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纽约的面试

南迪

告诉我,你看到它是什么感觉

我经历过的最难的一场面试,是在一家主要服务于地产商的公关公司。作为一个对房地产行业丝毫不感兴趣的人,我也不明白我究竟为什么要去面试。我只是在“海投”时随手一键投了简历,然后轻松地过了电话面试关,公司便安排了现场面试。

面试我的是一位非常犀利又聪明的美国老奶奶,70多岁的样子,20世纪90年代,她曾在美国出版过一本很有名的畅销书。她见到我后,没有问任何常规性的面试问题,甚至没有让我做自我介绍。她只问了三件事。

“你有做记者的经历或者新闻专业的背景吗?”

我说没有。她于是拿出一摞报纸和杂志给我,指着上面她写过的文章,说:“你能写出这样的文章吗?”

老实说,这一句话问得我语塞。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或者说,当时的我真的没有信心说:“是的,我能写出这样的文章。”

她接着问道:“说实话,你热爱房地产行业吗?你看咱们对面的这座大楼,告诉我,你看到它是什么感觉?”

经历了上一个问题的支吾,我打心眼儿里明白了什么叫“姜还是老的辣”。

于是,我诚实地对她说:“我不爱这个行业。对不起,我今天不应该来,真的很抱歉浪费了您的时间。但我也想知道,您是怎么发现您热爱这个行业的呢?”

“我看得出来你不喜欢。要知道,没有什么比做不热爱的工作更让人痛苦的了。房地产对我而言,是一个从无到有创造的过程,一想到那个过程我就激动不已。房地产的故事在很多人眼里可能是单一无趣的,但事实上,只要你找到对的角度——比如一座大楼的建成如何改变了周边的环境和人的生活——你就能写出好的故事,就能吸引媒体的注意。”

我永远都忘不了老奶奶说那段话时的眼神。当时,我一下子就联想到黑夜里发光的狼的眼睛。也许这不是个好听的比喻,却是我那一刻最真实的感受。我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位老奶奶有过那样的眼神,那绝对是真爱。

每当想起那次面试经历,我都感到羞愧。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因为“一键申请”的便捷就随便向任何一家公司投简历。也真的很感谢那位老奶奶,她让我看到一个人热爱一份工作时该有的样子。

与心仪的工作擦肩而过

我还遇到过一个很好的机会,那是在一家纽约的快消品公司。中国消费者很喜欢代购这个品牌的商品,并且常有中国明星穿这个品牌的衣服出街。于是他们打算进军中国市场,开网上旗舰店,找中国明星做品牌代言人。我面试的职位就是负责整个项目——简单说,负责打开整个中国市场。

最后一轮面试的前一天晚上,我还在准备材料。突发奇想做了一个20多页的幻灯片,还想了不少能展现自己实力的案例。第二天我的确在所有面试官前做了展示,但是随着他们一个个冒出来的问题,我开始感到心虚。心虚并不是因为我答不上来,坦白讲,那群美国人没有一个懂中国市场,我哪怕编得天花乱坠,他们当场也只能信我。我心虚是因为我开始反思:我真的有能力独自负责这个项目吗?

有一个面试官一针见血地问了我一个问题:“听起来你非常有经验的样子,可是看你的简历,你并没有什么工作经历,只有几段实习经历而已。为什么你一直在实习呢?”

我回答:“因为来了这里,一切又要从零开始。”

在面试完回家的路上,我仔细地思考着我是不是那个对的人。我对时尚行业一无所知,也没有什么中国电商市场的经验。而对方想要的是一个经验十足的人,很明显,我的简历直接证明了我不符合。退一万步讲,假使人家“眼瞎”真的给了我这份工作,我会接受吗?

我不知道答案,因为我又想要,又害怕。

我始终觉得,那是我一直很想要的工作机会。如果我准备好了再遇上它,该有多好。

承诺的力量

老实讲,我怎么也没料到有一天我会进入公关行业。一切缘于巧合,或者天意。在哥伦比亚大学,我读的虽然是传媒专业,却一直在避免选择任何与公关相关的课程,相反更专注于品牌和营销(我一直在选商学院的营销课),因为我知道,在美国做一个文科生有多难。现在的我常常对朋友们打趣自己,说我做这份工作完全是在跟自己死磕,跟自己较劲。

