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同桌(三)

前情回顾:

上期预告:沉寂一个暑假的童桐终于在时针的不停催促下去踏上了去明德中学的路,打开门正好碰见从对门走出来的周游,童桐不知为何突然就想起了昨天夜里做的那个奇怪的梦……

小油头被连绵不绝的沉闷声吓得退了好几步。

周游这会儿眼里只剩下前面的目标,随着力量的压迫和输出,他后背一直绷着的那根筋,终于拉开了。

出拳的速度越来越快,他的眼睛也越来越亮。

因为周游一直对拳击感兴趣,所以他从小基本上都是按照专业选手的标准来训练的。

他妈甚至请了好几个拳王过来跟他玩过,他最快的速度,一分钟能出两百多次拳——虽然不是顶尖水平,但也足够震慑这个业余的拳击馆了。

小油头彻底闭嘴了,也不再提指导,默默地在边儿上站着,递上一块毛巾或是递上一瓶矿泉水什么的。

周游热身完毕,挑了个大黑皮沙袋开始死磕,直到绑着绷带的小手臂隐隐作痛。

周游这才想起医生叮嘱的话,拧着眉,喘着气,慢慢地停了下来。

“大哥今天不打了?”小油头递过毛巾,自觉地把称呼换成了大哥。

“嗯。”周游接过毛巾擦了一下头,“下次过来还找你,伺候得不错。”

“得嘞!”小油头有一种被认可的开心。

直到人走远,他才想起自己是个拳击教练,不是太子身后的太监。

拳击馆冲澡的地方很宽敞,还没什么人。热水兜头淋下来的时候,周游长出了一大口气。

冲完澡,他换好衣服,兜里的手机响起。

周游拿出来刚想挂断,看着上面显示的联系人,一愣。

沉默了一会儿,周游坐下,仰着头贴在冰冷的墙砖上。

他接了电话,说:“妈。”

“跑了?”燕青的声音很哑,长年累月抽烟抽的。

“嗯,前几天。”周游说。

“你爸最近忙着追我呢,没空理你。”燕青说,“你好好玩儿。”

“我不是玩。”周游说。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不管你多抗拒你爸给你定的那条路,你也不能打伤家里的保镖,你记得给他们道歉。还有,南方那边太远了。你知道吗?你追求自己想要的人生,我支持你。但你做出的这些事情,是对自己的不负责,我很失望。”

周游拧紧眉头,开口想要说很多,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知道你现在唯一的选择是什么吗?”燕青声音冷淡,“在你找到你想走的那条人生路之前,必须先踏上一条负责任的道路。”

“你让我怎么负责?”周游问。

“明德高中,今天开学。班主任的电话和班级,我已经给你发过去了。”燕青当机立断,“你得快点儿,现在快十点了,你已经迟到了。”

“迟到不是好学生哦。”挂断电话之前,燕青笑了。

挂断电话,周游肩上搭着的毛巾掉在了地上。他妈很少笑,每次笑过之后,他都很惨。

他不怕他爸,但他妈的话不得不听。他爸简单粗暴,对付他的手法无非那三种:一、骂完一顿就抽;二、往国外一扔;三、找人看着他,作死地进行体能训练。

这些对他来说不是什么事儿。

但他妈不一样,他妈整人的方式太吓人,简直让他生不如死。

周游在早餐摊上买了十个大包子,拦下一辆出租车,以生死时速往新学校赶。

童桐坐上了去学校的公交车,车子刚行驶了两站地,他突然就慌得不行。

也不知道怎的,他突然就想起了那个诡异的梦—— 一般他做过的梦,第二天起来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

