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里芬:究竟谁的生活不正常?

符淑淑

史里芬vlog博主,拍摄多部奇葩建筑吐槽视频,代表作品有《造价七个亿!山东建成全球荒废最快的城堡》《霍格沃茨河北分校之旅》 等。

Yi:YiMagazine

S:史里芬

01

Yi:在當vlog博主前,你在做什么?

S:我本科是中文系,硕士是文化创意产业,跟拍视频都不是很对口。毕业后我在广告公司上班,后来又去新媒体写稿,但渐渐觉得写稿就像一辆末班车,或者说一艘快要沉的船,没有必要在那上面继续待下去了,我自己对于“吐槽”这件事非常有兴趣,它可以让人们建立自我认同。所以2018年我开始拍视频,前三期的语速特别慢,就拍一个单体建筑,但其实这就是一段航拍或者一张照片可以解决的东西,拍成视频没有那么多话可说了。从第四期霍格沃茨河北美院开始才摸索到节奏,拍这种奇葩土味主题公园,我把它称为“农家乐跑酷”。

02

Yi:“建筑奇观”不是一种常规视频类型,你是如何想到的?

S:起初基本没有什么可供参考的,我也在YouTube、抖音、快手上看了一些吐槽类的短视频,虽然有的博主火了,但都不是我想做的。我最早很想做一类视频,叫废墟探险,比如说去北京的焦化厂或者首钢这样的工业遗址,问题是国外YouTube上其实有很多人在做这个,也并不怎么火,只是自成一派。然后我就想,人们究竟是对看废弃的东西有兴趣,还是对我们现实生活中就存在着的荒诞感兴趣,我发现是后者。我到河北发现了很多神奇的建筑,于是就有了灵感。

03

Yi:通常怎么找到这些奇观建筑?

S:在我过去拍摄的60多期视频里,有近50期的建筑是处于互联网舆论炒作之外的,你只能在点评软件或者地图软件上看到它们。点评软件其实非常有意思,你可以搜搜自家周边的一些公园,找那种3A级景区,或者评级在三星半到四星之间的景区,就会发现很多奇怪的现象是有规律的。比如你在农村去一个主题公园,发现它竟然比城市里的还要豪华、高端、气派。那么你就可以看一下这个村有没有那种上过新闻的致富带头人。为什么?因为很多农村出身的人会保留那一套立德、立功、立言的传统,希望被后人崇拜,并且一定会根植于乡土的情结,华西村和天津的西双塘村都是这样的。

04

Yi:解说奇葩本身也是输出一种审美,哪一期视频的火爆最令你意外?

S:邯郸的天下第一龙景区,十几年前还上过电视台的科普栏目,说这里发现了海洋脊椎动物的化石,我去了以后发现整个景区非常小,非常破,然后有9条火龙从山里钻出来,大概十几米长,根据介绍这龙有300多米,还有9/10的身体在山里面,是80年代当地村民开山取土烧砖的时候发现的。整个故事特别离奇荒诞,有各种专家装模作样地说各种话。这个视频开始我并不看好,因为这景区太破了,除了9条龙什么都没有,视觉元素不够丰富。没想到播放效果非常好,观众他其实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世上竟然还有专家会去论证龙是否活着,这件事就已经足够荒诞了。

05

Yi:那些被你拍过的建筑的所有者,他们是否联系过你?

S:有,就两种反应。好的如长沙万家丽的老板,他后来请我去了一趟当地,讲他为什么要修这些东西。虽然内容不是新东西,但听到他亲自讲出那些哲学观点和价值观时,你还是觉得这个世界太魔幻了,我还为这个事单独制作了一个小纪录片。坏的反应就是保定动物园在我拍它之后,成了全国第一个不允许用相机拍照的动物园。其实只要这个建筑是自家买卖,积极的反应偏多,因为自家买卖不怕丢人,就怕没人来、没人知道。但如果是公家的,他不追求人多,只追求这地儿永远不发生新闻。

06

Yi:你自称生产B级旅行vlog,未来你会刻意让自己拍得更好看一点吗?

S:不会的,因为不会有人为了画面好看来看我的视频。我倒不是刻意追求这种自然,是我完全不在乎美观这个事,内容视角在我看来是最重要的。我的作品火了之后,有很多人开始模仿,比如梨视频经常有一个编辑带着摄影师去拍,然后放到平台上,因为新闻平台互相扒链接的缘故播放量非常大,但我不怕。我有自己的语言风格,这是别人很难学来的。我写解说词是靠虚构的。比如我会根据语速匹配状语、定语、补语,以平音起仄音收。我的一个句子里不能出现两个“de”,即便一个是“de”一个是“di”也不行,我希望观众不仅能得到内容上的愉悦,还能形成听觉上的愉悦。

07

Yi:走了这么多城市,你最喜欢哪个?

S:长沙,这个城市是处于互联网语境中的,它不像保定那样没有存在感。但长沙人竟然都没有注意到万家丽这种奇怪的地方,就说明人们对它习以为常,这种习以为常实在是太魔幻了,说明这里的人价值观非常开放。

08

Yi:吐槽建筑的视频并不容易“带货”,你怎么解决商业化的问题?

S:魔幻之旅系列我会专注地做下去,现在储备的选题够做到2021年的,与商业化无关,就是打响品牌的。商业化会通过其他类型的视频实现,比如我开了有关产品测评的新栏目,会做一些美妆、玩具、电子产品的广告,做口碑营销。带货的话不太容易,那是属于直播的,我正在努力做这个事,但我会一直专注于吐槽这种戏谑式的讲解风格。

09

Yi:还会探索哪些新选题?

S:现在还想开一个叫“魔幻人物志”的新栏目。我越来越觉得,相比建筑,人可能是更有趣的事情。

10

Yi:什么是你曾经深信不疑,如今深表怀疑的?

S:我觉得是一线城市受众的价值吧。我的视频从一开始就不是靠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的人捧着的,而是靠河北、山东这样的地方的人捧着。从微博和微信的后台,你就可以看到有的河北大哥开一辆长城皮卡车,有媳妇和俩小孩,这种人他如果真的喜欢你的东西,是会愿意为了捍卫你呈现的价值观,而去跟别人争论的。这就是乡土社会形成的凝聚感和安全感,也是我们现在的社会特别缺乏的。而北京的知识分子、精英,他们的喜好随时会变,像浮萍一样,没有任何人会维护你。没有任何人会说,在有一个土老板请你去赴鸿门宴的时候,哥们愿意跟你一块儿去。所以有时做短视频的时候我就会想,究竟是谁的生活不正常,我们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审美态度去看这些魔幻的东西,但这些看似魔幻的东西很有可能是中国社会最欠缺的。

赞 (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