠心了。”完了,他飞快地跑到水缸边,埋头狂饮,边饮还边喊,“辣死我了,娘子你想谋杀亲夫吗?”

如意惊问:“你没事?”

“没事啊!我经不住辣,不过为了不让娘子守寡,我会挺住的。咦,娘子,你怎么了?一副寡妇死儿子的表情……我又没死,不对,你是不是想跟我生儿子了?”

如意面如死灰,凌修又去喝水了,还一边絮叨着:“这是什么啊?这么辣。”

辛辛苦苦做了那么多毒药,对凌修的效果都没有辣子来得大,如意挫败极了。

凌修起床后伸展四肢,伤势好了大半。这都是如意的功劳,若没有她,他恐怕得再躺一个多月才能下床。多亏找到了一个好媳妇啊!凌修喜滋滋地想着,走出木屋看见如意,悄无声息地靠近,展开的手还未抱上去,如意挥着捣药杵瞪他:“离我远点儿!”

凌修太喜欢黏人,晚上还老是要抱着她睡觉,如意不肯,他就点了她的穴道……虽然清白尚在,但她十分不爽。凌修识相地后退,倒不是怕她,他之前说过,他这是“尊重娘子”。如意转头继续碾药。凌修问:“这是在做什么?”

如意冷冷地答道:“毒药。”

凌修表情夸张地说道:“啊,你居然想谋杀亲夫!真是太伤为夫的心了。”

如意扯扯嘴角,吃了这么多天,她就不信他没看出来有些药有毒。他这是故意说出来气她的!如意泄愤一样地用力碾药,凌修察觉她在生气,不敢上前,只小声地提醒道:“如果你还想继续谋杀亲夫的话,还是算了吧,成功不了的。我百毒不侵,这辈子你是注定要当我娘子了。”

如意不说话,继续碾药。

凌修接着道:“砒霜、孔雀胆、鹤顶红,我都吃过……”

好吵!如意掏出了刚配出的药粉,递到凌修跟前:“吞下去。”

凌修也不拒绝,打开药包直接吞下去。药粉有点儿干,凌修喝了点儿水灌下去,颇为满意:“不错,这次加了点儿蜜进去。娘子是不舍得我吃得太苦吗?”

如意眉头微皱,看了他良久,看得凌修都忍不住脸红了:“娘子,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好看?”

“你不想睡吗?”她没指望毒药会生效,但最起码要能让他睡下去,还她片刻安宁吧?难道这点儿效果都没有?

“嗯,好像是有点儿感觉,热热的,想回到床上躺着……不过如果娘子能和我一起去躺着就好了。”

如意脸红了,她也分不清是被气的,还是因为羞涩。凌修痴迷地看着如意,他很喜欢看她气得满脸通红的模样,今日觉得尤为好看,让他忍不住想拥她入怀,好好地亲一亲。凌修顿时被这种想法吓到,他是想明媒正娶她的,可不能做出什么禽兽行径,虽然他真的很想……身体越发地燥热,凌修终于意识到不对劲:“娘子,你这次给我下的是春药?”

“啊?”如意当然也知道春药,毕竟教中大多是男人,她也曾经制过,但是今天她确定没有!孤男寡女,给他下春药,她不是找死吗!慢着,如意见凌修一脸红扑扑的,傻笑着,胸口猛地一窒,不会是她想的那樣吧?

凌修邪魅一笑,一把抱住她:“本来想先拜堂的,我们直接入洞房吧……”

怎么好端端的毒药到了凌修这里,都能吃出春药的效果?他还是不是人啊……如意腹诽着,眼下最重要的是阻止他兽性大发。她急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药,这本是待离开崖底后留着防身用的,她抓起药粉迅速地朝他的嘴巴塞进去。

这次的药粉终于发挥了它应有的“催眠”效用,凌修瘫软倒地,昏睡过去。如意轻手抚上躁动的胸口,好险,差点儿以为逃不了了。

四、情哥哥

如意没再做药了,反正做了也毒不死凌修,指不定还会出现什么奇奇怪怪的危险效果,她放弃了。想开了之后如意觉得留下也不错,好歹这里风景不错。过去她被困在通天教时,渴望的正是这样的宁静祥和,虽然凌修聒噪了点儿。

没承想凌修忽然提议:“我们出谷吧。”

“啊?”如意一时没反应过来。

“出谷啊,我带你出去。”上次“强行洞房”被拒绝,凌修便开始深刻反思,她为什么不想嫁给自己?想了好几天才算搞明白,因为他什么表示都没有!

