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程表以外的课

有一年家里装修,我负责在家为两个装修工人煮咖啡、打电话叫外卖什么的。这两个德國人对我彬彬有礼,但我知道他们心里是看不起女人的,尤其是一个外国女人。我提了很多装修意见,他们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可同样的话从男主人的嘴里讲出来,他们就会不折不扣地去执行。

一天下午,他们坐在厨房里休息喝咖啡,果同学拿着数学作业本走进来,问我一个三角函数的问题。我三言两语解释了一下,他就回自己房间去了。这时候,我发现这两个工人用很崇敬的目光看着我。其中一个工人问:“您还会这个?”我心里想,我会的东西太多了,说出来怕吓着你们,嘴上却轻描淡写地说:“是啊,小菜一碟啦。”从此我说的话对他们来说就成了最高指令。

人在初中、高中阶段,精力旺盛,思维活跃,什么都想做,什么都想试,唯独不想坐在教室里上枯燥的课。德国的学校这些年来一直在尝试,希望让这个年龄段的学生学一些课程表以外的本领。

回想起果同学在这个年龄段,他们的学校组织过几次特别的活动。一次是夏天划船。把孩子们带到一个湖边,让他们住帐篷,自己做饭,一共10天的时间。我纳闷划船怎么要学10天,果同学说,不是公园里的那种游艇,而是真正参加奥运会的划艇,很难学,弄不好就掉到湖里了。我纳闷:奥运会需要这么多划艇选手吗?还有一次是冬天滑雪。把孩子们拉到阿尔卑斯山上,让他们住在木头房子里,没有暖气,没有热水,每天练习滑雪,也是10天的时间。有些家长在家长会上开玩笑说:“我们的孩子除了射击还没学,特工‘007会的本事应该都已经学全了吧?”

几年以后的冬天,我坐在瑞典滑雪场的咖啡座里,看着果同学一次次从高远的山坡上滑下来,飞速地把一群人甩在后面,当妈妈的很自豪地想:我们就是不参加奥运会,不当特工“007”,以后能在女朋友面前露一手也值。

各个学校都有自己的高招。波茨坦有一个学校,每个月安排学生出去当一个星期的建筑工,让他们去改建一个度假村——清理垃圾,搬运建材,伐木锯木,还学习画图纸。看着废墟一样的房子在自己的手底下渐渐被翻新,这些学生的兴趣一天比一天浓。他们觉得与其坐在教室里学那些今后可能很少用得上的课程,还不如实实在在地学一点手艺。

汉堡有一个中学,把不想坐在教室里上课的学生组织起来,让他们用3个星期的时间,步行200公里,翻越阿尔卑斯山。一路上风餐露宿,历经艰险。有时候一天步行10个小时,有时候一天吃不上一顿热饭。活动结束以后,学校发给每个参加活动的学生一张征求意见表。第一项是:你愿不愿意再次参加这样的活动?回答是一致的:愿意。第二项是:你通过这次活动学到了什么?回答也是一致的:吃苦、独立、团结。有一个学生说,现在每当遇到困难时,他都会对自己说:“连阿尔卑斯山都翻过去了,还有什么过不去的?”

(田龙华摘自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学校的骄傲:程玮教育小品文》一书,李 旻图)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