不过,这个梦太清晰了,虽然所有人的脸,他都根本看不清,但梦里发生的事,他记得清清楚楚。

那个在梦里新来的转校生,还有转校生手里递过来的大包子,还有转校生说不听他的话就要告诉全校的人——他家里欠钱不还……

童桐闭上眼睛回忆了一遍,顿时觉得自己需要吸氧。

就这么一个不注意,他就坐过了站。

不过,他确实逃避着去班上报到,就那么坐在公交车上玩起“在城市中心一日游”的活动。

这辆公交车再次经过学校的时候,已经上午九点多了。

童桐从公交车上下来,一路小跑着朝校门口奔去,隔了大老远,就看到校门口站着或蹲着的十来号人。

领头的是一个子又瘦又高的男生,身上的外套被系在了腰间,露出来的胳膊上有文身,凌厉的眉峰从中割了两刀,看着煞气逼人,不过嘴里叼了根棒棒糖。

絕对是草莓味的。童桐想着,眉心一跳,立马转身就想往回走。

“童桐!”庄谦的声音盖过了车鸣。

童桐脸色难看地停下脚步。

“给我过来!”庄谦吼道。

童桐没动,甚至想跑,捏着书包带子的手抓紧了。

山不就我,我去就山。

庄谦立马领着十来号人呼啦啦地一起奔过去。

童桐心里知道要死,眼珠子转了两圈,也朝着庄谦奔了过去,一把抱住他,哭道:“谦谦!”

庄谦要打下去的手僵住了,连忙问:“怎么了?”

“载我来的那个的哥绕路,还不许我下车,这才迟到了。”童桐一边装得凄惨,一边把庄谦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死死地压住——寄希望于把庄谦的脑子按得缺氧了,糊弄过去。

“车牌号是多少!我让我叔把他给扣了!”庄谦吼了两句,觉得喘不过气来,“不是,您能松松手吗?”

童桐见他没有要打自己的意思了,慢慢地松开了手。

周围的小兄弟也都笑着围了过来。

“欸,听说你家破产了呀。”小兄弟A嘲笑着将手搭在了童桐的肩膀上。

“是啊,他家上个月破的产,我爸回去高兴得都喝大了!”小兄弟B兴高采烈。

“你什么意思啊,拉着个脸给谁看啊。”小兄弟C表情很不爽地看着童桐,“你家还有产可破,老子辛辛苦苦地勤工俭学容易吗?!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很久了?!”

童桐:“……”

童桐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胸口,觉得喘不过气来了。

“行了!童黛玉,别装了,不就破产吗,看把你矫情的。”庄谦大喊,“矫情一个月够了啊。”

“什么时候了?”童桐突然问。

“正好,九点半。”庄谦说。

“我们的新班主任是谁?”童桐咽了一口口水。

小兄弟们都沉默了。

庄谦拉着人就往学校里面跑:“我去!是‘黑山老妖!他是文科班的新班主任!”

黑山老妖是他们学校成名已久的大流量IP,身兼班主任和教导主任以及学校风纪管理主任數职,成名的招式为:“给我出去!”

等他们一群人跑回教室的时候,黑山老妖已经站立许久。

背着手拿着教棍,黑山老妖斜眼看着他们,气沉丹田道 :“给我出去!”

庄谦叹了口气:“我们这还没进呢……”

“在门口那儿站着!”李主任横了他们一眼,接着宣布事情,“刚说到哪儿了?对,我们班还有一个转校生,是从遥远的哈尔滨转过来的,是个成绩虽然不好但是很朴实的孩子。我希望我们班不要搞什么小团体欺负人家……”

童桐听到班上来了个转校生的时候就蒙了,脑子开始迅速运转,想着昨天晚上的那个梦。

转校生?

不是吧……

童桐吓得瞪圆了眼睛,脑子里飞快地重温了一遍昨天的那个梦。

班上来了个转校生,转校生递给他一个包子,说吃一口就得一百块。

就在他回想的时候,一个男生飞快地从走廊跑过去,非常准确地冲进了他们班。

“李老师吧?”周游喘着气,看了眼手表,是在他妈规定的时间内到的,顿时松了一口气。

童桐听到这声音,心脏颤了颤,闭上了眼睛,不敢面对,心里开始嘀咕。

“你就是周游?”李主任笑着,“我在办公室等了你好一会儿,怎么才来啊?”

“我不熟悉这里的路,真的很抱歉。”周游张嘴就是瞎话。

“来,大家鼓掌欢迎新同学!”李主任带头鼓掌。

但同学们显然不热情,一个个表情冷漠,愣是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只顾着看新同学。

新同学穿着一件黑色背心,小臂上缠着医用绷带,剃了个寸头,脚上穿了一双靴子,五官深刻、桀骜,身高横扫全班,一副“你们要是不欢迎我,我就一锅炖了你们,还不加葱”的样子。

同学们一副表面冷漠实则被吓呆了的表情让周游有些受伤。

他决定用自己的热情和开朗在这个遥远的南方城市拓展人脉。

“大家好,我叫周游,周游的周,周游的游,非常开心来到咱们这个纪律严明、团结友爱的班集体。”周游亮出一口大白牙,“希望大家能接纳我、帮助我,共创美好友爱的班集体!当然,大家有什么事,也可以来问我。我这个人特别爱干净,也爱打扫卫生,以后咱们班的卫生,我包了!”