凌修在江湖行走时也参加过几次婚礼,无不是热闹奢华,他这里确实太简单了。想来想去,还是得出谷去,置办一些东西,总不能让人白跟了自己吧?如意还呆愣着,凌修捏捏她的脸蛋:“怎么了?不想出去吗?那我一个人也行,你先告诉我……”

“我要去!”如意激动地说道,“我也一起去!”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她怎么可能放弃!出去之后就有机会逃跑了吧?她的毒药催眠效果是真的很不错啊。如意仿佛看见自由在向自己招手,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甜美。

相识以来,如意头一回露出笑脸,凌修看得痴了,只觉得通体发热,胸口躁动。他不由得怀疑,小娘子不会又给他下春药了吧?如意浑然未察觉凌修的心思,亲昵地揽着他的胳膊:“现在就走吧!”

凌修被如意的甜腻笑容迷得晕头转向,她娇娇的声音响在耳边,更让他心旷神怡。这是头一回,出谷不为江湖事,只单纯地买买买。

娘子高兴,他便觉得神清气爽,如果娘子能让他亲一口,便是让他死都值了……凌修满脑遐思,忘了防备,直到如意的药粉再次袭来。

醒来时,如意已经不见了。

“没想到娘子看起来单纯,都会用美人计了。”

凌修很生气,心想,等找到如意一定要警告她一下,以后不能乱下药了,万一又像上次一样,毒药产生了催情效果……他可就不再手软了!

凌修一边气恼地想着,一边循着如意的气息寻人——如意身上沾染了崖底的气息,他放出崖底才有的飞虫,来帮助寻人。只是味道在巷弄中断了,里头还有两个官差在找线索:“听说有两个男人扛着一个姑娘离开,怀疑是拐卖人口……”凌修嗅到了空气中的蒙汗药,神情大骇。

凌修赶紧联络了江湖上的朋友,次日晚上终于追到可能绑走如意的人贩子,与官差一起赶到了临城的一处宅子,几个人溜进宅子中寻人。凌修正焦急地寻找着,忽听见一间屋子里传来如意娇滴滴的声音:“这位哥哥,我手疼,是不是可以把绳子松一松?”

软糯娇嗔,听得凌修浑身酥软,心头更是窝火——她可从来没这么对他撒过娇!还“哥哥”?凌修正想冲出去,却被官差拽住,要他再听听情况。这宅中藏了不少打手,据说这伙人绑了不少良家姑娘,必须等待时机一网打尽。

屋里又传来如意的声音:“嗯,先把我解开,到时候我再陪哥哥高兴高兴。哎?你别着急,喂,你……”娇滴滴的声音变得惊慌了,接下来的声音便含糊起来,凌修再等不下去,他只想救回如意,管其他人死活!凌修从暗处冲出,惊动了宅子的守卫,好几个人拦在他的跟前。凌修冷眼扫过,一身肃杀之气。

门内不知发生了什么,忽地传来了男人痛苦的嘶吼:“啊——你这个该死的女人!”

凌修脑内脑补出如意被伤害的画面,杀意顿起,快速地解决了拦路之人,杀了进去。撞开门,一股血腥气扑面而来——地上倒着一个男人,脸上明显被毒物侵蚀,惨不忍睹,正痛苦地呻吟着。屋里还有几个被绑架的少女,但他没空去理会,直奔如意而去。如意似乎被吓傻了,惊恐地看着地上的男人。

“如意?”凌修叫了一声。

如意浑身颤抖着,神情恍惚道:“我……我杀人了。”她本想麻痹对方,找机会逃跑,没想到这人欲行不轨。那碰触与凌修的碰触不一样,凌修碰她时,她只觉得恼火羞涩,这人却让她觉得恶心。如意心下慌了,掏出药粉洒出去,却忘了自己的毒对凌修无效,对别人却是致命的。

见到凌修,她就知道自己安全了。她望着凌修,扯了扯嘴角,想扯出一个笑容,最终只露出难看的哭脸。

凌修上前轻轻地拥住她。这个有着一身制毒本领,却又过分善良的姑娘,露出那种不安的要哭的表情,让他很是不舍。凌修利落地拔剑,给了那人一个痛快,他将如意表情惊慌的脸按在胸口:“这人是我杀的。”

如意呆了:“凌修……”

“凭你这点儿本事,还想杀人?”凌修语气凶狠,“你相公我行走江湖,坏人杀得多了,不怕多這一个。”

如意懂了,他这是怕自己深陷在罪恶感中。

这个男人虽然看起来凶,却极温柔,经历一场生死后,如意才意识到自己是想念他的,想念这个怀抱和他粗鲁的温柔。她红了眼圈,依赖地靠在他的怀里。凌修凶上瘾了,继续凶神恶煞道:“回去就嫁给我,以后不准你离开我半步!”才离开自己就被拐,他实在不放心,哪怕强迫也要把她锁在身边,才能确保她的安全。

“还有,以后不准乱给我下药,万一我又吃坏了,对你做出什么……哼,要是有下次,休想我会放过你!”

