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恋爱指数超标

沁酒酱

她本是御龙山上的一块硅石,集天地之靈气,修仙有望,却被人类开采出来,做成了一块芯片。她这块废石翻身的唯一机会,就是拯救热心于公益的魏总裁,改变他被坏人所害的命运。咦惹,魏总裁人果然很好,她很喜欢。

01 你的AI已到货

2026年,联邦AI实验室。

“AI机械编号0805-1005。”

“仪器灵敏度检测,正常。”

“生物模仿相似度,95%。”

石当当百无聊赖地躺在操作台上,听着电脑系统没有感情的语音,欲哭无泪。她本是御龙山上的一块硅石,集天地之灵气,孕育出灵识,本来修仙有望,却被人类开采出来,做成了一块芯片。此时,她已不再是她,而是AI体内的机芯。

就在石当当觉得自己已经凉透了的时候,修仙办的老神仙告诉她,她还有一个机会,那就是拯救一个叫魏席川的男人。据说此人做了很多公益,是个有福气的善人,可是有恶人要杀他。只要她帮魏席川度过这一劫,她就能继续修仙之路。

在老神仙的安排下,魏席川在楼盘开盘活动中抽到了一台AI机器人,石当当就是那个奖品。

石当当被人打包装箱,颠簸了三四个小时,终于送到了中奖者——单创集团总裁魏席川的手中。

魏席川打开包裹,看到石当当的第一眼便愣住了。他的嘴角抽搐了两下,道:“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这造型还挺时尚。”他按照说明书,长按位于她脑后的开机键,石当当惊喜地发现自己终于可以动了,霍然睁开眼睛,杏眼对上魏席川的凤眼。她挠了挠脸颊,身为一块单身石,她委实不懂该怎么跟异性聊天。

魏席川觉得这个机器人做得也太好了,眼神灵动,顾盼生辉,看着就很讨喜。

“你好,我是魏席川,你的主……人?”魏席川还没说完,眼前的小丫头转眼就不见了,他翻找着纸箱,方才是他眼花了吗?他的AI凭空消失了?

魏席川听到动静,步入厨房,便看到石当当蹲在冰箱前,拿着一根白萝卜啃得津津有味,怀里还抱着满满当当的水果和零食,看起来胃口很好的样子。魏席川抱胸而立,帅脸上满是问号:“你们机器人还需要吃东西?不是光充电就可以的吗?”

石当当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我什么都吃,很好养的。”

魏席川觉得他的AI有些特别,摸着下巴道:“那先给你取个名字吧。你长得很像莲藕,不如就叫你小藕好了?”

“我哪里长得像莲藕了?!”石当当咬牙切齿地说,“我有名字,叫石当当。”

“石当当……还算中听。”说话的工夫,石当当已经啃完了一整根萝卜。

他摸了摸她的头,好笑地说:“果然是什么都吃。据说你是保姆机器人,你会做饭吗?”出厂前,工程师已经在石当当的脑中,存储了身为保姆机器人应该具备的所有理论知识,她颇为自信地说:“想吃什么你就点菜吧,我都能做!”

魏席川简单地点了三菜一汤,就跟高管们开视频会议去了,他正听着高管的工作报告,忽然有人震惊地叫道:“魏总,您家好像着火了!”厨房的玻璃门紧闭,油锅里火焰的高度明显已经不合理了,石当当的心态倒是很稳,颇有浴火炒菜的霸气。魏席川赶紧冲进去,拿了锅盖灭火,等他再打开锅盖,只看到黑漆漆的一团“糖醋排骨”残骸。

他倒抽一口气:“石当当,你肯定是个残次品,我要退货。”

“可是我都是按照菜谱做菜的呀,到底哪里不对?”石当当叹了一口气,摊开双手道,“做饭太难了,其实大多数食物都可以生吃,你们人类为何要那么麻烦,非要吃熟食?”

魏席川:“……”

他已经不指望她做饭了,去冰箱拿了一包速食包子蒸上。或许是因为她的眼睛太纯净了,他在商场摸爬滚打多年,浸淫于利益算计中太久,看到她的眼睛,就感到心情放松,不由自主地对她特别宽容大度。

石当当闻到包子的香味,搬着椅子坐在厨房门口等着。魏席川喝了一口柠檬水,看到她这模样险些笑喷,毒舌道:“当当,你这是给包子守灵呢?”

石当当望着包子,拒绝与魏总裁斗嘴。

02 临危不惧石敢当

翌日清晨,魏席川晨跑回来,石当当的房门还是紧闭着,他开门进去,床上空无一人。他纳闷道:“又去哪里了?”他很快在飘窗的窗帘后找到了熟睡中的石当当,蹲下来捏了捏她肉嘟嘟的脸,好笑地说,“你这是……晕倒在了起床的路上?”

石当当很快就饿醒了,魏席川参考她昨晚的饭量,蒸了三包包子,看着她抱着包子吃得满脸幸福的样子,他觉得比看大胃王吃播还有意思,连带着他的胃口也好了。

石当当想着自己的任务,一本正经地说:“魏先生,你印堂发黑,近日恐有血光之灾,不如你想想得罪过什么人,咱们有个参考范围,好防范于未然。”

“你是AI还是神棍?”魏席川并不相信她说的话,外面阳光明媚,他这日又没有工作,难得偷得浮生半日闲,准备去攀岩。

两人到了攀岩的场地,魏席川帮石当当调整设备,自夸道:“我应该是世上最好的主人了吧?出来玩也带上你。”

石当当一针见血道:“你应该是找不到朋友陪你吧?你有朋友吗?”魏席川感觉被一箭扎心,想他魏·怼人王者·席川,竟然会被一个AI怼得哑口无言,真是报应不爽。

石当当虽然做饭不行,但是攀岩秒会,不用他教,已经像小猴子一样爬了十来米。魏席川终于找到了可以与他比肩的攀岩伙伴,心情愉悦地说:“当当,我们比赛如何?如果你赢了,我请你吃好吃的。”

石当当听到有好吃的,立即一跃而下,魏席川看得胆战心惊,她却毫发无损地落地,拽了拽绳索霸气地说:“这个很容易的,你输定了。”

石当当铆足了劲往上爬,快到终点的时候,发现魏席川也爬到了跟她差不多的高度,阳光照在他汗湿的脸上,此刻她才注意到他完美的下颌线,剑眉下可以摄人心魄的凤眼。他刚好抬头冲她展露一个爽朗的笑容,惊艳了她这块不解风情的单身石。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