全班安安静静,每个同学都张大了嘴,吓得根本发不了声。

他们感觉自己受到了某种隐秘的威胁。

坐在后排的几位同学非常狗腿子地跑到教室后面的储藏室,把扫把、拖把全部拿了出来,开始扫地——卫生什么的,绝对不敢让新同学上手,感觉让新同学看到垃圾都要被挨打。

“看到没有!这个叫周游的同学,你们都要以他作为榜样!”李主任非常满意周游的一番发言,当即挥手,指了个位置,就准备让他去坐下。

不料,周游转身朝门外走了过去,一脸惊喜地从人群中把童桐给扒拉出来。

童桐捂着脸往后躲。

“欸!我刚刚跑过来的时候,就觉得是你!真是你啊!你怎么在这儿啊?!”周游在冷漠的新同学那里受到了伤害,看到了童桐,开心得像小狗摇起了尾巴。

童桐想躲开他,扭头却看到他手上拿着的包子,后背顿时一阵激灵。

别给我吃,别给我吃,别问我,别问我。

童桐一点儿都不想看到梦里的事应验,他一点儿都不想吃那个包子。

“吃吗?”周游笑着举起了包子。

像是拉响了警报,童桐抖着嘴唇,开始幻想把自己炸成天边的一朵烟花。

“快,还热乎着呢。”周游把包子往他的嘴里一塞。

糟了。

童桐想。

他不想吃这个一百块一口的包子,他吃不起。

教室内外两拨人都搞不清楚这是什么状况。

童桐越喘越急,他就怕这会儿周游真的开口找他要钱。

一着急,他抬脚往下踩。

周游疼得退了两三步,难以置信地看着他,手里的包子倒是没掉。

“不是?”李主任拧着眉头过来了,“童桐,你没听我讲话是吧?我上一秒说不要欺负新同学,你下一秒就踩新同学的脚指头,是吧?!你上学期在主席台上打人,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童桐一听又提这事儿,立马安静了。

李主任瞪了他两眼:“现在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童桐站直身子:“我愿意!”

“这样,你跟周游同桌,多帮助他适应一下环境,爱护他,照顾他!”李主任跟宣誓似的一通念。

童桐:“……”

我的天。

李主任大手一挥:“行了,都坐下去,开学第一天,不想见血啊。”

这个学期开学分班之后很多都是新同学,教室里的位置都是随便坐的。周游挑了靠后一排的两个座位,不计前嫌地笑着招手让童桐过去。

童桐踌躇着没动,他也不知道怎么了。他不信鬼神,更不封建迷信,但梦里的内容反反复复地出现在他的脑海,而且偏偏还应验了。

——不仅真的有一个转校生,而且那转校生还拿着包子问他吃吗?

“那人认识你啊?”庄谦皱眉。

“邻居。”童桐说完,也皱着眉。他真不信就那么巧,一个梦而已。

“我怎么看着是在挑衅你啊……”庄谦看了看他的脸色,“你俩是不是有仇啊?”

“还在这儿干吗呢?!舍不得我啊?!”李主任吼,“一人一口过来亲我一下再下去怎么样!”

童桐立马走过去坐下了。

没半分钟,全班都笔直地坐好了。李主任咳了一声,开始例行讲话。

童桐偏头悄悄地看了一眼坐在自己旁边的周游。

周游这会儿正微微仰着头,仔细听着前面的李主任训话。

周游的鼻子又直又挺,显得侧脸的轮廓冷硬,配着寸头还挺酷的。

童桐不知道怎的,总觉得不笑的周游像是另外一个人。

就在这个时候,周游突然转过头来看他,张嘴就笑,露出八颗白牙,气质荡然无存。

童桐:“……”

童桐翻着白眼,扭过脖子。

李主任交代完就先走了,走之前让临时选的班长上去,开始组织人发书。

安静的班上这才有了说话声。

周游没计较刚刚童桐又踩了他一脚的事儿,很兴奋地扭头看他:“你怎么也在这里?”