去年夏天,我还做着营销的实习,突然拿到一个公关实习的录用通知,这比我一直以来想象的要容易那么一点点,我觉得好奇,就去尝试了。也因为有了些了解和经验,我才在正式找工作时投了一些公关的职位。

应下现在这份工作,有一半是因为这个团队有极聪明且人品好的老板、上司和同事,另外一半大概是因为我是个“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人,我想看看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最后一轮面试时,我见到了我现在的上司和老板。我的上司之前在零售行业一家知名公司做新闻发言人,他是一个极会说话的人。在面试中,他提到这一点:“我不指望你现在就懂怎么和客户沟通,过上几年,你就慢慢懂了。尽管会说话更多是一种天赋。”

我大概是没那种天赋的,但也希望能慢慢地学习成长。他有时会给一些客户做培训,告诉他们要怎么应对媒体采访,怎样引导话题和避免不想谈到的话题。我很喜欢在旁边听他讲,发现他讲的很多点和我的面试策略不谋而合,所以我往往能感同身受。毕竟面试最重要的,就是懂得怎樣去引导对方的谈话走向。

我的大老板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被他面试的那一场,是我找工作3个月以来经历过的最轻松的一场,更多时候像在咖啡店里聊天。在得知我从小在中国长大,目前一个人在这边生活和学习后,他对我说:“你好勇敢。一个女孩子能有这样的勇气,真是让人印象深刻。我们做公关的,就应该这样勇敢,能随时随地拿起电话去说服客户。”

他这么说让我觉得好惊讶。这是我第一次听一个面试官说这样的话。我们这些留学生,可能是在外边待久了,或者是看惯了身边独立生活的留学生,久而久之,就连自己都忽略了自己的勇敢。在他这么说之前,我从未意识到来美国本身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我还记得刚来的时候,一个人搬家——组装家具、钉钉子、装窗帘……换作在国内,谁还不是个小公主?

另一个让我感动的点是,他能从一个积极的角度去看待我是个外国人这件事。我参加过很多公关工作,当对方发现我不是美国人时,往往首先想到的是,英语不是我的母语,我到底能不能写。

在我正式工作两周后的一次聊天中,我对他说:“我面试了很多工作,却总是在最后一轮失败。我一直想不通,大家明明实力都相差不多,到底是用什么来区分一个优秀的候选人和那个最好的候选人?”

“沒错,进入面试最后一轮的人其实都是一样优秀的。往往只是一个小细节,一句在不经意间说的话打动了面试官。”

“那我是怎么‘打动你,让你相信就是我了呢?”

于是,他告诉了我面试结束以后的故事。他送我坐电梯走的时候,心里已有七分确定会录用我。回家后,他看到我给他们发的几篇写作样稿,这使他相信了我确实有专业水准。老板说,我的每一封邮件都写得非常专业,体现了应有的状态和水平,这让他对我另眼相看。后来,他还私下联系了我简历上写到的所有公司的上司以及学校的老师,问我是个怎样的人。结果,每一个人对我的评价都极高,这给我加分很多。当得知这些时,我非常震惊,这也是我第一次真切体会到信誉在美国的重要性。

还有一点可以说是巧合,我们的愿景相符。在面试中,他问到我的职业规划,我回答我希望在美国工作几年,积累足够经验后回到中国,成立自己的公司。这其实是个很危险的答案,因为很多面试官是不喜欢听到应聘者说在这里学习几年后就要离开的,但我从来不会在这个问题上撒谎。巧的是,他计划几年后在上海或者香港成立一个分公司,他希望那个分公司的负责人是从纽约这边调过去的。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对未来的规划是一致的。因此在我们一起工作的这段时间,他跟我反复说了好多次我们的“中国计划”。

最后,他提到真正打动他的那个关键“小细节”。我在和他探讨某件事的时候,在邮件里写道:“我向你承诺,我是一个非常努力的人,并且我聪明,诚实,有职业道德。”

看完那封邮件后,他立即打电话给我现在的上司,说:“不管你喜不喜欢她,就是她了,我一定要录用她。”

老板告诉我,现在已经没有年轻人会那样说了。现在的年轻人不会轻易向别人承诺,更别说要去做一个十分“努力”的人。当我那么说时,他真的相信我就是那样一个人,而这恰恰是他最看重的品质。

故事的最后,就是我的老板选择了我,我也因为他能独具一格地从积极的角度看待我而选择了他。

(祁 愿摘自《大学生》2020年第5期,王辛琪图)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