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

富大人

王耀庭离失业大概只有几里路的距离了。公司原来说好几个小高管年底会有的一笔分红,已经两年没有发放了,不仅如此,新冠肺炎之后,1月和2月的工资都只发了一部分,老板跟高管说你们先缓一缓,先给群众发。

这种话术只能哄哄颟顸的那类高管。非常凑巧,王耀庭公司的高管基本都很好哄。这种事,刻薄一点说,也就是在这种野鸡公司,他们才能有个高管的title吧。所以,拖延发薪是可以忍的代价。

当然,人非草木,风雨来时,危楼底下的人再迟钝,也能感受一二。特别是,自从去年他们搬到了更偏的地方办公之后,这种萧条和离群索居感愈发明 显。

帝都虽是一个广阔的大农村,但体面的楼宇总是有的,富得流油的公司也是很多的,尤其是当同学们的朋友圈大部分都流露出过得还挺行的气氛时—有的已经住上大平层,有的已经有顺义小别野,有的正拥抱新兴的行业,欢呼雀跃,二胎普遍都敢生。

王耀庭有点羡慕,他也很想多要一个孩子,但是被老婆怼了几次后,只能收起这个不成熟的提议。也许是社会经验过于简练,也许是成长中缺失较多,又没有人给过像样的帮助,他总是只能依靠自己的直觉,这种直觉的水准又很是一般,所以,总的来说,他就变成了如今的样子,一种偏幼稚的生物,在群体里显得看起来不呆但满腹书呆子气。更麻烦的是,他自己浑然不觉,甚至认为自己相当客观理性。

他想生二胎的理由也是这样的客观理性,孩子是宝贵的财富,整个人类社会最后都会尝到少子化的恶果,从利弊角度,多一个孩子肯定要优于只有一个。只需要先期辛苦几年,后面就不难了。而他可以克服这种难度,做出必要的牺牲。为了增加说服力,他对妻子的基因也作出了一些赞美。

平心而论,这种看法既不过分,也不离奇,很多人都是这样做的,而且很多男士在家务事上的投入還远不如他,他们楼上的那位就是这样,回到家只会看电视,小孩根本不管。

但是,为什么人家可以脚伸到茶几上过得像个大爷,自己不能呢。很简单,对方父母任劳任怨全职帮忙已经5年,另外人家在有钱的行业,收入不菲。小家庭就是这样,赚得少的,百事哀,赚得多的,没有特殊情况,都可以勉力维持。

妻子悲观也是有理由的,人到中年,就这样了,翻天覆地的转机不会出现了。带好一个孩子,已经需要耗尽心力,丈夫只是一个今天happy今天笑,远景规划等于零的人。往好了说,他这辈子都不会得抑郁症,往差了说,太难倚靠—倒不是说不肯顾家,而是万一有变数,他没有余力做随波逐流之外的事情。苦力的活瞧不上,也做不来,有门槛的活没人喊着 去。

他们只适合顺境。

打消了这个念头之后,两口子执行得也有点彻底,简单说,基本取消了夫妻生活。虽然这种环保的绝育方式广泛地存在于疲惫的中年人之中,但是三十岁刚出头,就只能蒙头而睡,作为生命来说,也的确有点窝囊,连头想发情就发情的狗都不如。王耀庭对此不想展开思考,他已经够累了,每天都要十二点半才能入睡。

眼下这个公司,越是不景气,越是不会养闲人。上一轮裁员下来,王耀庭手下几乎没有什么人了,有两个也是歪瓜裂枣—因为他们便宜,躲过了一 裁。月初的时候,公司邮件说要不复工吧,大家于是都去了一趟,发现大楼里的中央空调停了,冷得不行,又各自回家了。

王耀庭走了十分钟,来到了平时的公交车站,几乎没有人,又等了七八分钟后,他的车来了,车上座位很富余,他刷了一下卡,走到车中部,找了一个柱子靠着,忽然不想坐下来,没有几站路的车程,身体似乎对采取进一步行动不感兴趣,他就这样目光有点呆滞地斜靠着,难得地放空,连裤兜里的手机都没有掏出来看一眼。

如果不试一下,怎么知道不行呢。对一些头脑简单的人来说,确实只能靠撞一下南墙,才能得出结论。相比于思考和设想到可能的难度,可能的结局,大步流星直接走起来省事多了。

第二天,王耀庭开始了每天在家办公的生活,电话会议一个接一个,有时可以开到深夜12点,跟一个啰嗦的单身老板共事,注定了只能这样反反复复,连熬到说拜拜的时间段,都不能立刻挂机。拜拜说上十遍,对方才舍得咽气。并且别的部门讨论个什么事,王耀庭这样的高管人士也得列席,有时他走到阳台,有时又走进厕所,这些冗长的会议结束之后,他坐在电脑前,忙上一会儿,又刷一会儿微博。他最近关注了一系列激进的人,从他们的言论里获得了很多类似强心针的感觉,跟自己的软生活形成鲜明对比。有时他也会分享那些令他义愤填膺的事,诸如“你看这些人连英国群体免疫都认为是理性的,合理的,这事如果发生在中国,会被骂成啥样,太双标了。”

可惜没有什么人回应他,父母不懂这些,小孩年幼,妻子对这些则丝毫不感兴趣,偶尔接应一句,也只是:“你工作弄完了没有?弄完了就来做饭吧。”

他照例会说,还差一点。刚刚只不过是喘口气。过了一阵,他忽然又灵光一现,跑去跟妻子商量,要不他辞职创业吧,他想到一个新的方向,你看我们身边这么多人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那些女孩子都挺优秀的,但就是遇不到,我们来做一个这样的公众号平台或者微博平台,让他们介绍自己,也可以视频展 示……

这回在一边拖地的父亲停下手头的事,“他们怎么来找到你呢?他们连对象都找不到。”

王耀庭没料到第一个异议来自父亲,他只好喃喃说“万事开头难嘛,但如果不试一下,怎么知道呢”。

是啊,如果不试一下,怎么知道不行呢。对一些头脑简单的人来说,这是一种缓解尴尬的句式,很多人确实只能靠撞一下南墙,才能得出结论。提早看到结局的能力反正是没有的,相比于思考和设想可能的困难,大步流星直接走起来省事多了。车到山前必有路不是么?

王耀庭就是此类乐观的人。几年来,他的设想换了一茬又一茬,每次都是兴冲冲地开始,悄没声息地淡出。由于没有大动干戈,不像那些把房子都拿去抵押的赌徒,只是业余搞“创作”,倒也不会产生多少不良后果,至多是对人的自信心构成一些打击罢了。但是好在他这个人看得开,所以连这一点负面也几乎不会有。

果不其然,隔了几天后,他又产生了新的念头。这是在他给儿子搜木星图片时想到的,他打算做一个这样的集合,类似于提到某个科普或者历史知识就自动出来一些相关的知识点,给教师或家长做一个教参。这个想法还没讲完,他的妻子就扭头走了。王耀庭想了想,可能确实也不够成熟。另外做这种东西又费劲又赚不到钱。可实在不想再待在这个公司了,待在这里简直浪费生命,而且这么忙碌的状态,不可能腾出时间做别的事的。他再次找到妻子,想真诚地探讨一番。

妻子说,辞职可以,我们的收入不够支撑房贷和孩子培训班的学费,你能变出目前的薪水就行。

王耀庭想了想,路似乎又被堵住了。他回到电脑前,思考了好一会儿。他更新了一下简历,虽然这个年纪还靠投简历找新工作显得很是被动,但万事开头难,他还是可以承受必要的开头难。

赞 (0)

目录