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星种地,欢迎你

君素

1.

有一段时间,某市的地下黑拳市场异常火爆。每逢周五开市,赌拳场几乎都是人潮汹涌。因其中牵涉的经济利益太大,官方很快出动,一举端掉了这个赌拳场,并抓捕了相关涉事人员,准备送到黑市星球去做苦力。

扫荡赌拳场的这晚,媒体们倾巢出动,都想第一时间挖出爆炸性的新闻。社交平台的事件相关新闻实时更新,某家视频网站还在进行前线直播。一位肤白貌美的女记者,瞅准机会逮住第一位从赌拳场里被押出的叶姓男士,上前问:“你打黑拳的初衷是什么?”

“打马赛克。”

女记者一脸不解。叶姓男士看了一眼女记者:“麻烦打个马赛克。”

“哦,你放心,我们是专业的,不会暴露采访目标。”

叶姓男士点头:“好。”

“那你打黑拳的初衷是什么呢?是什么驱使你出现在这里?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缺失?”

叶姓男士认真回答道:“是老婆爱吃,没钱养不起。”

女记者痛心疾首:“那你有没有想过,打黑拳毫无安全保障,如果你出了事,谁来照顾你的家人?”

“不存在。我老婆实力彪悍,后台强硬,一般都是她照顾别人,我只是吃软饭的。而且,打黑拳出不了什么事,我和我的对手私底下比较熟悉。”

“所以,你们在打假拳?”

“不存在打假拳。我的对手,也就是我后面那位,他打我,基本不会手下留情,从来都是往死里整。”

“为什么呢?”

叶姓男士想了想,阴森森地一笑:“因为他觉得我拱了他家白菜。”

女记者一愣,竟不知道再问什么了。

说完,叶姓男士被押走。女记者赶紧拦住第二位。这是一名祁姓男士,他同样高冷地接受了采访。

“你打黑拳的初衷是什么?”

祁姓男士冷笑道:“教训一下拱了我家白菜的野兽。”

女记者梦幻地指向前面的选手:“是他吗?”

“嗯。”

“据说你们是对手。”

“不止是对手。”

“我刚才采访那位叶姓男士时,他控诉你下黑手,对此,你有什么想辩解的吗?”

“没有。”

“那你们有什么私人恩怨?”

“没有,我是他老丈人。”

女记者:“……”

直到祁姓男子也被带走,女记者才组织了一下说辞,激动地冲着镜头说道:“黑拳市场道德沦丧,人性缺失,惊现老丈人与女婿互殴,看起来,这是一桩惨无人道的家庭纠纷……”

2.

第二天一大早,每个新闻频道都在回播老丈人与女婿接受采访这一段。祁珂那阵儿正在娘家忙里偷闲,和方洵九双双坐在沙发上,一边嗑瓜子,一边津津有味地看着脸被打了马赛克的两个男人隔空互怼。娘俩丝毫不担心这两人被送去黑市星球惨遭践踏,反倒争论起昨夜的黑拳谁赢了。没过一会儿,秦峥和贺子昂就赶来了方洵九家。刚进门,贺子昂就扯开嗓子吼:“你俩什么毛病?让他们出去打黑拳?不知道这两人的危险系数加起来都能超过核爆了吗?要是栓不好这俩人形核弹,不如交给国家好吗?”

方洵九耸肩:“我无所谓,你要是带得走,就赶紧拎走这两人。”

贺子昂气得无言以对。

秦峥为了缓和尴尬的气氛,转头冲祁珂说:“到底怎么回事?叶鸣和祁叔怎么打起黑拳来了?”

祁珂笑笑:“我能怎么办?ISF工资这么低,你当养头三角兽口粮便宜吗?眼看着吃饭都成问题了,我只好让叶鸣接私活了。”

秦峥面无表情道:“他在采访里说是你太能吃。”

“那是他要脸,不好意思单人背锅。”

秦峥看着祁珂说瞎话,呵呵两声表达了一波嘲讽。

贺子昂揉着跳动的太阳穴,质问方洵九:“行吧,小辈打黑拳为了生活,祁言呢?别告诉我你俩也缺钱。”

“那倒不是。”方洵九一本正经道,“我这不是看我女婿年纪小,长得又乖巧吗?黑拳市场脏乱差,我放心不下,就让祁言去看着他,免得他被人欺负。”

贺子昂:“你说谁被人欺负?”

