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过天青云破处”是什么颜色

祝勇

传说宋徽宗对梦中见到的雨后天空的颜色非常喜欢,就给烧瓷工匠传下旨意:“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这道圣旨不知难倒了多少工匠,最后由汝州的工匠烧制出来。(编者注:据记载,这句话是五代后周世宗柴荣说的,他命人仿照雨过天青色烧制瓷器)那么“雨过天青”到底是什么颜色?

宋徽宗赵佶《瑞鹤图》里的天空,并不能称作天青色。那是一种幽蓝,深邃、迷离,是具有梦幻特质的色彩。他对色彩有非凡的感受力,使用起来也格外大胆。

我以为,宋徽宗是以“块”来表现内心世界的画家,他的许多作品,都突出大面积的色体。如《雪江归棹图》里的皑皑雪峰、《祥龙石图》里的扭曲石面,那种真实感与立体感,平衡有度,好像是油画。《瑞鹤图》里,他居然以一种特立独行的蓝,为天空做大面积的平涂。那种蓝,不似王希孟《千里江山图》那样明媚和跳跃,让古老的群山焕然一新,而是一种更稳定、含蓄的蓝,一如他喜爱的汝窑天青。

宋代汝窑天青釉弦纹樽,终于让我们在千年之后,看见了宋徽宗最爱的颜色。汝窑天青釉,与《瑞鹤图》里的幽蓝天空虽然不是同一种颜色,但它们都代表宋徽宗赵佶对天空的某种依恋,因此,它们是自由的颜色,代表着宋徽宗对飞翔、速度和无限的渴望。

如果说,唐的气质是向外的、张扬的,那么宋的气质则是向内的、收敛的。没有什么器物比唐三彩更能代表大唐盛世热烈、奔放的性格,也没有什么器物比汝窑瓷器更能代表北宋文人清丽、深邃的气质。

一如天青釉弦纹樽,色泽清淡含蓄,胎质细腻,造型简洁脱俗;釉面上分布着细密的裂纹,术语叫“开片”,俗称“蟹爪纹”或“冰裂纹”。那是由于胎、釉膨胀系数不同而在焙烧后冷却时形成的裂纹。汝窑瓷器在烧成后,这样的开裂还会继续,这使汝窑瓷器一直处于细小的变化中,似乎器物也有生命,可以老出皱纹。宋代的氣质,不张扬,却高贵,在汝窑瓷器上得到了最切实的表达。

在宋代,艺术向生活领域大幅度推进,与每个人的生命密切相关。以汝窑瓷器为例,它的器型还有盘、碗、瓶、盆、碟等,大多应用于日常生活。每一种器型,都会呈现出多元的变化,或作酒具,或作插花具,点映着宋人“瓶梅如画”的优雅趣味。

在宋代,一个人精神上的自我完成,不是在内心深处隐秘进行,而是与柴米油盐的日常生活无缝衔接。外在的一切,不过是内在的可视部分而已。

我们今天的许多生活品位,虽不是宋人创造的,却是在宋代定型的,比如花、香、茶、瓷。在这些器物中,宋人寄予了静观沉思的精神理念,而汝窑各种器型的发展,正是依托于花道、香道、茶道,向生活的深处挺进。除此,宋人在衣饰、家具、房屋、庭园、金石收藏与研究等方面,也都达到相当的高度。那是中华文明中至为绚烂的一页。

(李金锋摘自天天出版社《讲给孩子的故宫:寻找宝藏》一书,刘 宏图)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