童桐拉着脸:“这不是应该我问你吗?”

周游笑着:“我妈让我来的,她说还是得先读书。”

童桐无语:“你上次跟我妈说的是你爸让你去工地,不让你读书,怎么你妈又让你念书了?”

“我妈和我爸离婚了啊。”周游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我爸不管我了,现在我妈管我。”

童桐一愣,不好意思地偏过头,好半晌才轻轻应了一声。

“你别不好意思啊,又不关你的事。”周游自认为还挺善解人意。

“我什么时候不好意思了?!”童桐被人看穿,觉得没面子,转过头,不想理他了。

周游又说了几句话,童桐也没再说话了,明显不想理他。

“‘姐們儿,你这脸变得也太快了。”周游见童桐不想理自己,叹了一口气,也没说话了。

讲台上的班长组织人刚发完书,正好打了下课铃。

童桐立马就离开了座位,去了自己那一伙小兄弟的中间。

童桐一边觉得自己因为家里出了情况,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一边又害怕那个梦真的发生,关键是,他还真咬了一口包子。更关键的是,周游万一向他要钱,他是真的拿不出来。

周游一个人坐在座位上,眼巴巴地朝那边看着。

“不是,这人是盯上你了?”庄谦非常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

周游误以为那边的人和自己打招呼,立马冲着那边一笑,牙齿亮得反光。

“我晕?!”庄谦愣了,“太嚣张了,他是不是没摸准自己的定位啊?”

童桐愣了一会儿:“什么定位?”

“转学过来无依无靠、任人欺负的小可怜啊。”庄谦把嘴里的棒棒糖咬碎了,叼着那根棒,冲着周游示威。

周游此时倒是没有接收到那边的信号,不过,身后一群女生压着声音说的话,他倒是听得清清楚楚。

“长得好高啊,还凶,看着不好惹。”

“你看他胳膊上还缠着绷带呢,多吓人,肯定是跟十二中那群只知道打架的人一样。”

“我打赌,不是在原来的学校打了老师,就是打了同学转过来的。”

“我们学校不是不收转校生吗?”

“可能这个学期改了?”

“那我们可不能跟他玩,感觉会被打。”

周游突然站起身,一回头。

后面围成一片叽叽喳喳的小姑娘立马闭了嘴,一个两个吓得都不敢动。

周游觉得自己有必要为自己重新定义一下形象,清了清嗓子,露出八颗牙齿 :“我没打过老师,也没打过同学,我是一个极其拒绝暴力的人,尤其是校园暴力。”

周游的脸色变得严肃 :“我不喜欢,也不认为用暴力来解决问题是正确的,我也很讨厌因暴力所产生的血淋淋、断手断脚的场面。你们肯定没有看过那样的场面,但是,我保证你们不想看到。因为你们会和我一样讨厌。”

女孩子们收到了危险的信号,觉得这位是在拐着弯地威胁她们,顿时全部安静了。

有一个女孩子还吸着气,差点儿被吓得哭出来。

周游:“……”

他不敢说话了。

他不知道听谁说过,南方的女孩子被风吹一下都要哭。

“我晕!我要治他!”庄谦忍不了,他就是因为文科班女孩子多,才选了文科。

庄谦一动,周围的小兄弟们都过来阻拦。

周游这才注意到那边的情况,拧着眉看向了庄谦。

他知道自己刚转过来,人生地不熟,可能会不小心冒犯别人之类的。

但这个学校是他妈找的,他不想惹麻烦,然后有人说给他妈听。

周游想了想:“你——”

“同学们开学好啊。”顶着爆炸头的老太太笑容满面地走了进来。

庄谦停住,没动了。

铃声响了。

童桐脸色复杂地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你是不是在怪我早上出门的时候说去工地骗你了啊。”周游小心翼翼地凑了过去。

童桐看着他的样子,又有些后悔。

周游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在这个班上也只认识他,刚刚下课,他还故意跑去另一边,留下周游一个人坐在这儿。

这会儿周游还问童桐是不是怪了他。

童桐愧疚了,难得低眉顺眼道:“没有。”

周游看着他一瞬间变换了几次脸色,也猜到他是怎么想的,悄悄地笑了:“我早上不是骗你,我后面才接到我妈的电话,是她让我来的。”

童桐不自然地咳了一声:“知道了。”

周游看着他不好意思的表情,也没再说了,开始乐呵地认真听课。

等上面那个爆炸头的老太太开始念古诗词的时候,周游就蒙了。

他突然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以前的学校高一下学期就分了文理科,他当时选的是理科,就因为语文和历史成绩一塌糊涂。

“这……这是文科班,还是理科班?”周游的手都在抖了。

童桐看了他一眼:“文科班。”

周游:“……”

他就知道他妈不可能这么简单地放过他。原来是在这儿等着他呢。

“你数学不好啊?”周游压着声音,弓着腰,竖起了课本。

“我数学挺好的。”童桐也不自觉地放低声音。

“那你怎么选文科?”

