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对焦少女心(三)

萧小船

“居然是我们学校的。”江只只来了兴趣,迅速去逛了学校微博、贴吧、论坛,搜索关键词“言却”,很快就得到一大堆有关他的消息。

“电影学院导演系之光。”

“三万电影学院少女的梦。”

“高冷逼人,生人勿近。”

“……”

年少成名的导演,因童年的悲惨经历而沉默寡言,不近女色,直到遇到他生命里的温暖。

江只只以言却为原型脑补了这个人设,加进了自己暑假期间随便开的一篇文里,取名叫严尔。而现在她真的遇到了言却,觉得文档里的严尔和他一比,显得无比苍白。

毕竟真人和纸片人对比起来,多的是笔触描绘不出的细节。

他一抬眸、一举手都让人移不开眼地撩人,撩得她心跳怦怦怦。

江只只在键盘上敲着字,反复地写,反复地删,最后文档里只剩下了一句话,让她撑着下巴看了很久。

是一句她曾经很喜欢的诗。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对她而言,言却,就是存在已久但并不熟悉的故人。

这说起来很矛盾,故人,本应该是熟悉的人。

巧了,江只只最擅长把矛盾化为和谐。

“既然如此,那就去熟悉熟悉好了。”

江只只给言却把外套洗干净之后,打听了一下他的动向,在图书馆东侧的射箭馆找到了他。

彼时的射箭馆里挤满了人,最中央的赛场上一场比赛进行到尾声,言却只剩最后一箭。

江只只在边角的地方占到了一个位置,小声问旁边人:“他们这是比赛赢什么,这么正式?”

“不赢什么,就是随便比比。但是言却很久没来射箭,之前贴吧把他传得邪乎,射箭技能和在世郭靖一样,没看过的都想来凑个热闹。”

江只只:“……”

她这个位置在靶子斜后面,刚好能看见言却的正面。

他弯腰,将箭搭扣在弓的卡上,再一起身,小臂肌肉鼓起,将一张弓拉满,左眼闭着,右眼直直地盯着前方的靶心。

他的视线专注而炽热,好似能穿透靶子,直接落在她身上。江只只的心跳漏了一拍,再看言却,周身被筛进射箭馆的阳光镀得恍若天神。他放开手,“咻”的一声,箭一下直中靶心。

这一幕比她笔下的所有场景都要耀眼,仿佛是不该存在于现实世界的童话。

江只只捂住心口,清晰地感觉到里面那个东西在悸动,她的心在动。

这一箭,仿佛不是言却射出来的,而是爱神丘比特射出来的。

啪,她中箭了。

3.0

言却的这一次出山没有让大家失望,最后一箭他以十环力压对手获胜。

江只只云里雾里地听着旁边围观的大哥们仿佛讨论华山论剑一样探讨这一次言却和对手的交锋,没多久,看热闹的人群散去,“生人勿近,近了也不理”的言却冷漠地拒绝了几个女生的送水送毛巾服务后,馆里就没什么人了。

言却戴着耳麦听歌,双手收拾射箭的装备。

江只只从靶子后探出头来,暗中观察。等他把东西装好后,她才快步冲过去,打算截住他的去路。

地上有水渍,江只只一着急,脚一滑,直接照着言却的后背撞了过去。

“砰”的一声,言却的步子一顿。幸亏他身体素质好,身体晃了晃后还是硬生生地扛住了。江只只撞得鼻子发酸,眼睛更酸。

她究竟是造了什么孽,才会每次都在言却面前丢人?

言却摘下耳机,一回头,立刻认出眼前人,眉头锁紧:“又是你?”

江只只揉了揉鼻子,干笑了两声:“那个,我是来还你衣服的。”

言却看着被她紧紧抱着,快拧巴成一团的衣服,不算温柔地一下抢过来,塞进了包里:“好了,还完了,你可以走了。”

再在这儿待一会儿,不一定还会出什么状况,言却不喜欢麻烦。

江只只无辜地眨巴眨巴眼:“那个我想……”

“不,你不想。”言却冷冷截断她的话,背着包转身就走。

刚被狠撞一下,他走路都比之前缓慢了。

一直被无视成空气,在另一边收拾东西的言却对手这时凑了过来,满眼的八卦:“言却……收了你的东西?”

江只只点头:“是的呀。”

“你们……认识很久了?”

从她把言却写到小说里算起,到现在确实很久了。

于是江只只再点头。

对手同学露出看穿一切的眼神。

之后,江大就传出了一段谣言,说言却在射箭馆收了江只只的礼物,他们四目相对,一眼万年。言却离去时,脚步缓缓,依依不舍。江只只提起言却时,眉眼生春,娇俏无边。

谣言传到江只只这里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她听了之后愣了许久。

“不行,这样不靠谱的谣言我得找言却解释清楚!”

江只只进了校网系统,查到了言却所在的导演系一班的课程表。

导演系的这堂课是选修课,三堂不同的课在三个教室里上,整个系的学生可自由选择上哪堂课。

下午江只只到了影音教学楼,她不知道今天言却会去上哪一堂课,索性就挨个教室找。每到一个教室,江只只就礼貌地敲敲门,然后探进头,声音清朗地问:“教授打扰了,请问言却同学在吗?”

这样一路寻找,走到上电影语言翻译课的第三个教室时,她才终于找到人。

“教授打扰了……”

“找言却是吧!”胖胖的陈教授笑眯眯的,“言却,有人找。”

言却抬起头,江只只眼睛弯起来,手指了指外面。

言却突然有些头疼。他起身,在众目睽睽中走了出去。

楼梯间的窗户开着,言却靠在墙上,淡淡地问:“找我有事吗?”

“你们教授怎么会认识我?”

言却嗤笑一声:“现在我们系誰不认识你,和我有段‘旷世绝恋的江只只同学。”

1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