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的人

余秋雨

除了少数例外,正常意义上的远行者,总是人世间比较优秀的群体。

他们如果没有特别坚定的心志和健康的体魄,怎么能够脱离早已习惯的生命温室,去领受漫长而陌生的时空折磨?

天天都有可能遭遇意外,时时都要面对未知,许多难题超越了精神储备,大量考验关乎生死安危。在这种情况下,除了人格支撑,无处可以求援。

据我自己的经验,几乎没有一个现代远行者是偏激、固执、阴郁、好斗的。反之,我经常看到那些满口道义、鄙视世情的人,参加某种集体旅行时,大多狼狈不堪,就连谁搬行李、谁先用餐、谁该付款等琐碎的问题都无法处理。因此总是引人侧目,与人翻脸,不欢而散。流浪,一个深为他们耻笑的词语,却又谈何容易!

有人习惯于把生命局限于互窥互鉴、互猜互损,有人则习惯于把生命释放在大地长天、沧海远山。

那个拒绝出行、拒绝陌生、拒绝历险的群体,必然越来越走向保守、僵化、冷漠、自私。相反,那些踏遍千山的脚步,那些看尽万象的眼睛,必定会成为冷漠社会中的一股暖流,构成一种宏观的关爱。

旅行,成了克服现代社会自闭症的一条重要途径。

那么,我可以公布旅行的秘密了——让孤独者获得辽阔的空间,让忧郁者知道无限的道路;让文化在脚步间交融,让对峙在互访间和解;让深山美景不再独自迟暮,让书斋玄思不再自欺欺人;让荒草断碑再度激活文明,让古庙洪钟重新启迪凡心……

那么,走吧。

(从 容摘自天地出版社《雨夜短文》一書)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