童桐不耐烦了:“分科的第一宗旨,你不知道吗?语文好,选理科;数学好,选文科啊。”

“是吗?”周游开始对自己读了那么多年的书产生了怀疑。

童桐实在是不想跟他有任何眼神上的接触,也不想讲话,又不好做出什么事伤害他,干脆装睡,偏过头枕着胳膊。

爆炸头老太太高度近视,又经常忘记戴眼镜,上个学期有同学在下面跳了半节课的恰恰,还是被过来巡堂的校长给抓住的。

童桐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儿,被窗外吹来的微风吹得睡着了。

又是那个梦。

像放电影似的,前面那人喂他吃包子的部分被拉快了,而且梦里面有些人的脸,他也突然看清了。

场景正进行到周游瞪着眼睛站在他的楼下,喊他还钱。

童桐愣了半天,低骂了一句,这个梦还真是缠着他不放了。

“还钱!吃了我的包子,为什么不还钱!”周游穿着黑背心,仰头瞪着窗户后的他,“不还钱就算了,你听好了,以后我让你干吗,你就得干吗!”

童桐差点被这一番话恶心死了。

就一口包子,还让他干吗就干吗,这人要不要一点脸了。

童桐刚准备骂人,周围的场景又变得不甚清晰,像是加快了无数倍。

周游突然站在讲台上,指着坐在下面的他:“大家听好了!童桐!他欠我钱,还不还钱!”

童桐是什么人,从出生起就没缺过钱的少爷,班上什么活动,都是他出的钱,班上谁缺钱,都是他给的。他什么时候借过人家钱,还不还的?!

童桐被这个梦气得半死,但偏偏梦里的他什么都不能做。前面站着的周游就跟被按了循环播放键似的,一直在重复“他欠我钱”这句话。

童桐使劲地揪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他想从这个梦里出去。

就在这时候,前面背对着他站的周游开始“咯咯咯”地笑,听起来十分吓人。

童桐被这忽男忽女的笑声吓得够呛,浑身一震,猛地坐了起来。

这会儿正是下课时间,教室里的同学各玩各的没有人注意到他。

周游见他惊醒,安慰:“没事,现在是下课时间。”

童桐瞪着眼睛,根本没反应过来。

周游看他好不容易醒了,借着机会,脸色有些红地凑了过去:“你可醒了,刚刚上课,我没听太——”

上课铃声突然响起。

童桐这才从梦里的恐惧中逃离。

周游见老师进来,于是压低了声音,凑到他的耳边说:“你帮我看看这道题怎么……”

童桐等于是刚睁眼,就看见周游越凑越近。

童桐看着他,不知怎的就越想越气,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骂了句粗话。

周游一脸震惊。

童桐一句粗话,正赶上全班寂静,爆炸头老太太也刚好拿着教案进来。

所有人都被童桐惊得不敢吱声。

周游愣了一会儿,打破沉默:“啥玩意儿?”

周游平时讲话没口音,但吓到了或者是着急生气就容易暴露。

这地地道道的北方腔一出来……

童桐也彻底醒了,他转眼往周围一看,糟了。

这不是梦。

“那个……我……我刚刚……”童桐尽力绷着脸,故作冷静地开始解释,“我刚刚……”

“刚刚你骂我了。”周游还愣着。

“……”

童桐看着他,怒火就往外冒:“就骂你。”

這次是周游沉默了。

两人就那么对视着,在全班以为这两人该打起来的时候,爆炸头老太太颤巍巍地下来了:“不要吵架,小孩子不要吵架啊!都是同学,该相亲相爱的。”

童桐眼看着老太太要一头栽进他的怀里,连忙伸手扶稳了,无奈地解释:“曹老师,我们没吵架。”

“没吵架就好,没吵架就好。”老太太眯着眼睛看他,慈祥地笑了笑,“这样,你俩握个手,再拥抱一下,就又是好朋友了。”

“……”

“……”

这下两人都沉默了。

“行了,骂一句而已,不痛不痒的,没事。”周游一挑眉,伸手就抓住了童桐的手。

周游的手大,是热的;童桐的手小,是冷的。

两只手握在一起,童桐浑身不自在,但又没周游力气大,挣脱不了。

周游强势地把人往自己的怀里一拉,在他的背上拍了两下:“好‘姐妹!”