“凌修。”如意没有反驳,外头太过凶险,她此刻只想快点儿回到谷中。她将脸贴在凌修的胸口,“你的心脏跳得好快。”

“是吗?”凌修没觉得哪里有问题,“可能赶路的时候太匆忙,所以累了……对了,你刚才是不是对那个男人笑了?还喊人家哥哥?以后不准这样,你的情哥哥只能是……”

凌修对这件事十分计较,她是他选中的娘子,怎可喊别人哥哥?刚才应该多砍那人几下才解气的!凌修气愤地想着,心口忽地一震,熟悉的剧痛袭来,他这才惊觉要遭了。

如意听着他霸道的话语,没觉得生气,心头反倒浮起一丝甜蜜,她正想开口解释,肩头忽地一沉,凌修整个人靠在她的身上,将她压倒。

凌修的胸口仿佛要炸开,他张了张口,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如意,看到她露出惊恐不安的神情,直到他再也支撑不下去。意识的最后,是如意撕心裂肺的呼唤:“凌修!”

五、蛊毒

“啊——”凌修嘶吼着,狠狠地朝着柱子撞过去。如意眼泪汪汪地扑过去抱住他的腰:“凌修!凌修,你醒醒!”任凭她如何呼唤,凌修都没有回应,剧痛让他失去冷静,他使劲地挣开如意的桎梏,倒在地上打滚。

如意请官差替他们安排了一处宅子,又去请了大夫,仍然没办法帮他缓解痛苦。大夫说他中了毒,无药可解,只替他开了镇痛药,但凌修正处在发狂状态,根本没办法用药。

是她害的吧?毒药日积月累,药效一次发挥出来了?如意心痛如绞,扑到凌修的身上抱住了他:“凌修,你冷静下来,这样我才能给你喂药!凌修,你听见了吗?我是如意,你想娶的妻子,你的娘子……”如意抱着凌修哽咽不止。看见他冲进来救自己时,她就已经愿意嫁给他了。因此,当他突然毒发,她吓坏了。他是唯一一个可以为了她豁出命的人,她也愿意以命相报。

凌修还在挣扎,他似是陷入疯狂,几次翻身压住她,如意固执地不肯松手。

“凌修,你说过要娶我的,我信了,你不可以诓我。”如意的眼泪掉下来,“我很会制毒,也会做解药,我一定能救你的……等你恢复,我们就成亲。”

凌修倏地停下了,朦胧的视线渐渐清晰,茫然地唤了一声:“如意?”

“对,是我,你……”

“离我远一点儿!”凌修突然吼道。他知自己毒发时会是怎样的惨状,全身青筋暴起,可怖骇人,他不想让如意看到。凌修强忍着痛苦,尽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疯癫,他不想吓到如意。

如意抹掉脸上的泪水,爬起来去端药碗,催着凌修喝下去。凌修扫了一眼药碗,抿着的唇抽动着,心知这药对自己无效,但看到如意的泪眼,还是勉强自己喝了下去。如意满意地笑了,旋即却更伤心了:“都怪我,如果不是我乱给你下药,你就不会伤成这样……”如意把过脉,她诊断不出是什么毒,只知毒性剧烈,若不能及时解除,恐性命难保。

“不是你的错。”

凌修无力地躺在地上,浑身的肌肉都在抽搐,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在撕扯着。

“我的毒……是我师父下的,蛊毒。”凌修说。

凌修的师父是个隐居的狂人。凌修早年就表现出极高的练武天赋,师父也因此收养了他,但随着凌修的功夫日益精进,师父开始担心徒弟会超越自己,脱离自己的掌控。于是以自己的血养蛊,下在了凌修的身上,意图控制他。这种蛊毒无解,每月发作,痛苦不堪,只有喝了下蛊之人的血才能稍稍缓解。凌修被这样控制了几年,直到一年前,他厌恶了这种控制,动手杀了师父。

虽摆脱了控制,但也因此没有了解药,他必须每月经历这样的痛苦,程度一月胜过一月,直至死亡。唯一幸运的是,他体内的蛊毒太过强大,其他的毒再无法对他产生效果。

“是我……欺师灭祖,这是……老天给我的……报应。”凌修很累,说一段便要休息一阵,就这样断断续续地,一点儿一点儿地抹掉如意的愧疚感。

凌修隐瞒了蛊毒的可怕,只说会痛,发作起来吓人,次日便会好了。如意的眼泪告诉他,他的计划成功了,他拐来的小娘子,好像真的喜欢上他了。他想在死亡之前肆意行走江湖,原想找个媳妇,留下后代,将来能有人祭拜,所以看到了喜欢的如意,就抢回来,半点儿都不犹豫。可是现在,他忍不住要担心,如果自己死了,如意还可以好好地活下去吗?

