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能做朋友吗?

汤飞

“站住!”

小蝙蝠用力扇动翼手,在低空飞行,小心翼翼却又灵巧地躲避横七竖八的树枝,紧追不舍,连番呼喊。要不是枝叶阻拦,它早已截住对方,不至于吼得口干舌燥。

个头不大的穿山甲在草丛间飞奔。因为慌不择路,它摔了好几个跟头,还差点撞到粗壮的树干,惊出一身冷汗,心想:老天!我的小脑袋铁定没有树干坚硬,无需比试,认输还来得及吗?假如这次逃得性命,我一定尽心竭力为大树清除白蚁,保大树的健康,绝不偷懒。一不留神,穿山甲又跌了一跤,不禁痛得呻吟。

蝙蝠的呼喊响在脑后,穿山甲只有忍痛逃窜,哪敢听话。若知道今天会遇到这个小魔头,出洞前该多吞几只白蚁填肚皮……如能未卜先知,还出洞干什么呀!

情急之中,穿山甲瞥见前方不远处有个山洞,容不得细细思量,匆忙钻了进去。哪知此举正中小蝙蝠下怀,一道黑影闪过,眨眼工夫,里面传出“啊”的尖叫声。

穿山甲藏在狭窄的角落,自以为非常安全,放心喘几口气,睁开眼睛,那可怕的黑东西正倒挂于头顶,满心惊惧自然化作惨叫。

小蝙蝠吓了一跳,颤声问:“你……喊什么?”

“废话!”穿山甲暗暗怒道。从小,长辈就不厌其烦地告诫过:“蝙蝠的身体有毒,咱们一旦沾上,轻则得病,重则丧命,但愿一辈子莫要碰见这灾星。”穿山甲当时十分不解:“为什么它们自己不会被毒死?”长辈答不出,只能含糊其辞。之前,它和爸爸偶遇过蝙蝠的尸体,那丑模样深深印刻在穿山甲心里,现在遇到,岂有不怕的道理?

小蝙蝠不介意它的冷漠,喜道:“我们能做朋友吗?”

穿山甲大吃一惊,不敢相信:“你苦苦追赶,只是为了与我做朋友?”

“是啊,不然我还想做你的对头吗?”小蝙蝠龇牙咧嘴,凶相毕现,其实它是在微笑,“你那么大的块头,我哪里打得过你,何必自讨苦吃。”

危机解除,穿山甲仍然保持高度警惕,万一它是在故意欺骗呢?“你没朋友吗?怎么想要和我交往?”

“我居住在岩缝里,家里有许多兄弟姐妹、叔叔阿姨以及祖辈,不缺朋友,白天休息,夜间结伴外出游玩、捕食……”

“现在是白天,好好的岩缝你不待,跑出来找什么朋友?”穿山甲打断它。

“一只蜥蜴突然闯进我的家,把大伙惊得纷纷飞散。我早有心愿,结交一位在白天活动的良友,向那帮缺乏见识的兄弟姐妹炫耀。看见你之后,我确信彼此将变成好友,谁知你竟不理会。”

“原来如此。”穿山甲暗思脱身之计,“交朋友不能太仓促。咱俩约定今晚在此重聚,畅叙友情,我还要给你准备一份见面礼。”

话音刚落,小蝙蝠兴奋得飞舞盘旋,居然不曾碰壁!穿山甲目瞪口呆。它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晚上见……不见不散!”

小蝙蝠紧随其后:“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穿山甲断然拒绝,“谢谢你的好意。快回到爸爸妈妈身边去,省得它们担心。”

“好吧,我的朋友。”小蝙蝠围着它绕圈,依依不舍地离开。

穿山甲轻抚胸脯:“谁要和你做朋友,那不是大傻蛋吗?”转身沿树林隐蔽处赶路。

为了不让父母亲朋担惊受怕,它隐瞒了遇险的事儿。

大晴天,穿山甲外出觅食,见到了远近闻名的智者——猴子。小猴斜靠树杈,惬意地晒太阳、捉虱子。穿山甲恭恭敬敬地问候,叙述了自己遇到蝙蝠的遭遇。见多识广的猴子觉得奇怪,抓住树枝三两下落地,道:“蝙蝠应该去找人类做朋友嘛,它們在人类世界大受欢迎。”

“真的吗?”

“当然。蝙蝠的‘蝠与‘福同音,被人当作福气的象征,别看那家伙长得丑陋,人们将其美化后的图案广泛用于建筑、装饰品、衣服、书画等地方。甚至蝙蝠数量也有一定的寓意,两只代表‘双重福气,五只则是‘五福临门。”猴子娓娓道来。

“人类不怕病毒吗?”

“怕,他们的命十分金贵,但有时胆大得鲁莽愚笨。不仅仅是推崇,有的人还会食用蝙蝠,将它视为养生的稀罕物。”

“您为何无所不知?”穿山甲抬头问。

猴子不作回答,蹿上树,接着晒太阳。它幼时被人卖到马戏团,接受了残酷的表演训练,那是难以忍受的生活。终于有一天,它伺机逃跑,躲入深山,花费很长时间才重新适应。马戏团的老板经常念叨所谓的“文化”,猴子记住不少,因此能为动物们答疑解惑。

某天下午,正在享用白蚁的穿山甲察觉到轻微的脚步声,立即回头,来的是——人!爸爸千叮咛万嘱咐,对人更要敬而远之,它撒腿便跑。那人跨步追逐,并挥动一根长棍,打算敲击它。

人比蝙蝠精明得多。穿山甲无处可逃,只好蜷缩成团,希望借助鳞片保护自己。那人冷笑着,握紧它的尾巴倒拎起来。穿山甲急中生智:“我们能做朋友吗?”它想:既然人类愿意亲近蝙蝠图案,没准儿也肯同自己当朋友。朋友怎会为难朋友?

“谁要做你的朋友?去和有钱人的胃攀交情吧,下辈子别做畜生。”那人将穿山甲塞进袋子,拴住口,并开始盘算哪位买家会出高价买它。

那人的家位于山脚。他十岁的儿子见到笼中的穿山甲,对“咕嘟咕嘟”喝水的爸爸说:“老师刚刚讲过,穿山甲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禁止捕杀和食用。”爸爸不耐烦:“我知道,架不住有人长了一张好吃嘴。一只穿山甲,能抵你一年的学费。”孩子继续道:“老师还说,穿山甲身上有弓形虫、肺吸虫,会引发多种病症。多数野生动物都携带着致命的传染性病毒,根本不适合食用。人们的食物还少吗,干吗招惹它们?”“我又不吃,怕啥?”爸爸满不在乎。孩子认真背诵老师教过的知识点:“你捕猎它们,不但违法,而且容易直接沾染病毒!”爸爸充耳不闻。

夜深人静,穿山甲发现孩子轻手轻脚地靠近,意图不明。过了好一阵,孩子打开笼门,抱起穿山甲,走到屋外的僻静处。

孩子说:“小可怜,我救得了你一次,救不了第二次。你快些逃走,以后要离我的爸爸远一些。”

穿山甲瑟瑟发抖,感激的话到嘴边化为一句:“我们能做朋友吗?”

“好啊!”然而很快,孩子的语气不再欢悦,“倘若我们做了朋友,意味着你又被捕了,这样的友谊不长久。不如,我们在梦中做一对永不分开、没有危险的好朋友吧。长大以后,我会保护你们,让人类和野生动物和平共处,成为互不干扰、互不侵犯、互不伤害的朋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