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设计的“野心”

赵嘉

4月21日,按既定计划,互联网女皇玛丽·米克(Mary Meeker)发布了她每年一度的互联网趋势报告。往年,这一报告必然会引发广泛的讨论,关于互联网如何改变了生活及商业规则,我们乐此不疲,并以此保持对互联网高昂的热忱。

而今年,即便是我们这种(消息较灵通的)媒体从业者,也没有特别留意这份报告——一切关注点似乎都在自觉地围绕着疫情,其实就连玛丽·米克的报告主题也改成了“新冠疫情之后,世界将会怎样”。

她认为新冠疫情改变了我们的现代化生活方式,糟糕的是我们对这种变化的理解才刚刚开始。《未来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的看法也差不多,他把新冠疫情称作“也许是我们这一代人最大的危机”。

为了更好地理解它,人们可谓费尽心思:新冠疫情的影响起先被拿来与1906年旧金山地震、1930年代大萧条、2003年“非典”比较,但事实上,“二战”之后,人类社会还未曾经历过一个波及范围如此大、影响生活如此深远的大规模流行病。它摧毁的不仅仅是生命和健康,更包括我们习以为常的现代生活秩序,以及由此而来的信心。

还有什么没有被改变?更为关键的是,它什么时候会结束?来自哈佛大学T.H.Chan公共卫生学院的最新研究并不乐观:疫苗普及之前,一次性隔离并不足以让这场全球疫情大流行得到完全控制,间歇性保持社交距离政策很可能会持续到2022年——比尔·盖茨称其为“半正常”世界。

我们每年都会制作的设计特刊何尝不是这样?这段时间,它的主题和角度,一直随着疫情不可预测的蔓延节奏在调整。不过,也正是经过这种调整,我们才意识到设计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以及这个领域真正的价值所在。

疫情使人们得以重新审视生活需求、人与自然的关系,2020年设计领域的变化也因此更为剧烈。疫情期间,设计界炙手可热的设计师组合Formafantasma仍在伦敦蛇形画廊举办了一场名为Cambio的展览,内容是关于木材产业的研究。Formafantasma还在开展设计如何接入社会各个范畴的广泛研究。2019年,他们在荷兰的大学开设了一门新的研究生课程“地理设计”。这门课程被看作一个探索社会、经济、地域以及地缘政治力量如何塑造设计的平台。

可以说,设计师们的野心更大了,他们正在搭建一套新的教育体系,以无限的可能性拓展设计的边界。与此同时,我们也在今年看到设计向其他领域的渗透更为有力,在制造业,3D打印的发展会加速,并将成为制造业中最具创造力的一环。

没有什么行业比医疗更受关注了,现在,更多的设计公司和设计师正在从医疗器械的开发以及病情前期诊断等不同方面参与进来。也是通过这次疫情,我们发现,设计的作用遠比想象中要大,如何更高效地疏散人流,更有效地控制交叉感染,医院的整体设计需要重新审视。同时,疫情也使我们更关注生活其中的城市。怎样让城市变得更安全、更人性化、更灵活?这要求整体设计思路做出根本的改变。

在2019年3月6日,这一切没有发生的时候,《第一财经》杂志受邀参加“设计上海”主题论坛。来自30多个国家的400多个设计品牌将展览规模推向新高,观众数量也被刷新。

我和3位嘉宾探讨的话题是“设计如何成为商业世界的驱动力”。而今,2020年的“设计上海”已宣布延期到11月举行。

好在,我们发现这个驱动力还在,且变得更为有力。疫情致使生活停摆,但也赋予了一些领域加速度。从产品、医院到城市,甚至全球化,设计思维渗透到社会的更多层面,设计正在以更大的“野心”承担更多的社会职责。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