他听见如意说要他娶她,对他来说是美梦成真了,可他的美梦,最后是不是会变成她的噩梦?

凌修毒发了一夜,整个人疲惫不堪,但好在最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大夫开了滋补的药,如意熬好了亲自端过来,凌修一脸抗拒地看着药碗。如意柔声道:“这是大夫开的药,一定要喝的。”

凌修苦着脸:“我宁愿你给我喝毒药,那个都比补药好喝。”

“我以后不毒你了。”如意向他保证。看着凌修原本俊俏的脸,因为一夜的折腾变得憔悴不堪,神情倦怠,如意心疼极了,“你就喝吧,补补总是好的。”

“那你喂我。”

“啊?”

凌修狡黠地看着如意,故意道:“用嘴喂。”

他赌她害羞,不敢这么做。

如意唤他:“凌修。”

“不愿意就算了。”也许可以趁势,将她赶走……可是,心中实在不舍啊,如意是唯一让他产生了“想跟她生个孩子”的想法的人,没了她,恐怕他真的要孤独终老了。

如意说:“你要陪着我一起,活得长长久久才行。”她不轻易动情,一旦动了,就是一生的事情。她含下一口药,作势要喂他,凌修愣愣地看着,一时没反应过来,如意不耐烦地捏住他的下巴,强行嘴对嘴灌下去。一口下去,再来一口,等他反应过来时,药已经喂完,满口苦涩,他的心头却悸动不已。

凌修道:“哪有人像你这样喂药的?”

如意问:“为什么不可以?”

凌修冲着她眨眼睛:“一般口对口喂药,那都是找借口轻薄对方的。”

如意脸涨红了,她真的只是单纯喂药,希望他快点儿好起来,哪像他,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心思?

“我……我没有……”如意结结巴巴,连个完整的句子都说不出来。

凌修道:“这药苦死了,让你也尝尝吧。”语毕,不等如意做出反应,凌修将她拉到自己跟前,用力地吻下去。

如意缓缓地闭上眼睛。

凌修说错了,这药哪里苦了?

六、以身相许

如意后悔了,他们应该早点儿离开的。本只是希望凌修能好好地休养,谁想他这么会招蜂引蝶。

那些被救的姑娘都当凌修是救命恩人,日日上门关切,连“以身相许”这种话都说出口了。更气人的是,凌修来者不拒,他說这是礼貌。如意却抑制不住心中的酸涩,他根本是沉醉其中了吧?

如意一边闷不吭声地生着闷气,一边悄悄地观察着:寻常人家的姑娘都是这样的?她自小长在通天教,周围都是男人,她懂得制毒,但寻常女子该懂的,她一样也不懂。她原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可凌修似乎很喜欢……如意略略沉思后,悄声退去了。

凌修有些迟疑,自己这条命不知还能拖多久,他原是不怕死的,可有了如意,他开始怕了。他贪生,却不知如何求生。他心中烦闷,尤其半天不见如意,更是焦躁。到了晚上她才回来。凌修推门进去:“如意,你白天去……”

面前的红粉佳人,把凌修看得呆住了。如意向来穿着素净,今日却换上了轻薄粉纱,嫩白肌肤掩映在粉纱下,格外地诱人。凌修只觉得鼻腔一热,有什么流了下来。如意看他鼻孔流血,紧张地冲上前:“你怎么了?是不是又犯病了?赶紧到床上休息……”说着就要扶他上床。

凌修一听“床”字,赶忙摆摆手:“不……不用了。”床会引发他的欲望,他还没正式娶她入门,绝对不能做出这等罪恶之事。凌修正义凛然地拒绝如意的搀扶,眼睛不经意地垂下来,恰看见如意胸前雪白的肌肤,鼻血流得更厉害了。清纯小白花忽然冶艳起来,一下子唤醒了他体内的野兽,分分钟要出闸作恶。

如意急了:“还说没事,你看你都……”

凌修被她按在床上,他赶紧拽过被子快速地裹住自己,顿时松了一口气。

凌修痛恨自己此刻的正人君子模样,虚伪!确认把体内的野兽关起来了,这才恼怒道:“是谁叫你穿成这样的?你是想气死我吗?还没进门就想给我戴绿帽子,你简直……”

“你不是很喜欢吗?”