童桐气得不行,但又忍着,等曹老师转身走开。

周游低头看着他的发旋,觉得自己的下巴被发丝挠得有点痒,只好仰了仰下巴。

“好了,该上课了。”曹老师满意地看着两个孩子,笑着走上了讲台。

童桐立马借力把人推开,气息不定。

哮喘这个毛病,童桐平时小跑或稍微运动一下都没事,但就是不能受惊吓或者什么刺激。

喘不上来气的时候,童桐慌张地先坐下了,稍微弓着背,慢慢地平复着。

周游偏头看过去的时候,童桐的脸已经开始发白,是那种没有一点儿血色的苍白。

“怎么了?”周游嘴角的笑收了回去,皱着眉看他。

童桐慢慢把刚刚吸进肺里的气吐了出来,好一点了,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关你屁事。”

周游看他的状态好了一些,挑眉笑道:“我早就想问你了,你怎么经常喘不上气来,气管太细了?”

“不是。”童桐不耐烦。

“那你是怎么了?”周游问。

“可能是肺小吧。”童桐敷衍着,弓着的背缓缓地直了起来。

“那我割一半给你吧,我的肺大。”周游笑着说,说得还挺认真。

“……”

童桐张嘴想讽刺他一句,但看着他露出的八颗牙齿,到底没开口。

童桐知道自己的脾气不讨人喜欢,他跟庄谦是认识十多年的发小,他脾气上来时,庄谦都忍不了,两人因为他的脾气打了不少架。

他自认为,要是有人用他对待周游的脾气对他,他肯定一辈子都不拿正眼看那人。

但周游還这么对着他笑。

童桐突然就琢磨出那一点点不寻常的苗头,联系着那个梦一想……

童桐从小就聪明,脑子转得快。

琢磨了一会儿,他弄清楚了——周游在这儿谁都不认识,只熟悉他,估计是把他当成唯一的朋友了。

其实吧……童桐又想了一下,周游只要不像梦里那样让他还钱,人就还行。

但是,童桐真心觉得周游的性格和他的脸实在不太匹配。

童桐叹了口气。

“看着我这张脸还能叹气?”看着黑板的周游突然开口。

“……”

童桐僵硬地扭过了头,一直挨到中午休息。

铃声刚响,教室里的人就出去了一大片,都是去吃饭的。

庄谦知道童桐夏天中午一向不吃东西,也没喊他,领着班上的男生就出去了。

转眼间,教室里空了大半。

童桐终于转过头看周游:“你还在这儿坐着干吗?”

周游眨巴眨巴眼睛:“你不是还坐着吗?”

童桐看了他两眼,无奈地扬手喊住了刚准备从后门出去的一个女生 :“薛玲玲。”

“欸!有事儿吩咐!”薛玲玲回头。

“你领他去吃饭呗。”童桐指了指周游。

“帅哥过来吧。”薛玲玲笑着停下来。

“你不去吃饭?”周游偏头问童桐。

“不吃。”童桐不耐烦地把周游往外推了一把,“赶紧,女生等着你呢。”

班上总共十来个男生,他们都走了,童桐也不敢叫别的女生,怕女生被周游吓哭。

薛玲玲高一时跟童桐在同一个班,脾气挺好的。

周游没说什么,乐呵呵地跟着薛玲玲走了。

慢慢地,教室里安静下来,连带着整栋教学楼都安静了下来。

下期预告:

这边周游像护鸡仔一样的凶走了肖凯,好不容易得到童桐的一丁点好感度时,趁着去小卖部买水的工夫就意外收到了来自肖凯让小弟送过来的战书!

面对地头蛇在前,周瑶要做的当然是——用身高的优势压垮这帮弟弟!

《非典型同桌》现已预售~扫码抢购哦!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