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那些我不认识的人

〔英〕伊丽莎白·詹宁斯

在这个特别的时刻,我没有

特别的人要哀悼,尽管一定有

许多,许多我不认识的人正慢慢地

归于尘土,没有人记得他们曾经做过什么,

或还有什么没做。对于他们,我悲痛,

不偏不火,无法欺骗。

他们怎样生活,或者怎样死去,这些都完全不知,

以及,那些给我的悲伤带来纯洁的事实——

一个与我沒有关系的重要的人,

或一张模糊的独自漂走的脸。

我记得的这两个或所有的人,都有一处安身之地。

我与他们从来没有面对面地相遇。

感伤会悄悄地爬进来。我要将它赶出去,

希望能给他们永恒的长眠。

我没有悼文,没有罂粟花,没有玫瑰

送给他们,当然也没有愿望去了解

他们活着或死去的方式。在土里或火中,

他们去了。仅仅因为他们是人,我敬重。

(素 月摘自重庆大学出版社《别处的意义——欧美当代诗人十二家》一书)

〔美〕艾温德·厄尔雷。装饰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