“啊?”

“那些上门的姑娘,都是穿成这样的……我特地出门买了这一身,一路穿回来的,你不喜欢吗?”如意含泪欲泣。

“一路穿回来?”凌修不由得磨起牙来。虽然如意的衣裳与一般姑娘穿着的沒有什么差别,但他一想到如意的肌肤让旁人看见了,便觉得怒火中烧。凌修思量着,要不干脆去戳瞎所有人的双眼,下一瞬眼珠子差点儿掉出来——如意看他生气了,以为他不喜欢她穿成这样,羞愤地转身就走,凌修下意识伸手一抓,只听得“刺啦”一声,眼前呈现出一片美景。

凌修看傻了,一眨眼“美景”已经跑到了门边。他回过神来,迅速跳起来将人又抱了回来。他的小娘子,可不能再让别人看了去。如意觉得丢脸,还在挣扎,凌修捧住她的脸,用力地亲了一下,然后用被子把她裹紧了,抱紧了一起躺到床上。

“凌修?”

“别乱勾引我。”光是听到她的声音,体内的野兽就开始嘶吼。凌修自我检讨,自打认识她之后,自制力变差了。

如意脸红:“我哪有……”她扭动了几下,“这么睡难受,你快放我……”

“不放,你是我的娘子,我死都不放。”凌修又在她唇上亲了几下,暂时只能这么解馋了,“等我,等蛊毒完全解了,我们就成亲。”他渴望得到她,又怕自己不能给她更多时间。先让他静一静,然后……他会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活得长长久久。

他的小娘子太单纯,需要他这么一个魔头在旁保护。

如意懂了,慢慢地把脸贴在他的胸口,好半晌后才想起来:“我记得药室里有几本古老的医经,里面说不定会有可以帮你解毒的办法。只是时间隔得太久了,我记不清里面的内容……凌修?你怎么了?”如意说了半天没听到回应,抬头却见凌修笑着看着她。

“我就知道娘子舍不得我!”说完抱着如意猛地啵了一口。如意慢慢地喜欢上他了,每每有一点儿发现,凌修都兴奋不已。

药室里的医经未必有用,但总算是个希望,他们都不想放弃,一定要试一试。如意坚持要回通天教一趟,只有她知道医经在何处。凌修没办法阻止,他的小娘子好像挺固执的。最后两人商定,由他陪她回去,他去吸引通天教众人的注意,她则趁机溜进去偷出医经。

分开行动前,如意掏出好几个药包给凌修,仔细地叮嘱着:“这些都是我调制的毒药,用来防身的,打不过就用毒,不用客气的。”

凌修满意地笑道:“嗯,有娘子在,我是舍不得死的。”

偷医经的过程还算顺利,凌修的功夫本就在通天教主之上,以一敌众也能勉强支撑,况且他还有娘子给他的“关爱”防身。如意偷了医经出来,一路上翻看,已经颇有心得,很快就想出了好几种解毒的方法。她不经意地抬头,注意到凌修一直在笑,便问:“怎么了?”

凌修道:“我在想,天才制毒少女,过不久要变成少妇了。”

“天才制毒少女”,通天教的人一直这么形容如意。凌修那天被挂在柱子上,迷迷糊糊间听见了旁人讨论起她,虽称她为“天才”“圣女”,但言语之间多有轻薄之意。凌修当时想着,这样的一个姑娘,留在通天教这个邪魔之地受委屈,不如跟自己回去生孩子。被他掳走,对她来说算好运了。现在看来,他才是那个捡到宝的幸运儿。

尾声

两人回到崖底后,如意便开始了研制解药,想赶在下次蛊毒发作前替他解毒。她尝试的第一个方子,是以毒攻毒。如意本来很有信心,临到要给凌修喝时,她捧着药的手却忍不住颤抖起来:“万、万一不行……”

凌修说:“最坏的结果就是我死了。”

如意扯了扯苍白的嘴唇:“也是,大不了就一起死了。”她笑了笑,“我喂你喝。”

作势就要自己饮下,凌修赶忙阻止:“这药有毒!”这可不是补药!凌修吓得脸上血色全无。

如意羞涩地说:“我已经做出解药了。”

凌修忍不住逗她:“哦?还专门制了解药,你是不是一直想亲我?”

如意的脸涨红了:“你到底喝不喝!”

“我要你喂。”

“好。”

是药是毒,是死是生,对他们来说没什么区别了,反正他们牵着的手,不会分开。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