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之困

赵嘉

这段时间,我有个很明显的体会,我们对于工作的安排,永远赶不上新冠疫情的发展速度。

这不仅是指突发新闻总让人意想不到,更包括病毒的强大超出人类经验。

因春节期间新冠疫情突然肆虐,我们更换了之前准备好的封面主题,将2月、3月的杂志合并,为读者提供了200P的纸质阅读体验。而接下来,鉴于3月中旬中国疫情的拐点已经出现,我们认为经济复苏将是4月之后的主流话题—却没有想到,3月24日,本期杂志截稿前,全球新冠肺炎累计感染人数已逼近40万人,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口径逆转,从“不宣布新冠肺炎是全球流行病”,到“新冠肺炎疫情已经构成全球性大流行”,不到半个月就实现了。

杂志内容不得不再次做出紧急调整—增设关于全球疫情进展的特别报道。

不过,尽管分成了两个版块,封面故事以重振经济为主题,特别报道以全球疫情为核心,但从根本上,它们又归属于同一个命题:疫情导致的社会活动停擺,必会伤及经济。这在前段时间的中国已经发生。而恰恰当中国认为可以从疫情危机中迈出一步之际,“停摆”的场景在海外陆续上演。

封面故事中的一篇文章《中国工厂,薛定谔的重启》,集中描述了中国服装制造业代工厂在过去两个月中跌宕起伏的经历:订单减少,订单激增,叫停撤单—这从一个侧面证明,过去二十多年来,全球化发展程度之高,各个经济体相互之间错综复杂的勾连渗透之深,早已超出所有从业者的预料。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8年,中国以4万亿美元制造业增加值位居全球首位,几乎是第二名德国的4倍以上。尽管这两年制造业的全球供应链布局一直在调整,中国仍在其中占据至关重要的地位,恰如其分地诠释着“世界工厂”这一定义。

服装产业可能是20年来经历最深刻变革的领域之一。先是“快时尚”模式前置设计生产环节,同时将出货时间压缩为一周。继而,随着这几年电子商务发展,即看即买的销售方式进一步缩短了从制造到出货的时间,消费者直连工厂(C2M)的模式彻底重构了服装业的产业链,它变得快速、柔软、灵活。

但事情总是两面的。常态下敏捷高效的全球供应链,在非常态中,隐藏的脆弱性就会暴露出来。疫情期间,跌宕的订单打乱了中国中小型代工厂的生产节奏,产能局促,现金流吃紧,时刻考验着代工厂的应变能力和生存能力。这个现象帮我们认清了一个现实:庞大的全球产业链是由不同功能的制造环节构成的,快速和灵活指的是不同环节之间的连接效率,但具体到每一个掌握单一生产环节的单位,对上下游缺乏足够把控力,只能被动地随产业动荡而颠簸。

疫情迫使我们在一种无奈的冷静之中,重新审视全球化的真相。一方面,它的确是不可能逆转的,技术和信息加速了全球流通,消费与制造高度联动,消费主义在全球范围内通行无阻,但另一方面,它所依赖的现代分工机制也将产业逐一切分,每个单元无法把控自己的命运,彼此之间的高依存度是以产业的不断割裂为代价的,这势必会和政治与社会文化的分裂同步拖慢全球化的进程—造成的后果便是,世界最终是“平”的,但这个“平”却是经由磕磕绊绊,甚至锋利的锯齿不断推进而成的。

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新冠疫情在这个夏天消退还是从此和人类长期共存,我们都会在这样的全球化道路上继续行进。

赞 (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