“我女婿。”

“你女婿吼一声能吓死半个城的人,你说他被人欺负?行,你娘俩嘴里跑火车我认了,祁言没把叶鸣打死在台上也算他俩惺惺相惜,关键是现在他俩被送去黑市星球了,你们就说怎么办吧。这次官方是打算认真整顿灰色产业带,不在黑市星球待个一年半载,他俩别想回来。”

“想什么呢?”方洵九摆手,“这都马上到饭点了,他俩不回来,谁给我们娘俩做饭?”

贺子昂怒道:“方洵九,你以为黑市星球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你知不知道……”

3.

贺子昂话没说完,大门就被人打开了。真的能在黑市星球来去自如的翁婿俩出现在门口,祁言走在前面,拎了一包蔬菜,叶鸣走在后面,拿着鱼和虾。屋里两位男配面面相觑。叶鸣和祁言先给娘俩打了招呼,完全忽视了两个情敌,各自在老婆脸上落了一吻,忙不迭进了厨房做饭。

贺子昂和秦峥在客厅里石化半天,直到三菜一湯迅速出锅,翁婿俩又十分有默契地以饭菜不够为由赶人离开。贺子昂哭笑不得,来回瞅着祁言和叶鸣,扶着额头道:“行吧,看样子,押送你俩的任务还得靠军方。这顿饭你们可劲儿吃,吃完这顿指不定没下顿了。”

“看着你都饱了,还需要吃吗?”祁言日常讽刺情敌。

叶鸣立刻点头附和。

互殴归互殴,面对情敌时,翁婿两人还是可以不计前嫌地站在同一阵线。

祁珂和她妈打断几个男人之间火药味十足的对话,和稀泥道:“领导说得对,你俩该去黑市星球下苦力就去吧,争取早日改过自新,当一个良好市民。”

叶鸣和祁言默默地瞅了一眼自家媳妇儿,都没反驳,只道:“好,吃完就回去。”

见他俩态度诚恳,贺子昂和秦峥的两颗心落回肚子里,下一秒门铃就响了起来。祁珂两步走了过去,打开门一看,黑市星球的大佬神情似便秘般站在门口,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礼品。屋里几个人与他打了个照面,贺子昂率先上前道:“迈尔斯先生,你怎么来了?”

大佬没吭声。

贺子昂理解力百分,问:“你是来找我的?”

迈尔斯瞅瞅贺子昂,又尴尬地瞅瞅祁言和叶鸣。贺子昂当场有了判断,回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翁婿两人,再态度友好地对迈尔斯说:“我明白,这两个人不守规矩,擅自离开黑市星球。根据我们的合约,我会尽快处置好这两个人,将他们遣送回去。但凡有什么脏乱差的活儿,请务必给他们俩留下。”

迈尔斯咽了咽口水,对上祁言和叶鸣阴森森的笑容。

贺子昂无视了迈尔斯抽搐的嘴角,接着说:“礼我就不收了,我们有规定,不能接受任何形式的贿赂,你……”

迈尔斯终于僵硬地抬起手,打断了贺子昂的话:“这不是给您的,是给……祁先生和叶先生的。”

贺子昂:“……”

屋里几人:“……”

迈尔斯:“我想过了,其实打黑拳这件事,大家都是有苦衷的,主要还是主办方的错,和选手关系不大。我们黑市星球,不能是非不分,所以,经我方慎重考虑,决定暂不接收地球方面送来的劳动力了。”

贺子昂:“你几天前不是这么说的。”

迈尔斯正直地说道:“临时决定,希望贺首长能体谅。祁先生,叶先生,看在我大老远跑来的分上,将礼收下好吗?求放过黑市星球,谢谢了。”

叶鸣和祁言两位真大佬坐在饭桌上,一言不发。祁珂见礼物还挺贵重的样子,伸爪就捞了过来。等送走了迈尔斯,母女俩齐齐看向垮了脸的男配们。

贺子昂:“行,你们等着,黑市星球不收你们,总有地方收你们!”

祁言和叶鸣嘲讽地嗤笑了一声。

两位男配转身离开醋发现场。

方洵九和祁珂头疼扶额:“多大年纪了,适可而止好吗!气死了领导,谁给丧葬费?”

叶鸣和祁言异口同声:“我们打黑拳赚。”

行吧,还能说什么?拱白菜和守白菜的,果然还是一家人。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