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友邻

富大人

这几天说自己怎么瘦了这么多的人忽然有点多,小于也有点心绪不宁起来。她以前也瘦,九十六七斤的样子,眼下估计只有八十多斤了。裤子由于一直穿的是松紧腰,更准确一点的说,是睡裤,自然没有察觉出来,加上一贯喜欢宽松一点的款式,天天在家宅着,也没有多少揽镜的机会,但是说的人一多,好像顿时置身在了站不住脚的境地里。

回想一下,这段时间以来没有吃几顿正经饭是真的,一是没有胃口,此外也不会做饭,一个人对付对付得了。

过去都是丈夫在烧饭,他虽然有点嘴碎,心思有时太细了,但只有这样的男人才会安心和长久地烧菜,托他的福,总是能轻易地吃到不错的美食,这一点想起来真是被忽略掉的优点了。

但自从3月底回到北京,大家就分道扬镳了。丈夫跟叔叔婶婶去了郊区,他们在那边做生意,回不来,她一个人回到市区,隔离了两周后,开始独自打理一个店铺。

打理店铺其实已经驾轻就熟,但这些天,来的都是老客。她们大概也是憋坏了,等到这里正式营业,就大老远过来了。有时已经晚上六七点,还有人从西边过来,女人们走进衣服堆,如同小鼠遇见了粮仓,徜徉几小时,一点也不觉得时光飞逝。站在粮仓外的人,只能候着。到九点多,送走几位磨蹭的客人,也就过了饿的点,随便买几块糕点就算今天的晚餐和明天的早餐了。

想起来,过得也确实太潦草了。对了,期间她还一个人搬了一次家。应该就是那次搬家太累了。因为除了自己家,还有隔壁邻居阿杨家的东西,也是她打包收拾的。

房东要卖房,月底要腾出。二房东是阿杨,她说她手头还有一套,离得不远,于是小于决定再次跟着二房东走。至少不用辛苦再找房。他们两家关系素来就不错,也算北漂中结下的友情。唯一的问题是,阿杨两口子还在集中隔离期。所以搬家任务,全部落在小于身上。

她是一鼓作气型的人,说干就干,但是拾掇出来的整理袋,还是有点壮观。冬衣太占地方了,他们又是做的跟服装有关的生意,小于替叔婶管分店,叔叔说了,看中什么,想穿什么都可以随便穿。这当然是他为人慷慨,但一个穿版好看的模特也很带财运的,另外一个长期不缺靓衫穿的姑娘,做事也会更拼一些。算下来,叔叔绝对不会亏,大家又都开心了,这大概就是厉害人的生意经。

这些衣物收拾下来,足足7个大编织袋。阿杨他们家的要少很多,他们比自己早出来四五年,没有孩子,但看起来太底层民众了,几乎没有像样的家当。

去年听说刚刚还完欠款,也不知道之前是干了啥。他们俩一个来自河北的小县城,一个来自湖北襄阳。家里都没有啥底子,也没有读多少书,工作年前已经辞了,现在过来能找到什么好地方,谁都不想细说。

但是好在都是知足的人,没有多少愁容,特别是男方。小于对这位友邻的评价留有些余地,对外介绍的时候,当然是好人一类的,私底下要尖刻许多。

她承认他颇有些侠肝义胆,像书上说的燕赵之士,但是然并卵。如果小家庭基础建设搞不好,这些都属于无法获得共鸣的品质。也许只有务实的女人才懂得这些,所以她很能理解阿杨时不时冒出的忧虑。出来这么多年,存不下来钱,除了赚得不多,更多是那些没有必要的开支,没有必要的人情所致。

阿杨的老公,作为一个重度热心肠又缺根筋的人,交了太多的份子钱。年前他们为一件事争执过几句,一个并不是那么熟的朋友喜得贵子,他封了一个600元的红包,然后满月的时候,又封了一个600元。

第二个600元超出了阿杨的心理防线,她向小于吐起了苦水——也仅仅是吐吐苦水,小于心想阿杨真是够意思了,换做作自己早就要吵翻了。送个200元就可以了,还来来回回地送,实在是有点傻和愣。

她承认他颇有些侠肝义胆,像书上说的燕赵之士,但是然并卵。如果小家庭基础建设搞不好,这些都属于无法获得共鸣的品质。也许只有务实的女人才懂得这些。

她就几乎没有这样的支出,之前在老家也是清爽得很,连女儿周岁这样正大光明的摆酒机会都拒绝了。寻常的生日宴请更不必说了。关系错综复杂,一则记挂起来累,没多大意思,二则实力也不允许铺开这么大的摊子,此外就算面面俱到,礼数都尽到了,该求人还得求人,关键时刻普通人也未见得好使。

阿杨少一点这种精明,她也就这个软糯的性格,当不了太多的家,也当不好家。丈夫待她挺好,既不拈花惹草,也没有不良嗜好,她本来就不喜欢挑人刺,相当温和,偶尔会焦虑,但过一阵也能没事。总之,想不了那么远。也从没有人指点,要怎样才算谋虑长远,有备无患。

小于看在眼里,有时也有点急,觉得俩人太不会过日子,不趁现在没有牵累赶紧攒下一点,以后等有了孩子,支出更多,捉襟见肘的时刻更多。

尽管她也并未拥有混出头的资格,但至少到目前为止还算有条不紊。未来循序渐进,基本不会太走样。这一点,她是有数的。

首先丈夫做事有条理,勤恳负责,不管做什么,都不会荒腔走板。叔婶的生意一年大概能挣三百多萬,而且他们的独生子对生意毫无兴趣,目前叔婶托关系已经安排其到了老家的事业单位,不管怎么说,丈夫是目前唯一值得信任又能干的头号助手,亲侄儿不可能亏待的,也许以后还会直接交给他,就算没有这等好事,他们两人几年后单开铺面,也完全可以做起来。婶婶也会同意的,尽管她有点抠门,希望能挖掘所有潜力,小于他们每天最好都不休息,但聪明人还是知道拉拢人心的。所以他们小两口一年吃穿住不用操心,另外能净存下三十来万,以后还可能有更好的前景,这是没有给友邻们交代过的背景。

看起来都是同住在这个套间里,每月跟隔壁一样出着2500元的房租,吃着普通的饭菜,但是底气完全不一样。

有时候,小于想替他们省一点,丈夫做了稍微隆重一点的菜,总会喊阿杨他们一起,但阿杨他们也很少会心安理得地接受这种好意。去年丈夫三十岁生日,小于说今天不用在家烧饭了,我们出去吃吧。几分钟后,阿杨就过来说已经订了蛋糕,叫他们不要再重复订蛋糕。总是这样,怎么存得下钱,小于想。但是,转念又觉得,这就是他们啊。

存不下钱的两口子如今还在集中隔离,酒店380元一天,包了伙食。还差两三天就可以回来,如果算下这边的房租,一个月负担也有六七千,不能很快找到新工作的话,不知他们还能撑多久,以及如果撑不下,会不会要返回河北?但回去又有什么好机会?过去阿杨的工作是车牌租赁,收入不太高,今年要从哪里做起呢?

每每到这种时刻,小于就会忘记自己掉了十斤,身体会不会出什么问题这件事,她想要他们留下,陪着自己继续住在这个隔断房里,这里分成四间住了七八个人,她熟悉的人只有他们。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